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奇那邊的兩瓶香檳更不用說了,六個女孩子一人一杯,這都占快一瓶了。

剩下的一瓶香檳自然被張奇跟眼鏡青年瓜分了。

當看到桌上的酒都被喝光后,青年跟眼鏡青年瞬間就對視了一眼,臉上都不由自主的露出了笑容。

他們的目的已經達成了,接下來就是看何凡跟張奇出糗的時刻了。

想到這,青年就對着何凡笑道:「兄弟,你這都沒酒了!」

「這個簡單!」

當何凡打算喊站在卡座邊上David過來幫他去買酒的時候,旁邊的張奇出聲了。

「不就是酒么,我再買一點!」

這話是張奇咬着牙說的,這些錢可都是他忍辱負重得到的,就這樣花出去還真有些不捨得。

不過今晚這些人都算是他叫過來的,而且來的時間都沒有半小時,就這樣灰溜溜的離開,那張奇面子就掛不住了。

看着旁邊的蘇蘇,張奇咬咬牙,直接叫來旁邊的服務員,開始準備再買一些酒了。

不過張奇拿着酒水單還沒來得及點酒,旁邊的何凡就走過來搶過了酒水單。

何凡笑着說道:「剛才你點的,現在該輪到我點了!」

「這……不好吧!」

張奇看何凡這麼說,頓時有些遲疑了起來。

他知道接下來花銷肯定不少,而這些人都算是他叫過來的,讓何凡買酒就有些不合適了。

「這有什麼!」

何凡拍了拍張奇的肩膀,開口笑道:「下次你再請我就行了!」

不等張奇再次開口,何凡直接就對着服務員說道:「黑桃A黃金瓶給我拿一百瓶上來!」

「卧槽!」

聽到何凡的話,就算旁邊的張奇知道何凡有錢,但也忍不住爆了句粗口出來。

「你點那麼多怎麼喝得完!」

張奇瞪着眼睛看着何凡,不知道何凡點這麼多酒幹什麼。

「這次喝不完就留着下次喝,又不是不能寄存!」何凡不在意的擺擺手。

「那一百瓶也太誇張了吧!」

張奇在心裏默算了一下,這一瓶八千八,那一百瓶就得八十八萬了,都快抵得上一輛百萬豪車了。

「沒事,開心就好了!」

何凡對張奇說完,就讓服務員去準備了。

沒一會,給何凡他們開卡座的那個營銷就小跑過來了,臉上洋溢着無比熱情的笑容。

「哥,您是要一百瓶黑桃A么!」

這會的營銷已經重新喊何凡哥了,要不是拉不下臉,他都想喊何凡爸爸了。

「嗯,刷卡吧!」

何凡點點頭,看到營銷手裏的刷卡機,直接就掏出了銀行卡遞了過去,直接堵住了營銷那虛偽的嘴臉。

「嘿嘿,哥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營銷興高采烈的接過何凡遞過來的卡,刷卡期間還不忘了捧何凡一句。

「哥,總共是八十八萬,您輸一下密碼!」

當營銷擺弄好收款金額后,就用雙手舉著刷卡機讓何凡輸密碼了,臉上佈滿了討好的笑容。

「滴!」

伴隨着刷卡成功的提示聲,這八十八萬瞬間就從何凡銀行卡划扣了出去。

而營銷聽到這個聲音,簡直就像聽到天籟之音一樣,嘴角都笑得咧開了,估計娶老婆都沒有這麼高興。

「哥您等會,我現在就去給您安排,馬上就把酒給您送上來。」

營銷說完也沒有馬上走,而是等何凡點頭之後,這才屁顛屁顛的去準備了。

沒一會,何凡這個卡座周圍就多了七八個西裝大漢出來了,跟David幾人混雜在了一起,都快把何凡的卡座圍起來了。

這幾個西裝大漢是營銷安排過來的。

雖然他知道何凡自己帶了幾個保鏢,但還是又安排幾個人過來。

畢竟程序還是得安排的,才能讓何凡感受到他的熱情服務。

卡座里的蘇蘇幾人看到遍佈周圍的大漢,瞬間就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剛才David幾個人站在周圍並不明顯,但現在忽然又多了七八個大漢出來,這下他們都能感受到這個卡座好像跟其他卡座有些不同了。

而青年跟眼鏡青年兩人看到這一幕,瞬間就對視了一眼,臉色都忍不住疑重了起來。 第476章

他不到四十歲啊,老谷主居然為了他打破歷代祖宗定下來的規矩。

看來這年輕人,真不是一般人啊。

聯想到自己剛才居然要招攬谷主,姜逢春頓時有些尷尬。

太丟人了!

能繼任谷主之位的人,一定是醫道超絕,比他要高好幾個台階的人。

而成就和財富這種東西,對谷主來說,就如同過眼雲煙。

林壞笑笑:「起來吧。」

「算起來,你應該還是我的前輩。」

「你離開神農谷的時候,我還不是神農谷的谷主。」

姜逢春緩緩起身,忙道:「不敢,不敢,學無先後,達者為師,您的醫術可比我高明多了。」

林壞:「其實今天遇到你,也算是個巧合。」

「我正好找你有點事,想請你幫個忙。」

姜逢春拱手道:「谷主客氣了,我雖然早已經離開神農谷,但我永遠都是神農谷的弟子,您叫我赴湯蹈火我也在所不辭。」

林壞道:「赴湯蹈火倒不必,我老婆的公司最近要上市,想請幾個重量級的嘉賓來撐場子。」

「既然你正好在天海市,到時候也來捧捧場吧。」

姜逢春:「那是我的榮幸!」

林壞點點頭,他還要給張守成清除蠱毒,就先讓姜逢春離去了。

……

而彼時。

一家高檔療養院裏。

岳龍城手握林壞的照片,咬牙切齒:「死!我要他死!」

「不!我要他生不如死!」

他特意派人去查了小區監控,當晚林壞根本就沒有回過家。

他基本可以斷定,那天晚上來救唐希月的人,肯定是林壞!

就算不是林壞,那也跟林壞脫不了干係!

他現在摔成這樣,都是那林壞給害的。

幸好他在國外受訓這麼多年,身體素質練得極好。

否則的話,他這次肯定就出師未捷身先死了。

可即使沒傷得太嚴重,岳龍城的心裏還是有些受傷。

畢竟這是他回國后第一次執行任務,就被人打成這樣,丟人啊!

這時,苗爺走了進來,關切地問道:「少主,您感覺怎麼樣了。」

岳龍城哼道:「我感覺很不好。」

「我問你,林壞那邊現在怎麼樣?」

苗爺道:「剛剛的探子來報,林壞今天去張守成的老師龐淵家裏了,去給龐淵治病。」

「而且他還告訴龐家人,最多一個月,就會讓龐淵醒過來。」

岳龍城陰沉着臉,看着苗爺:「我問你,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林壞跟張守成之間的關係?」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害我在宴會上出醜!」

苗爺表情有些不自然,道:「抱歉啊少主,我也不知道張守成要來參加宴會。」

「本來我是打算宴會一結束,我就告訴你的。」

岳龍城沒好氣地白了他一眼,暗道你個糟老頭子壞得很,不就是怕我輕敵,所以故意讓我吃個虧么。

苗爺忙岔開話題道:「少主,龐淵還有一個月就會醒過來了,這對我們很不利啊。」

「一旦他醒過來,主子的身份就很可能會暴露了。」

「我們只有一個月的時間佈局圍剿計劃。」

岳龍城道:「你未免也太小瞧我了。」

「一個月,都夠我殺林壞三回了。」

「最多十天,我要林壞跪在我面前,磕頭求饒!」

他忽然想起一件事,問道:「對了,我讓你去請小戰尊來參加我的開業典禮,這事你辦了沒有?」

苗爺嘆氣:「我辦是辦了,但我根本不可能見得到小戰尊本人啊。」

「我也是託了很多關係,才好不容易把邀請函送去。」

「但小戰尊會不會看就不一定了,畢竟人家日理萬機。」

「我猜他多半是不會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