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華恭敬的說道,然後把一個對講機放在了林逸面前。

林逸微微點頭,彭華便恭敬的退了下去。

可周圍的富豪,此時卻一個個有些好奇的看向了林逸跟韓雨菲,中江市並不大,所有有頭有臉的人,幾乎彼此之間都是認識的,可是對於林逸他們卻一點都不熟悉。

這應該是某個前來助陣的嘉賓吧!

眾人心中想到,不過一些男性的目光還是不自覺的落在了韓雨菲的身上,沒辦法,實在是今天的韓雨菲太漂亮了。

不過五分鐘的功夫,便有一名穿著得體的年輕人走到了林逸跟韓雨菲的面前,優雅的笑道:「這位先生您好,我是中陽集團的經理廖廷君。」說道這裡,廖廷君指著遠處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男子笑道:「那位是我們中陽集團的老總,身價二十億的陳忠海,他想要請您過去聊聊可以嗎?」

「滾!」

韓雨菲還沒有開口,林逸便眼神陰鷙的吼了起來。

這尼瑪是把自己當成空氣了啊!竟然敢當著自己的面兒挖自己的牆角?

廖廷君一聽,頓時神情一怔,完全沒有想到林逸竟然會如此粗魯,一上來就罵人,這臉色也頓時變得難看了起來。

在他們的眼中,已經認定了林逸跟韓雨菲都是混跡娛樂圈的莫特,所以他們才會如此大膽,直接上來邀請韓雨菲,畢竟一名身價二十億的富豪,對於很多女生來說,這可是無法抗拒的金主啊!

可現在林逸竟然敢罵人?

「這位先生,在中江市,沒有人敢拒絕我們陳總,還請您不要自誤,戲子,那永遠都是戲子,上不了檯面的東西,有人捧你你就是明星,可如果沒人捧你,二位可就是戲子了啊!」廖廷君陰測測的獰笑道。

「哈哈,嗎了隔壁的,你讓那陳忠海來老子的面前說,我干踏嬢的,竟然敢找我林逸的麻煩,我看他是想死!」

林逸怒了,瞪著眼睛,一臉憤怒的吼道。

「林逸?」廖廷君眉頭微微一皺,一時間根本想不起到底有哪家的富二代名字叫做林逸,不過林逸這一怒,氣勢倒是極為恐怖。

而且明知道陳忠海作用二十億身價,竟然還敢如此囂張跋扈,這不禁讓廖廷君心裡也有些擔憂了,當即訕訕一笑,便急忙轉身離開。

「陳總,那個男生叫林逸,似乎有些來頭。」

廖廷君看著陳忠海一臉尷尬的笑道。

「林逸?」

大腹便便的陳忠海眉頭一皺,下意識的嘀咕道:「這個名字似乎在哪裡聽過,既然這樣,暫時就不要動他了,等我調查清楚再說好了。」

「是!」

廖廷君悄悄的鬆了一口氣。

「這位先生……。」

誰知道廖廷君剛剛走開,竟然馬上就又過來了一人,此人明顯還不如廖廷君呢,不但臉色蒼白,而且走也是扭扭捏捏的一看就不是什麼正經人。

「滾!」

林逸連讓對方把話說完的意思都沒有,直接就瞪著眼睛吼了起來。

「哎媽呀,你這人,好討厭啊!這麼凶做什麼啊?」

面色蒼白的年輕男子,捏著蘭花指,捂著胸口,竟然是一副怕怕的模樣,嬌|嗔道,那神情看的林逸胃裡一震翻滾,差點當場就吐了。

「哎呀算了,人家不跟你一般見識了,小帥哥,別說我不照顧你啊!你看看哪邊。」

這娘娘腔說著,伸出一根蘭花指,指向了細林逸的左手邊。

林逸聞言下意識的看了過去,這一看,頓時眼睛一瞪,整個人猛的往後一咧,差點都從椅子上摔倒在地,一名皮膚漆黑,宛如松樹皮一樣的胖女人竟然正盯著他嘿嘿的傻笑。

見林逸看了過去,竟然還眨巴了一下眼睛,那做作的表情,讓林逸瞬間不淡定了,這尼瑪完全是想要逼死他的節奏啊!

「你大爺的,這是哪裡來的妖怪?你個王八蛋竟然敢故意噁心我?」

林逸指著那娘娘腔,一臉憤怒的吼道,這看一眼,他感覺自己怕是都要誦念幾遍清心訣,才能夠讓自己忘掉那驚悚的一幕了。

「哎呀,你個獃子,可不能這麼亂說呢,劉姐可是最討厭別人這樣子的了,雖然,雖然她長得可能有點不太秤砣,可劉姐出手很大方的,你跟我一起伺候她,我保證少不了你的好處的。」

娘娘腔一聽,林逸竟然敢叫劉姐妖怪,頓時臉色一變,急忙焦急的解釋道。

「什麼玩意兒?這尼瑪是把老子當成鴨子了啊?」

林逸一臉獃滯的看著娘娘腔吼道。

「哎吆,什麼鴨子不鴨子的多難聽啊!」說道這裡,娘娘腔,竟然一甩頭,像是用了拉芳一樣自信的笑道:「我們都是叫自己少爺呢,反正呢那種事兒你跟誰不都一樣啊!都是一副臭皮囊。

「煙灰缸呢?瑪德,這裡怎麼沒有煙灰缸啊?」

林逸一臉焦急的四下尋找到著。

「在這裡呢?你找煙灰缸做什麼啊?」娘娘腔皺著眉頭,一臉高傲的彎腰,從桌子下面拿起了煙灰缸看著林逸問道。 「我敢你娘,老子弄死你個垃圾!」

林逸是徹底怒了啊!他可是堂堂一代仙帝啊! 燕國傳奇之北朝情歌 仙帝啊!四海八荒,諸天萬界都無比尊貴的存在,可尼瑪現在竟然有人讓他當鴨子。

當鴨子就算了,你說這客人要是長得漂亮一點,如韓雨菲,彭靈兒這樣的國色天香,他也不是不能接受。

可尼瑪那個胖女人是個什麼鬼?黑漆漆的簡直像是一隻黑色的癩蛤蟆蹲在那裡啊!看一眼都要命的東西,竟然還想要玩兒他?

娘娘腔一看林逸竟然要打人,頓時慌了神兒了,再也不敢在林逸面前浪了,急忙一扭一扭的朝著那劉姐走了過去,竟然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兒,就趴在劉姐的肩膀上啜泣了起來。

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是劉姐的兒子被人欺負了呢。

「瑪德,這社會怎麼什麼人都有啊?」

林逸氣呼呼的把手中的煙灰缸放在桌子上。

「咯咯,好啦,我們看演唱會了,馬上就要開始了。」

韓雨菲拉著林逸白凈的大手,笑呵呵的說道。

「李少,你,你看那兩個是不是林逸跟那個小妖精啊?」

剛剛跟李彬一起坐下的嫩模,指著林逸跟韓雨菲小聲對李彬說道。

「什麼?第一排?呵呵,你丫的是不是吃東西吃傻了,就那個破產的窮光蛋,他怎麼可能坐第一排呢?你沒看到他連門票都買不起?」

李彬傲慢的冷笑一聲,隨後定眼看了過去,這一看,整個人頓時眼睛一瞪,如同見到了鬼魅一般,在第一排,可不正是林逸跟韓雨菲嘛?

「瑪德,這王八蛋,難道他是假裝破產的?」李彬咬著槽牙,一臉怨毒的嘀咕了一句,隨後眼珠子滴溜溜一轉,直接給一個好友發了簡訊。

當初林家破產可是還有不少人的欠款沒有結算清楚,最少他就知道有幾家。

「小砸種,你不是牛嘛!竟然找了個富婆,我看這富婆能幫你多少!」

李彬陰測測的獰笑道,現在不只是在娘娘腔眼裡,林逸成了鴨子,便在李彬的眼裡,這林逸也同樣是鴨子了,否則如何能夠搞定韓雨菲這樣宛如天仙一般的女人呢?

「轟轟!!!」

數道強光燈直接在了舞台上,動聽的音樂也在此時驟然響起。

「嗯?人呢?洛兒女神呢?」

所有人看著黑漆漆的舞台全部都愣住了。

有音樂,有伴舞,可是卻找到洛兒的影子。

「快看,天上,我的天啊!洛兒女神竟然在天上!」

有人發出了一聲驚呼,隨後竟然一臉誇張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那神情生怕自己的聲音太大而吵到了洛兒一般。

「我的天啊!洛兒女神真的好美啊!」

「洛兒女神我愛你!」

「洛兒女神我愛你!」

……

霎時間,整個演唱會現場的氣氛竟然就爆發了。

爆發的林逸一臉蛋疼啊!誠然,此時洛兒御空而行的確是很漂亮,很驚艷,便是他心裡都難免有些想法,可那也不至於激動成這個樣子吧!

「呼呼!」

洛兒穿著漢服,帶起一陣花雨,緩緩從天空上落下,對著所有的觀眾微微作揖之後,才抿嘴巧笑嫣兮的說道:「今天,很高興你們能來,洛兒很開心,那麼下面我就不廢話了啊!「萬古情」送給你們,希望你們喜歡。」

「喜歡,喜歡,你唱什麼我們都喜歡。」

「對,不管你唱什麼我們都喜歡,我們會一直支持你的。」

……

在眾人激動的情緒中。

洛兒素手緩緩抬起,對著話筒唱了起來,悠揚的樂調,清脆又帶著一絲神秘的聲音緩緩響起。

在這一刻,林逸竟然也彷彿也跟著洛兒的聲音穿越了萬古,當年跟兄弟們廝殺的一幕,金戈鐵馬,萬里黃沙,紛紛在他的腦海中浮現。

林逸的神情變得凝重起來,每個人都彷彿見證了一段萬古長情一般,這一首歌竟然給人一種穿越時空的感覺。

一曲歌罷。

很多粉絲都已經留下了眼淚。

總裁狠狠寵,嬌妻要不夠 也許是為了曾經的愛人,也許是為了生活中苦苦掙扎的自己。

總之,在全場竟然有一大半人流下了眼淚。

「這丫頭,真的驚艷到我了。」

林逸看著韓雨菲抿嘴淡然的笑道,他曾經聽過很多優美動聽的歌曲,甚至龍族的九公主,都專門為他演唱過,在各種絢麗多彩的仙術加持下。

那一曲,可比現在最厲害的特效都要厲害無數倍,可也僅僅只是讓林逸感受到了一絲新奇,卻並沒有洛兒這種可怕的代入感。

「其實洛兒雖然家世背景很驚人,可是她也很可憐的,否則也不會寧願住在我這裡,而不願意回家去住了,大家族看似風光,享受著外人一輩子都難以得到的財富,可是他們卻不知道,很多人每天都生活在水深火熱中,甚至有很多人都有憂鬱症,甚至每天都在想著自殺!」

韓雨菲有些感觸的說道。

「以前洛兒也有過?」林逸一臉詫異的看著韓雨菲問道,在他看來,這麼單純的小丫頭,應該無憂無慮才對啊!

可韓雨菲卻慎重的點了點頭,「正是因為經歷過一次自殺,她的父母才同意她唱歌的,不過洛兒也不算是丟臉,她的每一首歌都是自己填詞作曲,堪稱是全能型的人才,只是她快樂的日子也就剩下兩年多了吧!」

「為什麼?」

林逸好奇的問道。

「兩年之後,便是洛兒二十歲生日了,到時候她就會成為家族可以用來聯姻的工具了,鐵定是會被嫁出去的。」韓雨菲情緒有些低落的靠在了林逸的肩膀上。

她的命運也同樣如此,她只比洛兒大半歲,一年半之後,也許她也同樣會走上聯姻的那條不歸路吧!

豪門祕戀:權少的盛世專寵 林逸猿臂輕輕的攬住了韓雨菲的香肩,「那這麼說的話,你也會有聯姻?」

「嗯,不過我發誓我一定會盡自己最大的力量跟你在一起,因為我真得喜歡你。」

韓雨菲輕輕點了點頭,隨後手臂緊緊的摟住了林逸的脖子。

「好了,相信你的老公,我可不是那些豬玀,任人欺負的,誰也別想把你從我的手裡搶走,給我一年時間,我要這天下無人不識我林逸!」

林逸輕輕拍了拍韓雨菲那如綢緞一般光華的脊背,自信滿滿的笑道。 「我相信你!」

韓雨菲綳著小嘴,緊緊的抱著林逸的脖子。

一曲「萬古情」那真是唱的蕩氣迴腸,不少人都是眼淚汪汪,一曲唱罷,眾人似乎還在沉浸在那種悲傷之中,可洛兒卻已經開始了第二首歌。

這次,曲風倒是換成了輕緩的抒情歌曲,慢慢的又把眾人從悲傷中拉了回來,氣氛也漸漸再度變得熱鬧起來。

第三首,洛兒直接大換曲風,竟然來了一首勁爆的音樂,黑色的皮衣穿在杏乾的洛兒身上,直接把他那婀娜多姿的身段徹底呈現了出來。

杏乾的舞蹈,婀娜的舞姿,直接點爆了全場所有人的血液,每個人都在瘋狂的扭動自己的軀體。

林逸雖然兩世為人,可也還是第一次來看這種演唱會,此時在這種火爆的氣氛下,竟然也忍不住拉著韓雨菲一起跳了起來。

兩人本就是金童玉女,此時這一舞動,竟然有幾分領舞的感覺,全場每個人似乎都把心中的煩惱拋在了一旁,這一刻,眾人心中只有舞台上的杏干小精靈。

「呼呼,謝謝大家。」

一曲罷,洛兒氣喘吁吁,小手輕輕的撩了一下自己那漆黑如瀑的長發,看著眾人開心的笑道。

「洛兒我們愛你!」

「洛兒我們愛你!」

……

一道道驚呼聲不斷響起。

「咯咯,我也愛你們,希望你們每個人都可以「幸福如初」」洛兒優雅的的說道,隨後她的另外一首成名曲「幸福如初」再度從洛兒那杏乾的小嘴中緩緩唱響。

這一曲跟之前的勁爆不同,十分的歡快,就像是一股山泉從眾人的心頭流過一般,撫平了萬古情帶來的悲傷,撫平了「快樂無極限」帶來的激動。

讓他們靜靜的享受著片刻的安靜,可是這一首之後,竟然又是一首能夠帶動情緒的歌曲響起,這下就連林逸都對洛兒有些刮目相看了。

因為這些可都是在他眼裡的傻白甜自己作詞作曲完成的啊!每一首歌都像是一段旅程一般,帶給每個人一種波動,一種從未有過的感受。

「瑪德,這小妞果然是妖孽啊!我聽了一會兒這心境竟然隱約有些提升。」林逸是徹底的震驚了,心境,顧名思義便是內心的境界。

心,只有歷經萬難,嘗盡世間酸甜苦辣,才能夠從中掙脫而出,歷練出堅韌不拔,這不管是對於一個修仙者還是一個普通人來說都是無比重要的。

他們能夠輕易的改變一個人的一生,便如那張野,他之所以能夠逆天改命,成為連林逸都無法看清楚命格的恐怖存在,便是因為在長時間的欺壓中,他的心境變得堅韌不拔了。

這種心境的歷練是沒有止境的,而且好處也是難以言喻的,心境越強大,那麼在對戰的時候便越冷靜,便越發能夠展現出恐怖的實力。

特別是混戰之中,那更是尤為重要,與萬軍之中取敵人首級,如果沒有強大的心境,根本無法做到。

「瑪德,這小妞如果去了域外星空,怕是要成為聖女一般的存在吧!」林逸怔怔的盯著洛兒,這心裡卻是掀起了滔天海浪。

「老公,你個大壞蛋,幹嘛一直盯著洛兒啊?」

韓雨菲見林逸竟然盯著洛兒在發獃,這心裡頓時就有些吃味了,湊近林逸的耳邊,不滿的質問道。

「呵呵,媳婦你誤會我了,搗亂的人已經進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