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若男始終面帶微笑,看向謝菲和玲姐,解釋道:「這些世俗的名氣,對我們家小壞蛋真的是一丟丟的吸引力都沒有……我勸你們還是歇了勸說的心思。」

「錢?我們家小壞蛋家裡的錢是你們想都不敢想的多,十來億的鑽戒都隨便送人的,只要他想,整個娛樂圈都買下來,也是小兒科。」說著,亮出自己修長的玉指上帶著一個閃閃發光的鑽戒。

「至於名氣嗎?」張若男美眸維眯,玉指輕輕一彈,一股勁風自指尖射出,瞬間便穿透了一個隱於暗處,微不可查的狗仔的攝像頭,「看到了吧?在華夏,存在這一個你們完全不了解的世界,在那個強者為尊的世界,我家小壞蛋早已經成為了所有人公認的巔峰人物。」

「縱覽整個華夏,他已經是年青一代公認的天才人物。」

「或許我說的你們不太理解。」

「我再說的通俗一點,那個戰神周天來,你們都知道吧?」

謝菲和玲姐身軀一震,特別是謝菲滿目的不可思議:「你……你是說……說那個戰神周天來,也是……也是你所說的隱藏世界的人?」

「那個一個人便能把外國特種兵打得落花流水,自我華夏建國以來,被稱為華夏第一戰神,在各種戰場上,殺的敵人片甲不留,令人聞風喪膽的周天來?」

張若男點了點頭,靠在林晨的肩膀上,像個小貓一樣蹭了一下,那高高紮起的馬尾一甩:「對呀,周天來年輕的時候啊……」

她的語氣一頓,有些嚴肅認真的說道:「這樣傳奇一般的人物,年輕的時候甚至都還沒有達到林晨的高度。」

張若男說的話很明顯不是再開玩笑,而是認真的,這才真正把二人嚇到。

她們曾經金山塔頂餐廳見識過林晨的本事,也清楚的認識到張若男並沒有騙她們。

再加上張若男手上帶著那枚價值十幾億的璀璨生輝的鑽戒,謝菲面露苦笑:「我們還真是有點像井底之蛙了,以林先生的實力,區區一個娛樂圈,確實沒有什麼吸引他的地方。」

玲姐看向林晨的目光有了一些畏懼。周天來的傳奇,在整個華夏都是家喻戶曉的。

林晨居然比戰神周天來還要強,那境界該有多麼恐怖。

十年前,不管是媒體還是課本上,隨處可見關於華夏第一戰神周天來的傳說文章,第一戰神周天來的名聲,早已深入骨髓。

這一對比,玲姐就更沒有臉提林晨進入娛樂圈的事情。

外面烏央烏央的記者和各大娛樂公司派出來的代表,他們衝破安保,衝進後台的時候,早已不見林晨的身影。

留下的只有神色有些複雜的謝菲和玲姐。

既然抓不到林晨,那就從謝菲開始入手也行啊,畢竟,林晨能夠幫謝菲解困,看來兩人關係匪淺啊!

於是,兩人便成了眾人的焦點,把她們圍得水泄不通,問著有關林晨的各種問題。

筱筱和她的兩個閨蜜,滿心期待林晨的歸來,可是直到人群逐漸散去,也沒有等到他。

幾人臉上布滿了失落和後悔。

軟萌的閨蜜不解的看向筱筱:「筱筱,你男朋友呢,怎麼走了,都不跟你說一聲?」

到了這個時候,筱筱精緻的小臉上滿是落寞:「林晨他不是我男朋友!」

這消息著實有些意外,氣氛也變得有些尷尬。

而此時的筱筱才是最難受的。

看著此時偌大而空蕩蕩的體育館,筱筱不僅後悔,也許今天不應該邀請林晨來這裡。

關於林晨了解的越多,越覺得自己連站在他身邊的資格都沒有。

一夜之間,林晨成為了華夏冉冉升起的新星,那麼的高不可攀。

讓許多人驚嘆的是,林晨到底是如何做到踏著星辰而來,那麼的遙不可及,那麼的閃耀。

也有更多的人,把菊花台這首歌加入到自己的歌單,不厭其煩的聆聽。

可是,就在他的名聲如日中天的時候,林晨本人卻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中,粉絲們也紛紛惋惜。

林晨和趙若男離開體育館后,便在附近的一個小公園散步,享受難得的寧靜。

緩緩的夜風,吹在臉上,讓人很舒服。

張若男乾淨利落的馬尾在身後飄揚起來,傲人的身姿詮釋著她令人無法拒絕的魅力。

「名義嗎就是武道盛會的決賽了,其他人這個時間都爭分奪秒的修鍊,想要為自己增加一些勝利的成本,你這個小壞蛋倒是瀟洒,居然還有閑心到處玩。」張若男挽著林晨的胳膊,兩個人慢慢的走著,她很享受這種感覺。

林晨卻不以為然,笑著說道:「該是我的,別人怎麼都搶不走。」

張若男突然停住腳步,轉過身來,和林晨面對面。

四目相對。

她那清澈不染塵埃的美目中,透露著一股林晨看不懂的情愫、

張若男紅唇緊抿,一向不拖泥帶水的她,此時卻有些猶豫不決:「小壞蛋,你明天……明天就算不能拿到第一,也要先以自己的安全為重,可以嗎?」

轔只覺得自己的心都軟了,張若男眼中的牽挂和擔心,都讓他無法抗拒,也讓他說不出拒絕的話:「放心吧,他們加在一起都不是我的對手。」

張若男美眸中浮現一層水霧,忽然向前一步抱住林晨,似乎害怕林晨看到她柔軟的一面,聲音有些哽咽的說道:「那是你不知道,那些所謂的名門正派,都是些道貌岸然的傢伙,再加上這次事關秘境,他們更是什麼下作手段都能使出來,你……一定要安全回來!」

她抱的很緊,好像生怕林晨消失了一樣。

兩個人就這麼靜靜的站著。

好一會兒,她那胸前的玉峰隨著呼吸起伏,給林晨帶來的柔軟觸感,讓他有些心猿意馬。

張若男的玫瑰發香,充斥著他的感官。

此時的公園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

氣氛有剛才的傷感變得有些曖昧。

張若男似乎也察覺到了林晨呼吸的急促。

嫵媚一笑:「小壞蛋,心裡想什麼壞事呢?」

察覺到林晨的變化,張若男不僅沒有鬆手,反而抱得更緊了。

那玉峰的柔軟,帶了刺激更加明顯。

對於張若男的舉動,林晨有些無奈,他是個正常男人啊!

張若男忽然將自己的額頭抵在林晨的額頭上,有些蠱惑的聲音響起。 「小壞蛋,想摸摸嗎?姐姐我可是一直守身如玉的哦。」

說完,臉上浮現一抹紅暈,讓張若男顯得越發勾人心魄。

張若男的身材,林晨是早有體會。

這女人是林晨認識的所有人之中,除了師姐姐那美到極致的身材之外,最為讓人惱火的一個。

面對她誘人的邀請加上曖昧蠱惑的聲音,不可否認,轔有那麼一瞬間的心動。

不過,他還是控制住了那一抹衝動的情緒。

後退一步。

張若男卻是嬌俏一笑:「小壞蛋,那你好好加油啊,姐姐都給你留著呢,早晚都是你的,等你明天決賽之後,再來找姐姐體驗手感,也是別有一番滋味哦~」

月光的映射下,張若男雖然是開玩笑的語氣,但是眼底那抹認真卻是不可忽略的。

林晨點點頭。

一夜無話。

第二天。

西北附中的比賽場地,從凌晨開始,便已經簇擁了成千上萬的人。

逼得警方出手,在西北附中之外十米處弄出了一個隔離帶,避免普通人不知情況,被誤傷。

唯有全國各地的武者,從四面八方趕來,進入西北附中,想要親眼見證這場饕殄盛宴。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失,很快便到了比賽規定的時間。

高台之上,依然是前幾天那幾位武林泰斗,神色嚴肅而認真的俯視著台下觀看的武者。

與前幾日唯一不同的是,這次的主持人換成了一個膚白貌美的美女武者,手中拿著話筒,面對台下成千上萬的武者,卻絲毫不露怯意。

「歡迎各位武林豪傑來參加這次南州市舉辦的武道盛會之總決賽,這場決賽將由我們武林公司給大家進行解說和轉播。」主持的貌美女武者露出令人心花怒放的笑容:「大家好,我是主持人紫兒。」

她身邊站著一個高大帥氣的男武者,緊接著女武者的聲音說道:「我是主持人雄風。」

爹地有病媽咪有葯 場下,頓時響起了雷鳴般的掌聲,所有人,似乎都很期待他們的到來。

「這次的武道盛會可真有排名,聽說這種武林公司一般只會承辦更高級武者比賽,根本不會參與這種武林少俠級別的武道盛會的,這次居然承接了,真實意料之外啊!」

「哈哈哈,能聽到他們的解說,不愧老子千里迢迢來這次武道盛會。」

「紫兒,紫兒,我是你的鐵粉哦~~」

這所謂的武林公司,是隨著華夏江湖的發展,而逐漸衍生出來的,看著只是一個普通的傳媒公司,但實際上承辦的卻是華夏的各種武林活動。

簡單的來說,就好像網上的江湖論壇一樣的存在。

美女主持人並沒有因為有人對她的追隨而面露任何異常,就好似平常人一般,等到台下的人都安靜了下來,她才拿出手中早已準備好的資料,用那天籟之聲一個個年初選手的名字:「接下來,讓我們歡迎,進入決賽的參賽者們!」

「第一位,武當的少年天才,同時也是武當傳人,小小年紀,便已踏入武當劍道中階的空虛子。」

清麗的聲音剛落,便看到一身道袍,身後背著一把古樸的劍,優哉游哉的走了出來,走到台上,毫不客氣的站在最中央的位置。

人家狂,那是人家有資本,看到他,台下此起彼伏的歡呼聲。

世子的崛起 「第二位,少林的小和尚,也是少林最年輕練就金剛不壞之身的強者,同時也名列風雲榜前十名的小龍。」

很快,少林的小和尚也走到了台上。

「第三位,乃是著名的散修……」

隨著主持人紫兒一個個的念出名字,那些進入決賽的選手,以空虛子為中心,自兩邊一次排開,此時整個台上已經快要站滿了。

直到最後沒有名字了,紫兒才緩緩報出最後一個名字:「第二十八位,散修林晨。」

和前面那些被誇的天花亂墜的參賽者相比,林晨的名字顯得有些落寞,有些尷尬,只是簡單的名字介紹,沒有任何其他動介紹和表揚,就好像林晨只是一個普普通通,毫不起眼的路人甲。

台下的人,八卦之心,熊熊燃燒,自然能查覺得其中的不對勁。

他們看向林晨的目光一個個都是幸災樂禍。

「哎喲喲,這傢伙,我可是聽說以第一名進入決賽的啊,怎麼介紹的時候,卻是最後一個才上去的。」

「這還不明顯,顯然是有些人看他無門無派,被針對了唄,和那些名門大派的後輩相比,自然是要被人欺負的。」

「這麼明顯的歧視,肯定不是主持人可以安排的,八九不離十是官方要給他穿小鞋,這決賽最後的勝利,還真是不好說了。」

「胳膊擰不過大腿,難不成他還想和官方硬剛?」

台下此起彼伏的討論聲毫不遮掩,那些等著林晨笑話的人,此時更是幸災樂禍的看著林晨。

林晨卻是十分淡定,似乎沒有感覺到主持人給他帶來的尷尬,和個別人不懷好意的嘲諷。

台下觀看比賽的張若男柳眉忍不住皺了起來,她萬萬沒想到,那些不想林晨好過的人,這麼急不可耐,比賽還沒開始,便給林晨使絆子。

「一定要忍住,千萬別衝動,事關秘境。」張若男深深的嘆口氣,有些擔憂的看著林晨。

面對人家這樣的挑釁,就算是林晨心中不滿,也不能說什麼,畢竟別人也沒有做什麼過分的事情,只不過是介紹他的時候晚了一些,這也沒什麼大的過錯。

畢竟江湖人比賽有的時候,並不注重這些細節,如果你揪著不放,反而讓武林人覺得你太過小氣。

張若男替林晨覺得委屈。

美女主持人紫兒見自己喊出了最後一個人的名字,但是台上台下都沒有上前,眉頭緊皺,又不耐的重複了一遍:「散修林晨,請上台!」

本來公司安排他來主持這種上不得檯面的武林三流比賽,她就很不高興了,現在居然一個小小的參賽者都敢無視她的存在,這讓走到哪裡都受萬人追捧的她,意見更大了。

林晨還是沒有搭理她。

紫兒瞬間覺得自己的臉面被他丟在地上,狠狠踐踏了一般。

當即叫聲怒吼道:「林晨選手,如果你再不上來,那麼就取消進入決賽的資格。」

林晨卻是面帶笑容,聲音淡漠的說道:「取消,那你倒是給我取消一個看看?」

此言一出,現場頓時一片嘩然。

武林公司從成立至今,還沒有人敢這麼目中無人,囂張跋扈的和紫兒說話的。

不僅是因為紫兒長相甜美,更多的是因為武林公司在江湖的地位。

一般的武者都要給他們三分面子。

再加上大多武者自詡風流倜儻,對美女更是憐香惜玉,這不,就有人看不過去了。

「林晨,你算個什麼男人,居然跟一個女人計較!」

「果然是一個有娘生沒娘養的散修,太沒教養了!」

「不知道美女就是用來憐惜,愛護的嗎?對美女如此,這他媽也太令人不齒了。」

「簡直不配生為男人,美女介紹你,那是你的榮幸,應該感恩戴德,居然如此不識好歹。」

各種嘲諷謾罵的聲音朝著林晨噴涌而出,林晨眉頭一挑。

不屑的搖搖頭,說道:「你們居然這麼喜歡跪舔一個女人,還當什麼武者,直接去給她當舔狗多好。」

林晨說話的聲音雖然不高,但穿透力極強,足以上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聽到。

這句話直接激怒了在場所有的武者,大家磨拳擦掌想要大打出手。

就連紫兒的臉色,也變得陰沉了下來。

林晨說的沒錯。

作為主持人她是沒有權利剝奪參賽者比賽資格的。

別說是他,就算是此時高台上坐著的江湖泰斗都沒有這個資格。

除非是違反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