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這大紅色的棉被一看就是出自趙大娘的手,而且被宋離放到這麼裡面,多半也是因為阿離不太喜歡這麼艷麗的顏色吧。一想到宋離嫌棄的將棉被踢到一邊,顧寧就忍不住樂了起來,好像在顧寧的眼中,宋離不管做什麼事情都很可愛。

當宋離端著三菜一湯進來的時候,就看見顧寧正坐在自己的床鋪邊上一臉傻笑。

「你傻樂什麼?」這人莫不是傻了?宋離忍不住在心裡吐槽。

「我很高興。」顧寧道。很高興在自己最絕望的時候,遇見的是宋離,即使宋離對自己絕對說不上好,可是也許正是因為有了宋離的這些鞭策才能讓自己更努力。

宋離忍不住翻了個白眼,「快吃吧,你不是說你餓了嗎?」

一碗熱湯就已經足以讓顧寧感動的熱淚盈眶。

「不好吃?」這湯是宋離給燒的,所以當宋離看見顧寧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的時候,就以為是自己燒的熱湯太難喝了。

顧寧搖頭,「不是,很好喝。」自從爹娘走後,這大概就是自己喝過的最好喝的湯說。

宋離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既然好喝,那你還做出這幅好像被勉強的樣子幹什麼?

「趕緊吃,完了之後我送你去客房。」

「阿離,不要走。」顧寧低語。

「恩?」宋離有些疑惑的回頭。

「沒什麼?」顧寧沖宋離一樂,宋離真以為沒有什麼,也就不在意,繼續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第二天當大家看見顧寧出現在眾人的面前的時候,大家吃驚的模樣可想而知了。

「顧寧?你是什麼時候來的?」昨天晚上的時候沒有看見顧寧啊,怎麼這會兒突然就出現了?

「半夜到的,不敢打擾大家所以才沒有及時跟大家說。」顧寧解釋道。

不過宋離的樣子多少還是讓眾人猜測道,只怕阿離是早已經知道顧寧過來了。

「那是誰?」從來沒有見過顧寧的宋正浩問道,這個年輕人長的可真是精神,看著就讓人喜歡。

「是小姑姑的小弟。」宋甜兒解釋道。

宋正浩有些不明白,小弟?什麼意思。不過大家都是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宋正浩也就沒有多問了。

「吃飯了沒有?」趙氏對顧寧確實很照顧,擔心昨晚上顧寧沒有吃飯,趕緊問道。

「娘,你管他這麼多做什麼?」這傢伙居然還敢在娘面前裝可憐,真是太可惡了。

顧寧一副你誤會我的樣子直勾勾的看著宋離,讓宋離竟然忍不住有些發毛的感覺。這傢伙跟自己昨天晚上看見的,真的是同一個人嗎? ?黑牛隊長話剛說完,大家各自拿著大刀和長茅朝著狼的方向揮去,利刃在空氣中發出尖銳的嘯聲。瞬間,大刀過處留下一道道鮮血。幾分鐘功夫,七八匹狼就倒在了地上。

這時,小男孩猛的一蹦跳朝著黑牛隊長方向跳去。黑牛一把抓住小男孩,小男孩沖著黑牛嗷嗚、嗷嗚直叫,雙手不停的在黑牛身上狂抓,把黑牛肩膀上抓出兩道傷痕出來,鮮血瞬間流出。這小孩野性真大,果然是在狼群堆里長大的。把小男孩手腳給控制住,再把他嘴給塞上。黑牛隊長把小男孩控制后眼掃了一下四周,看見前方大石板上有塊白玉,上面刻有趙字。把白玉取走後迅速帶人逃離了洞穴。

這一路上他們除了短暫的休息幾次和睡覺外並沒有多做停留,而是帶著小男孩往他們的村直奔而去。再經過三天的行程,他們終於回到了村外。然後走到前方一個半山坡上,拔開一堆用樹枝樹葉做的掩體。出現眼前的是一個洞穴口。

穿過洞穴就進入了他們村,一個叫鳳溪村,一個世外桃源。這裡四面環山,中間有條小溪流。村民們房子都在溪流邊上依山而建。 仙田喜 溪的兩邊架起了一座拱橋。而村長的家就在離拱橋不遠處的一個半山腰上。黑牛在去村長家的前面百米處有一個大鼓。這個大鼓是供村裡舉行什麼大事或是開村會通知大家而設的。黑牛敲響了大鼓,然後帶著小男孩來到村長家。

黑牛,發生了怎麼事,難道是你們這次去打獵又有遇上了什麼意外。說話的是一位長著長鬍須,駝著背的白髮老人。站在村長身後是一位看上去只有五六歲左右的小女孩。一頭烏黑髮亮的頭髮,瓜子臉,大眼睛。是典型的一個小美人胚子。

吳炯老村長,這次倒不是我們打獵隊出現了什麼意外,而是我們在打獵的途中在狼群里發現一個小男孩,這個小男孩不會說話,看來是那群狼把他撫養大的。黑牛隊長這樣說道。

吳老村長聽到黑牛的彙報后,一臉詫異。真是太不可思議了,在這個小男孩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他怎麼會出現狼群里,他的父母又是誰。老村長滿腦疑問得打量著黑牛旁邊的小男孩。要不是黑牛說他是小男孩,一眼看上去很難判定他是個人類。小男孩不會站立趴在地上,頭髮遮住了整個臉部,身上散發著一股奇怪的味道。手指甲長而尖利。時不時發嗚嗚的叫聲,嘴巴被一塊白色的布給塞住。

爺爺,這個人好奇怪呀,他是不是怪物呀。身後的小姑娘說道。

紫瀾,不許胡說,你先回房間去。

紫瀾嘟著嘴不情願的往房間走去。這時候村民也陸續趕到,黑牛把小男孩的事情大致跟村民講了一遍。村民們都用異樣的眼光朝著小男孩望去。然後竊竊絲語得開始議論起來。

這時吳老村長說道:小男孩的事情想必大家都清楚了,我想聽聽各位的意見,打算怎麼處置這個小男孩。這時底下有村民喊道:

殺了他,殺了他。這個小傢伙來路不明,我們鳳溪村歷來都風平浪靜,與世無爭。沒有牽扯任何江湖恩怨。留下他怕是會給我們村帶來未知的風險。一個村民說道。

這時底下也有村民建議放回森林當中去,讓他自生自滅。

這時老村長轉過頭來問黑牛。黑牛,人是你帶回來的,說說你的想法。

黑牛看了看底下的村民又看了看老村長說道:我覺得應該留下他,第一,小男孩雖然來路不明,但是他能依靠狼群撫養而生存下來,可見他命不該絕。第二能把自己剛出生的小孩放在深山中,我想他的父母要麼已經離開了人世,要麼有著極大的苦衷。第三,既然上天讓我遇上了他,可見他與我們村有著緣份。所以我們應該盡人道主義撫養和教育他。

聽了黑牛的話,老村長微微點頭道:我覺得黑牛講得沒錯。我們鳳溪村雖說是與世無爭。但是我們也不能草結人命,隨隨便便就終止一個人生存的權力。既然他與我們鳳溪村有緣,那麼就將他留在我家,由我來教育和撫養他。

見到老村長和黑牛都這樣說,村民們也不好再說什麼。只好紛紛點頭表示支持老村長的決定。老村長說完:吩咐黑牛把小男孩給解綁了。黑牛遲凝了一會,但還是把小男孩給解綁了。就在黑牛剛把小男孩解綁后,小男孩猛的一跳又跳到黑牛的身上,然後雙手不停得往黑牛身上抓。嘴巴不停得在黑牛身上咬去。瞬間,黑牛身上又多了幾道淋淋的傷口。黑牛趕緊又把小男孩給制服。村民們見了眼前的那一幕,又開始竊竊絲語的議論起來。

這小男孩果然狼性十足,看來短時間內為了安全起見,還是把他給綁起來。吳老村長說道。

黑牛聽完老村長的話就又把小男孩給綁了起來。然後把從洞穴中取走的白玉佩交到老村長手上說:這是我在發現小男孩的洞穴當中發現的。我想應該與他的身世有關。

老村長接過白玉佩說道:嗯,既然他姓趙,又是在山裡面發現的。以後就叫他趙山吧。從今天起,他便是我們鳳溪村的一員,大家要像對待本村民一樣對待他,不要再以異樣的眼光對他,聽到沒有。誰要是欺負他,或者是敵視他。我將對他不客氣。聽完老村長的話,村民們都紛紛點頭,然後依依散去。老村長抱起小男孩,用手撫摸了一下趙山的頭,趙山先是嗷嗚、嗷嗚叫了幾聲后,但是慢慢得便叫得頻率少了。

帶著异能回八零 老村長幫趙山洗了一個澡,然後把頭髮和手指甲整理了一遍。整個人看上去正常多了。趙山看上去應該比紫瀾還小,應該只有三四歲。但是個頭卻和小紫瀾差不多高。老村長仔細打量了一下趙山。發現他和村裡其他的小孩不一樣,要說哪裡不一樣他一時半會也說不出來。看他的體格和眉宇間,老村長憑感覺他是一個練武修魂的好材料。 這變臉的速度也太快了。

「吃過了就好,你這孩子這麼長時間不過來,我還以為你把我們都給忘了呢。」趙氏一臉親切。

宋離忍不住扶額,忘了說她娘用現代話來說,那就是一個標準的顏控,所以對於顧寧這樣一個外貌出眾的人來說,在她娘面前自然是混的如魚得水。

顧寧似乎也知道自己的這個優勢,更是不遺餘力的在趙氏面前展現。

看著顧寧像只花孔雀一樣的在自己家人面前各種表現,宋離總覺得自己心裡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奇怪的感覺。這傢伙從前好像不是這個樣子的,怎麼這次過來竟然變得有些油腔滑調的了。

不過顧寧的到來雖然給家裡增添了不少的歡聲笑語,可是今天是大年初一。

趙氏準備跟宋華豐回娘家去,自從去年跟娘家那邊又重新走動起來之後,趙氏這些日子都在盤算著自己要趁著過年回娘家一趟。

當然家裡的幾個媳婦也都要各自收拾東西回娘家去。

那麼問題就來了,總不能所有人都回去,家裡總歸還是要留人照顧不是。

「阿離,你應該可以的吧!」趙氏對自己閨女充滿了信心。

宋離哭喪著一張臉,她能說自己做不到嗎?

陳氏猶豫了一陣,反正當初自己也是被娘家給賣了才會流落到這裡的,雖然娘家沒了,可是自己還有養父養母,按理來說自己確實應該要回去看看他們,可是讓阿離一個人留下來照顧這些,她又覺得有些於心不忍。

「要不我留下來幫幫阿離?」陳氏道。

就她愛表現,明知道她們都要回娘家了,可是她卻說自己要留下來幫阿離,這是什麼意思?馬氏不滿的瞪了陳氏一眼。

「要不我也留下來幫忙吧。」這種表現的機會可不能讓大嫂一個人給獨佔了,不管怎麼說自己都應該要表現一下才對。

馬氏的心思很明顯,那就是不能讓陳氏一個人在大家面前表現,她也要表現自己。

陳氏是真的覺得自己沒有必要非要趕在大年初一的時候回去看養父養母,不過馬氏卻不是這麼想的,她認為陳氏是因為想要在大家面前多表現一番所以才會選擇這麼做。

宋離不明白為什麼原來性子還算是和順的二嫂,如今變得這麼咄咄逼人起來。當初自己念在是一家人的份兒上,哪怕二嫂偷了兔子回去,自己也只是口頭上警告了她一番。其實並沒有真的付出行動,要二嫂付出代價。

只是最近一段時間她總是覺得二嫂似乎是故意跟大嫂在對著干一樣,這著實有些讓宋離莫不清楚馬氏的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不過為了不讓大嫂為難,宋離直接道:「不用,我一個人可以,再不濟還有顧寧能幫我。」

顧寧?馬氏考究的眼神從顧寧的身上劃過,這個顧寧真是太奇怪了,突然出現就算了。而且為什麼大家都是一副信任他的樣子?這讓馬氏的心裡多多少少還是有些不舒服的。

「阿離,他能幫上你什麼?」馬氏指著顧寧問道。

莫名其妙被人嫌棄的顧寧臉上已經還是掛著笑意,只是這笑裡面多多少少還夾雜著幾分其他的意味,只是旁人有沒有看出來就不知道了。

「總是能幫上一些忙的。」顧寧道。

馬氏沒好氣的瞪了顧寧一眼,「有你什麼說話的份兒。」顯然在馬氏的眼中只是把顧寧當做了宋離的下人。

顧寧確實不在說話了,只是淺笑著看著馬氏。可是馬氏卻覺得顧寧看著自己的時候,竟然讓自己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馬氏想要在公爹婆母面前表現一番,只可惜沒有成功。

趙氏讚歎道,「顧寧這孩子就是明白事理,而且有他在,我們也放心。」

宋離有些無語,所以這傢伙到底做了什麼事情讓娘您竟然這麼的相信顧寧這傢伙真的能幫上自己的忙。

被趙氏誇讚了的顧寧很是低調,不說話。

宋離只好撞了撞顧寧,「你倒是說句話呀!」

顧寧一臉茫然,表示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

馬氏突然就有一種突如其來的危機感,這顧寧雖然說是阿離的小弟,可是看他跟阿離相處的模式哪裡像是個小弟的樣子?分明就是朋友,更多的像是喜歡阿離的樣子。

喜歡?馬氏腦海中頓時警鈴大作,這顧寧喜歡阿離?

想到這一點的馬氏這才開始認真打量起顧寧來,這人實在是出色。即使只是站在一旁一言不發都能讓人一眼就注意到他。如果他真的對阿離有意思,那自己娘家的子侄還有什麼勝算?

「娘,顧寧再怎麼說也是個男子,阿離好歹也是個姑娘。這男女授受不親,單獨讓他們呆在一起是不是不太好?」馬氏道。

被馬氏這麼一說,趙氏倒是開始遲疑起來了,這自己一開始的時候沒有想這麼多,如今老二家的這麼一說,倒還真是提醒自己了。這顧寧好歹也是個男的,真要是讓他跟阿離這麼呆在一處確實不妥當。

顧寧萬萬沒有想到,竟然會被馬氏的一句話就將自己跟宋離獨處的機會給破壞了。這馬氏還真是自己的剋星。

「大娘,宋離是我的老大,我跟她之間有什麼男女之分的。再說了您要是不放心,那我現在就走。」顧寧一副你們這麼說就是在冤枉我的表情,讓趙氏也有些慌了神。她真的沒有這個意思,更何況再怎麼說你也確實是個男的,雖然說都知道你跟阿離之間的關係,但是你這樣也不可能讓自己真的就放心了。

趙氏有些歉意的看向顧寧,「我知道你是個好孩子,只是阿離這丫頭畢竟也大了,我跟你大叔還計劃著今年就給她定個婆家,要是旁人知道了,哪還有人敢上門求親。」

這才是真正的暴擊有沒有,顧寧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保持著不變的笑容的。趙大娘剛才說的一定都是假的,他們竟然想要給阿離找婆家。

宋離也呆了,娘您真的知道您自己在說什麼嗎?為什麼您一定要當著這麼多人的面說什麼要給自己找婆家的這話,您一定不是我的親娘。宋離簡直就是欲哭無淚。 ?唉,老村長嘆了一口氣,雖然鳳溪村與外面隔絕,與世無爭,過著安穩而平靜的生活。但是村民們也資質平平,這麼多年達到修練條件離開本村的也就一隻手都能數過來。想到這裡,老村長再看看趙山,微笑的點點頭,然後用手輕輕撫摸趙山的頭心裡這樣說道。小趙山呀,要是老夫沒看走眼的話,你應該是我們村成立以來最有修練天賦的人。

這時候小紫瀾從裡面走了出來說道:

爺爺,這個小怪物以後要跟我們在一起生活嘛。

紫瀾,不許這樣叫他,以後叫他趙山,他比你小以後他就是你的弟弟,你要多照顧他。

小紫瀾看了一眼趙山,看到他手腳綁著然後眼神犀利得看著她。小紫瀾不由得打了一個寒顫。

紫瀾,趙山剛從山裡過來,身上的狼性未除,而且還沒有學會走路和說話。我們要盡量快的教會他走路和說話。以後讀書寫字你們倆個一起,然後有時間你也要多教教他,多跟他相處。時間長了他就會融入我們家,融入這個村。老村長這樣說道,小紫瀾一向聽爺爺的話,雖然她有點害怕小趙山現在的這個樣子。但是她還是微微的點點頭。

小趙山通過幾天和老村長和小紫瀾的相處。慢慢得適應了下來,也不再沖著他們嗷嗚、嗷嗚直叫。因為他感受到對方對自己並沒有敵意,而是慢慢得感受有點親人般的感覺。

老村長每天都要教小趙山如何行走和一些簡單的說話。小趙山接受和理解的程度也遠遠超出了老村長的預期。沒過多久,小趙山已經可以雙手離地,慢慢得站立起來。然後緩緩得邁出左腳,右腳。現在的他已經慢慢得可以行走了。偶爾會摔下來,當然學走路摔跤是很正常的。然後也會說出簡單的兩個字的詞語,時不時會冒出「爺爺,紫瀾」的辭彙。

老村長看到小趙山學習速度那麼快,得意得笑了起來,似乎在他身上找到些成就感。

閑睱時,小紫瀾也會帶著小趙山去村長家周邊走走。時不時村裡其他的小夥伴也會圍過來,對新來的小趙山他們都充滿好奇,因為從他們父母那裡得知,小趙山是從山裡狼群里撿過來的。小紫瀾也會跟村裡的小夥伴們一起和小趙山做遊戲玩。有時小趙山也會逗得哈哈大笑。

這是小趙山出生以來第一次體會做人帶來的快樂。也體會到了鳳溪村裡和藹和安寧的氣份。漸漸得小趙山也融入了進來。每天除了在老村長那裡讀書寫字就是陪著小紫瀾到處去找村裡的小夥伴們玩。

轉眼間,時間又過去了五年。這時小趙山已經八歲了。在這近五年的時間裡小趙山和小紫瀾玩遍了鳳溪村每個角落,每天都過得很開心。這一天,小趙山和小紫瀾像往常一樣上完課正準備出去玩的時候,被老村長叫住了。

老村長說道:「趙山,從今天開始,以後你可能不能再和村裡小朋友去玩了,因為你天生是個練武修魂的好材料,不能讓你在鳳溪村給荒廢了。爺爺要把你送到離鳳溪村千里之外的鼎天堡去學習。前些天我已經拖人在那裡幫你報名了。」

聽完爺爺的話,小趙山大哭了起來:爺爺,我不想離開你,離開紫瀾姐姐,離開整個鳳溪村。」在一旁的紫瀾聽說小趙山要離開也哭了起來。

小趙山,說實話,爺爺也捨不得你。但是你天生註定不能像其它小朋友那樣平凡安寧的生活。你天資聰明,而且身份成迷。你有你要走的路和要完成的使命。爺爺看好你。

說完吩呼在外等候的黑牛進來。這次由黑牛送你到鼎天堡,然後他會留下來照顧你一段時間。以後爺爺不在你身邊,你要學會自己照顧自己。這是當初從山裡把你帶回來黑牛在山洞裡撿回來的玉佩,你要收好。我想這應該和你的身世有關,等你長大了再慢慢得去打聽。當下你要在鼎天堡好好學習。不要辜負爺爺對你的期望。

說完把行李交給黑牛擺手示意黑牛離去。黑牛抱著小趙山走出了門口,趙山大聲哭喊:我不要離開,我不要離開。我要爺爺,我要紫瀾姐姐。看到趙山的離去,身旁的紫瀾哭得很傷心。這時爺爺眼框也濕潤了,時不時眼角有淚珠劃過。

這邊黑牛帶著趙山連續趕了七天的路。終於抵達了鼎天堡所在的法德蘭帝國。離鼎天堡還有半天的行程,我們先找家客棧休息片刻我們再趕路。黑牛說完看看身邊的小趙山。這時的小趙山已經無精打彩的,似乎心思還在鳳溪村那裡沒有緩過來。

趙山,你不要辜負吳老村長對你的期望,要振作起來。聽說鼎天堡裡面招的學生個個都是天賦不錯的人中龍鳳。既然老村長很看好你,我相信老村長的眼光。 離婚後,別愛我 所以你要為我們鳳溪村也爭口氣。我們等著你學成歸來。

這時趙山才慢慢緩過來,用力點點頭,嗯,我不會讓爺爺和紫瀾姐姐失望。我一定會用心刻苦練功。爭取早日回鳳溪村看望他們。說完他們來到一家叫悅來客棧坐下。

「王老頭,你聽說了嘛,這次鼎天堡招生比往常還要嚴格。這次他們只打算招一百名十歲以內新生。聽說報名的有二百多人,這麼說來要淘汰一半以上。是啊,誰叫人家鼎天堡是整個法德蘭帝國最好的修魂地方。整個帝國的人都以自己的孩子能進鼎天堡為榮。」說話的是旁邊一桌兩個中老年男子。黑牛聽到了他們的對話不由得瞅了趙山一眼,心想不知道這小子能不能通過考試。沒想到鼎天堡比想象中還要難進呀,報名參加鼎天堡一般都是同輩頂尖一層的佼佼者。沒想到還要淘汰一半以上。這裡面真是優中選優。

飯後黑牛帶著小趙山繼續趕路,半天後他們來到了鼎天堡。把手中的報名涵交給門衛,門衛示意他們進去。一進大門,映入眼帘的是:鼎天堡座落在帝國東部,佔地二十頃,精美的石柱,祥雲掩擁,連台階上都刻著飛雲圖案,堡內五步一樓,十步一閣,屋檐相連,竟然看不到頭。 只是她爹娘認真的表情告訴宋離,她娘絕對不是跟自己說笑的。

「娘,這種事情不好在大庭廣眾面前說這麼直白的說出來吧。」畢竟我也是要面子的。

趙氏一把捏在宋離的臉上,「瞧你,還害羞了不成?我像你這麼大的時候,肚子裡面都有你大哥了。」

您這麼厲害我要不要為您鼓掌,還有這種事情您到底是怎麼想的,才會覺得應該告訴這麼多人?

好在趙氏並沒有沒完沒了的說下去,而是隨意找了些話題就將要給宋離找親事的事兒給轉過去了。

「娘,你們去外婆家一路上要小心。」畢竟到曲江縣不是一時半刻的路程,所以宋離多少還是會有些擔心的。

「有你爹跟著,怕啥。」說起來自己這麼多年都沒有回娘家了,也不知道娘家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

趙氏給幾房媳婦打包回娘家的東西也都是一些最常見的,不過今年倒是還特意多加了一匹尺布,跟五斤棉花。

馬氏在一旁挑挑揀揀的,一會兒嫌棄尺布的花色不好看,一會兒嫌棄棉花的質量不好,只是最後都被趙氏的一句,要是嫌棄那就什麼都別帶了給嚇了回去。

不過馬氏的心眼兒多,怕趙氏在暗地裡面多給其他兩位妯娌填補東西,非要跟陳氏還有周氏一起坐馬車出門,說是要跟她們聯絡感情,不過馬氏心裡打的到底是什麼主意只怕也只有她自己才知道。

這些回娘家的走完之後,家裡竟然只剩下了宋離一人,恩,還有顧寧,這傢伙居然還打算繼續賴下去不走了。

「我說你這麼一直跟著我做什麼?」總覺得自己猜到了顧寧心思的宋離現在是只要一看見顧寧就覺得心裡怪怪的。

「我說過了要留下來幫你的。」顧寧一本正經的說道。

「你該不會是忘記我二嫂說的男女授受不親的話了吧!」宋離皺眉,你特么說話就說話,靠這麼近做什麼?宋離因為顧寧越來越逼近,所以不得已後退了兩步。只是後退的時候沒有注意到腳下的小石子,被腳下的小石子一絆竟然差點摔倒在地。

只是宋離還沒有來得及驚呼,就已經被顧寧攔在懷裡了。

「你沒事吧!」傳入宋離耳中的是顧寧關切的聲音。

除了昨天晚上被顧寧突襲之外,宋離何曾被人這麼抱過,而且昨晚也只是從後面抱了抱而已,而現在這傢伙用的明顯是最羞恥的公主抱。最讓宋離想不明白的是,她明明是要被絆倒了,就算是顧寧要拉住她直接拉一把就是了,最差也不過是來一把四十五度角望天的狗血的兩目相對罷了。可是這個公主抱到底是怎麼回事?

「你放我下來。」宋離冷著臉道。

顧寧似乎對逗生氣的宋離更感興趣,「你讓我放你下來,我偏不放你下來。」

顧寧這幅小痞子耍流氓的樣子,著實將宋離氣的不行。不過這還不是最讓宋離生氣的,這人的手在自己的腰上磨蹭又是幾個意思?難道他不知道什麼叫做男女授受不親嗎?

「我讓你放我下來。」宋離這回直接連一個眼神都懶得給顧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