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就感覺有千萬隻螞蟻在啃咬。

看向躺在地上的王文寒幾人的目光,宛如淬了毒一般。

王文寒剛剛在帝溟玦手上毫無還手之力。

後來又被寒夜直接廢了下半身。

此時幾乎痛不欲生,很弱癲狂。

自從成為乾天宗的護法,他何曾受過這樣的羞辱和傷害。

然而,所有的恨意,在對上帝溟玦冰冷無情,宛如看螻蟻一般的目光時,就全都化為了極度的恐懼。

眼前的這個男人,太強大了。

強大到他從骨子裡感到毛骨悚然的畏懼。

而且那種渾身上下縈繞的屬於上位者的威壓,讓他渾身止不住的顫慄,連一絲反抗的勇氣都升不起來。

揣度到了帝溟玦的心思。

寒夜緩緩上前,嘴角勾出一個淺淺的笑。

手中的刀提起來。

「不,你們不能殺我,我可是乾天宗的護……」

撲哧——!

沒有等王文寒把話講完,長劍已經刺穿了他的心臟。

仙力涌動,只聽砰一聲巨響,王文寒的胸口直接炸出一個大洞。

看著早已沒有了半點生機的師父,羅晉華嚇得屁滾尿流。

「我錯了,我們不該覬覦逍遙城,極域君小姐,以後我們再也不敢來了,求求你們饒了我吧!」

他不知道這三人是誰,又是什麼身份背景。


只知道他們強大的實力,根本就不是他們能招惹的。

此時羅晉華真是悔的腸子都青了。

他原以為逍遙城不過是個新城。 第二天一早,東方的太陽已是緩緩升空,溫暖的陽光從窗外照射進來,化作無數了光點。

見到天亮了,武弘也是停下了修鍊,旋即扭了扭脖子,從床榻上走了下來,周身時不時的有著嗡鳴之聲傳出,那是自身力量達到了極限的緣故,而且,他也是能夠完全感覺到,體內傳來的極為充裕的力量之感。

武弘在房間中活動了一下筋骨,待得半個時辰之後,方才隨便的洗簌了一下,而後似是見到房外有腳步聲傳來,旋即偏頭一看,只見得何文靜不知何時從房外走了進來,漂亮的眸子正盯著武弘,俏臉之上,更是有著一抹無法掩飾的紅暈。


「喏,這是早點。」何文靜聲音很小,將早點放在桌上,拿起碗筷,輕輕夾了一塊,然後遞給了武弘,那一幕,就猶如是一個小媳婦見到了期盼已久歸來的丈夫一般,讓得武弘都是被感染了,說起來,這麼漂亮的女子照顧他,還是第一次呢….

瞧得武弘目光緊盯著自己,何文靜俏臉上的紅暈,也是不由得多了幾分,她低下頭,帶著些許歉意的道:「這是我……這是我唯一能為你做的了……」

「沒事,嗯,早點很好吃。」武弘搖頭一笑,旋即伸出手來,接過那香噴噴的早點,在嘴上狼吞虎咽的吃了起來,將那些早點吃了個一乾二淨,最後這才將空盤子遞迴給了何文靜。

何文靜見到武弘那狼吞虎咽的模樣,也是忍不住的撲哧一笑,而後伸出嬌嫩玉手,將空盤子接了過來,俏臉上的笑意,在此刻顯得特別的濃厚,其實這是她首次親自下廚為一個男子下廚做早點,以至於到了現在,她的呼吸,都還是有些急促。

望著那低心跳有些加速的何文靜,武弘搖了搖頭,他自然是看得出來,何文靜對待他的態度,有些不太一樣了,這或許是因為昨天晚上的緣故吧……

「話說你完全可以不必這麼委屈自己,你越是這樣,我就越是不自在,我之所以願意幫你,也不是為了讓你以身相許,純粹是幫朋友的忙而已。」武弘望著何文靜,淡淡的說道。

「謝謝你。」

何文靜愣了一下,四目直視著,半響之後,俏臉之上,浮現出了一抹迷人的笑意,真誠的道。

「大小姐,出事了!」

而就在武弘與何文靜交談的時候,突然一道匆匆忙忙的腳步聲從飛羽院傳來,何文靜連忙打開房門,武弘也是跟著走了出去。

「大小姐,出大事了,琉璃島興師問罪來了,韋清狂說是要院長將你交出去!」

聽得此話,武弘的眼中閃過了一抹冷意,舔了舔嘴唇,然後他凝視著那嬌軀顫抖的何文靜,笑了笑的道:「放心吧,有我在呢……」

說完之後,他也不等何文靜回答,便是大步的對著飛羽院之外行去,而見到武弘這般從容不迫的模樣,何文靜方才恢復了些許鎮定,強行壓下心中的不安,長長的吐了一口氣,緊隨其後而去。

……

此時的飛羽院,已是人山人海,只是過半的強者,都是來自於琉璃島,很顯然,此次琉璃島是來者不善,頗有找茬,踢場的味道。

不過,飛羽院的強者,也是在此刻盡數的用處,他們目光憤怒的望著那些琉璃島的強者,給人一種劍拔弩張的感覺。

原本琉璃島與飛羽院便是勢如水火,再加上如今琉璃島更是找上門來,飛羽院的強者自然不會給對方好臉色看。

在飛羽院中,何方達面色難看的望著那無數的琉璃島強者,深吸了一口氣,方才惱火的道:「韋清狂,你是什麼意思?真當我飛羽院好欺負不成?」

「何方達,我琉璃島從未將你飛羽院放在眼裡,欺你又如何,今天你若不將何文靜那個小賤人給我交出來,我便血洗整個飛羽院!」

在琉璃島眾多強者的最前面,一名中年男子懸空而立,他身材魁梧,身著灰色衣袍,眼神陰狠,此時他的臉龐,扭曲的嚇人,目光中有著不加掩飾的殺氣,給人一種即將失去理智陷入瘋狂的感覺。

他的聲音剛剛落下,那些琉璃島的強者抬著上百具棺材走上前去,棺材之中,躺著的都是琉璃島的頂尖強者,還有一個面目全非之人,不過,從中年男子的語氣來看,他已是認出了此人便是韋青山。

何方達的目光,看了一眼那些早已死去的琉璃島強者,而後停留在了那個面目全非之人上,面色都是微微一變,此前他便是從何文靜那裡得知武弘抹殺韋青山的事,但他也沒有想到,武弘居然打算毀屍滅跡……不過,這毀屍滅跡,倒是為他出了一口惡氣……

看到這一幕,飛羽院的強者面面相覷著,都是能夠從對方眼中見到幸災樂禍之色,倘若不是琉璃島興師問罪,恐怕他們都會忍不住開懷大笑起來。

不過,儘管他們並沒有開懷大笑,但那種幸災樂禍,韋清狂還是察覺到了,當即猙獰的臉龐,不由得抽搐了起來,他目光陰冷的盯著何方達,陰森的道:「老東西,你女兒殺了我兒子,必須償命,否則飛羽院必定是雞犬不寧!」

「韋清狂,菜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你若是能夠拿出證據,我可以交出來,但若是沒有,那就請回吧!」何方達也是一聲冷笑,手掌抬起,狼牙棒便是浮現在了他的手中,一股強悍的波動,頓時席捲開來。

「何方達,你女兒殺人滅口,我上哪給你找證據,今天你不交也得交,不然今天便是你的末日。」見狀,韋清狂猙獰的一笑,話語之中,充滿著嘲諷。

「想殺我,可沒那麼容易!」

何方達目光森冷,身形猛然一閃,直接是暴掠而出,手中的狼牙棒,也是在此刻夾雜著狂暴的力量,狠狠的轟向了懸空而立的韋清狂。

「不自量力!」

見狀,韋清狂也是譏諷的一笑,大手一揮,一柄五虎巨錘,便是閃現而出,身形一閃之下,便是暴沖而出,巨錘揮動,就猶如是山嶽崩塌一般,重重的砸向了何方達。


「砰!」

悶雷般的巨聲,在上空中響徹而起,一股駭人的衝擊波也是同一時間的擴散開來,接著便是何方達被震退出去,儘管強行穩住了身形,但嘴中還是有著不少血跡流出。

「院長!」

見到何方達不是韋清狂的對手,飛羽院之中,頓時有著擔憂的聲音傳出,顯然他們都是在擔心何方達。

「既然你冥頑不靈,那我便先殺了你,再殺何文靜那個小賤人!」一斧劈出,韋清狂眼中有著一抹殘暴之色掠過,旋即他欺身而近,一閃之下,竟是突然出現在了何方達的面前,而後手中的巨斧,攜帶著極端恐怖的力量,瘋狂的對著何方達怒劈而下。

「砰砰!」

狼牙棒與巨斧轟然相撞,當下無數火花四射開來,一股股驚人的風暴,如同驚濤駭浪一般的呼嘯開來,竟是直接將飛羽院分成了兩半,望著如此駭人的攻勢,雙方的強者都是大氣不敢出,驚恐的後退開來。

「哈哈,何方達,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我的實力遠在你之上,其實,這一點,你早就一清二楚,何必逞強呢!」韋清狂猛攻何方達,而何方達則是節節敗退,他的狼牙棒更是被巨斧死死壓制,每一次的攻勢,都會傷到何方達,幾次過後,甚至就連他的身體都是劇烈的顫抖起來。

「砰!」

下一刻,韋清狂的巨斧劈在了狼牙棒之上,一聲爆響,狼牙棒便是直接被其生生的劈飛而去。

見狀,那韋清狂眼中的猖狂更甚,手中的巨斧,更是連連劈出,毫不留情的對著何方達腦袋劈了下去,看這模樣,倘若被劈中的話,整個腦袋都是會爆成血漿。

「去死吧!」

韋清狂眼神殘暴,巨斧劈出,然而,就在那巨斧即將劈中何方達腦袋之時,一道霸道的力量,卻是轟然而至,直接是將那巨斧之力反彈開來。

「誰?」

突如其來的力量,讓得韋清狂異常暴怒,頓時巨斧用力劈出,劈向了那破空而來的少年身影。


「砰!」

巨斧劈在了那道少年身影之上,然而,結果卻是讓得韋清狂大吃一驚,因為他並未見到少年身影當場斃命,反而是將巨斧的力量,盡數的抵擋了下來,而且屈指一彈,將那巨斧擊飛了出去。

看到這一幕,韋清狂面色也是微微一變,大手連連揮動,將那巨斧召了回來,然後目光微凝的望向了那道少年身影,很快他便是見到,少年身影手持著長筆,隱約間,有著一種足以威脅到他的波動散發出來。

「小畜生,我琉璃島的事,不是你能管的!」

見到那道少年身影,韋清狂眼神頓時掠出了惱怒之色,顯然已是猜到,這少年很有可能是何方達請來的幫手。

「小子,我不管你是誰,從哪裡來,不想死的話,趕緊給我滾,否則我要你死無葬身之地!」

聽到韋清狂那陰冷的聲音,武弘的眼中,也是掠出了一抹冷芒。 「武弘!」

望著那突然出現救援的少年身影,何方達面色也是驚愕,顯然是沒有想到後者居然會救他,旋即提醒的道:「小心,這個韋清狂可不是省油的燈!」

武弘點了點頭,目光望著眼前的韋清狂,雖說只是三階元王,但從其波動來看,的確要比一般的三階元王強大很多,難怪同階的何方達,會這麼快敗下陣來。

「韋島主未免也太目中無人了一些,韋青山意圖非禮文靜姑娘,實在是讓我這個外人都看不下去了,依我看啊,他是咎由自取,怪不得任何人……」武弘面色平靜的道。

「哼,好一個咎由自取,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煩了!」

聽得武弘這話,那韋清狂頓時勃然大怒,他眼神陰狠的道:「你算個什麼玩意,也敢在我的面前大放厥詞,既然你這麼喜歡出頭,那今天本島主只好讓你知道,我琉璃島之事,你不該管的!」

韋清狂的聲音剛剛落下,他手中的巨斧之中,頓時席捲出了一股極為恐怖的力量,而後巨斧突然間衝天而起,頓時這片天地扭曲了起來,以一種氣吞山河的姿態,兇狠萬分的對著武弘暴劈而去,暴劈之時,以武弘為中心的大地,都是瞬間爆炸開來。

「作死!」

面對著韋清狂的攻勢,武弘卻是一聲譏笑,手中神龍筆微微一劃,一股極為可怕的力量便是暴射而出,以一種快如閃電的速度,直接是與那巨斧轟然相撞。

「砰!」

神龍筆與巨斧相撞,頓時有著異常狂暴的衝擊波擴散開來,那般衝擊波,直接是在這片天地間掀起了驚濤駭浪……

「原來是有點能耐,難怪如此囂張!」瞧得武弘輕易之間,便是將自己的攻勢抵擋了下來,那韋清狂的面色顯然也是微微一凝,旋即冷笑的道。

這種結果,那些飛羽院的弟子顯然也是非常的意外,一時間,他們的眼中,都是充滿了愕然之色,他們可是清楚的知道,先前韋清狂打得何方達毫無反擊之力,由此可見,這韋清狂的實力,已是無限接近於四階元王,但現在,武弘卻是能夠接下韋清狂的攻勢,難道這個大小姐客氣的少年,實力足以抗衡韋清狂不成?

「韋清狂島主,何必這麼迫不及待呢,我倒是有個提議,你我一對一的公平決鬥吧,以免傷及無辜,到那時,無論你有著何等的本事,大可以發揮出來,想要殺我的話,我也不會逃。」

「你?」

這話一出,韋清狂大吃一驚,甚至就連何方達等人,也都是滿臉的吃驚,他們明白,武弘這是想要將飛羽院的損失降到最低。

「哼,你算什麼東西,你說一對一的公平決鬥,那就公平決鬥,那我豈不是很沒面子?」韋清狂面色有些陰冷,冷笑道。

「憑韋青山是我殺的,我想,這足以讓你跟我一對一的公平決鬥了吧?」武弘面色平靜,沖著韋清狂一笑的道。

「小友,你這是?」聞言,何方達也是有些詫異,顯然是有些不太明白武弘為什麼要這樣做,但他卻是有種感覺,少年有著不小的底氣,雖說他並未見識過少年的實力,不過,他卻是從少年的身上感受到了一種極大的威脅,雖然他也不知道少年是不是韋清狂的對手,但最起碼,他很清楚,少年的實力,至少在他之上!

對於武弘,他一開始也不是沒有動過心思,但畢竟沒有多少交集,況且前者還救了女兒一命,他更不想將其牽扯進來,當然,對於少年的救援,他的確是喜聞樂見,只不過他有些不太明白,少年為什麼會出手幫忙?

站在飛羽院一旁的何文靜,聽到武弘的這話,心中也是如釋重負的鬆了一口氣,美目閃爍著,緊盯著那清秀的少年,眸子中有著異樣的光彩掠過。

「好小子,原來殺青山的人是你,敢情你是主動承認,看來你還真是不知死活……」韋清狂眼中有著一抹瘋狂之色,起初他也不相信殺韋青山之人,會是何文靜,但聽得武弘親口承認,再加上少年所施展出來的力量,他也是知道,殺害青山之人,說不定就是這個少年。

當然,他也是看得出來,少年只不過一階元王,雖然戰鬥力有些可怕,甚至比那何方達還要厲害不少,但想要抗衡三階元王巔峰的他,無疑是痴人說夢,但若是少年想要逃的話,他還真是無法阻攔,想要為青山報仇,看來只能……

「也好,既然你想要公平決鬥,那我便如你所願,今天下午在決鬥塔中,我會讓你知道,你的下場,會比我兒青山慘烈一千倍!」

韋清狂陰毒的目光死死盯著武弘,眼中的殺意不斷釋放出來,森然的道:「小畜生,你千不該萬不該殺我兒青山,下午決鬥塔上,我會將你碎屍萬段,以泄我心頭之怒!」


「包圍飛羽院,不準飛出一隻蒼蠅!」

聲音一落,那韋清狂陰森的目光看了武弘一眼,旋即揮了揮手,那琉璃島的強者見漲,直接是將飛羽院圍的水泄不通。

望著那包圍飛羽院的琉璃島強者,武弘眼中也是有著冷意匯聚,看來韋清狂是鐵了心是置他於死地了,他完全能夠想象的到,若是他逃走的話,整個飛羽院,便是會遭到血洗……

而他之所以提議與韋清狂公平決鬥,是因為不想飛羽院與琉璃島之間爆發一場大戰,給飛羽院帶來滅頂之災,而只要在那決鬥台中,將韋清狂抹殺的話,整個琉璃島就會土崩瓦解,自然不會再對飛羽院構不成任何的威脅……

而很顯然,那韋清狂為了為韋青山報仇,自然不會放過這麼一個斬殺武弘的絕好機會,雖說他看出了武弘的目地所在,但出於對自身實力的自信,便是一口氣的答應了下來。

「武弘小友,大恩不言謝!」何方達走上前來,誠懇的對著武弘鞠了一躬,一字一頓的說道。

武弘笑著的搖了搖頭,看了一眼何方達,淡淡的道:「其實,我也沒有多少勝算,如果我打不過那韋清狂的話,後果不堪設想啊……」

「小友言重了,若是連你也沒有勝算的話,那就只能說明我飛羽院的確不該存在了!」何方達唉聲嘆氣的道。

「不過……我有個請求,如果真的無法打敗那個韋清狂,還請小友帶靜兒離開,他是我唯一的牽挂……」何方達猶豫了一會,再度說道。

「放心吧……我會儘力的……」武弘微微一笑,他從來不打無把握之戰,哪怕這一次是韋清狂,也是一樣……

武弘望著韋清狂離開的背影,突然間,他感覺到渾身充滿了戰意,他很清楚,下午與韋清狂的決鬥,他必須要贏!

「三階元王巔峰么?也罷,就讓我來看一看,究竟強到了何種程度吧!」

……

一上午的時間,轉眼即過,而當到達下午時分的時候,整個金戈城都是在此刻騷動了起來,無數強者對著那決鬥塔掠去,因為誰都知道,接下來在那決鬥塔中,將會有一場激烈的戰鬥。

飛羽院以及琉璃島勢如水火,這一點,整個金戈城誰人不知,但卻從未有過決定兩大勢力生死存亡的戰鬥,但今天下午,武弘與韋清狂之戰,顯然便是那種戰鬥。

決鬥塔,坐落於金戈城的城牆之上,是整個城市最高的建築,在那之上,曾經見證了金戈城無數強者的死亡與崛起。

而此時,在那決鬥塔的四周,已是人聲鼎沸,所有人都是知道,此次誰能夠從那決鬥塔走出來,那另一人,便是死在了他的手中。

這是武弘與韋清狂之間的生死決鬥!

「決鬥塔之戰,不是武弘死,就是韋清狂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