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某種角度來講,這已經不算是魔法了,反而算是某種元素異象。它沒有人控制,因此也不再具備傷敵的能力。

可是……人都死了,精神力怎麼可能還留著?

本傑明不由得想起了米歇爾死後的狀況。

難道是因為暗元素魔法的關係,再加上這裡吃人的詭異習俗,最終導致了什麼亡靈生物的生成,使得盧克釋放出的精神力久久不散?

也就是說……有鬼?

本傑明感覺背後冷颼颼的。

首席深愛:獨寵億萬小嬌妻 他先解除了屍體的冰封。於是,盧克維持的死亡時的姿勢,僵硬地落在地上。他的肢體被凍結得太厲害,這一摔之下,直接摔成了一塊一塊的,像是一座被摔碎的石雕像,粉身碎骨,再沒有半點動彈的可能。

而本傑明用來保護自己的水泡,也一直沒有感受到任何攻擊。因此,他深吸一口氣,又撤銷了魔法。

幹掉盧克,應該是沒出什麼問題。這團黑影只是一個意外,也造成不了什麼影響。本傑明試著驅散它,發現壓根驅散不了,只好把這玩意扔在這裡,不再理會。

……還是去對付剩下的人吧。

他轉過身,跑向了村落中心——那個一開始盧克努力讓他不要靠近的地方。

整個村落十分安靜,似乎所有法師都被召集了起來。本傑明一邊前進,身上一邊冒出薄薄的冰霧。那些致命而又難以察覺的冰霧,正悄悄朝著四周逸散而去,藏進陰暗偏僻的角落之中。

從意識到食人法師的那一刻開始,本傑明就一直在意識空間里累積冰塊了。此刻的他就像一個大型冰庫,準備開始向外輸出他儲存已久的溫度。

很快,他來到了那三位長老的住處附近。

「你好,我想找你們的幾位長老。 兵王傳奇 他們在哪啊? ?女好養活 我有很重要的話想跟他們說。」

來到住處附近,本傑明終於看到了幾個守在外面的法師。他馬上露出熱情友好的微笑,對著這些食人法師迎上來,一臉純良地問道。

幾個法師對視一眼,神情古怪,沒有回答。

「他們在裡面嗎?」本傑明又指了指那棟最大的房屋,這麼問道。

對方還是面面相覷,沉默不語。

「謝謝,我這就進去找他們。」本傑明卻笑著點了點頭,說完,便無視了這幾個法師,繼續朝前走去。

而這幾個守在房屋外的法師,此刻也早已變成了幾座冰雕。

——他們被偷偷繞過去的冰霧殺死。只是……本傑明卻沒有注意到,他們在死後,身邊忽然漸漸聚集起的暗元素,一個黑影的雛形漸漸開始顯現。

本傑明一路執行,來到這棟房屋外,向裡面感應而去。那一瞬間,他便感覺到了一股濃濃的暗元素味道。屋內站著不少人,那三位長老也赫然正在其中,對著一個奇怪的雕像念念有詞,場面很邪乎,跟在跳大神似的。

除了長老,屋子裡大概站了幾十位法師。而至於屋子地下的地牢,此刻卻是真真正正的站滿了人。

整個村落幾百位法師,似乎都在這個地牢里了,把這個修得給外寬敞的地牢都襯得十分狹窄。然而,這麼多人在那裡,卻只是平靜地站著,一動不動,像在等待著什麼東西。

觀察了一會,本傑明覺得可以動手了。因此,他抬起頭,一枚雪花從他手中升空,升到頭頂山口投下的月光之中,隨後,便如禮花一般絢麗地綻放開來。

——這是他留給手下們的信號。

這一刻,等候在營地中的法師抬起頭,露出興奮的神情,一股腦地沖了出來。至於守在營地外負責盯梢的十幾個食人法師,也在這時抬頭,一臉愕然,開始察覺到哪裡不對勁。

「喂,你們要幹什麼……」

看著從營地衝出來的法師們,幾個食人法師甚至以為這上百人要對自己出手,驚慌之下準備出手反擊。

然而很快,他們便愕然地發現,這群外來的法師並不是沖著他們去的。

只見,法師們衝出營地之中,直接飛向了天空。一層又一層的冰牆與土牆被召喚出來,短暫的時間內,竟然將上方的那個不小的山口給徹底堵住了!

愕然之下,食人法師馬上轉過頭,又朝著另一個山洞出入口看去。

那個窄窄的山洞,此刻也已經被碎石堆滿,根本無法容人通過。

沒錯,本傑明交給法師們的第一個任務,就是搶佔這裡的出入口。

接下來的形勢很難預料,但不管是處於上風還是下風,他們都必須把這兩個口子佔住。如果敵人被打敗,這樣做可以防止對手溜走。如果形勢不妙,土牆冰牆都是他們自己召的,控制方便,他們也可以從那裡從容退走。

畢竟是沒什麼底氣的仗,他也免不了得留一條後路。

至於搶佔了出入口之後……

本傑明給他們的第二個任務,自然就是解決那群守在營地邊上盯梢的傢伙。

這一刻,面對本傑明他們的突然舉動,盯梢的食人法師都露出了怪異的神情。就好像往日翱翔在天空捕獵的老鷹,一轉頭卻發現,原本毫無還手之力的兔子,搖身一變,成為了滿身倒鉤的刺蝟。

他們的表情非常驚訝。

而天空中的法師也朝著他們沖了過來

然而,就是這一刻,這些食人法師卻像是被什麼東西俯身了一樣,臉上的愕然消失不見。他們不約而同地張開雙臂,迎著天空中的上百法師隊伍,咧開嘴,露出一個笑容。

暗元素無聲地涌動起來。 ?在手下法師封閉山谷出入口的的同時,本傑明面對滿滿一屋子的食人法師,也毫不猶豫地動起了手。

雖然不知道這些人在幹什麼,但是幾百個敵人,現在正好被聚起來,還擠在如此狹窄的空間內——這簡直就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這一刻,無窮無盡的冰霧,從本傑明的身上瀰漫開來,將這棟房屋籠罩其中——儲存了一個多小時的冰塊,被他一下子全用出來,整個山谷氣溫驟降,草木凋敝,彷彿陷入了某種反常的寒冬之中。

而動靜都已經這麼大了,屋內的人自然不會再無動於衷。

在水元素的感應下,本傑明可以看到,食人法師們齊齊打了一個冷戰。三個長老也停下他們跳大神似的舉動,皺起眉頭,向外望去。

但……冰霧中每一粒細小的超低溫冰晶,可不會給對手任何反應的時間。

三位長老甚至來不及開口,冰霜便已經爬滿了房屋的牆壁,傳出令人牙酸的細微響聲。轉眼間,整棟房子便被凍成了一座小型冰山。

匯聚在房屋中的暗元素,似乎也受此干擾,漸漸有消散的趨勢。

「這是……」

然而,本傑明見狀,卻忽然皺起了眉。

只見房屋內,食人法師受到寒流的侵襲,已經多了幾根冰棍出來。但是在三位長老周圍,濃郁的暗元素彷彿從他們的血肉中散發出來,暫時擋住了冰霧,也將他們周圍的法師暫時保護起來。

於是,他們便趁著這個時機,撐開魔法護盾,將本傑明的冰霧擋在外面,沒有繼續出現人員則損。

本傑明心中暗嘆了一口氣。

又是意料之外的手段。

他也懶得再去問系統,為什麼沒提前告訴他這個,系統肯定會理直氣壯地告訴他「書上沒寫」,對於眼下的情形毫無幫助。

——這一輪的偷襲,他好像只幹掉了八個敵人。

被凍死的全是房屋裡的敵人,至於房屋下面的那個地牢……冰霧還沒怎麼滲透進去,就被護罩擋住,擠在地牢中的數百敵人,連一個都沒死。

形勢嚴峻啊……

而此刻,對方顯然也意識到是怎麼回事了。

「臭小子,挺機靈的嘛,居然搶先一步動了手。」一位長老的聲音從凍成冰的房屋裡傳出來,「可惜,我要是你,只會捂著尾巴溜走,不會像現在這樣不知死活地上來挑釁。」

本傑明聞言,發出一聲冷哼。

「別得意的太早了。」

說著,他便伸出手,對準凍在冰里的房屋,攤開的手掌驟然握緊成拳。

整個冰山連著房屋,都在這一刻顫抖了起來。堅實的冰面開始變化、壓縮……傳出一陣陣令人頭皮發麻的響聲。而在房屋外,源源不斷的冰霧補充進去,也將房屋內的水元素量累積到一個更加可怕的地步。

「小子,你、你想幹什麼……」食人法師們的臉色又變了。

本傑明卻充耳不聞。

此刻,他的身子也隨著房屋開始微微顫抖,額頭滿是汗水,露出吃力的神情。學習魔法已久,他還從沒有控制過像現在這樣如此巨量的水元素——和巨型水球不同,那是召喚,並不是控制。

他的精神力飛速運轉,意識空間中,符文冰以極高的頻率不停振動,發出一聲又一聲的叮響,控制著水元素不斷向內擠壓。

他感到十分吃力,可是……以一敵百,怎麼可能不吃力?

在他的壓縮下,很快,高大的房屋變了形,像在哈哈鏡里一樣,被封住它的冰山揉捏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地步。至於房屋內部,越來越多的法師從地牢裡面跑出來,努力構建出一層又一層的元素護盾,免得他們被這股強大的力量壓成肉餅。

雖然此刻,本傑明的氣勢驚人,也把這幫食人法師有點震住,可是魔法護盾前赴後繼,終究,本傑明的攻勢還是被擋住了。

所有食人法師抱成一團,靠著人數的力量,沒有死在堅冰的瘋狂擠壓之下。

也因此,本傑明可以清晰地感應到,房屋內敵人的臉色從有些慌張,漸漸又變回了最開始的胸有成竹。

「很好,擁有這種實力,被獻祭之後,能夠帶給我們的力量也會更加強大。」長老的聲音再次從裡面傳出來。

本傑明眯起眼睛。

那一刻,他忽然開始快步後退,拉遠與房屋之間的距離。一層水泡浮現出來,將他包裹住,彷彿要防備什麼東西。

而在他與房屋的距離拉到有百米左右的時候。

顫抖著握緊的右拳,忽然放開!

像被按了暫停鍵,一直向內壓縮、甚至壓縮到有些扭曲的小型冰山,也在這一刻忽然停住,呈現出令人心悸的平靜。

隨後,便是一聲巨響。

轟!

小型冰山瞬間爆炸,強大的衝擊力甚至讓整座山峰都轟隆隆地震了起來!

失控的碎冰猶如核彈的輻射,朝著四周飛濺開來。整個村落當中,離得近的房屋直接被打成篩子,轟然倒地。山腹中原本平坦的地面上也出現了裂痕,以爆炸為圓心,蛛網般密密麻麻地擴展開來!

那一刻,本傑明甚至以為這山要塌。

村落外圍,他手下的法師正在往這邊趕,見此情景,也不由得大驚失色,一個個召喚出元素護盾,擋在他們身前,免得他們被爆炸的餘威給幹掉了。

「這是怎麼了?本傑明大人的計劃里好像沒有這一環吧?」

弗蘭克抵擋著迎面而來的碎冰,露出苦笑,說:「老師……雖然很喜歡定計劃,但經常一激動起來,腦子裡面就沒有計劃這種東西了。」

無論如何,他們還是一邊抵擋著飛濺而來的碎冰,一邊朝著村落中心地帶飛去,火急火燎地要去支援本傑明。

而此刻的食人法師村落,已經是一片狼藉。

漫天的冰屑和煙塵混在一起,比沙塵暴來了還讓人睜不開眼。房屋起碼塌了一半,滿地都是裂痕,就跟發生過一次八級地震一樣,最寬裂縫甚至有手臂那麼粗。

至於爆炸的中心地段,那聚集了所有食人法師的那個房屋和地牢……

房屋已經徹底消失,地面上則是出現了一個大坑。地牢的一大半都暴露了出來,裡面儘是東倒西歪的法師,瞪著一雙雙不敢相信的眼睛。

——是的,儘管本傑明引爆了所有的冰塊,但還是沒有殺死這些人。

「這……這小子有點厲害。」

三位長老被人攙扶著,從大坑裡爬出來。

他們的樣子十分狼狽,有血從鼻子里流出來,似乎是用出了什麼厲害的招數,精神力受創,才抵擋住了剛剛那可怕的爆炸。

不過,在震驚過後,他們臉上還是露出了慶幸的神情。

「臭小子,真以為自己是什麼了不起的人物,還想一個人打我們幾百個?」一位長老抹去鼻血,惡狠狠地道,「有本事你就再來,都這樣了,我不信你還有精神力可以釋放魔法!」

他似乎氣急了,憤怒聲音在遮天蔽日的煙塵中不斷回蕩。

其他的食人法師,也相互對視一眼后,小心地往前飛看去。此刻,他們的視野被遮擋,看不到本傑明的影子,也不得不開始懷疑,對方是不是趁著這個時機逃走了。

真要是跑了……那他們可就虧大了啊!

然而,片刻的安靜后,煙塵之中卻忽然傳出了這樣一個回答:

「行啊,那就吃我這一球再說吧!」 ?……吃我這一球?

雖然食人法師並不能理解其中的含義,但他們還是意識到,本傑明沒有收手,下一波攻擊馬上就要來了。

因此,即便他們的狀態都有些狼狽,也不得不撐起精神,準備繼續召喚護盾,抵擋接下來的攻擊。

只是……他們動得似乎有些晚。

那一刻,憤怒的長老抬起頭,來不及動手,卻看見前方的煙塵之中,忽然出現了一個圓形的不明物體。

長老當時就是一愣。

「小心!」

然而,這句提醒都只才說到一半,那個半空中的不明物體,就以一種非常快的速度,來到了他們眼前。而這時,長老也終於可以看清那是個什麼東西了。

那是一個閃著光的水晶球。

可惜,這位長老剛剛意識到這一點,下一秒鐘,他就失去了意識。

轟!

又是一聲巨響。

水晶球猶如一顆魚雷,筆直地墜入人群之中,引起再一次的地動山搖。無數人甚至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感覺眼前一花。強大的衝擊力從身邊傳來,震得他們差點當場暈過去。

——水晶球能把巨熊魔獸直接秒掉,其威力自然不容小覷。

而在不遠處,本傑明手下的法師快要趕到這裡時,也聽到了這一聲響。那一刻,他們不由得露出有些懵逼的表情。

「怎麼……又炸了?」

弗蘭克再次苦笑,說:「習慣就好,老師的嗜好很奇怪,一直喜歡搞出各種爆炸,我們也不知道為什麼。」

瓦利斯點頭附和,臉上的表情倒是淡定得很,只是開口道:「這個聲音,聽上去感覺有些耳熟啊,是……那個水晶球嗎?」

其他法師聞言,面面相覷。

他們大概也意識到前方的戰況激烈——本傑明連水晶球都拿出來了。因此,在短暫的愣神之後,他們再次加速,飛快地朝著聲音的方向趕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