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夜哈哈一笑,眼中有著玩味之色,道:「就算蕭凌在洛神花海,我們都敢違背條約,將他殺了!更何況,這裡是世人不知的空中花園!」

洛神花海的條約是天下商盟制定的,若是天下商盟的諸多大人物要在裡面殺人,自然可以凌駕條約之上。

「你們卑鄙無恥!」

煙妍忍不住後退一步,開始找機會逃跑。

「不好,她要逃去給蕭凌送消息,攔住她!」天狼雙眼微微一眯,喝道。

咻!

煙妍嬌軀一動,朝著蕭凌的方向暴掠而去。

「哼!」

霍元雷冷哼一聲,渾身雷霆涌動,身形暴掠而去,猶如閃過天際的閃電一樣,剎那間,他就追上了煙妍。

「霍長老,不要傷到她。」南派高聲道。

霍元雷點了點頭,南派喜歡煙妍,只要不是傻子都明白,他也賣南派一個面子,不會傷到煙妍。

吱啦。

霍元雷掌心雷霆涌動,朝著煙妍拍去。

望著呼嘯而來的雷霆攻擊,煙妍知道躲避不過去,她咬著銀牙,拿出一枚玉佩,口頭上念念有詞,朝著山峰的方向丟去。

咻!

玉佩散發出淡淡的光芒,暴掠而去,化為一道流光,朝著山峰掠去。

噗嗤。

當煙妍做完這些事情后,霍元雷的攻擊落在煙妍身上。

嗡!

煙妍脖前的首飾散發出淡淡的光澤,擋住了霍元雷這一招。

「敢給蕭凌通風報信,該死!」霍元雷怒喝道。

霍元雷再度出手,一拳朝著煙妍轟去,一道紫雷呼嘯而過,再度轟在煙妍身上。

首飾散發出淡淡的光澤,抵擋著這一招,只不過,霍元雷顯然動了真火,自然沒有留手。

咔擦。

首飾的光澤越來越黯然,隨後,在眾人的注視下,支離破碎。

雷霆的餘波攻勢轟在煙妍嬌軀上,她嘴角流出鮮血,猶如失去羽翼的蝴蝶從天空上徐徐落下。

「霍長老!你有沒有把我話放在耳朵里?」

南派厲喝一聲,身形一動,將煙妍抱起來,感受到煙妍嬌軀血肉模糊,傷勢深可見骨,他忍不住暴怒起來。

霍元雷分明是下了狠手!

「我不叫霍長老,你叫我霍元雷就行。」

霍元雷額頭青筋跳動,冷笑道:「我已經與雷峰殿沒有絲毫瓜葛,我現在就是一個要為兒子報仇的兇徒!你若是再敢對我不敬,信不信我將你宰了?」

感受到霍元雷身上散發出的殺機,南派噤若寒蟬,屁都不敢放一個。

他明白,若是自己再敢多說一句話,霍元雷真的會將他殺了!

「你們不會得逞的……」

煙妍說了一句,然後昏迷過去,她的傷勢太嚴重了。

「霍兄,稍安勿躁。」

天狼淡淡一笑,道:「就算煙大師將消息傳給蕭凌,那又如何?我已經在入口布下天羅地網,就算他想逃也逃不了。更何況,我們人多勢眾,個個都是人中龍鳳,蕭凌還不是任由我們玩弄?」

「蕭凌,他死定了!」霍元雷獰笑道。

「我們走。」

徐夜低喝一聲,朝著山峰掠去。

其餘眾人,猶如蝗蟲過境一樣,緊隨徐夜身後。

……

對於徐夜等人到來的消息,蕭凌三人並不知曉。

蕭凌三人登上山峰后,山頂似乎被一刀橫切而過,猶如平原一樣。

豪門大少別寵我 在山頂上,有著諸多奇異的鮮花,並且,有些鮮花比人還要高。

來到這裡后,蕭凌三人感到了與眾不同。

外面雖然元氣渾厚,猶如霧水一樣,這裡的元氣宛如晶體,晶瑩剔透。

不僅如此,在中央處,有著絲絲七彩煙霧圍繞。

這些煙霧宛如一片片羽毛,栩栩如生,美輪美奐。

在半空當中,有著一朵七彩奇異鮮花妖嬈盛開著,令人一眼望去,就無法自拔起來。

「那是洛神花!」

看著妖嬈絕倫的七彩鮮花,盜香不能移開目光,似乎忘記了這裡有吃人怪物的事情。

「蕭凌,那的確是洛神花。」龍碧君眼中有著一抹驚艷,對著蕭凌說道。

「我明白。」

蕭凌點了點頭,目光不能移開洛神花,隨後,他目光微移,看到洛神花的七彩煙霧,上面有著諸多羽毛,栩栩如生,美輪美奐。

「七彩霓裳羽衣,它也在這裡。」

蕭凌身軀一動,靠近七彩霓裳羽衣身旁,仔細打量了一下,才確定眼前的七彩煙霧就是傳說當中的七彩霓裳羽衣。

「七彩霓裳羽衣,洛神的衣物啊,沒想到今生能夠有幸見到……」

盜香一雙眼睛發亮,搓了搓手,忍不住咽了幾口唾沫,宛如幾十天沒有吃飯的餓漢見到美食一樣。

就當盜香伸出手來的時候,龍碧君抓住了她,微微地搖了搖頭。

「怎麼了,我就是摸摸而已。」盜香有些不滿意了。

「小龍,你讓她摸。」蕭凌笑了笑,說道。

聞言,龍碧君放開手,那盜香忍耐不住,用手撫摸過去,卻驚詫地發現,七彩霓裳羽衣猶如煙霧一樣,根本摸不了。

「怎麼回事?」盜香有些錯愕了。

「七彩霓裳羽衣絕非凡物,豈是能夠說拿走就拿走的。」

蕭凌白了一眼盜香,目光看向洛神花,道:「更何況,七彩霓裳羽衣圍繞在洛神花周圍,我能夠感受到無數道生機從這裡的鮮花湧現而出,朝著洛神花湧來。」

「洛神花,似乎在哺育什麼。並且,洛神花哺育的東西馬上就要好了。」

蕭凌摸了摸下巴,洛神花哺育的東西,他自然不知道是什麼,現在只能老老實實待在這裡等待。

「那我們先在這裡等待片刻吧。」龍碧君道。

蕭凌與盜香點了點頭,找到一處空地,開始修鍊起來。

這裡元氣雄厚無比,修鍊起來事半功倍。

就當蕭凌三人剛剛進入修鍊的時候,一道玉佩呼嘯而至,憑空爆炸開來。

「徐夜等人殺來,請速速離開!」

那道聲音,自然是煙妍的聲音,並且,顯得非常著急。

蕭凌緩緩睜開眼睛,眼中有著一絲訝然之色,徐夜等人也找到了這裡?

什麼時候,空中花園如此好尋找了?

蕭凌豁然起身,目光看向遠處,看到一道道流光朝著這裡暴掠而來,那是一群打扮各異,實力強大的年輕俊彥!

「洛神花!果然是洛神花!」

「快看,那是七彩霓裳羽衣!」

「天啊!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趕來此地的徐夜等人,將蕭凌三人完全無視掉,目光狂熱看著洛神花與七彩霓裳羽衣。

傳說當中的東西,他們終於見到了!

「他們怎麼來了?」

龍碧君雙眼微微眯起,他們進入到這裡,根本沒有留下痕迹,徐夜等人能夠快速找到這裡,必定是有人透露了消息。

「是煙妍。」龍碧君道。

蕭凌目光陰沉,煙妍利用傳音玉通風報信,也就說,煙妍出事了!

「你們三個!速速滾開,這等神物,豈是你們能夠染指的!若是不離開,死!」 就當天中域諸多精英,年輕俊彥匯聚到山頂后,徐夜,張雲飛,葉踏天,周祭等有頭有臉的人物也慢悠悠地飛掠而來。

他們悠哉悠哉,談笑風生,走馬觀花,指點這裡的美景。

「傳說當中的花峰,山腳下那個部落,應該是花部落吧。」天狼摸了摸下巴,淡然一笑,道:「那個地方,讓我想到了一個傳說。」

天狼雙手插在袖子當中,老神在在,雲淡風輕,就算諸多強者匯聚到山峰上,他也有把握將洛神花,亦或者七彩霓裳羽衣弄到手。

這就是強者的自信!

「什麼傳說?」張雲飛等人忍不住好奇地問道。

「傳說,有一群強者機緣巧合之下來到空中花園,他們在這裡發現了一個部落,他們將這個部落稱為花部落。花部落當中,居住著一群鮮花,這些鮮花成精了,能夠自由行走,水火不侵,宛如妖獸一樣殘暴,可以稱為花精。」天狼道。

「花精?鮮花都能夠成精?」

眾人面面相覷,覺得有點不可置信。

「萬物有靈,就算一塊石頭,一粒沙子,一根小草,只要經歷了數千年,在機緣巧合之下未必不能開智,衍化成為生靈。」周祭淡淡道。

周祭頭戴紫陽巾,身穿八卦衣,在徐徐清風中飄然而來。只見他玉樹臨風,英姿颯爽,神態飄逸,他在人群中,立覺其氣質非凡,鶴立雞群。

周祭是道宮的天才人物,放在道宮年輕一代當中,絕對是翹楚的存在。

「周兄所言極是。」

張雲飛點了點頭,道:「就比如通天山脈的通天之路,在通天之路裡面的泰坦石精族,說到底,他們不過是一群石頭而已。」

眾人點了點頭,深感贊同。

「天兄,你說這些花精很殘暴,他們實力如何?」徐夜問道。

「徐兄,你這話問得好!」

天狼道:「這些花精很殘暴,甚至很強大!傳聞,還有接近武尊境界的花精!」

聽著天狼這一番話,在場的眾人全部沉默下來。

武尊境界!

憑著武尊境界,完全可以成為天中域的大佬級別的人物!

不少人忍不住毛骨悚然起來,倘若,空中花園還有武尊級別的花精,他們來到這裡宛如進入龍潭虎穴一樣,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

他們雖然是天中域的精英,年輕俊彥,但面對武尊強者,他們都不得不低下高傲的頭顱。

就算超級勢力的強者面對武尊強者,也要畢恭畢敬!

這也是為什麼那麼多超級勢力不敢招惹守山人,因為守山人擁有武尊實力,才能夠與諸多強者平起平坐,甚至,還要過之!

錯愛腹黑太子妃 「大家莫要害怕。」

天狼淡淡一笑,道:「在此之前,已經有過一批強者進來過。那個時候,那群強者們碰見了花精,然後發生了劇烈的戰鬥!最後,一個強者祭出能夠釋放武尊攻擊的寶物,將花精全部滅殺!就算花精強者擁有接近武尊的實力,在真正武尊的攻勢面前,結果只有死!」

到了他們這個層次,手頭上自然有諸多手段。

能夠釋放出武尊攻擊手段的寶物,想必是某種大人物隨手煉製的秘寶,給家族天才保命用的。

「怪不得,我們來到這裡,根本沒有花精。也許,在那個時候,已經被強者們抹殺了……」徐夜喃喃自語道。

不少人露出笑容,只要沒有花精強者,那麼他們可以肆無忌憚地在空中花園為所欲為!

「蕭凌在這裡,我可以為死去的孩兒報仇了。」

霍元雷對這些事情不感興趣,他心裡只有一個念頭,就是將蕭凌斬殺,祭奠霍簡閑的在天之靈。

轟!

就在徐夜等人談笑風生的時候,山峰之上,傳來一道道碰撞的爆炸聲,還有一陣陣咒罵聲。

「開始交手了。」天狼淡淡一笑,道:「我們過去看看蕭凌他們是如何掙扎的。」

在天狼等人眼中,蕭凌只不過三星武宗,他們隨便一個人就可以捏死蕭凌。

咻!

天狼等人來到山峰之上,目光看了過去。

只見一道青光身影凌空而立,手持長槍,氣息強悍無比。

「就憑你們這群垃圾,還想讓我們滾?」

龍碧君目光很冷,他在聖碑當中修鍊已久,實力自然不必蕭凌弱多少,已經到達了四星獸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