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這麼不長腦子,居然說出了這樣的話,看來今天是沒有希望了。

「哦,不冷就行,今天天涼,我怕你睡在地上感冒。」

唐夢雲沒想到陳立會這麼回答她,一時間想好的話居然沒用上,心情也十分沉落,說話的口氣中帶著漫不經心的味道,不知道心裡在想些什麼。

「我可不可以重新回答這個問題?」

沉默了一陣后,陳立出聲問道。

「不可以……已經給你機會了。」

聽到陳立的話,唐夢雲嬌羞的把頭埋到了被子裡面。

哎,這麼好的機會就被自己浪費了,真是心有不甘啊。

陳立孤身一人抱著枕頭,心裡的有苦說不出。

第二天一大早,陳立還在睡夢之中,客廳的電話突然響了起來,誰也沒有去接,但是電話卻倔強的一直響著。

「陳立你這個窩囊廢,趕緊去接電話,還讓不讓人睡覺了!」

卧室里傳來了孫瑩的聲音,唐夢雲伸出了腳踢了陳立一下,示意陳立趕緊去客廳接電話。

陳立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極不情願地爬出了被窩,磨磨蹭蹭的走到了客廳。

「喂,你好,請問您找哪位?」

陳立的聲音中帶著慵懶,電話那邊的人卻一副火急火燎的聲音。

「是唐慶國嗎?」

電話那頭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

「我是他的女婿陳立,怎麼了?」

聽著那邊慌亂的聲音,陳立心裡突然生出了一種不好的預感。

「唐老太太心臟病複發,現在正在醫院裡搶救,請您轉告唐慶國先生,讓他立刻到醫院來。」

聽到對方的話,陳立心裡咯噔一下,睡意立刻消失不見,放下電話的他立刻來到了卧室,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唐夢雲。 唐夢雲聽陳立說完,她臉色如常,點點頭,接著自顧自起來洗漱。

陳立有點奇怪:「你好像不著急?」

唐夢雲反問道:「聽說過大早上搶救的嗎?老太太以前也沒有心臟病,怎麼忽然就有了?」

「那麼?」

唐夢雲笑道:「這招爺爺以前用過,現在奶奶學了去,想要儘快召我們回家族,總要有個理由。畢竟,今天不是例行家族聚會。」

「懂了,肯定有事。」陳立笑道,「老太太臨時召大家回去,掛羊頭賣狗肉,虛情假意。」

「呸,哪有你這樣說的。快去通知爸媽。」唐夢雲啐了一口,自去刷牙。

陳立無奈,只得去通知了唐慶國和孫瑩。

「別睡了,快起來。」孫瑩聽陳立說完,沖著唐慶國怒吼一聲。

「一大早的,還真的不消停啊。老太太絕對沒事,也就是你,扛不住事,才這麼著急。」唐慶國小聲地嘟囔著,卻也不敢再躺著。

「怎麼說話呢?」孫瑩抬高了聲調。唐慶國居然用這種不耐煩的語氣跟她說話,她感到權威受到了挑釁,頓時火了。

「好好好,這不起來了嗎?」唐慶國立刻屈服。

不久,一家四口駕車在趕往醫院的路上時,又接到了電話,說是老太太檢查完后,已經回家,讓他們也回唐家大院。

「老婆,看,我沒說錯的。」唐慶國邀功似地說道。

「你行,你厲害,成了吧。」孫瑩沒好氣地道。唐慶國看問題居然比她看得準確,她感覺非常不舒坦。

這也就是唐老太太出事,要是換了別人,孫瑩還是有相當判斷力的。孫瑩最怕唐老太太,乍一聽到唐老太太出事,她已經亂了方寸。

唐家大院。

唐家一家老小全集中在大廳里,唐老太太卻沒有出現。

等到所有的人都到齊,這才有唐家小輩用輪椅推著唐老太太出來。

「媽。」

「奶奶。」

眾人齊聲招呼,七嘴八舌的。

唐老太太抬起雙手,向下虛按,讓眾人安靜。

「今天忽然頭暈,到醫院檢查,卻發現是虛驚一場,大家既然來了,也就回來坐坐,一起吃個飯吧。」

唐老太太有些虛弱地說道,也不知是真的還是裝的。

一番寒暄之後,眾人落座。

陳立並不在大廳中,而是在一旁的偏廳,與家中的傭人坐在一起。

唐明運坐在主桌,他向唐明蘭使了個眼色,後者會意,高聲對唐夢雲說道:「夢雲啊,你家買了兩台寶馬SUV的事,不打算跟老太太說么?」

唐老太太一字不差地聽在耳里,她的臉色變了。唐夢雲買了一輛寶馬,這事她早聽人說了,也不以為意。現在唐夢雲身為公司經理,也算是有頭有臉,買輛車裝點門面是必要的,但是公然買兩輛,性質就變了。

「夢雲坐到經理位置才多久,一下買兩台寶馬,看來這個銷售總經理的位置是風水寶座啊。」唐明運惟恐唐老太太聽不見,在一旁煽風點火。

唐老太太坐不住了:「夢雲,你真的買兩台寶馬?」

唐夢雲沒從公司拿錢,心裡不慌,她坦誠地道:「是的,買了兩輛,一輛給我爸,一輛我自己上班。」

「哎呀,實在讓人羨慕。我好想也成為銷售總經理,這樣我也可以買兩輛寶馬,開一輛,停一輛。」唐明運陰陽怪氣地道。

「奶奶,我是自己買的,沒從公司拿錢。」唐夢雲解釋道。

「哈哈哈……」

眾人一直在豎著耳朵聽,這會都嘻笑起來,整個大廳噓聲一片。唐夢雲一家人在唐家是公認的墊底,這樣的家業,拿什麼買寶馬,還一下子就買倆。要知道,這款寶馬一輛最少八十萬。

「天啊,這是我聽過最好的笑話,我差點就信了。」

「這寶馬,沒有八十萬,拿不下吧。」

「新官上任三把火,這第一把火就燒出兩輛車來,我是服氣的。」

「人家以前窮怕了,手上有點權,開始膨脹了,管不住手啊。」

「什麼膨脹?連家族規矩都不顧了嗎?這個先例一開,後果不堪設想啊……」

這話已經說得很露骨,這種事唐老太太要是不管,以後他們就要有樣學樣。

「夢雲,你跟大家解釋明白。」唐老太太盯著唐夢雲,目光如刀。

唐明運自然不肯放過這樣落井下石的好機會,他高聲道:「奶奶,夢雲還買了房子,聽說正在裝修,不久就可以搬家了。是不是,夢雲?」說完,他目光玩味地看向唐夢雲。

這又是一記重鎚。

全場嘩然。

唐夢雲居然瞞著大家買車買房,也不見她說起,這擺明了是心虛。

「厲害啊,唐夢雲,你簽下了東靜地產的單,這回扣也吃太多了吧。」

「明說吧,你拿了多少?」

「媽,這事一定要追根究底,絕不能縱容。要不然,家族人心就散了。」

眾人義憤填膺,紛紛出言指責唐夢雲,一副興師問罪的架勢。

唐老太太臉色鐵青,事實上,不消眾人火上澆油,她也氣得不輕。吃回扣這種事,大家都是默許的,能吃多少這是本事。可是這回唐夢雲實在太過分了,還這樣明目張胆。如果不敲打敲打她,這唐家,可就半點規矩也沒了。

「唐夢雲,我在等你的解釋。」唐老太太低聲咆哮,聲音冷得如同九月寒風。

唐夢雲不亢不卑地道:「我沒從公司拿錢,也沒吃回扣,你們可以查賬。隨便查,我完全配合,我們當堂對質。」

面對眾人的指責,她十分鎮定。

聽到唐夢雲的話,眾人猶豫了。唐夢雲不怕,他們卻怕。

真要查起賬來,他們一個也跑不了。要知道,他們也沒有什麼過人之處,為什麼可以拿到更多的錢,不是沒有原因的。

唐明運看到眾人被唐夢雲唬住,他站了出來:「唐夢雲,還查什麼,你家的經濟,奶奶心知肚明,一下子買車買房,還說錢是自己的,當大家是小孩呢。今天當著大家的面,你就明說吧,錢,到底哪來的。」

孫瑩縮在一旁,噤若寒蟬,這麼多人質疑她的女兒,這個時候,她實在沒有勇氣站出來。

犯眾怒的事,她怕。

陳立站了出來,目光淡淡:「車房,全是我買的。」 陳立這話一出,整個唐家大院立刻安靜,眾人當場石化。

「噗——」

靜默三秒后,終於有人忍不住笑出聲,接著,笑聲如潮,連成一片,山呼海嘯一般。

有的人笑得前仰後合,用手指著陳立,笑得像個不倒翁,全身顫抖,站也站不穩。

「哎喲,陳立,你可把我們害慘了,肚子都笑痛了。」唐明運咧開大嘴,一手在撫在圓肚子上,笑聲如雷。

唐明蘭漲紅了臉,笑得淚花飛濺:「陳大帥哥,你也太猛了吧,什麼話都敢說啊。你知不知道,說這種話,笑死了人,你可要負責的,哈哈哈……」

其餘親戚也沒有閑著,你一言我一語,都在換著花樣奚落陳立。

「說話之前,不過一下腦子的嗎?你什麼身份,拿得出這筆錢?」

「唐夢雲,這是你安排的吧,要陳立出來背鍋。你是聰明,難道我們都是傻子嗎?」

「就是咯,找理由也找個靠譜一點的吧。你讓陳立站出來,這是侮辱我們的智商呢。」

唐慶生身為唐明運的父親,他對陳立出手揍唐明運的事耿耿於懷,這時也站了出來。

「想不到,我唐家還有這樣有錢的女婿,果然是真人不露相,幾百萬跟說著玩似的。我尋思著,你肯定是隱形的富翁。但我很奇怪,你看你一身破衣,街角的乞丐也穿得比你好吧。」唐慶生一本正經地說道。

這番看似客觀,實則諷刺的話,立刻點燃了眾人的情緒,又是一波暴風大笑。

孫瑩憤憤站起,瞪著陳立:「閉嘴,這麼多菜還堵不住你嘴巴。」

她實在是氣壞了,眾人這樣奚落她家的女婿,她這個岳母也是臉上無光。再有,陳立的這番話實在荒唐,別說唐家眾人不信,她自己也不信。

陳立強行出頭,這麼不管不顧站起來亂說話,他們一家的面子都被丟盡了。

「弟妹,我要說你幾句了,大家相聚一堂,開開心心,有什麼不好,不要罵他啊。一家人,以和為貴。」唐慶生微笑道。

唐明運也附和道:「是啊,孫姨,陳立說什麼不重要,重要的是大家都開心。他也是成年人了,他也要面子,犯不著當場拆穿他。孫姨你這樣一說,他面子都丟盡了,多不好。」

陳立面沉如水,他已經習慣了眾人的嘲笑,內心平靜如水。

反而是唐夢雲,小臉漲得通紅,顯然十分氣憤。陳立看向她,發現她這番模樣,有一種難言的可愛,他不由嘴角一彎。

「哎,我說陳立啊,你居然還笑得出來,臉皮真是比城牆還厚。這方面,我唐明運佩服、佩服!」

唐明運昂著頭,鼻孔朝天,咧開嘴高聲大呼,生怕別人聽不到。

「好個跳樑小丑,上躥下跳,我也佩服你。」陳立淡淡道。

唐明運臉一沉,眉頭擰成「川」字。這陳立好大的膽,居然當著唐家人的面罵他。

是可忍,孰不可忍?唐明運火了,他三步並作兩步,闖到陳立面前,挽起了袖子,打算好好教訓陳立。

「都別吵。」

唐老太太手中拐杖一頓,低聲喝道。

聽到唐老太太發話,唐明運趁機收手,他捏緊了拳頭,在陳立面前晃了晃,擠了擠眼睛。那架勢,彷彿在說,要不是老太太,今天要你好看。

唐老太太直接忽略陳立,看向唐夢云:「夢雲,你們家的情況,我都看在眼裡。偌大的家族,大家各憑本事吃飯,我也不好徇私。現在你當上經理,這是好事,但你的行為未免過分。你真以為,我老婆子是個老糊塗?」

唐夢雲目光堅定,她夷然不懼:「奶奶,我說過,要是您不信,請您查賬。」

唐老太太一怔,唐夢雲態度之強硬,出乎她的意料。她本以為,唐夢雲小小年紀,哪有什麼城府,被她拿話一唬,也就慫了,現在卻這樣硬氣,誰給她的勇氣?

唐老太太畢竟是曾經滄海的女人,她轉念一想,立刻明白了,敢情唐夢雲有恃無恐,她擺明了唐家不敢查賬,因為大家手腳都不幹凈。

唐老太太長長一嘆:「夢雲,我真的小瞧了你。」她知道,她的痛處被唐夢雲抓住了,如果這事查下去,就算查出唐夢雲的問題,她的孫子唐明運也必不能倖免。唐明運拿的錢,絕對不止幾輛寶馬。這個唐夢雲,平時一副乖乖女的模樣,下手卻這樣狠,真是知人知面難知心。

唐夢雲目光灼灼:「奶奶,不管你信不信,我沒有從公司多拿一分錢,我說的是真的,陳立也說的是真的。」

「哈,真的?」唐明運臉一沉,「你貪墨公司財產,還要狡辯,這才是真的……」

「閉嘴。」

唐老太太冷聲道,打斷了唐明運的話。

唐明運吃驚地看向唐老太太,莫非老太太改變主意了,打算這麼放過唐夢雲?這怎麼可以,這麼好的機會,一定要趁機把唐夢雲拉下台,踩到地里。

唐夢雲才坐上這個銷售經理的位置幾天,這就買車買房了,唐明運眼睛都紅了。他也想坐到這個位置,吃吃這份紅利。

在他看來,唐家與東靜地產的合作已經達成,並且步入正軌。公司現在有沒有唐夢雲,已經無關緊要。重要的是,他唐明運可以撈錢,這才是頭等大事。

「奶奶,你要三思啊。如果姑息她,如何服眾?」唐明運絞盡腦汁,總算想出一個有力的理由。

唐老太太盯著唐明運,壓低了嗓門,恨鐵不成鋼地道:「如她所說,拿出賬本,大家當場查賬?」

唐明運的心沉了下去,他是想收拾唐夢雲,但是犯不上這樣極端。真要查賬,第一個淪陷的就是他唐明運,這樣的蠢事,他是萬萬不會做的。殺敵三千,自損一萬,傻子才去做。

唐老太太既然拋下查賬這話,也就徹底堵死了這條道。

唐家眾人都豎起耳朵聆聽,個個默然無語。

「吃飯吧。」

唐老太太擺擺手,拿出了一家之主的威嚴。

眾人隨她落座,彼此默契地將剛才的事爛在肚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