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然轉身,回了卧室。

…………

慕家官邸,西翼。

喬安還在睡懶覺,傭人火急火燎的跑來敲門,「喬小姐,喬小姐快醒醒!」

「怎麼了?」喬安茫然坐起身,迷糊的揉著眼睛,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

瞧把小女傭都急成了這樣。

小女傭推門進來,反手把門關上,「不好了喬小姐,厲小姐來了!」

「厲清歡?」

「是的,就是這個厲小姐。她馬上就要上樓了,您快準備一下。」

喬安秀氣的打了個哈欠,準備什麼啊準備,這不是正好呢么。

一個瘋子,難道還要梳妝打扮好,才能見她么? 楊婕黛眉微皺,見得古木洋洋得意的模樣,於是輕聲道:「古山公子所服用的乃爆元丹?」

古木沒有說話,而是想她微微一笑。

楊婕明白了。

「木公子曾經在萬寶閣購買了一株九葉草,而據我所知,這九葉草正是煉製爆元丹的主材料,莫非……」楊婕沒有說完,而是美目含著異樣的看著古木。

這女人也太細心了吧。

古木撓撓頭,狡辯道:「呃,是這樣的,當時我們古家的二長老,想要煉製三品丹藥,所以我就負責跑腿前去選購了。」

「是嗎?」楊婕嫣然一笑,道:「可是小女子聽說,木公子在古家最不受二長老待見,他怎會把如此重要的事安排給你?」

「呵!」古木乾癟的笑了笑,這謊言被揭穿也著實有些尷尬啊,不過卻話鋒一轉,道:「楊姑娘知道的還真多,看來沒少在我身上下功夫吧?」

「對於一個頗有名氣的武者,我萬寶商會若不調查調查,攀附攀附,那何以在磐石城站得住腳?」楊婕倒是很大方的承認了,不過這讓古木聽的很鬱悶,他還是頭一次碰到這種調查別人**,還說的如此理所當然的人。

這簡直比自己的臉皮還厚!

古木一時無言以對,才發現自己原來面對美女的質問,還會出現不知所措的情況。

不是自己不行啊,是這女人太精明了,這簡直比那羅宓還要厲害。至少是現在,那羅宓在楊婕面前還是太嫩了些。不過旋即古木又想到,這楊婕久經商場,為人處世方面肯定相當老練,而那羅宓卻是給人一種運籌帷幄的智者感覺,兩人根本不是一個領域的,還真不能拿來比較。

「你還沒告訴我,那一株九葉……」楊婕自然不會被古木的話題牽引,而是繼續打算問下去,卻被古木打斷,道:「快看!」

楊婕微微一笑,看來這少年是不想讓人知道,這倒是不符合他高調的性格啊。

不過最終還是放棄了刨根問底的打算,楊婕將目光移向場中,就見古山現在戰意盎然,指著李震道:「本來我是不想吃藥的,但,為了古家,我只好如此了,現在給你一個機會,你要麼自己滾下去,要麼被我揍飛!」

台下眾人頓時凌亂了。

曾幾何時,李震不也是趾高氣揚的說過如此相似的話嗎,這轉眼間,兩人的情況就發生了逆轉,難道現在流行這種倚強凌弱的范兒嗎?

同樣可以將靈力化虛為實,不同的是,一個是武徒後期巔峰,一個卻好像踏入了武士門檻。

等級的差距,已經讓很多人認定,李震現在基本上大勢已去。畢竟武士級別的存在可不是武徒就能抗衡的,更別說一開始李震就不是古木的對手!

「武士?」李震也是無法淡定了,他想不通剛剛還是武徒後期的古山,居然一轉眼成了武士,難道他吃的也是增加實力的丹藥?可卻從沒有聽說過,除了聚元丹以外,還有直接讓人晉陞大境界的丹藥啊。

「你吃的是聚元丹!」李震似乎想到了什麼,驚道。

「白痴。」古山冷冷,道:「你以為聚元丹是爛大街的白菜嗎?」

古山話一出,台下的武者轟然大笑起來。

誠如古山所說,這聚元丹屬中五品的丹藥,在磐石城乃至曹州境都是極為稀有的存在,價值往往在十萬兩以上,還是有價無市,而且這聚元丹大家都知道,在武士境界服用才屬最佳時機,那古山斷然不會早早服用。由此可見這李家公子已經被古山徒然暴增的實力,震撼的腦袋瓜轉不過來彎了。

「就算武士又如何?」李震咬著牙施展出諸多雷球,不過那口氣卻有些不足,顯然連他自己都知道,想要獲勝是有些不可能了,頓時後悔自己不該託大,早早把他打下去不就完事了。

後悔葯沒有賣的,但是那濃郁的土系元素倒是有不少。

只見古山大步跨出,那腳下產生一股股泥土。

「土錐!」雙手一揮,幾道土系靈力化為一把把形同長矛的尖銳之物,而後在古山輕描淡寫的控制下飛向了李震。

那看似極為緩慢而來的土錐,在虛空中突然加速,而後直接擊在了李震的雙腿之中。

「咔嚓!」

但聽李震雙腿傳來一陣骨骼碎裂的聲音,而後就見他的身體失去平衡,重重的摔在地上,痛苦的掙紮起來。

「嘶!」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

因為那古山僅僅用了一招,就將武徒後期巔峰的李震給秒了。

這就是武士和武徒之間的差距?

所有人都難以置信!

就連四大公子也開始坐立不安了,雖然他們知道武士和武徒之間的差距頗大,可也不至於一招就把李震給放倒了吧?難道古山現在的實力不是武士初期?

「你……」李震那英俊的面容變的異常扭曲,只有他自己知道,之所以被古山一招擊中,是因為古山在施展土堆的時候,又是一股強大的力量將自己禁錮,而這禁錮之力卻比泰山壓頂的時候還強大,讓得他根本沒任何反抗的機會!

「滾吧。」古山不待他說完,抬腳將李震踢下台去。然後呸了一聲道:「如果不是你先用下作的手段,我也不會對你出手這麼狠,所以說,做人要有原則,不要幹些旁門左道的事情!」

台下眾人紛紛無語。

你丫還好意說別人,你不也吃藥了,只是比李震晚了一會兒么。

他們雖然如此想,但並不認為古山卑鄙,畢竟這xx的行為還是李震先打頭的,只能說李家公子活該。

簡單的一招,簡單的一腳。

李震在台下昏厥過去,而且還是雙腿被廢,雖然可以用藥物醫治好,但所有人都明白,此人恐怕比那古木打殘的沈家嫡系還要悲劇,沒有一年半載恐怕難以痊癒了。

不愧是一家人啊,下手都夠狠啊!

所有人這才意識到,古山和古木這兩大古家弟子可不是個善茬,以後一定不要招惹他們。

而在見到李震被打下台後,最激動的當屬古家在下面觀戰的嫡系,只見他們歡呼雀躍起來。

古木長舒了一口氣,還好是有驚無險。不過同時也暗暗驚訝,自己煉製的爆元丹竟然可以提升大境界,這和丹藥典所記載的有所不同啊,於是腹誹道:「難道我是一個煉丹的天才?」

古木想不通,也只能厚顏無恥的如此認為。

古山在將李震踢下去之後,向著在場的諸位一拱手,和古木交代了幾句就離開了。

這爆元丹雖然讓他達到了武士,但畢竟是有時限的,而如此身臨其境的體會武士境界的他,自然不可能浪費這個難得的機會,於是急匆匆的返回古家,打算閉關修練,爭取以此次契機,從而真正意義上的突破武士境界!

「看來古山很有可能真正晉陞武士啊!」見得古山火急火燎的離開,那四大公子之一的李飛,道。

宋小天和王戰也是紛紛點頭,並意識到在不久之後,這十大公子中就會再次出現一個武士境界的武者了,而到時候自己更是隨時有被取代的可能!

他們有些失落,同時也有些羨慕。

畢竟同為十大公子后五名,卡在武徒這個境界已經很久了,誰不想早早晉陞武士?

而這些人中,也唯有沈如虹最為難受,他知道,一旦古山晉陞武士后,想要提高公子排名,第一個對手就是自己,而更重要的是,一旦自己輸了,排名跌至第十,那就會面臨無數想要成為公子的武者挑戰,到時候自然免不了和古山一樣,每月都要迎戰,而且如果一不小心再被打敗,那就連公子的名號都保不住了。

沈如虹憂心忡忡的告辭了,同時打算閉關修練,希望能夠儘快找到晉級的契機,從而也能儘快達到武士級別,這樣才可以保住十大公子的頭銜,不然到時候不但丟了沈家的面子,恐怕也會在家族中抬不起頭,喪失一些武道資源。

他是如此想,而其他三位公子也是如此,見得沈如虹離開,也和楊婕打聲招呼離開了。

他們這些自命非凡的公子,自然無法容忍古山跑到自己前頭,都暗下決心打算衝擊武士境界,不過這晉陞大境界講究機緣和感悟,也並非簡簡單單說突破就能突破,否則也都不會困在這個層次很久了。

古山作為主角走了,而李震這個主角也被人抬走了,眾人頓時向著賭注站一擁而上,領取他們剛才下注贏所贏來的錢,然後紛紛看了看台上迷人的楊婕,最終還是作鳥獸散了。

古木見得原本熱鬧喧囂的武鬥台,如今空蕩蕩的只有寥寥幾人,頓時唏噓不已。不過旋即想到了什麼,對著楊婕道:「楊姑娘,我好像也下了五十兩的注啊。」

楊婕笑了笑,道:「可是我身上沒有這麼多銀子,不如這樣吧,下次你若需要煉製爆元丹,可以免費在萬寶閣選購任何材料。」

「又免費?」古木沒注意楊婕前半句話的意思,而是聽到後半句,頓時眼神亮了起來。

不要錢的東西他最喜歡了!

「嗯,不過只限一次!」 「行了,我有分寸。」

擺擺手,示意小女傭稍安勿躁。

喬安拉開抽屜,帶上微型竊~聽~器,夾在睡衣內。

確認沒問題之後,她才點點頭,「OK啦。」

「好的喬小姐,那我出去了。」

傭人剛出去一會兒,卧室門便被人敲響,來人試探性的敲了敲,無人回應,便推開門進來。

看到盤腿坐在落地窗前的人,她幾不可聞的嗤笑一聲,反手把門關上。

換股了一眼卧室,這男性化的裝飾,很明顯,是慕靖西的卧室。

可那粉色的床單和被子,卻又十分女性。

厲清歡攥緊了拳頭,她跟慕靖西住在一起?

同床共枕?

真是……讓人不除掉她不行了。

紀傾心那個廢物,一手好牌打爛,如果不是她太沒用,喬安現在也不會有現在的地位。

「喬小姐。」

在她身後站定,厲清歡雙臂環抱在胸前,抬腳,用腳尖踢了踢她。

喬安一動不動,獃獃的看著窗外,厲清歡繞到她身邊,順著她的視線看去,才知道,她在看天。

還真是個傻子。

「喬安,聽到我說話么?」

坐在地上的人,一動不動。

傻獃獃的,像是個沒有感知的木偶。

厲清歡眼底的不屑,更深了,她抬手,拽住喬安的頭髮,用力一扯。

「啊……」

喬安吃痛,頓時叫了起來,「你是誰?」

轉頭,憤怒的瞪著她,厲清歡勾唇一笑,「我是誰,難道你不知道么?」

那天不是很厲害么?

不是拽她頭髮很囂張么,今天怎麼這麼弱了?

嗯,這幅楚楚可憐的模樣,看起來,讓人真想毀掉她!

「痛!」喬安臉色痛苦,抬手便撓她。

指甲在厲清歡手背上抓出了兩道痕迹,厲清歡吃痛,反手便一掌扇在她臉上。

啪!

空氣彷彿凝結了。

喬安捂著臉,縮成一團,瑟瑟發抖的靠在落地窗上。

看向她的目光,帶著驚恐。

厲清歡心底的怒氣,正在逐漸釋放,她陰冷一笑,「怎麼,你也知道怕了?」

她蹲下身,一手捏著喬安的下巴,「不是很囂張么?不是很厲害么,今天怎麼這麼慫了?」

「不要……」喬安害怕的捂住臉,聲音都在顫抖,「不要打喬喬,喬喬聽話……聽話。」

「聽話?」

厲清歡笑了,「好,那你現在把衣服脫光。」

「羞羞……」

「脫不脫?!」厲清歡猛地拽住她的頭髮,喬安疼得頭皮都發麻了。

該死的!

這女人,是想把她頭髮都拽下來么?

忍了忍,她臉上帶著恐懼的神色,「為什麼……」

「因為,我要拍幾張照,欣賞欣賞。」

喬安一把推開她,往外跑,厲清歡怎麼會讓她有機會逃跑,慕靖西不在官邸,現在,就是好時機!

厲清歡拽住喬安的手臂,將她拽了回來,喬安渾身軟綿綿的,沒有一點抵抗的戾氣。

成功的被厲清歡按在沙發上,她伸手,要拽開她的衣服。

喬安一口咬住她的手腕,狠狠的咬著。

「啊!」厲清歡吃痛,怒聲低吼,「你給我鬆口!」 古木搓了搓手道:「一次也好,一次也好。」然後看著人去樓空的投注站,調侃道:「楊姑娘這開盤的定律還真准,不過,天下商人唯利是圖,這賠錢的買賣你竟然會做,還不止一次,這讓我想不通,你不會是為了落得個樂善好施的美名故意如此吧?」

楊婕那嫵媚的臉上呈現出迷人的笑容,聽她道:「木公子也知道商業道德,而我萬寶商會的商業道德就是誠信,所以不管賺還是賠,都講究一個誠信,與其說樂善好施,不如說我萬寶商會誠信經營,信譽為先。」

「哦,還真是一個良心商會。」古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