悠悠給她回復:姐姐,不是像,好像就是咱們的傻一一。

南宮離萬年潛水的也難得在下面評論:南滄小子和一一丫頭,倒是般配。

顧浣強勢圍觀:吃瓜吃瓜。

阿旺狗腿回復顧浣:老婆,你想吃哈密瓜還是大西瓜?

不到半小時,這條朋友圈已經有幾百條回復留言。

顧南滄還不知道他已經引發了顧柒朋友圈的大地震。

見一一紅著臉他才反應過來,立馬鬆開了一一,「抱歉……」

這一丟一一沒站穩,還好阿才就在一旁扶住了一一。

顧柒顧不得回復朋友圈,上前敲了顧南滄腦袋一下,「你是不是傻,有你這樣的?差點摔了咱們的小一一。」

顧南滄本是覺得男女有別,也不是無心的。

「一一,這傻小子沒壞心,就是有點傻了,沒事吧?」

涼一一連連擺手,「沒有沒有。」

沒想到顧柒這麼友善,一點架子都沒有,關鍵是好年輕,一點皺紋都看不見,好像比經年手機上的照片看著還要年輕。

「仔細看我們的小一一更漂亮誒,南滄有你這樣的女朋友簡直就是八輩子修來的福分。」

涼一一紅著臉很不好意思,「柒姨,其實我們……」

她看了一眼顧南滄,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兩人都是為了應付長輩的逼婚才說的在一起,現在事情已經偏離了原先的軌道,她也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你們怎麼了?」 燈火闌珊愛未盡 顧柒問道。

顧南滄了解顧柒的性格,一旦說他們是逢場作戲,顧柒當場非得把自己腦袋給擰下來不可。

「媽,我們沒事。」

涼一一心裡其實是很忐忑的,她生怕顧南滄就此否定她們沒有一點關係。

好在顧南滄並沒有,是不是證明她有一點機會了。

「你啊,我該怎麼說你才好,當時我追在你背後讓你見的就是一一,你死活不肯,連個聯繫方式都不要,還好老天有眼,一一是我命中注定的兒媳婦。」

顧南滄也不敢解釋,任由顧柒發揮。

「媽,你們還沒吃早點吧。」顧南滄打斷話題。

顧柒看向涼一一,「一一,你喜歡中餐還是西餐?」

「柒姨,我不挑食的,都可以。」

阿才不動聲色的看著自己這個女兒,平時在家那就是無惡不作的山大王,說不挑食是假的。

還真是女大不中留,如今在外人面前顯得那麼溫柔,他這個做父親的也不好拆穿。

「一一不用客氣,我們都是一家人了,想吃什麼吩咐小南滄就是,小兔崽子,你離那麼遠做什麼?明知道一一受傷了,還不過來抱她。」

顧南滄輕輕將她抱起,涼一一紅著臉,「麻煩你了,老闆。」

「叫什麼老闆,叫他的名字就是,不行,名字太生疏了,要不叫小滄滄?」顧柒簡直就是天外飛來的神助攻。

涼一一不好意思道:「我應該比老闆小,叫小滄滄不合適,不如叫滄哥哥好不好?」

顧南滄沒回答,顧柒已經搶先回答:「好,當然好了,叫一個我聽聽。」

那樣子彷彿是她在談戀愛。

涼一一睫毛輕顫,眼睛看向一旁,「滄哥哥。」

一聲軟軟的滄哥哥,不是平時老闆長老闆短,莫名的讓人心裡一軟。

「一一都叫你了,你還不叫?」

顧南滄也沒來由變得羞澀起來,「一一。」

「這就對了,一一也餓了,還不抱她過去吃早餐。」顧南滄抱著一一大步流星離開,阿才跟在穆南樞身邊,「先生,一一她……」

他還沒說完穆南樞制止了他的話頭,「你跟了我這些年,兩個孩子若能走到一起,我很開心。」

一句話就是認可了一一的位置,阿才也就能放心了。

畢竟他和經年能有今天多虧了顧柒和穆南樞的成全。

「阿才,你生了個好女兒。」顧柒也正色道,「不過我家這小子還差了點。」

「太太,你知道了。」

顯然幾人都已經察覺出了問題,阿才在路上就已經發現。

「眼神是說不了謊的,一一不敢和南滄對視,一見他就臉紅,顯然一一喜歡南滄。

南滄那小兔崽子連碰都不敢碰她一下,說明兩人一直相敬如賓。」

所以顧柒才會一直撮合兩人,阿才為難道:「太太,我這就將一一帶回去。」

「阿才,你不用著急,我家那小子就是還沒醒悟,看得出他不是不喜歡一一,或許只是將一一當成了妹妹一樣的情感,等他認清了一定會對一一好。」

阿才點點頭,「如果是南滄少爺,我沒有意見。」

顧家的人品行他都清楚,顧南滄更是百里挑一的好男人,最關鍵的是他敬重的男人之子。

「不過嘛,我要讓小兔崽子儘快明白他的感情,可能要讓一一吃點虧,阿才,你會不會怪我?」

「太太的意思是?」

顧柒看向穆南樞,「小樞樞,你那麼會配藥,不如給咱兒子配上一副烈葯?咱們先上車后買票。」

阿才無奈,「太太,你這樣真的好嗎?那是你親兒子。」

「兒子不就是來坑的嗎?我在意的是一一,如果她願意,你也沒有問題,我們就這麼干,你別告訴我你不想抱孫子?」

涼一一和顧南滄突然覺得背後有股涼風吹來。 涼一一窩在顧南滄懷中,「老闆,現在怎麼辦?我們父母都來了。」

她內心是竊喜的,這樣就可以近一步和顧南滄接觸了。

同時她心裡又有些不安,她喜歡顧南滄,顧南滄卻只拿她當妹妹,涼一一併不想勉強他。

她小心翼翼抓著他的衣角,「這和我們原計劃不同,如果你介意的話,我可以給柒姨解釋,不然她們會誤會得更深。」

顧南滄想到媽媽開心的樣子,以她的性格說不定現在都已經想好了自己孩子的名字,你突然告訴她只是在逢場作戲,她還不炸。

再加一個寵妻狂魔穆南樞,自己這個兒子在他心裡的地位估計還沒有顧柒一個手指甲重。

「只能委屈你了。」顧南滄抱歉的看著她。

涼一一趕緊擺擺手,「不委屈不委屈。」

她開心都來不及,至少這樣自己就能多和他待一段時間。

想來也覺得有些卑微,自己有一天竟然會這樣。

顧南滄紳士的將她放在椅子上,「還是和之前一樣嗎?」

「嗯。」涼一一見他細心的記住了自己所有的喜好,心裡那點委屈又消失了。

顧柒等人聊完了才走到涼一一身邊,「一一,多吃點。」

「柒姨,你也吃。」

顧柒托著下巴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她,「當年我見到你媽咪的時候她還沒有你大,一晃這麼多年你都這麼大了,時間過得真快。」

涼一一羞澀道:「但是時光並沒有在柒姨臉上留下痕迹,過去媽咪說你怎麼漂亮我還不相信,今天見到了才知道,柒姨看著就和我們差不多大,又漂亮又年輕。」

「嘖嘖,阿才,你女兒是不是吃蜜糖長大的,說話這麼甜的,和你性格截然不同。」

阿才微笑道:「我和她媽咪都比較寵愛她,這丫頭從小就野性難馴,自然和我們性格不同。」

「爸。」涼一一嗔怪道。

阿才這才明白女大不中留的意思。

「好好好,我不說。」

「一一,剛剛我和你爹地商量了一下,咱們在島上休養幾天,等你腳好了再飛回歐洲去,你覺得怎麼樣?」

涼一一受寵若驚,顧柒從出現開始對她就很親切,也給了她尊重,這樣的顧家人她真的很喜歡。

「我都聽柒姨的。」

阿才發誓,他這輩子都沒有見過一一這麼嬌羞溫婉的一面。

在島上的日子一點都不無聊,顧南滄充當了她的代步工具,走哪都抱著她。

顧柒更是百般照顧,雖說穆南樞淡淡,畢竟她是阿才之女,偶爾流露出淡淡的關懷也足夠讓涼一一銘記於心了。

今天島上還來了幾個不速之客。

一大早涼一一起來就看到顧南滄面帶微笑,他的身邊還站著一個漂亮的女人,優雅知性。

她從未見過他對其她女人笑得這麼開心,那是發自內心的笑容,和對自己紳士的微笑不同。

那個女孩兒是誰?眼睛還是淡藍色的。

一時間涼一一不安的抓著自己的裙子,難不成這就是顧南滄一直不談戀愛的原因?

他早就有了心儀的人?

想來對自己美貌身材很有自信的涼一一在看到顧錦的時候怯場了。

那兩人站在一起是那麼登對,顧南滄完全像變了個人。

兩人不知道聊到了什麼,顧南滄竟然還伸手摸了摸她的頭。

涼一一嫉妒得發狂,她果然是對顧南滄不同的。

難道自己只能選擇落寞離場嗎?

剛這麼想著,那漂亮姑娘突然朝著自己看來,涼一一第一感覺就是逃。

她沒法面對這樣的顧南滄,更沒辦法祝福他。

當她就要離開,耳邊響起了清澈的女聲:「一一嫂嫂。」

嫂嫂?

涼一一邁出的腳停了下來,她好像知道這姑娘的身份了。

「你是……他的妹妹?」

他有三個妹妹,對了,其中有一個就是藍瞳,「錦兒?」

「嫂嫂認得我?」 浮生繚亂 顧錦上前幾步,「聽說小嫂嫂的腳受傷了,好些了嗎?」

顧錦和司厲霆的故事涼一一也聽過,現在見了真人覺得很神奇。

畢竟是讓她哥哥南宮熏喜歡過的人。

顧南滄也關心的看著她的腳,「今天還痛不痛?」

「還好,不怎麼痛了,錦兒,你什麼時候到的?」

「剛到,特地來看看嫂嫂,果然很漂亮呢,和哥哥很般配。」顧錦比誰都希望顧南滄找到幸福。

涼一一羞澀得滿臉通紅,「我其實……」

她還沒解釋,耳邊又出現一道狂放的女聲,「親愛的小嫂嫂,我來了!」

一道活潑的身影由遠及近的跑了過來,和顧錦長得一模一樣的女孩兒。

「那你就是安楠了對吧?」涼一一好奇的打量著兩人,雖說是一樣的面孔,性格真的是完全不一樣呢。

「哇,小嫂嫂認識我,嫂嫂的眼睛好漂亮,哥,你有福氣了,嫂嫂真是絕色美女了。

以後你們的孩子就可以像小諾諾一樣是異瞳,紫色的想想就很好看,哎,我這輩子都不可能有異瞳的孩子了。」

唐茗拉著行李箱過來,「跟我在一起你後悔了?」

顧安楠猴子一般跳到他身上,「才沒有,人家就是感嘆一下,誰也沒有我的尼古拉斯好。」

「皮。」唐茗在她臉上親了一下。

「姐姐,你們來的好快。」一道柔柔的聲音響起。

涼一一看到身著白裙,長發及腰的少女邁著小步子跑來。

像是一個小精靈般,身上縈繞著一層仙氣。

「七兒,慢點。」一個高挑的男人快步走來。

穆七走到涼一一面前,「你就是一一嫂嫂吧,你真漂亮。」

這幾個妹妹真實一個比一個有性格,涼一一都不知道看誰好了。

「你好。」

一下子來了一堆人,涼一一有些不知所措。

「小嫂嫂,我哥有沒有欺負你?」顧安楠關切的問道,「要是欺負你就告訴我們,我們給你報仇。」

「沒有沒有,滄哥哥對我很好。」

「那就好,你們的孩子就叫顧九九好不好?」顧安楠的思維跳躍幾塊,涼一一完全跟不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