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元治好蠻藤的道傷之後,幫月薔薇擦了擦額頭鼻子上的汗珠,又給自己擦了擦。開口道:“蠻大哥,感覺怎麼樣?”

蠻藤:“沒想到張元兄弟還能治療道傷,你不會也是某位道臺境的高手吧?”

張元搖了搖頭表示不是,他又來到了老王等一衆人身邊,再一次幫他們檢查了一遍,看看他們是不是也跟蠻藤一樣受了道傷。

一遍過後,發現每個人都沒事兒,只是讓他不明白的是老王等人全都一副死灰之相,就跟死了孩子似的。

“你們這一個個的都怎麼了這是”張元好奇的問道。

“完了,全完了”山羊鬍子刁習道。

“打水漂了,全都都打水漂了”老王道。

李海君:“我們可是給你打了一萬中品靈石的欠條呢?窮澤獸就這樣跑了”

……

衆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聽了半天張元算是聽明白了。原來是窮澤獸跑光了,他們在這裏發愁呢?

張元:“窮澤獸跑了,找回來就是了,至於傷心的跟死了孩子似的嗎?”

“找,到哪裏去找,窮澤獸跑那麼快,我們還追得上”李海君道。

“難不成你在窮澤獸身上留了什麼暗手?”老王率先反應過來,畢竟張元馴服窮澤獸用的手段很是詭異,留點暗手也屬正常。

其他人一聽老王這麼說,也都齊刷刷的看向張元。

張元把手往屁股後面一背,來回走了一圈。很是嘚瑟的道:“那是當然,我確實有能力將窮澤獸召回來,只是召回窮澤需要佈置一套大陣,我缺乏靈石啊”

“需要多少?”衆人異口同聲的說,對於召回窮澤獸很是急切。

“怎麼着都得需要五百中品靈石吧!”張元回道。

衆人齊刷刷的看向李海君,畢竟這裏面也就是李海君最爲富有,擁有的靈石最多,其他人即使有也就一塊半塊的。

李海君嘴角抽了抽,不過他也不是傻子。只見她說道:“要用我的靈石沒關係,不過你們需得每個人都給我打欠條”

衆人連忙稱是,畢竟要是召不會窮澤獸,他們每人一萬中品靈石就打水漂了,現在平攤下來,每人只需要幾十塊中品靈石算個毛啊!


衆人每人給李海君打了張欠條,李海君一摸儲物戒,靈石嘩嘩啦啦的掉落一地。

張元看着一地的中品靈石,眼中不免露出喜色,不過隨即被他掩飾過去。開口道:“哎呀!不夠啊!還差幾十塊吶”

李海君攤攤手道:“我把身價全掏出來了,要不你們再湊湊”

衆人又七拼八湊的掏出一些,只是加起來也就十幾塊,而且以普通靈石居多。

“還差點啊!這樣沒法擺弄陣法”張元皺着眉頭說道。

接着他觀察了一陣衆人的表情,發現他們身上確實沒靈石,正打算自掏腰包擺弄陣法。

老王卻突然跳了出來,從胸口掏出一塊指甲蓋大小的靈石來。肉疼的道:“我這裏還有一塊” 看着老王手中小小的靈石,衆人不由瞪大了眼睛。因爲他這塊靈石不是普通靈石,也不是中品靈石。看那色澤赫然是上品靈石。

上品靈石就屬於稀有品種的靈石了,一座靈石礦脈就算挖空也不見的能產出個百八十塊來。

跟一塊中品靈石相當於一百塊普通靈石不同,上品靈石跟中品靈石之間不是一比一百的關係,而是一比一千。

也就是說一塊上品靈石相當於一千塊中品靈石,雖然老王掏出來的這塊上品靈石比較小,也就相當於半塊,那也相當於是五百塊中品靈石了。

更爲重要的是,上品靈石的純度更高,沒有人真個拿上品靈石去換中品靈石。非要換的話,老王這指甲蓋大小的上品靈石在市場上怎麼也得換個八百塊中品靈石。

張元:“你把上品靈石都掏出來了,這不像你啊!今天怎麼這麼大方”

老王嘴角抽了抽道:“窮澤獸可是價值上萬中品靈石呢,要是召喚窮澤獸的關鍵時候沒了靈石,以你張元鐵公雞的性格鐵定不會自掏腰包,要是失敗了,那我們豈不是不是虧大發了”

張元面部表情有些抽筋,他張元有那麼摳門?自己剛剛都想自掏腰包來着。就算自己摳門,那還不是自己氣海鬧得,難不成還不修行了。

不過這種事情沒法給人說,畢竟是自己的弱點。索性撇撇嘴不去搭理老王,去擺弄陣法去了。

張元找了一個比較平坦的空地,在地面上花了一個大圓。大約能容進一隻窮澤獸的樣子。他又在大圓圈內刻畫了一些奇奇怪怪的圖案,圖案之間相互交叉連接。

隨後他又在大圓的邊上畫了不少小圓,小圓用直線跟大圓連在一起。

隨後他將中品靈石均勻的放在小圓當中,嘴中唸唸有詞。小圓開始熾盛起來,緊接着熾盛又藉着直線傳給了大圓,大圓又傳給了圖案。


轉瞬之間,圖案已經被點亮,清清楚楚的展現在衆人眼中。圖案很是複雜,並且有一種別樣的美感,不像張元畫出,倒跟天然生成似的。

伴隨着圖案越來越明亮、熾盛,衆人感覺身體涼涼的,似是有陰風吹起,然而細細感應卻不見半點風吹草動,很是詭異。

而在圓圈附近的張元依舊在念念有詞,等到他不念了,神叨叨的道:“回來吧!回來吧!”

要不是張元真的刻畫出了陣法,並且成功讓陣法運轉,大家都會懷疑張元是不是瘋了。

於此同時,四散而逃的窮澤獸們。此時正如驚弓之鳥一般,玩命的奔跑。突地腦子裏出現了一個聲音“回來吧!”

他們是玩命的抵抗,畢竟被張元收服的時候是開了靈智的。剛纔童戰可把他們嚇的不輕。不過腦子裏的聲音像是有一種神奇的魔力,誘惑着他們回去。

他們逃跑的念頭越來越弱,被牽引着回身向着張元的方向而去。然而走了兩步,他們就有些茫然了,因爲召喚他們的聲音消失了。

在窮澤獸們回身的一瞬間,張元就通過陣法感應到了他們腦子裏的印記。

“既然被收服了,還想逃走”張元露出一抹邪性的笑容道。隨後他擲出老王給他的那塊上品靈石扔到大圓圈的正中心,嘴裏又是一陣唸唸有詞。

大圓圈內的圖案突然光華一閃,等到光華斂去,卻是出現了一隻窮澤獸。

這隻窮澤手看到張元等人,晃了晃腦袋。儘管開了靈智,能口吐人言了,顯然一時半會兒也是不能明白髮生了什麼。

然而窮澤獸看見月薔薇的時候,卻撒歡似的跑了過去,口裏叫着主人,這隻赫然是屬於月薔薇的窮澤獸。

等着這隻窮澤跳出大圓,大圓又是光華一閃,又一隻窮澤獸顯現出來。同樣是晃了晃腦袋不知所以,看到其主人之後跳了出來。

如此這般,一直到所有的窮澤獸都召喚回來。熾盛的圖案才一點一點的斂去,再去看小圓圈之內的靈石,赫然已經變成了普通的石頭。即便是普通人也看不上眼的那種。

紅門城,城主府內,此時城主吳有爲正向其夫人尹倩倩抱怨。

“夫人啊!你說我不就是把咱這紅門城治理的好了點嘛,那些乞丐怎麼就跑到我的治下來了。這不是要影響我今年的政評嘛”

尹倩倩:“不至於吧!你這紅門城雖然治理的不錯,不過也算不上繁華。更兼且時常有野獸、妖獸出沒,一般的乞丐誰會跑到你治下來”

“這你就不懂了吧!人家不但跑到我的治下來,而且還是奔着我愛民如子的名聲來的”吳有爲道。

隨即他又將今天在城中遇見蘇繼三人的事情說了一遍,描述的時候還特意將人家誇自己的那幾句話有意的在自己夫人面前進行了一番誇大。等着尹倩倩露出崇拜的眼神。

可是尹倩倩註定是要令他失望了。她非但沒有眼冒小星星,反倒是眉宇之間有些微皺。

尹倩倩這個人啊!是出身於秦京的名門望族之家。不僅人長得漂亮,更是自幼飽讀詩書,很是聰慧。因爲他從丈夫的話裏面聽出了那三個乞丐有些許不正常。

尹倩倩來回走了兩步,又是思索了片刻道:“有爲,你沒感覺那三個乞丐有那麼些許不正常嗎?可別是來咱們紅門城鬧事的”

隨後他解釋道:“你自己到底是不是愛民如子,你心裏應該有點數吧”


這話說得很是直接,一點也不給老吳留點顏面。不過倒也可以理解,畢竟此時就他們夫妻兩個人,不怕老吳下不來臺。更兼且他尹倩倩的孃家在秦京也是有些許勢力的,倒是不怕老吳心裏不痛快。

不過畢竟不是什麼好話,老吳聽了還是有些許不舒服。尹倩倩看着老吳的表情,不多做理會,繼續解釋。


“你愛民如子都是自己刻意表現出來的,實際上除了執法稍微公正些,沒那些雜七雜八的苛捐雜稅之外,倒沒給百姓們帶去多少好處,哪裏會有人對你感恩戴德”

“退一萬步說,就算有人對你感恩戴德,你認爲自己的名聲會傳出去嗎?要知道咱們紅門這個地方是出了名難走,而且此處又沒有什麼資源。很少人來來往往的,人家外地的乞丐怎麼會聽說過你的大名呢?”

“但願那三個乞丐不要在咱們紅門城亂來,我可是在這地方都呆膩味了,還等着你政評好點,快點回到京師去吶!”

對於尹倩倩的智慧,吳有爲還是很相信的。他當即叫來心腹手下道:“去!到我今天去過的包子鋪那裏調查一下三個乞丐的來歷、去向,儘快回來報我”

手下領命而去,剩下吳有爲來回踱步,顯得很是不安。

尹倩倩:“別走來走去的了,讓人看着心煩。你就不能坐下來安生一會兒,這麼大個人了,怎麼一點沉不住氣”

吳有爲此時正心煩,很想發作一番,不過面對尹倩倩這位妻子卻着實沒脾氣,只得乖乖的找了張椅子坐下。

他又命人給他泡了杯茶,喝了一口想壓壓胸中的怒氣。可是還是感覺憋悶的慌。

“他孃的,沒想到三個乞丐還想糊弄我,等查出他們的底細來非得弄死他們不可”

尹倩倩撇了撇嘴,沒有搭理他,就憑三個乞丐敢面對着吳有爲能夠面不改色的進行忽悠,就說明人家不是修爲高深就是見過大風大浪。人家又不是鹹魚,豈能容你隨便擺弄。

火氣很大的吳有爲,茶水是喝了一杯又一杯。直至喝了一壺茶水之後,調查三個乞丐的手下終於回來了。

“大人,今天白天的三個乞丐已經跑了,並且他們仨還用一塊靈石買了一屜包子”手下道。隨即將蘇繼搶包子的事情仔細述說了一遍。

“哎呀!這三個王八蛋果然不出夫人所料,是來搞事情的,趕快發動城衛去找他們三個,務必把他們給我抓回來”吳有爲有些惱怒的道。

手下道了聲諾,就要轉身離去安排人手。

“慢着!”尹倩倩卻是開口阻止了這名手下。手下也很是配合的停了下來,因爲他知道自家城主很是聽這位夫人的,夫人的話比城主的話還要好使,不存在什麼兩難選擇。

尹倩倩:“夫君,你先別急着去抓人,聽你之前的描述,貌似那幾個人是認識你的。你想想是不是熟人”

吳有爲很是認真的想了想,突然一跺腳道:“我知道是誰了,那三個人,兩個是蘇半城家的長老,道臺境的高手,一個是他的兒子”

“可恨!真是可恨啊!仇人家的兒子竟然沒認出來,否則絕不會讓他們輕易離開”

尹倩倩聽了卻是一喜,有些激動的道:“你說,有兩個乞丐是蘇半城家的道臺高手,那真是太好了”

吳有爲白眼一翻:“夫人,都讓蘇半城的兒子給騙了,你還說好呢,好什麼好啊!”

尹倩倩看着自家老公這模樣有些好笑,掩嘴咯咯兩聲道:“夫君,你怎麼就是不明白呢?”

“蘇半城的兩個道臺境的長老,沒事兒不好好在蘇家呆着,你感覺他們是出來旅遊的嗎?我看八成是要搞事情”

吳有爲眼睛一亮,似是明白了尹倩倩的想法,開口道:“你是說我們給他們捅上去” “對,捅上去,直接報告給天聽司。到時候蘇半城家那兩個道臺境的高手鬧事兒給坐實了,你也算是大功一件。到時候大王還敢不給你升職,那就是不給天尊面子”尹倩倩道。

天尊不是一位,而是有九位之多。不過天下如此之大,饒是九位天尊手段通天也是管理不過來的。因此他們在天下之間設置眼線,這就是天聽司。

只是天下實在是太大了,僅憑天聽司哪裏監視的過來。所以各地的天聽司又都或多或少的與官府接觸,也就是說官府跟天聽司之間有專門的聯繫渠道。

“哦!”吳有爲做了個恍然的表情長長的哦了生,不過隨即又是有些忐忑:“夫人,咱們這樣報上去,要萬一那倆傢伙不搞事情怎麼辦,天聽司豈不是要說我們謊報民情、借公事剷除異己”

尹倩倩翻了翻白眼,用手點指着吳有爲道:“你呀你呀!怎麼就那麼笨呢?蘇半城讓他手底下最厲害的兩個打手出來能不搞事情。退一萬步說,他們不搞事情,你就不能想辦法讓他們搞事情嘛。具體該怎麼做相信不用我再教你了吧!”

尹倩倩分析的有理有據,可吳有爲卻是有些膽顫心驚,真要自己想辦法讓童戰夫婦動手,這可是要把天聽司也給算計在內了啊!萬一泄露那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先不說天聽司人家的後臺是九大天尊,單單是天聽司的每個人可都不下於道臺境的實力,甚至於天聽司的高層都已經超越道臺境了。

尹倩倩看出自己老公猶猶豫豫的樣子,似乎有些畏首畏尾,不由有些生氣。

“吳有爲,現在這麼好的機會擺在這裏,只要這件事弄成了,咱們八成就能回到京師,你還猶猶豫豫的幹嘛”

吳有爲:“夫人吶!只要把童戰、曹節兩個人要搞事情給做實了,咱們確實可以回到京師了。可事情萬一有一天敗露了咋整呢?”

尹倩倩:“你呀!就是有些過於瞻前顧後了,想得太多”

“咱們只是給天聽司提供一個情報,他們事後還能找我們麻煩不成。那樣,以後還有誰敢再提供給天聽司情報,那樣,天尊們不都成了聾子、瞎子”

吳有爲:“夫人你是不是搞錯了,我是說咱們若是引誘童戰、曹節二人出手,事後要是被天聽司知道了,會不會被人家清算”

尹倩倩嘴角一瞥道:“我說了咱家只是提供情報,誰能證明咱們在這個事情上出過手”

“對了,你吳有爲最近不是認了一個貌美如花的乾女兒玲瓏嗎?好像也是個修士。這件事情就讓她去辦吧!到時候咱家死了女兒,就算天聽司查到什麼蛛絲馬跡也不好說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