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彿就像是寶貴的東西,即將是丟失了一般。

“顏帝!”

葉凡在大樹上,對着花素晗招招手。

顏帝擡頭向着樹上望去,有些疑惑地問道:“你在這裏做什麼?哦,我明白了,你是在偷窺你的姐姐”

說到最後幾個字的時候,她的目光鄙夷起來。

葉凡這傢伙什麼癖好,是偷窺狂魔嗎?

上次就是發現他在附近,這一次還在。

這世道啊!

人心不古,道德淪喪。

花素晗搖搖頭,繼續勸說道:“孩子,回頭是岸”

“顏帝,你這是誤會我了,你上來,保證有好戲看”

葉凡聽了這話,一頭霧水,沉思片刻,知道自己被誤會了,臉色突然紅了,連忙解釋。

花素晗笑道:“我可沒有偷窺的習慣,再說,我最討厭就是你這種偷窺狂魔,趕緊速速離去,不然我就將今日之事公佈出去,到時候你也就無法在萬勝宗立足”

“顏帝,你不想知道蘇御在裏面和趙蟬宣做些什麼嗎?”

葉凡的臉色突然嚴肅了起來。

花素晗秀眉一皺,轉而也是明白了,隨後上了樹。

蘇御這幾天的行爲確實可疑,經常往趙蟬宣這裏跑,看來也是沒懷好意。

想到這裏,她心中突然之間,也是產生了失落的感覺。

轉而看了一眼胸前,喃喃道:“不爭氣,多吃木瓜,就是不吃”

在這二者目光的注視下,從裏屋走出了兩道身影,來到了院子當中。

蘇御的鼻子,也是塞着白布,如此倒是緩解了尷尬。

趙蟬宣檀口微張,柔聲道:“今日,聖子辛苦了,爲了教授我這劍法,竟是流了這麼多的血”

蘇御揮揮手道:“趙姑娘說的哪裏的話,不過是我太過投入人劍合一,鬧了一場烏龍”

隨後他們的目光也是向着院子當中掃去,發現葉凡不見了。

趙蟬宣微微一笑,露出令人沉醉的酒窩,很是美麗:“我那弟弟,對我有特殊的情分,爲人也是衝動些,不懂尊卑,但是心腸不壞,是個忠厚之輩,先前做了一些不妥的事情,還望聖子不要見怪”

蘇御聽聞也是微微一笑,大度地道:“我還沒有這麼小的氣度,姑娘多慮了,今天的劍法就練習到這裏吧,我還有事,先走了,若是姑娘劍法中還有不明白的,可以來我房中,我爲姑娘細細講明白”

言罷,蘇御拱拱手,準備離去。


他的目光也是向着那顆大樹輕輕瞥了一下,察覺到兩個人影。

一個是葉凡,另外一個是花素晗。

他不知道顏帝也過來了,而且還和葉凡在同一樹上,他們之間或是達成了一致。

趙蟬宣望着蘇御頎長的身姿,宛若謫仙一般,又看了一眼桌上的茶壺,叫住了蘇御:“公子,我提前備了茶,公子喝了再走吧”

蘇御頓足,思索片刻,查看了一下至尊骨的開發情況,到達了10%,還有很大的空間可以開發。

吃了糕點能夠增加開發的程度,不知道喝了茶水能不能也增加。

既然花素晗和葉凡在一旁監視着這裏的一切,那也就看看他們到底在等待着什麼。

隨即蘇御笑道:“既然是姑娘精心準備的,那我也不能浪費你的一片溫情”

話音落下之後,蘇御收起了白衣下襬,坐在了石凳子上。

他拿起了杯子,沒有直接喝,而是望了趙蟬宣潔白的臉頰。

突然之間,他覺得有什麼不對。

太古怪了。

他倒是沒有懷疑趙蟬宣,是葉凡不對勁。 數十艘雲船飛在天空,遮天蔽日,使得下方的一些俗世王朝的子民,紛紛擡首望去,發出陣陣的驚歎聲。

“前些日子飛來了一座飛山,據說是萬勝宗的,而這些雲船據說是皇級宗的”

“看來我們顏值大陸這次是要有大事發生了,上一次這兩大勢力來到我們這裏不久就爆發了一場驚天大戰,這一次,恐怕也不會安靜地離開”

“這些雲船飛去的方向是?”

“天雲宗”

“那可是孫家的死對頭啊,皇級宗去那幹嘛,難道是說……”

“看來天雲宗要和孫家展開對決了,皇級宗支持天雲宗,萬勝宗支持孫家,這場戰鬥,很快就會打響,因爲這場戰鬥,或許超級宗派的大戰也會拉開序幕”

“看來我們整個東竭域的勢力,即將重新洗牌,很快就會出現一個力壓羣雄的勢力”

下面的子民,臉上皆是露出沉重之色,戰爭一旦打響,意味着不少人流離失所。

人羣中,逐漸有人傳來了消息,是皇級宗過來想借玄罡鍾,萬勝宗前來的目的,正是爲了阻止他們。

這和百年前一樣,都是皇級宗先出的手。

不少百姓心中很是記恨皇級宗,不停地咒罵。

數十艘雲船在天空中飛行,不斷有着雲朵從船的兩側經過,爲首的一座雲船恢弘大氣,有着王者風範。

在這艘船的船頭,楚星辰懷中抱着一位身姿苗條的女子。

這位女子正是君婧薇。

此刻只有他們兩人在船頭,侍衛被叫下去了。

“公子,我受委屈了……”

君婧薇哭的梨花帶雨,抽泣着說道。

“美人,你這是怎麼了,誰欺負你了?”

楚星辰一臉焦急地問道。

望着美人落淚,他的心微微痛楚。

身爲一代邪王,竟有人欺負他的女人,簡直是不想活命了。

君婧薇搖搖頭,沒有說話,只是擦着眼淚。

“美人,到底是誰欺負你了,說出來,我一定會找他算賬”

楚星辰深吸一口氣,目光注視着君婧薇。

“我……我不敢說”


君婧薇用手帕擦着臉頰的淚水,吞吞吐吐地道。

楚星辰眼瞳轉動,想着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

君婧薇令父輩看不慣,幾次都是建議丟下君婧薇,以免壞了大事。

不過楚星辰沒有這麼做,他雖然風流多情,可是對君婧薇卻是十分專一。

他覺得君婧薇最懂他,最適合他,他要與其相守。

君婧薇之前就感到害怕,怕被楚星辰的父輩針對,楚星辰爲了讓她安心留下來,纔有了這幾天,把她摟在懷中,坐在船頭的事情。

試圖用着獨寵她一人的姿態,讓其放心。

然而現在君婧薇又哭了。

“你不敢說……”

楚星辰長嘆一聲,眼睛也是眯了起來,喃喃道:“這幫老傢伙!美人放心,等大局一定,我一定會替你主持公道”

“不,公子,爲我這麼做不值得……”

君婧薇搖搖頭道,目光中透着讓人看了心生憐憫的光芒。

“爲美人做什麼都值得,哪怕是讓我付出生命,你就是老天安排給我最好的禮物,我要呵護你……”

楚星辰一臉認真地看着君婧薇,緩緩地說道,吐字清晰,恐怕君婧薇聽不清楚他的諾言。

“公子,你又來這套……”

君婧薇一臉嬌羞,指着楚星辰的挺拔的鼻子 ,撒嬌道。

實則她的內心噁心的想吐了。

這都是蘇御的安排,讓她拿下楚星辰,之後就能獲得轉生輪迴丹。

她也是打工人啊。

打工真難!

雲船裏面的一個房間門口,衛元勳的目光看向了船頭,冷哼一聲:“聖子真是太不像話了,沉迷女色,難成大事……”

而後搖搖頭,甩了甩袖子,進入了房間中。


雲船穿梭雲朵之間,在天空中急速地飛行着,終於一座古樸的城池,恢弘大氣,宛若猛虎盤踞一般出現在了眼前。

“到了!”

楚星辰懷中抱着君婧薇,向着雲船下方望去,喃喃道。

唰唰唰!

只見在那城市之中,突然衝出來無數道身影攔住了雲船。

“來者可是皇級宗?”

在幾道人影中,爲首的黑衣人,向着雲船詢問道。

楚星辰的身形,從船頭飛出,來到這幾人面前,拱手道:“還望閣下通知一聲,就說我們是爲了合作而來”

黑衣人看向楚星辰身上的袖章,急忙拱手,態度也變得溫和起來:“真是皇級宗啊,我們宗主已經等候多時,隨我來”

黑衣人向身後的人喊道:“給皇級宗讓路!”

隨後那些黑衣侍衛,也是依次地站在了兩旁,列陣歡迎。

整座城池也吹響了歡迎的號角。

“看來他們早就知道我們要過來啊,都提前準備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