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聽到那一聲強烈的撞擊聲之後,眾人的目光立時全都望向了下面的電瓶車和那個騎電瓶車的傢伙,不過,卻誰也沒有同情他,而是一個個的開始聲討了起來。

而有些同學,已經開始直接拿起手機,把剛才拍到的畫面,發到**上,去引發眾怒了。

這個事情,實在太惡劣了,雖然剛才那個電瓶車撞向的,不是他們,但是那人如此的放肆張狂,已觸動到了他們最敏感的神經,激發了他們的熱血,今日不聲討這種垃圾,誰知道,下一次的目標是不是就是他們了?

「你沒事吧!」

蕭易目送著那個電瓶車司機摔向下面,看著他的身體結結實實的地面撞了一下,昏迷過去,才嘆了一口氣,鬆開了抱著剛剛救起來的女孩的手,臉上神情略帶著些關切地道。

「我沒事,謝謝……啊……」

女孩剛才感覺自己身形一緊,然後便整個人在空中旋了一個圈,落在了地上,在那個短暫的時間內,根本就看不清楚那個救自己的人的真面目,之後,她也一直都還沒有回過神來,獃獃的看著電瓶車和那個人砸向了下面,直到此刻聽到蕭易的聲音,才回過神來,本能的要向對方說謝謝,但一抬頭,頓時便發出了一聲驚叫,呆住了。

眼前這個救了自己的人,居然又是昨天救了自己的那個人。

「呵呵,真的很巧。」

蕭易有些無奈的摸了摸鼻子,苦笑了一下,他自然知道,女孩為什麼如此吃驚了,事實上,這事情實在太巧了,一連兩天,兩次有人針對她,都碰到自己,他也覺得有些鬱悶,那些人是不是事先調查了,看準了他在,才動手的。

「真的太謝謝你了,兩次救了我!」

女孩聽到蕭易的話,才意識到自己有些失態,臉上不由得露出了一絲尷尬的紅暈的低下了頭,但馬上,便重新抬起了頭,眼裡帶著真誠的感激的望著蕭易。

「不用這麼客氣,我也是舉手之勞而已,而且,看起來你也是z大的學生吧,大家也算是同學了,呵呵,不過,你以後要小心一點了,今天這個……」

蕭易揮了揮手,笑了一下,隨即臉色微微凝了凝,指著下面的電瓶車和電瓶車司機,想和女孩說一下,自己的判斷,對方可能是故意的,有人在針對她。

他也不能每天在她的身邊保護她。

但是他的話並沒說下去,因為他覺得已經沒有了說下去的必要,從女孩的神情,他已經知道,女孩心裡什麼都明白,他已經不需要多說了,只是說了一句,「你自己要小心點。」。

「嗯,我知道。」

女孩重重的點了點頭,說話的時候,她的目光瞥了一眼下面的電瓶車司機,秀目之中,閃過一絲憤怒和悲哀,她小心又真的有用嗎?這些壞人,已經完全的突破了她的想象的瘋狂與猖獗,昨天她在學校外面,還便罷了,今天在學校裡面,他們都居然敢如此明目張胆的這樣對她。

不過很快,她便似乎想到了什麼,收起了眼中的憤怒和悲哀的神情,轉過頭,望著蕭易道,「對了,你兩次救了我,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我叫蕭易,蕭山的蕭,易經的易。」

蕭易笑了一下,第一次認真的介紹了一遍自己的名字。

「蕭易。」

女孩重複了一遍蕭易的名字,然後向他伸出了手,勉強的露出了一絲笑容道,「我叫張語涵,很高興認識你。」

「我也很高興認識你。」

蕭易笑著輕輕伸出手去,和她碰了一下,馬上便鬆了開來。然後便順勢道,「張同學,我還有一些事情,就先走了。」

他已經感覺到,這一會之間,周圍的圍觀眾們的目光,已經開始向著兩人的轉移,有些人的手裡,還拿著手機的,看起來想要拍下他的樣子。

本來摻和進這件事情之中,就已經是麻煩了,他可不再想被拍個照什麼的,把自己的身份暴光出去,雖然,就算沒有拍照,對方也很可能已經知道了自己,也會很快會追查到自己,但畢竟能拖得一時便是一時,總比自己現在直接大曝光的好。

而且,他急於離去,也有些不想和張語涵有太深入的接觸的原因,雖然再一次的碰巧救了張語涵一次,算是無意中被拉扯進了張語涵的事情,但是他還是並不想太多的去插手她的事情,憑著一種直覺,他覺得這件事情,不會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一旦深深的插手其中,肯定是一件很麻煩的事情,絕對不是嚇一下高俊傑那種紈絝子弟,跟著曾小小那個充滿暴力傾向的變態小丫頭去踢個抬拳道館這樣的小事可以比擬的,在老頭子讓他來z大的真正原因搞清楚之前,他並不想沾上這種麻煩。

「啊?你這就要走了?」

張語涵聽到蕭易就要走了,臉上頓時流露出一絲失望的神色,「我還沒有好好的謝謝你的救命之恩呢。」

對於這個兩度救了自己的瘦瘦的男孩,她的印象還是非常的好的,心中有一種很希望能夠多和他再聊一會,多了解一些他的感覺,他的那種看起來不算很英俊的面容,和那種笑起來不是很帥的樣子,也讓她覺得特別的舒服,有一種很清爽的感覺。

「不用了,呵呵。」

蕭易笑了一下,身形恰到好處的一側身,恰恰的避開了一部隱在角落裡以為技巧高超的手機的偷拍,只是留給了他一個斜側背面。

「等一下,蕭同學。」

張語涵見蕭易側身就要離去,頓時著急地喊了一聲道。

「張同學,還有什麼事嗎?」

蕭易停下腳步,望向張語涵。

「既然你今天有事的話,我也就不勉強留下你了,你的手機號是多少?能告訴我嗎?改天我再找個時間向你致謝。」

張語涵有些緊張而又有些期盼的望著蕭易。

「這……」

蕭易的神情微微有些猶豫,他的手機號是很少告訴別人的,除了他所熟悉的幾人外,至今也沒有人知道。

「怎麼了?蕭同學,有什麼不方便的嗎?」

張語涵看著蕭易有些猶豫的神情,頓時臉上神色變得有些發白了起來,心中生起一種濃濃的失落,這是她第一次向一個男生問手機號,想不到就要面臨失敗。

「不是,我的手機剛壞了,還沒有換新手機,以前的號碼估計也補不回來了,這樣吧,你把你的號碼告訴我,我換好號碼之後,第一時間便發個信息給你。」

蕭易看著張語涵臉上失落的神色,有些不忍地道。

「啊,好的,我的號碼是:139xxxxxxx」

張語涵聽到蕭易不是不能告訴她手機號,而是手機剛壞了,頓時臉上一喜,連忙把自己的手機號報了出來。

「好了,我記下來了,回去辦好新號碼之後,便發信息告訴你。」

蕭易看著張語涵臉上欣喜的神情,重複了一遍張語涵的號碼,然後笑了一下道。

說完,看了一眼已經走過來的圍觀的人群,說了一聲,「好了,就這樣吧,我先走了。」,便快步的轉身離去了。

張語涵望著蕭易離去的背影,心中生出一絲淡淡的失落,但想到剛才他已經抄了自己的號碼,說會聯繫自己,又稍稍的心安了一些,只是馬上,她便又忐忑了起來,他真的會聯繫自己嗎?還是他剛才就是說說而已,給自己臉面,應付一下自己的?要不怎麼會這麼巧,這個時候手機就壞了?

雖然張語涵一直以來,都對自己的美貌是相當的有自信的,但是這一次,卻完全沒有了信心了起來,回想兩次蕭易救自己的情形,每一次,她都沒有從他的眼裡,看到像別的男生看她的那種慾望的眼神,看她就好像看普通人沒什麼兩樣,甚至,好像對她很沒有興趣的樣子。

張語涵的一顆少女的心,就這麼來回的不安的跳動了起來。

直到旁邊的圍觀眾開口向她祝賀,祝賀她死裡逃生,,她才倉惶間回過神來,有些慌亂的應付了他們幾句,便連忙匆匆的瞥了那個電瓶車司機一眼,轉身也快步的離開了現場。

讓那些想要詢問一下剛才那個英雄救美的男生的資料的圍觀眾們,特別是女圍觀眾們,一陣的失望。

其實張語涵是想多了,蕭易說他的手機壞了,雖然是騙她的,但是他把張語涵的號碼記下來,說換了新號碼發信息給她,卻並不是應付她的。

剛才聽到張語涵問起手機號碼,也讓蕭易警醒了一件事情,他現在的號碼,是他的私秘號碼,是直接經過專屬的衛星加秘的號碼,全球大部分地區都有信號覆蓋,而且能夠比較高的通話和通信安全保證,是不可能隨便誰都告訴的,只有他非常信任的人,才會知道,但是他現在在z大,總不能誰也不告訴號碼吧,遠的不說,回頭他去到教室,曾小小那丫頭估計就肯定會問他。

所以,唯一的解決辦法,就是再辦一個g市的普通的號碼,這也是他以前每到一個地方必辦的一件事情,比如住酒店,或者辦理什麼業務,或者需要和一些當地的普通人聯繫,就用那個號碼。

只是這次,他來到g市,因為不需要住酒店,也沒有辦什麼實質的事情,也沒有遇到人問起手機號,所以他來了幾天了,到現在一直都沒有想起來。

蕭易是一個執行力很強的人,沒有想起來便罷了,既然想了起來,自然是越快搞越好了,在離開了張語涵所在的是非之地之後,蕭易立即便出了校門,直奔著學校門口的那家移動營業廳走了過去。 (感謝笨豬的翅膀的打賞支持,謝謝!!)

「什麼? 如果我只想愛你 又失敗了?」

北秀區的酒吧的房間內,躺在床上依然有些睡眼朦朧的浩哥聽著電話里傳來的聲音,幾乎是一下子瞬間清晰了過來,整個人從床上如同彈簧般的彈坐起來,驚喊了一聲。

「是的,本來阿四的行動,已經成功的了,但是突然有個人跑出來救了她。」

電話那邊,聽著浩哥驚呼的聲音,頓時臉上的歉意更濃了,「從那些圍觀眾的描述來看,好像就是浩哥你昨天讓我去查的那個人。」

「圍觀眾的描述?阿四人呢?他難道連誰破壞了行動,都看不清楚嗎!」

浩哥愣了一下,語氣極度不滿地問道。

「浩哥,阿四在行動失敗的時候,一個不慎摔成了重傷,現在正在昏迷之中,剛剛被學校的校警們送往醫院搶救,還不知道情況如何。」

電話那邊連忙解釋了一下道。

「你確定,那個人就是昨天我說的那個人?」

浩哥沒有理會什麼阿四的傷勢的問題,對他來說,這種小角色,實在是太無足輕重了,別說重傷了,還沒死,就算是死了,也沒什麼。

他的思緒,馬上便回到了剛才的問題上,目光中閃過了一絲厲色。

「我也不確定,畢竟我也沒有看過相片,不過據剛才那些現場的圍觀者的描述,的確是非常的相像,瘦削,身高一米七五左右,眼睛很大,長相清秀,皮膚有些偏白,穿一身普通的地攤貨衣服。」

電話里的語氣有些不太肯定。

「你不是說,姓張的身邊,沒有這個人嗎?怎麼他會屢屢出現在她身邊的!」

浩哥聽著電話里的描述,已經幾乎可以確定,倆個就是同一個人了,但馬上,他便冷冷地道。

「浩哥,姓張的小妞身邊的人,我早就已經查過不知道多少次了,我可以肯定,之前她身邊確實沒有這個人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她這幾天新交的朋友!或者,浩哥,你看,他恰好就在這兩次針對她的時候出現,有沒有可能,這個是她請來的保鏢之類的?」

電話那邊聽到浩哥的語氣之中,已經有些怒意,連忙緊張的解釋道。

「查,立即查這個小子!一定要給我查出這小子,不管他是什麼來頭,都要查清楚,看看究竟是什麼來頭!!」

浩哥聽完電話那邊的解釋,稍稍的息了一下心中的怒氣,但馬上,便又被一種更大的怒氣掩蓋了,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小子,居然又一次敗壞了他的好事,實在是太可氣了!

臭小子,不管你是什麼來頭,我一定要讓你知道,有些閑事,是不能夠管的!

敢管我孫浩的閑事,就要付出代價!

浩哥狠狠的握緊了拳頭。

「是!請浩哥放心,我一定會儘快的查出這小子的來龍去脈的。」

電話那邊感受著浩哥的怒氣,知道他這一次,是真的怒了,連忙連連點頭道,說完,見浩哥不說話,又小心地道,「浩哥,現在事情怎麼辦?要繼續行動嗎?」

「暫時先放一下吧,這連續兩次的行動,動靜已經有些大了。」

浩哥沉吟了一下,只是馬上,他便又不由得使勁的揉了揉腦門,他能放,上面能讓他放一下嗎?想到可能要面臨的壓力,他的臉上便不由得生出一絲怒意。

情非得已:總裁請放手 靠他媽的,王八蛋,要不是那小子,老子昨天就成功了。

恨恨的對著床上的夢席錘了一拳,發泄了一下心中的鬱氣,浩哥放下了電話,轉身走到床頭,從放在床頭的煙盒中,抽出一根,點燃了起來,深深的吸了一口,待感覺精神狀態恢復了一些之後,才重新拿起了電話,咬了咬牙,撥通了號碼。

……………

從營業廳里挑了一個既不奢華,也不顯得特別低端,裡面的售貨員口口聲聲稱時下校園裡最多學生使用的還是諾基亞的型號為n86的手機。

這一款是不是最多學生在使用蕭易不知道,不過蕭易多少也知道,諾基亞目前還是在國內來說,使用最為普通的大眾品牌,而這款機型看起來樣子也比較普通,應該最少不會拿著顯得特別,至於那售貨員的什麼800萬像素啦,什麼智能啦,他是不會理會的。

買好了手機,順便又拿了一張新的號碼卡,裝好之後,便直接把剛才張語涵的號碼儲存了進去。

本來想當即便發一條信息過去的,但想了一下,他還是忍了下來,本來就是在剛才撒了個小謊的他覺得自己剛剛說手機丟了,現在又這麼快的給人家發信息,似乎有些騙人的嫌疑,於是作賊心虛之下,他還是決定,還是遲些再給她發好了。

又是購買新機,又是辦卡,又是直接充了一千塊的話費,蕭易從營業廳出來的時候,原來進去時對他這個其貌不揚,其衣不顯的客戶一副愛理不理的模樣的營業廳的服務員已經把他當成了大客服一般的,無比熱情的親自陪著走了出來,嘴裡不停的熱情的說著有什麼需要找他的話,甚至還說讓他每天都過來玩之類的話,讓蕭易有些哭笑不得,難道他還能每天都來買一部手機不成?就算他不在乎買手機的錢,但他買這麼多來幹什麼?

走出營業廳,蕭易一邊慢慢悠悠的向著碧藍水岸的方向走去,一邊玩著手裡新到手的手機,熟悉著手機上面的功能,雖然大多數功能,他基本都是肯定不會去用的,但是不用和不知道,卻是兩回事,對自己隨時都會帶在身上的物品,多一些熟悉,總是有好處的。

不遠處一道猥瑣的身形望著前面慢慢悠悠的走在路上的蕭易,微微一愕,然後便連忙拿出了手機,撥出了一個號碼,「阿發,是我,你大表哥石頭啊,我看到那小子了,他正在從z大走往德清路的路上,你快帶人過來,到德清路那個路口上堵著。」

這個猥瑣的男子,正是那個猥瑣的小偷賴石頭,說起來,也算是一種巧合,他昨天晚上打麻將打了個通宵,早上才睡的,剛剛睡醒,便準備抽根醒神煙,結果一摸,卻發現煙沒有了,煙癮發作,身邊婆娘也出去了,只好自己穿雙拖鞋出來買煙,結果沒有想到,剛買好煙出來,正準備拆一根提下神呢,卻一眼看到了從營業廳出來的蕭易的身形,頓時煙癮也暫停了,直接拿出了手機,一邊跟上去,一邊打電話叫人了。

放下電話,賴石頭的嘴角浮起一絲得意的冷笑,眼裡露出一絲狠意,「哼哼,小子,這一次,我看你還跑到哪去!」 (神說,收藏本書,並給予推薦票以支持本書,會賜予你金錢和美女!)一想起上次火車上那個鼓鼓的錢包,少說也有幾千塊錢,居然被這小子吞掉了,而且還害他進了派出所,心就一陣的刺痛,雖然當天就出來了,但他這輩子還沒這麼憋屈過呢,要是沒有遇到也就算了,還偏讓他重新遇上了,要是不好好的教訓一下這小子,讓他知道他賴石頭不是這麼好欺負的,他實在順不了這口氣。

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么,這些營業員,就是知道瞎扯,把自己的東西往死里的誇。

把玩了一會兒手裡的手機,把上面的一個個的功能都試玩了一下,蕭易不由得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呵欠。

哼哼,相片也不怎麼樣嘛,什麼八百萬像素,和三十萬的也沒太多區別么。

又看了一下上面剛剛為了試一下功能而拍的相片,再次打了個呵欠,順手把相片刪掉,便把手機扔進了褲袋裡,抬起頭看了一下天色,加快了些腳步的向著碧藍水岸的方向走去。

比起玩這個手機,他覺得還是回去后溫習他的廚藝比較有意思一些。

「小子!」

蕭易剛加快速度走了一會,便聽到一個大聲的喝斥從旁邊傳來。

蕭易聽到了這個聲音,微微的頓了一下腳步,然後便繼續向前走去,他覺得,那個人應該不是喊他的,因為他明顯沒聽過這個聲音,而且認識他的人,應該也不會這麼沒禮貌的喊他小子。

「臭小子,站住!」

喊話的人沒想到蕭易理都不理他,繼續向前走,頓時氣往上升,有些氣急敗壞的喊了一聲,連忙加快腳步的沖了上去。

「你喊我?」

這一次,蕭易停下了腳步,因為他不得不停下腳步,那個喊話的人,已經衝到了前面,直直的攔在了他的面前,他不由得有些疑惑的望著攔在面前這個頭染金黃,尖嘴猴緦的傢伙,如同一隻活生生的金毛猴的傢伙。

「廢話,不是你是誰,你看這附近還有人嗎?」

金毛猴一樣的傢伙看著蕭易一臉茫然,卻完全沒有畏懼的神情,一陣不爽的怒聲道。

「哦,除了這幾位兄台,好像真沒有了。」

蕭易打量了一下周圍,周圍除了那幾個手裡拿著棍棒什麼,看穿著打扮,明顯就和眼前的這個金毛猴一條路數的人,就只剩下遠處幾個提著包包路過的大媽了,不由得摸了摸鼻子。

「臭小子,你好大的膽子,居然敢壞我們石頭哥的好事!」

金毛猴原本以為,蕭易打量清楚之後,會是臉色發白,跪地求饒的了,卻沒想到他居然還安然自若的站在那裡,頓時一陣的不爽地大喝了一聲道。

「石頭哥?」

蕭易皺了皺眉,難道今天那個開電瓶車的傢伙,叫石頭哥?又或者是昨天那個開麵包車的?

他們怎麼這麼這快就找到自己了?難道剛才自己被跟蹤了,還不知道?沒道理呀,要是有人跟蹤的話,不可能不知道的。

「臭小子!你好大的膽子,敢壞我的好事,今天就讓你知道,黑吃黑不是那麼好吃的,你最好還是老實一點,乖乖的把那天那個錢包交出來吧!老子今天可以考慮留你一條胳膊,就算是完事了。」

就在蕭易正在思索著這些人是怎麼找上自己的之間,忽然旁邊一個轉角處響起了一個囂張的聲音道。

「原來是兄台你呀,我們還真是有緣呀,走到哪都能遇見。」

聽到這個聲音,蕭易頓時一下恍然了起來,想到自己剛才還瞎擔心了一場,不由得差點啞然失笑了出來,他剛才就注意到了後面鬼鬼祟祟的猥瑣小偷,不過他也懶得去理會他,反正對他的那猥瑣樣,也不是第一次見了,而剛才這群人出現的時候,他又沒有出現,還藏在那轉角處,他倒是沒有往他的身上想。

沒想到這些人居然還是他找來的,這倒是讓他對這個小偷頗有些另眼相看的感覺,想不到小偷哥還是有些人脈的,也能叫幾個混混來助助陣腳。

想到這裡,他不由得抬起了頭,似笑非笑的望著眼前正一臉得意的望著自己的猥瑣小偷石頭哥。

「小子,少跟我套近乎,我告訴你,這套在我面前不管用,你還是老老實實的把錢包交出來吧,否則的話,哼!」

猥瑣小偷以為蕭易是見到這個陣仗,害怕了,想和他套近乎從而獲得輕饒呢,頓時臉上得意的神情更盛了,嘴上的語氣,也更加的有力了,說話間,還發出了一聲冷哼和一個你知道後果的神情。

「不錯,小子,快把我表哥的錢包交出來!饒你一命!」

金毛猴也得意地在旁邊助陣喝了一聲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