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須拍到能用的照片?

恐怕拍一千張也未必能挑的出一張能用的吧。

「李成軒應該已經回到他自己的休息間了,你現在就去他的休息間門口盯着。」

周小琪推了推助理說道。

「在人家休息間的門口盯着也太可疑了吧。」

助理有些不想去。

「誰讓你站在人家休息間的門口盯着了?你自己不會找一個隱蔽一點的地方嗎?」

周小琪翻了個白眼。

「你倒是說得輕巧啊,休息間外面哪有什麼隱蔽的地方啊?」

助理也翻了一個白眼。

「你自己想辦法!有什麼情況我們就用微信聯繫,知道了嗎?」

周小琪說着說着就迫不及待地將助理推了出去。

還關上了門。

「哎……」

助理見周小琪不管自己了,嘆了一口氣。

李成軒的休息間離周小琪的休息間也不遠。

她走着走着就到了。

助理找了一根柱子作掩護,自己躲在了柱子後面,眼睛直直地盯着李成軒的休息間。

他的休息間並不像有壞事要做的周小琪那樣分分鐘都緊閉着門,而是大大方方地敞開着。

助理很容易就能看清楚裏面發生的事情了。

此刻,李成軒的休息間里只有他一個人。

他百無聊賴,目光無意地瞥見了茶几上的一盒餅乾。

正是周小琪今天一大早送的手工餅乾。

李成軒伸手拿起了餅乾盒子。

他的這個舉動被休息間門外的周小琪的助理看在眼裏,助理都不免愣了一下。

才來到這裏站着不到一分鐘,任務就要完成了?

她在微信和周小琪的對話界面上,飛快地輸入了一行字:李成軒要吃餅乾了。

見李成軒將盒子上的包裝絲帶拆開,助理連忙舉起手機,準備把李成軒吃餅乾的每一個瞬間都拍下來。

這時候,高跟鞋的聲音一步一步漸近。

有人來了。

助理將手機放到耳邊,假裝是在聽電話。

小李姐從她的身邊經過,笑着和她點頭,算是打了個招呼。

「原來是李成軒的助理,應該沒有被發現吧。」

助理覺得自己剛才的演技應該算是過關的。

她放下了心,繼續盯着李成軒,只見他看着手中的餅乾若有所思。

小李姐走進休息間。

李成軒問她:「你會做餅乾嗎?」

「不知道,應該是會的吧。」

小李姐在與他對視的時候,似乎得到了某種信號。

「你是在暗示我什麼嗎?」

她笑了,明知故問道。

「沒錯。」

李成軒也同樣笑着回答她。

少年好看的笑容里充滿了期待。

他似乎只想吃那個人給他做的餅乾。

「看哪天有空吧,等我有空了再給你做。」

小李姐一邊說着,一邊打開了桌上的電腦,開始閱覽經紀人發來的文件。

李成軒沒有再打擾她工作,將餅乾盒子蓋上放到了一旁。

然後就開始玩起了手機。

之後李成軒就完全沒有要動餅乾的跡象了,更別說吃那些餅乾了。

周小琪的休息間里。

周小琪正捧着手機,表情嚴肅。

她的手機屏幕停留在和自己的助理的對話界面上。

「李成軒要吃餅乾了。」

周小琪重複念著助理髮來的這句話,已經不知道重複多少遍了。

「都過去多久了啊,怎麼沒有別的信息了?」

「李成軒要吃餅乾了,那他到底是吃了還是沒吃啊?」

「你到底在幹什麼啊?我的助理?」

周小琪自言自語地責備了助理一會兒,終於忍不住發了一堆文字給她。

[你怎麼回事啊?怎麼不說話了?]

[事情進展得如何你總得跟我說一下的吧!]

[到底是順利還是不順利啊?]

[李成軒吃我送的餅乾了嗎?你拍到照片了嗎?]

周小琪想說的話都還沒有說完,助理就推開了休息間的門走了進來。

「你回來啦!拍到了嗎?」

周小琪迫不及待跑向她,一把搶過她的手機。

「不用看了,我沒有拍到照片。」

助理說道。

「你沒有拍到照片,那你怎麼回來了?」

周小琪皺起了眉頭。

「我看李成軒也完全沒有要吃餅乾的跡象了,我就回來了啊,不然我站在那裏幹嘛?乾瞪眼嗎?」

「你要盯着他啊,萬一等一下他就要吃了呢?」

周小琪生氣了。

「我已經盯着他很久了,相信我,李成軒不會吃餅乾的。要不然我是不會回來的。」

助理向她解釋道。

但是周小琪不相信:「那你為什麼一開始跟我說,李成軒要吃餅乾了啊?」

「一開始李成軒是拿起了餅乾盒子呀,他還拆開包裝了呢,我都以為他要吃餅乾了,我相機都給她準備好了。」

助理也很無奈。

「那然後呢?他為什麼不吃了?」

周小琪追問著。

「不知道啊,我又不會讀心術,他為什麼不吃我怎麼會知道嘛!」

「或許,他根本就沒打算吃吧。」

助理攤了攤手說道。

周小琪沒有再說話了,盤起腿在沙發上生著悶氣。

休息室里的氣氛都凝固了。

「你的計劃失敗了?」

過了一會兒,助理再次提起這個話題。

「沒有。」

「我怎麼可能失敗呢?我可是周小琪啊!」

周小琪回答助理。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我想到pla

B了!」

短短的時間裏,周小琪已經想到別的辦法了,這就讓她重拾自信了。

「說說吧,你有什麼新的辦法了?」

助理問道。

「李成軒他自己不吃餅乾,那我喂他吃不就好了嗎?這樣拍出來的照片不就更曖昧嗎?不就更容易大做文章了嗎?」

「我一有機會靠近李成軒,我就會給你信號。」

「我給你信號的時候,你就馬上打開相機對着我們。」

「我會拿出餅乾放到李成軒的嘴邊,你就瘋狂拍照就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