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羅夫派來的車子,到了酒店門口。

江山原本是想把龍文南幾人都帶上的,但被對方告知,這次,只允許他帶上翻譯,至於其他人,老實在酒店待着就好。

江山點點頭,帶上李瀟瀟就上車了。

汽車一路飛馳,載着江山二人來到了一家豪華酒店。

首發網址et

酒店大廳內,彼得羅夫早已恭候多時。

看到江山,滿臉笑容的上來和江山打招呼,並帶着江山往樓上走去。

「我的朋友,咱們上樓再說。」

乘坐着電梯,彼得羅夫帶着江山二人,來到了酒店的最頂層。

這一層,是酒店的總統套房,一般都是達官顯貴入住。

走廊里,二三十個黑衣保鏢昂首挺胸把守這各個要道,腰間都別着槍。

江山看得出來,這些人,可都不是普通的保鏢。

手上的老繭,是常年開槍射擊,不斷磨出來的。

身上隱隱泛起的殺氣,是從死人堆里走出來,見慣了屍山血海,才會慢慢形成的。

能滿足這兩種條件的,要麼是專業殺手,要麼是常年作戰的軍中精英。

而很顯然,他們屬於後者。

不用說,他們都是來保護彼得羅夫的幕後老闆的。

如此大的排場,讓江山不免感到一些壓力。

對方不好惹!

接受了保鏢的搜身之後,江山二人這才得以穿過走廊。

彼得羅夫打開一間房門,帶着江山二人走了進去。

「他來了。」

彼得羅夫對着房間內,恭恭敬敬的彙報。

「好,讓他進來吧。」

彼得羅夫點點頭,然後退出身來,看着江山,「我的朋友,進去吧。」

江山邁步走進去。

裏面坐着的,是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男人,國字臉,大刀眉,身材偉岸,不怒自威。

穿着一件莊嚴的軍裝,胸前掛滿了耀眼的勳章。

看銜級,是一位將軍。

萊蒙托夫將軍。

絕對的軍中大佬!

有這種級別的能量在背後支持,也難怪彼得羅夫什麼東西都敢賣。

「坐下吧!」

萊蒙托夫將軍吩咐道。

江山在對面坐下。

「不知將軍這次找我,所為何事?」

和這樣的大人物交談,閑聊攀關係那都是浪費人家的時間,開門見山,反而是最好的。

「聽彼得羅夫說,你是一個很好的生意夥伴,所以想見見你,順便跟你談筆生意。」,萊蒙托夫將軍說道。

江山點點頭,「將軍請說,我洗耳恭聽。」

「聽說現在,從華夏那邊賣過來的毛毯皮草還有紡織品,都是你說了算,對吧?」,萊蒙托夫將軍問道。

「確實如此。」

萊蒙托夫將軍頓了頓,說出了他此次的目的。

「我想和你聯手,一起賺錢發財。」

「你負責生產貨物,把貨物運送過來,到時候全部按價交給我,我來銷售。」

萊蒙托夫將軍的意思是,他想壟斷江山的所有貨源,一家獨大。

如此,這邊的市場,賣什麼價,就都是他說了算。

這樣搞,他雖然能多搜刮不少錢,但對毛熊老大哥這邊的消費者,無疑是十分不友好的,百害而無一利。

看着他胸前代表榮譽的勳章,江山只覺得唏噓。

曾幾何時,這位萊蒙托夫將軍,也是為了這個國家無私奉獻過的,這些耀眼的勳章,就是證明。

但隨着毛熊老大哥冷戰失利,國內動蕩,察覺到情況不妙,萊蒙托夫將軍等高層,想到的,不是怎麼拯救這個搖搖欲墜的國家,而是扶持代理人幫自己撈錢,到時候好拿錢退出,頤養天年。

這次,為了賺取更多的利益,更是直接下場。

連高層都如此離心離德,試問,這樣的國家,怎麼可能不崩潰解體。

當然了,是非功過由人民評說,江山現在只是個商人,賺錢才是他的首要目的。

這些事,與他無關,他也沒資格管。

「沒問題!」

江山答應萊蒙托夫將軍的要求。

萊蒙托夫將軍看着江山,還有要求,「價格方面,我希望你能夠降一點。」

江山現在的價格,是成本價的三倍。

萊蒙托夫將軍不是嫌江山的價格高,而是他想迫使江山讓利,從中多撈錢。

江山只能答應。

把價格定在了成本價的兩倍半。

在毛熊老大哥這邊,萊蒙托夫將軍無疑是佔據了絕對的主導權的,江山要是不讓利,他有的是法子搞破壞,讓江山無法順利倒賣。

隨着時間的推移,倒賣價格一直在走低。

除了是流入的貨物量多了,最主要的原因,是毛熊老大哥這邊的貨幣,伴隨着冷戰失利,一直在貶值。

簡而言之就是,百姓手裏的錢,越來越不值錢了。

這些種種,都在提醒江山,該另闢蹊徑了。

「合作愉快!」

「以後要有賺錢的生意,歡迎來找我。」

萊蒙托夫將軍和江山握了握手。

很明顯,萊蒙托夫將軍是認可江山的實力的,所以今天才會和江山會面。

這次的合作,僅僅只是個開始,以後只要有賺錢的商機,他都是樂意與江山合作共贏的。

親自出面,除了是給江山施壓,迫使江山讓利外,也是給江山吃定心丸。

有他罩着,江山可以放心和彼得羅夫做交易。

之後,萊蒙托夫將軍把彼得羅夫叫了進來,讓他和江山商定具體的事宜。

雙方約定,江山以後給彼得羅夫獨家供貨,一手交錢一手交貨。

如果遇到彼得羅夫無法用錢支付的情況,就用以物易物的方式交付。

「剩下的事情,你們自行交涉!」

吩咐完,萊蒙托夫將軍,就在保鏢的護送下離開了。

目送萊蒙托夫將軍離開,彼得羅夫拿出了三個皮箱。

皮箱裏面裝着的,就是江山想要的,軍艦及航母的設計圖紙。

全部都是最珍貴的一手圖紙,內容十分詳盡,滿滿當當裝了三皮箱。

「我的朋友,恭喜你,你得到了將軍的認可,以後要搞什麼,儘管開口。」,彼得羅夫祝賀道。

江山笑笑,「咱們還是先交割吧!」

他現在更着重關注的,是阻擊霓虹國股市帶來的財富,至於倒賣,雖然還有利可圖,但已經逐漸日薄西山了。

這也標誌着,毛熊老大哥,命不久矣。籠目鎮。

這是一座位於合眾地區東南部的小城鎮。

在這裏,有着晚上不出門的習俗。

這個習俗起源於一個傳說。

在很久很久以前,一個隕石帶着一隻恐怖的怪物落在籠目鎮附近。

每到夜晚,怪物便會隨着一陣寒風出現在鎮上,吞噬人類與寶可夢。

城鎮的市民就建

《放開那隻寶可夢》第323章道之三龍 翌日!

項信以他的名義,在九重天會所設宴,宴請京城權貴圈子裏有頭有臉的人物。

他以前是項家玉樹,被譽為天之驕子。

因為犯錯被貶為士兵,一怒之下遠走海外,如今20多年過去,他在海外幾十個小國都擔任國防顧問大臣,成績堪比古代身佩六國相印的蘇秦。

而且他自己的安全顧問公司,還有數萬裝備精良的雇傭兵。

這成績可以說是非常驕人了。

常言道:富貴不還鄉,猶如錦衣夜行。

項信當年是灰溜溜離開華夏的,此次回國,自然要在京城權貴圈子裏狠狠的露把臉,讓所有人知道他回來了,而且他混得很不錯。

當然,今日他大肆宴請賓客,除了要炫耀自己輝煌歸來之外,還有另外一重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