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新聞已經跳轉到另外一件事情,羅成將電視關閉。

坐在沙發上,心神不寧。

他總感覺有一個巨大的陰謀在想着他籠罩了過來,最開始只是旌城,後來蔓延到北城,到現在已經籠罩着整個國家。

這件事情,沒辦法不重視。

盧家那邊的事情也愈發的迫切了起來。

羅成一時間也陷入了糾結之中,如果有一天事情真的呈現在所有人眼前,羅成到底復出不復出?

這個問題,讓羅成甚是糾結。

還沒等想出個頭緒,外面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進。”

羅成輕輕開口。

門打開,白煞緩緩走了進來。

羅成將身上的睡袍整理了一下,開口問道:“怎麼了。”

白煞在羅成身前站定,恭敬開口:“那邊有動靜了。”

羅成嘴角露出一抹輕笑:“說。”

“盧家新來的那羣神祕人剛纔全部出動,分散到整個旌城各處,看不出他們到底什麼祕密,而且……”

說到這裏,白煞有一些猶豫:“而且還有一個高手,不知所蹤。”

白煞的話,讓羅成嘴角露出一抹輕笑。

不管怎麼說,現在他們根本猜不出盧家到底有什麼陰謀,這個計劃就已經成功了一半。


沉吟片刻,羅成繼續開口問道:“有沒有人向咱們這裏來。”

白煞搖了搖頭:“暫時沒有。”

羅成手指有節奏的敲打着沙發的邊緣。

良久,羅成平淡的說道:“讓外面監視的人回來吧,今天晚上會有危險。”


白煞一愣,不過還是連忙點了點頭。

羅成嘴角緩緩露出一抹輕笑,眼神中精光閃爍。

不知道過了多久,剛纔的那個問題羅成終於想出了答案。

如果國家真的遇到了什麼危險或者被什麼陰謀籠罩,會不會復出不談,但羅成絕對不會坐視不理。

現在這個陰謀已經到了旌城,羅成同樣不會坐視不理。

這是他堅守的國家,也是他心裏面的信仰。

誰危害國家,羅成都不會允許。

他現在沒有身份,也不能給其他人打電話尋求幫助,不然羅成可就徹底失去了自由,會再次被人跟戰爭捆綁到一起。

羅成並不怕,只是那些地方明明已經可以不需要他了。

想了很久,羅成心中也終於有了答案。

打了個電話,直接將白煞再次叫了進來。

白煞恭敬的站在沙發前,靜靜的等待着羅成開口。


羅成緩緩擡頭,輕輕打量了一眼。

沉吟片刻,這才輕聲問道:“他們的位置你有沒有大概的瞭解。”

白煞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

羅成嘴角笑容愈發濃郁,目光看向窗外,輕聲問道:“多久沒殺人了。”

白煞一愣,不明白羅成爲什麼會忽然問出這個問題,思考了一下才緩緩回答道:“半年。”

羅成眼神中精光一閃:“今晚帶你去殺人。”

白煞一愣,隨後眼神裏面露出了一抹驚喜的光芒。


並不是因爲殺人,而是因爲要跟羅成一起並肩戰鬥了,心裏面出現了一種莫名的激動,彷彿這件事情已經期待許久了一般。

白煞連忙點頭答應了下來:“是!”

羅成輕輕擺手:“去收拾一下,五分鐘之後出發。”

白煞轉身離開了房間。

羅成靜靜的看着窗外,嘴角的笑容卻愈發濃郁了起來。

之所以帶着白煞去,是因爲郎珏擁有保護曲筱雅和慕詩涵的實力,帶着白煞也只是想讓她找一下位置而已。

這些人既然已經才踩在他頭上了,那麼不管他們的目的到底是什麼,羅成都不會允許。

很快,五分鐘過去了。

羅成穿上衣服,直接走出了房間。

出去之後,白煞已經開車在酒店門口等候。

羅成坐在了副駕駛的位置,輕聲開口:“從一邊開始,挨個找。”

白煞恭敬迴應:“是!”

隨後踩下油門,車子直接向着旌城最北面的位置衝了過去。

羅成回頭看了一眼,後排的座位上已經擺着很多的槍械。

羅成隨便拿了一把手槍放在腰間,匕首倒是拿了不少。

相對於槍來說,羅成更喜歡匕首,這個東西可以殺人於無形。

路上,羅成給林博發了一條短信,告訴他來墊後,處理一些事情,得到迴應之後,羅成便將手機收了起來,靠在椅子上閉眼休息。

沒過多久,車子緩緩停了下來。


羅成睜眼,這才發現車子停靠在路邊,而兩邊的位置都是一些高檔的小區。

又是富人?

羅成嘴角緩緩勾勒出一抹輕笑,完全想象不出來這羣人就算真的把旌城的富人都抓走了,又能做些什麼?

不過不管如何,羅成也不會讓他們得逞。

想到這裏,羅成也不再猶豫,在白煞的帶領下直接向着這個小區裏面走去。

一邊走,白煞一邊說道:“他們出發的時候我根據他們的方向記錄了一下。”

“一共三十五個人,共分爲五隊,分別前往旌城東西南北中的五個方向,這些方向每個地方都至少有一個高檔小區,中部有三個。”

羅成輕輕點頭,沒想到這個白煞倒是細心。

白煞繼續開口:“這邊我的人已經觀察過了,他們那羣人確實是進入了這些個高檔小區裏面。”

羅成眼神裏面精光一閃。

他並不喜歡抓人,但是卻喜歡守株待兔。

“跟着我。”

說完之後,羅成直接向着小區裏面走去。

避開所有監控,羅成直接帶着白煞來到了一個制高點。

雖然是高檔小區,但是單元樓的門幾乎都沒有上鎖,羅成帶着白煞很輕易的便來到了小區門口旁邊的一棟高樓上。

在這裏,幾乎可以看到小區裏面的一切。

白煞拿出來一個夜視儀遞給了羅成,羅成輕笑,將夜視儀戴在眼睛上。

轉過看去,整個小區都清晰了起來。

現在時間還不算太晚,大多數住戶都還沒有入睡。

羅成也不着急,坐在樓頂邊緣靜靜的等待着。

時間一點一滴的流逝,白煞始終在樓頂來回巡視,完全沒有任何的鬆懈。

沒過多久,住戶開始慢慢的將燈關閉,等到九點多的時候整個小區已經沒有多少個住戶還亮着燈。

羅成知道,殺手該行動了,他們也該行動了。

小區裏面偶爾還能看到幾個人和車輛,羅成目光輕輕掃過,只要在他眼前經過的沒有任何遺漏。

除了大門這裏可以悄無聲息的進入之外,周圍基本都沒辦法出去,所以守在這裏是最穩妥的。

十分鐘之後,白煞快步走了過來,伸手一指。

羅成順着她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發現了一個人正快步走來。

在他的肩膀上,還扛着一個麻袋一般的東西。

好戲,上演了。 “你在這盯着。”羅成緩緩開口。

說完之後直接下樓。

等他走出大樓的時候,那道黑影也正好走了過來,距離他不過只有十米遠的距離。

羅成嘴角露出一抹輕笑,慢慢的向着黑影走去。

黑衣人腳步停頓下來,警惕的盯着羅成。

片刻間,羅成已經走到了他的身前,緩緩開口:“你應該裝的像一個路人。”

黑衣人聞言頓時大驚也,眼神裏面閃過一抹凌厲的光芒。

空閒的右手瞬間伸進了自己的腰間,剛想要將手槍拔出來,便看到眼前寒芒一閃。

砰!

沉悶的聲音響起,黑衣人和身上的麻袋全都倒在了地上。

羅成拿出手機給林博發了一個短信,隨後便直接走到大門口的一把椅子上面坐了下來。

擡頭看去,正好能看到白煞站在大樓頂端的邊緣。

沒過多久,一輛黑色麪包車緩緩停在了小區外面,上面下來幾個身穿黑色半袖的大漢,快步走了進來。

門口的保安剛想要攔截,其中一個大漢直接拿出了自己的證件,保安不敢大聲聲張,只能乖乖開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