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峰聶雄兩人見到賴神醫這種傳說中的人物,自然是忍不住跟他推杯把盞的,暢聊天地。

兩個美婦人說什麼都要坐在兩個女孩子旁邊,有一句沒一句地寒暄著,時而夾這夾那的,倒是叫兩人有些不好意思起來。

「不不不!」

聶凌趕緊說道:「好不容易才吃到一次張嬸做的佳肴,你才吃飽了呢!」

說著,聶凌食指大動,大快朵頤起來。

「小凌,喜歡,就多吃一點!多的是呢!」

一把鍋鏟搗江湖 張夫人滿臉溺愛地看著這幾個少男少女,笑道:「真好!現在看起來,沛菡也回來了,卻好像什麼都沒變,真好!」

「三娘!二娘!」

他們三人結拜的事情,也早就跟大人們說了。

沛菡甜甜叫了一聲,說道:「不單單是我回來,他們還帶了兩個姑娘回來,這下子你們開心了吧!越來越好啊!」

兩個婦人相視一笑,「開心!開心!」

張嘯吞下口中的食物,也說道:「趙姑姑也很開心的!你都把景仲帶回來了!哈哈!我們也總算是完成趙姑姑的吩咐的了,不僅有好好照顧你,現在還幫你找了一個如意郎君!」

「對對對!」

聶凌含糊著說道:「景仲真的是沒的說了,醫術這麼好,人還這麼謙遜有禮,簡直就是絕配啊!」

沛菡臉一紅,沒有再說什麼,景仲微微一笑,滿心歡喜。

「對了!」

聶夫人又問道:「你們這一次回來就不會再走了吧?」

還在大吃特吃的兩人,一下子就停了下來,相視一眼,愣了一下,這才說道:「不走了!」

「不走就好!不走就好!」

兩個婦人都很是歡喜,然後就轉頭過去對著還在喝酒的張峰、聶雄說道:「那我們是要好好商量一下他們的婚事了!」

「噗!」

兩個小青年差點沒有直接嘴裡的東西直接噴出來。

兩個姑娘家也是臉刷地就紅了,「娘!我才剛剛回家啊!」

聶凌也說道:「娘,你知道我跟伊秋認識才多久嗎?」

聶夫人拉著伊秋的手,「孩子,你莫要聽他亂說,認識多久有什麼問題,你都跟他回家了,娘肯定會給你做主的,要是這孩子敢欺負你,我扒了他的皮!」

伊秋紅著臉,急道:「不會的!娘!」

「哦!」

聶夫人大喜過望,一笑道:「這樣說,你是肯嫁給我凌兒了,好孩子!」

聶凌整個人都怔住了,然後伊秋紅著臉,細弱蚊蟲地回應了一聲,「肯!」

「哈哈!」

張嘯大笑道:「那就先喝你小子的喜酒了!」

「誰說的!」

張夫人拉著古凝霜的手,說道:「我的意思是你們的婚事一起辦!」

「啊!」

張嘯大叫一聲,然後張夫人又對古凝霜說道:「霜兒,我也了解了一下,我知道我們家境比不上你娘家那邊,但是我們都會把你當親女兒看待的!」

古凝霜也是臉紅十分,基本都說不出話來了。

張嘯卻笑道:「娘,你不用說這些的!她肯嫁給我的!」

「去你的!」

張夫人白了張嘯一眼,「哪有你這般臭不要臉的,人家一個姑娘家還要不要點面子啊!」

「我錯了!」

然後張夫人又拍拍古凝霜的手,「就這麼說定了,你們的婚事就一起辦了!」

古凝霜也不說話,只能紅著臉,輕輕點頭。

「噗嗤!」

沛菡笑道:「看來娘親恨不得自己的孩子快些成親啊!兩位哥哥,恭喜賀喜啊!」

「賀喜什麼?」

聶夫人轉頭過來,說道:「你的婚事也一起啊!」

張夫人也說道:「你都叫我三娘了,你的婚事我們自然也要一手操辦的呀!」

聶夫人點頭道:「你也是我們的孩子啊!」

張夫人又接話過來說道:「現在也是冬天了,房子的事情我們還是春天再說吧,所以那你們的婚房什麼的先在我家好了!」

兩個夫人滔滔不絕……

沛菡臉一紅,「我不知道有我啊!我以為你們說他們而已!」

「哈哈!」

賴神醫笑道:「景仲,還不快謝過兩位夫人,不對!應該要跟沛菡丫頭一起叫,叫二娘,三娘!」

景仲臉也一紅,但是還是像兩個夫人叫道:「二娘,三娘,景仲對這種東西也不甚在行,大小事務,都看你們的意思了!」

「好啊!」

兩個夫人笑得很歡,「都交給我們了!」

兩個大人自然不理會這些,但是看到自己的夫人都說得差不多,他們也很開心了,當下就舉起酒杯,「來,我們先喝一杯!」

渣受救攻記 「喝!乾杯!」

……

第二天,他們都起了個大早,張嘯他們收拾了好些祭品的,一行人直往山上趕去。

一來到這裡,清風一吹過來,沛菡就淚眼婆娑起來。

張嘯、聶凌兩人則是將那些祭品整整齊齊地擺在地上。

然後恭恭敬敬拜了幾拜,「趙姑姑,我們回來了!」

聶凌也說道:「我們終於完成答應你的事情了!我們總算把沛菡帶回來了!」

伊秋、古凝霜兩人也走了過來,恭恭敬敬地拜了拜。

「沛菡!」

張嘯、聶凌齊聲說道:「你過來吧!」

「撲通」

沛菡一走過來,直接就跪在地上,抱著墓碑,哭道:「姑姑,姑姑!我回來了,是寶兒,寶兒終於回來了!」

「姑姑!仇人死了!是寶兒親手殺的!那老賊將爹爹跟姑姑你都殘忍殺害,我留他不得,姑姑,你原諒我吧!原諒寶兒吧,寶兒沒有聽你的話!」

「但是這血海深仇,我要是不報,我就對不起你們,所以我沒有聽姑姑的話,姑姑,你原諒我!」

「還好,小凌大嘯他們對我都是極好的,要不是他們的幫助,我也保不了仇!姑姑,你一定很是歡喜,我們三人現在結拜了,寶兒也是有哥哥的人了,還一下子有了兩個好哥哥!」

「本來我以為我體內的寒毒再也清不了,就要跟姑姑、爹爹團聚了,但是哥哥們還是帶著我四處看病,還好我們後來找到了賴神醫,所以現在我身上的寒毒全都沒有了!」

「姑姑!寶兒現在就跟姑姑想看到的一樣了,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姑娘了。」

「姑姑!告訴你一個好消息啊!我那兩個哥哥卻都要結婚了,你看到了嗎?那兩個就是他們要迎娶的姑娘,漂亮吧?」

本來沛菡哭得梨花帶雨的,其他人卻都很是心疼,現在看她慢慢恢復過來,由悲轉喜的,也很是高興。

張嘯將景仲一推,聶凌隨即說道:「趙姑姑,沛菡說漏了一件事,她也是要成親的!」

張嘯也大叫道:「趙姑姑,你看,這就是沛菡的郎君!」

景仲臉一紅,但很快恢復過來,雙腿一曲,直接就跪了下來,「咚咚咚」地磕起頭來。

「姑姑,我叫景仲,我好好照顧沛菡的,您放心吧。」

沛菡看了他一眼,脈脈含情,然後說道:「姑姑,我身上的寒毒就是他清除的,他的醫術好厲害的,我們有說不完的話,他對我很好的,很好很好……」

清風陣陣,陽光縷縷,甚是溫暖。 「有客到!」

來人連連帶著賀禮,連連祝賀道:「張老闆,聶老闆,你們兩人感情真的不非同一般啊!連你們公子大喜日子都要定在一起!好事成雙啊!」

「哈哈!還有呢,我們那女兒也一起。是好事成三!」

「對對對!好事成三!」

「招呼不周,招呼不周,裡面請,裡面請!」

原來今天,正是三對新人的大喜之日!

同一天,而且經過四位大人的討論,不管怎麼樣,這三人的喜事都要在一起辦,所以他們就將酒席定在了張峰的酒樓。

張峰、聶雄兩人站在門口,笑著將一波波客人往裡面引去。

「黃騰四煞來賀!」

說著,幾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好幾個小孩子一看到他們的模樣就被嚇到了。

三煞嘿嘿笑道:「兄弟們,今天是兩位老弟的大喜之日,你們就笑一笑吧!」

另外三人聽到這話,也象徵性地笑了笑。

然後三煞又對張峰他們說道:「你們定是我們兩個好弟弟的父親了,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對於這四人的事迹,張峰、聶雄也從自己兒子那裡了解清楚了,也很是敬重這幾位行俠仗義的人。

所以就算他們人人都是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兩人還是笑眯眯地說道:「招呼不周,招呼不周,裡面請!小兒他們一會就過來。」

「有客到!」

說話間,又有兩個人走了過來,一個手持拐杖,一個大冬天還拿著一把摺扇,顯得很是奇怪。

「虞高人!楊大哥!」

張嘯、聶凌兩人跟他們說了很是詳細了,所以他們的父親是一下子就認出了兩人正是虞怪人跟楊奴。

正正是這兩人,自己的兒子才能學到如此本領,再次一次次逢凶化吉。

所以兩人也很是感激,一路小跑過去迎接。

「呵呵!楊奴,他們的父親可比他們要客氣啊!一點也不像那兩小子!」

楊奴也嘿嘿笑道:「怎麼他們還沒出現?」

張峰趕緊說道:「快了的,快了的!」

聶雄也說道:「虞師傅,楊大哥,裡面請。」

「紫陽派眾多高人來賀!」

「師父!師兄!」

眼前浩浩蕩蕩地出現了一群人,張峰、聶雄直接就跑了出去。

來人不是其他,正正是施長老跟四個弟子,還有鄧晨他們。

「師父!」

兩人一衝過去,緊緊握住最前面的施長老的手!

「老五,老六,師父好久沒有見到你們了!」

幾個師兄也說道:「老五,老六,你們這小日子過得可以啊!」

「怪不得,我們這些年都沒見到你們,原來是來這裡過安生日子來了!」

「要不是你們兒子成婚,只怕我們還叫你不成了!」

……

張峰、聶雄熱淚盈眶,拉著施長老就玩裡面走。

「哈哈!幾位師兄見笑了!」

「招呼不周,招呼不周!裡面請!裡面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