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做好的飯菜就端了出來。

陳淑儀這位岳母大人親自動手燉的雞湯,特意為葉曦補補身子。

。「啊!」

張麗瞬間大叫了一聲,才想到,那些掉在地上的烏黑狀物體乃是徐福穿在身上的衣服。

徐福皺了皺眉,順著張麗的眼睛一望,發現自己身無寸縷。

「呃!」

徐福有點尷尬,登時開口說道:「你先出去,我等會就好了。」

張麗俏臉通紅,要說尷尬,她可是比徐福還要

《重生地球之徐福》第二百九十五章:第三層後期 兩條銀色毒蛇。

其劇毒的程度,即便是楚塵這樣的青年強者,巫辛自信,他也根本來不及運氣抵抗,便一命嗚呼。

見血封喉之毒。

這是巫辛偶然機會下,在大山深處抓到的兩條銀色毒蛇,一直悉心滋養著,成為巫辛手中的一大殺器。

巫辛曾經用這兩條銀色毒蛇殺過實力在他之上的人。

強強對撼之間,驟然出現的毒蛇攻擊,巫辛自信,楚塵的反應再快,也絕對逃不掉。

嘴角輕冷地揚了起來。

電光火石!

當兩條銀色毒蛇距離楚塵的手腕只有不到一寸之間,楚塵雙手陡然成爪,以及其不可思議的速度直接將銀蛇抓住,並且直接掐住了銀色的腦袋。

朝着兩邊甩了出去。

兩條銀色毒蛇摔在了地上,爬動了幾下之後,再沒有動靜。

巫辛心頭大驚,猛然地後退了幾步,楚塵不再給他喘息反應過來的機會,揮拳便上。

巫神門長老,在這棟別墅的全院,遭到了楚塵的碾壓暴打。

幾名巫神門弟子神色震駭,目光不可思議地看着前方的一幕……

宋秋也驚呆了。

他越來越猜不到楚塵的深淺了。

「到底哪個級別的高手,才有資格跟姐夫一戰。」宋秋感嘆,看着楚塵的眼神愈發熾熱。

由始至終,他沒有看見有任何人能夠對楚塵造成威脅。

甚至宋秋感覺,楚塵每一次的出手,包括今晚,都非常輕鬆,根本沒有用盡全力。

莫無憂也漸漸地回過神來,眸子忍不住再看了一眼楚塵。

天下第一奇門。

只有那個地方,才能夠走出這般妖孽天驕吧。

思緒轉動間,巫辛已經被楚塵打在了地上,掙扎了幾下難以站起來。

巫辛抬起頭,楚塵正好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低頭俯視巫辛。

四周圍那幾位巫神門弟子瑟瑟發抖,不敢靠近半分。

「我叫楚塵。」楚塵開口了,「記住了,巫神門如果還不服的話,儘管來找我,千萬別認錯人了。」

楚塵轉身,走出了莫無憂兩人的面前,「走吧。」

莫無憂點頭。

宋秋忍不住再看了一眼宋慶鶴的屍體,輕輕搖搖頭,跟着楚塵走了出去。

「今晚,恐怕讓不少人失望了吧。」

回去的路上。

黃家。

消息已經傳了回來。

失敗了!

黃江鴻拿着茶杯的手顫抖了一下,一瞬間有種心臟要窒息的感覺,身子也顫了一下。

坐在一旁的黃陽手疾眼快,急忙扶助了黃江鴻。

黃江鴻久久才回過神來,眼眸渾濁,「怎麼會失敗?以這些殺手的實力,即便楚塵是宗師,也必死無疑。更何況,除了我們,還有別人,也想趁著這個機會,取楚塵的性命。」

「楚塵實在太過卑鄙了。」黃禹咬牙切齒,「我們都上了楚塵的當,今晚的別墅酒會根本就是楚塵佈置的一個局,在別墅裏面的,根本就不是楚塵,而是另外一群與楚塵有仇怨的人,楚塵借我們的刀,去對付他的敵人。」

黃禹越說越憤怒。

下意識地一拳打在了茶几上。

堂堂黃家,竟然被人單槍使了。

「好一招借刀殺人,坐山觀虎鬥。」黃江鴻目光漸漸地冰寒了下來。

他只怪自己,太過小看了楚塵。

而且,事情倉促,他也來不及做更詳細的調查,才會著了楚塵的道。

「殺手的傷亡慘重,楚塵已經離開,這會應該回到家了。」

黃家眾人的面容陰沉着。

「難道我們黃家這一次,真的在劫難逃?」

「楚塵不出事的話,這個局,就沒有破掉的可能性。」

「寧家咄咄逼人,我們堅持不了很久了。」

黃家人的心情沉重。

黃秀秀看了一眼父親,半會,主動地走出來,「要不,我們向楚塵求和吧。」

話語一落,?全場都嘩然。

「向楚塵求和?」

「讓他們向一個上門女婿低頭嗎?楚塵他永遠就是個上門女婿,鐵一樣改變不了的事實。」

「婦人之見。」

「五弟,如今家中發生這麼多的事情,?玉海那孩子非但沒有回來幫忙,還直接一走了之,這也就罷了。」黃陽沉聲地說道,「現在秀秀竟然有這種想法,簡直丟盡黃家子弟的臉。我黃家可以和寧家談判,但是,楚塵,他做夢吧。」

黃秀秀欲言又止。

黃麟搖頭,阻止了黃秀秀,隨即朝着黃陽說道,「大哥,秀秀不懂事,你不要見怪。」

黃陽哼了一聲。

「我們不是完全沒有機會。」黃禹此時沉聲地說道,「嫣兒說了,明天晚上的九城宗師聯盟給楚塵準備的入會儀式,實則是一場鴻門宴,到時候,楚塵會遭到九城宗師聯盟的刁難,就看楚塵怎麼選擇了,我們可以找准機會,借題發揮,或者,趁著這個機會,再給楚塵來一次暗殺。」

今晚的行動失敗之前,他們並不在意九城宗師聯盟給楚塵舉辦的入會儀式。

畢竟,楚塵得罪九城宗師聯盟與否,都跟宋黃兩家商戰大局沒有太大的關係。

可現在到了這個地步,黃家不願放過任何一個可以對付楚塵的機會。

宋秋楚塵送莫無憂回去之後,直接回到了宋家。

宋家門口,葯谷長老喬滄生看見楚塵的車子進去之後,隨即也便離開。

宋家幾人在大廳等著。

見楚塵和宋秋安然無恙地回來,都鬆了一口氣。

「怎麼樣?」宋斜陽迫不及待地問。

「爸,你放心,有姐夫出馬,當然沒問題。」宋秋開口,?隨即將今晚的事情說了出來。

從一開始,好幾批殺手的出現,令宋斜陽等人的心頭都顫慄了一下。

緊接着發生的一場又一場戰鬥。

當說到宋慶鶴被巫辛的毒蛇毒殺的時候,幾人都沉默了一下。

「自作孽,不可活。」蘇月嫻嘆了一聲,「這條路是他自己選的,怨不得別人。」

「時候也不早了,你們都回去休息吧,等會驚動了老爺子不好解釋。」宋斜陽開口。

楚塵和宋顏回到了別墅小廳。

宋顏看了楚塵一眼,想到了剛剛宋秋說的那番話,道,「想不到那種情況下,你還能應付得遊刃有餘,看來,那幾家人想通過武力來對付你,很難了。」

「那當然。」楚塵有點驕傲地說道,把手放在宋顏的肩膀上,「現在再戰一場也沒問題。」

巫神門那幾個人的實力,楚塵還沒放在眼內。

可惜現在沒什麼對手。

不然的話,楚塵倒是非常樂意在宋顏面前展現一翻

宋顏的眸子一睜,感覺到肩膀傳來的一股熱量,急忙退開了兩步,俏臉發燙,呸了一聲,「你做夢。」 「刷刷……」

可是,待到龔箭念到了最後一個人名后,一時間,卻是沒有人回應。

突如其來的狀況,就連龔箭也是楞了一下。

難道是沒聽到?

「李太陽……」

龔箭的聲音再度響徹開來!

可是……

隨著龔箭的聲音響徹,仍舊是一點回應都沒有,這會兒,即便是龔箭的臉色也黑了下來,正所謂事不過三,自己都念了兩遍了,李太陽仍舊是沒有回答,這臭小子,這是在走神呢?

如果說,李太陽被抓了,被淘汰掉了,他直接劃掉就是了,可是……

李太陽這小子就在他眼前啊,而且他認識李太陽,之前他去其他部隊的時候遇到過這小子,就認識了,沒想到這小子在這裡裝傻充愣,裝作沒聽到,這是在耍自己呢啊。

龔箭黑著一張臉,走到了夏余的面前,大吼道:「李太陽。」

夏余被突如其來的一句話給弄得有些懵逼了,你喊名字就喊名字唄,可是你沖著我喊這麼大聲幹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