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裡對楊鬼手有想法的人,就更加堅信這種想法了。

楊鬼手是內奸!

「言歸正傳。」宋凌雲對楊鬼手說道:「我現在,代表新一團俘虜你們。」

「不管你們願不願意,現在都得跟我去一趟新一團。」

宋凌雲大聲宣佈道:「至於之後你們要不要參加八路軍,就看你們自己了。」

「至於為什麼要跟我走一趟?」

宋凌雲振振有詞的說道:「我俘虜你們一次,總不能白俘虜,你們得幫我當一回搬運工。」

「啊,得把我的這些步槍、機槍、步兵炮,還有彈藥,全都給搬到新一團去。」

宋凌雲說道:「你們也不能看著就我們這幾個人,搬運這麼多東西是吧,這不現實,還得大家動動手!」

「我的話說完了,誰同意?誰反對?反對的請舉手!」

宋凌雲這話一說完,場面一片沉寂。

「怎麼?這麼多人反對嗎?」宋凌雲詫異的問道。

被宋凌雲一番話砸得頭暈目眩,依舊舉著雙手投降的偽軍們,頓時被嚇得齊刷刷的把手迅速放下來。

「好!那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

宋凌雲笑呵呵的說道:「大家動作都快點,爭取趕上我們新一團的晚飯!」 兩百多偽軍被分成十人一組,然後被繩子拴在一起。

俘虜就要有個俘虜的樣子,不拴起來,萬一跑了可咋整。

這些偽軍身上還背著卸了子彈的步槍,有的則是背著彈藥。

老老實實的當工具人!

在被要求分組站在一起,等待被拴的時候,這些偽軍才反應過來。

之前他們看到的好幾面紅旗,以及聽到震天響的衝鋒號,以為敵人有很多人。

結果,現在發現,就這不到五十人!

不過,縱然現在知道這個情況了,也沒有哪個偽軍生出想要反抗的心思。

八路軍不殺俘虜,但你要是在這個時候還想搞事情,搞不好就該吃槍子了。

在四十多個土匪的看管下,這兩百多偽軍,變身搬運工。

全都跟隨著宋凌雲他們四個新一團的人,就這麼上路了。

相比偽軍的心情複雜,王小虎帶領的黑雲寨土匪,則是一個個都變得興奮不已。

搖身一變,他們變成了看管偽軍的人。

平日里去小河鎮,這些偽軍可都是趾高氣揚的,現在,卻成了他們的階下囚。

世子的黑蓮花 更開心的,要數跟著宋凌雲一起真正參與戰鬥的,楊大頭、草上飛他們十個人。

他們激動的跟別人分享,在剛才的戰鬥中,他們是如何的百發百中,槍法如神。

其他土匪,也沒有覺得他們是在吹牛,因為倒在地上的偽軍屍體,數量在那裡。

宋凌雲和張華他們三個人的心情,也是十分激動的。

張華心情美滋滋,不到三天時間,自己搞了一個營的兵力回去。

他琢磨著,自己是不是可要當個營長了。

丁俊遠和李成雙心思就沒有大了,他們兩想著,自己這個班長是穩當了。

宋凌雲沒有想這些事情,他最看重兩門九二式步兵炮,和兩挺九二式重機槍。

要知道,現在就算是八路軍師部,也沒有幾門這樣的炮,更別說旅部和新一團。

自己不光給弄回去了一個營的兵力,還搞了這麼多重武器。

到時候,團長李雲龍不給自己一個連長什麼的噹噹?

不過,自己還是得拒絕!

作為一個實幹家,還是應該一步一個腳印的往上做,不能飄。

心情好,時間就過得快。

在宋凌雲的不斷催促下,在太陽下山之前,他們終於趕到了新一團的駐地。

放哨的新一團戰士,遠遠的就看到一列偽軍,朝著新一團過來了。

「鐺鐺鐺——」

這名戰士立刻就敲響了警鐘。

整個新一團立刻就騷動起來,全團緊急結合,進入戰鬥狀態。

「怎麼回事?哪裡來敵人了?」李雲龍把帽子一戴,拿著駁殼槍就出了院子。

「報告團長!」

通訊員向李雲龍報告道:「哨兵發現有一夥偽軍,正朝著我們這邊過來。」

「偽軍?他娘的!這些偽軍是了熊心豹子膽了。」

李雲龍大喊道:「傳令,全團準備戰鬥,老子正愁蒼雲嶺這一仗消耗太大,這些狗漢奸就給老子送裝備來了。」

來到前面以後,李雲龍發現張大彪已經帶著一營,做好了戰鬥準備。

他聽到張大彪在那裡大喊道:「都別開槍,那是張華和宋凌雲他們!」

「我的乖乖,這幾個小子,就跟老子借了三支駁殼槍,就搞回來一個營?」

「我的天啊!後面是啥?山炮?重機槍?老子發財了!」

張大彪在望遠鏡裡面看到了,走在前面的宋凌雲,以及被綁起來的偽軍。

還有,那兩門九二式步兵炮和兩挺九二式重機槍。

他整個人都變得興奮、激動、狂喜、難以抑制的情緒從心中噴涌而出。

「張大彪!」李雲龍喊道。

「有!」張大彪立刻應道。

李雲龍伸手拿過張大彪手裡的望遠鏡,問道:

「你小子鬼哭狼嚎的喊什麼呢?什麼情況?來了多少偽軍?」

「團長。」

張大彪的嘴角都咧到耳後根了:

「不是偽軍來了,是張華和宋凌雲他們,把這些偽軍抓回來了!」

在張大彪說話的時候,李雲龍也從望遠鏡裡面,看到走在前面的張華和宋凌雲。

以及,那些被綁成一串串的偽軍。

「好傢夥!」

兩百多人的偽軍隊伍,直接把李雲龍被震撼到了。

「老子才開完會不到三天時間,這就給老子鬧了一個營回來,幹得漂亮!」

李雲龍激動的說道:「老子沒有記錯的話,上次突圍擔任尖刀的,也是他們幾個吧。」

「是的!」張大彪說道:「團長,你看後面,兩挺九二式重機槍,兩門山炮!」

「我的個乖乖!」

李雲龍也發出了跟張大彪一樣的干炭,他難以置信的說道:「老子手下是出了個孫猴子嗎?」

「不光給老子變出來了一個營,還給老子變出來了兩挺重機槍,兩門山炮?」

「哈哈哈……老子這是發大財了啊!」李雲龍哈哈大笑起來。

「快!快!快!」

李雲龍對張大彪說道:「趕緊列隊!列隊!全團歡迎!」

「是!」張大彪大聲應道:「一營全體都有,列隊迎接!」

二營長沈泉看到張大彪這得意的模樣,心中羨慕不已:「你小子吼這麼大聲幹嘛?」

老子遲早也要弄一門這樣的炮!

要比這個炮更厲害的炮!

二營長沈泉在心中下定決心。

搞清楚情況以後,原本做好戰鬥準備的新一團,立刻轉換成列隊歡迎的狀態。

「排長,快看,全團出來迎接我們了。」宋凌雲眼尖,看到了李雲龍、張大彪和沈泉他們都出來了。

「哈哈哈!」張華大笑道:「這次,咱們可在全團出名了。」

新一團的戰士們,看到兩百多偽軍被綁成幾串,在張華他們的帶領下走過來。

戰士們的眼中,全都露出了羨慕的神色。

尤其是那些正為搞人煩惱的人,一個個的都傻眼了。

他們都還在苦惱想辦法,人家就已經搞了一個營回來。

就好像是學渣抓耳撓腮半天做不出一道題,學霸掃一眼,已經想出了十八種解體思路。

這樣的差距,實在是讓人絕望!

帶著這些偽軍進入一塊空地以後,張華大聲下令道:「原地踏步!」

「嗒嗒嗒——!」

偽軍的腳步聲由混亂變得統一,整齊的踏步。

「立定!」

「向左轉,向右看齊!稍息,立正!」

這些偽軍還是受過基礎軍事訓練的,在張華的口令下,快速的列好了隊。

「報告團長!」

張華向李雲龍敬了一個軍禮,大聲喊道:「一營一排,外出執行任務完成,請求歸隊!」

「批准歸隊!」李雲龍回應道。

李雲龍嚴肅的回了一個軍禮以後,臉上的笑意就再也藏不住了。 「來來來,大家先來開個會。」

李雲龍說道:「連以上的幹部,都來團部開會,其他人,現在這裡等著。」

團長發話了,所有人立刻行動起來。

新一團連以上的幹部,全都到團部開會,其他人則是在空地這邊,看管這些偽軍。

當然了,宋凌雲、張華,以及丁俊遠和李成雙他們四個人,雖然不是連級幹部。

但是,他們也都去團部開會了。

他們四個不僅僅是去開會,還是去唱主角。

進入團部以後,大家兩三個一條板凳,滿滿當當的坐下。

李雲龍說道:「張大彪,你們一營有兩下子啊,不聲不響的給老子整了個大炮仗,來,跟大傢伙說說,傳授下經驗。」

張大彪臉上的笑意抑制不住,不過,他還是搖頭說道:

「團長!你是知道我張大彪的,直腸子,打仗的話,還能整點戰術,但是,這個咱還真不行。」

「哈哈哈……」

張大彪這麼說,其他人都笑了,李雲龍也跟著笑了。

「大家別笑。」

張大彪說道:「要真說傳授經驗,咱也能傳授點。」

「就是,咱們營,張華他們找我借駁殼槍的時候,咱沒有小氣,給他們弄了三支駁殼槍。」

張大彪朝著二營長沈泉說道:「二營長,當時我找你借駁殼槍的時候,你可是知道的。」

沈泉:「……」

沈泉在心裡腹誹不已,他直接開口道:「大彪,團長讓你傳授經驗,可沒有讓你在這裡豬鼻子插大蔥——裝象!」

「對!沈泉這話說得對。」

李雲龍立馬說道:「我算是看出來了,張大彪你小子,沒有這能耐,也就是運氣好,碰上這部下了,去去去,趕緊讓張華說說。」

「團長,你這話說的。」

張大彪翻白眼道:「運氣好也是一種能耐!」

「行了,張華你給大傢伙說說,讓他們也向我們一營多學著點。」張大彪得意洋洋的說道。

「好的。」張華應道。

張華絲毫不怯場,甚至還很有表演欲-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