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下,鳳九沐還在和黑衣人纏鬥,青逸受傷不輕。

彩鳳第一時間沒有朝青逸飛去,而是飛到鳳九沐的身邊,羽翅狂閃,黑衣人被颶風颳走,鳳九沐見狀,身影一閃,跳上了彩鳳的後背。

彩鳳回頭去找青逸。

青逸這個可憐的孩子,已經被它製造的颶風掀翻在地,身上本來就受傷了,再遭此痛擊,表情那是一個慘。

彩鳳兩爪子,跑到青逸身邊。

看青逸這個慘樣,大概是無法自行的回到它的背上,索性伸出爪子,想抓青逸的肩膀,鳳九沐快它一步,伸手把青逸從彩鳳爪下救了上來。

「走。」

鳳九沐低沉的說道。

彩鳳煽動巨大的羽翅,瞬間飛上雲霄。

被掀翻的黑衣人爬起來,他們仰著頭,目光獃獃的看著天空。

天啊!

那是什麼?

神鳥鳳凰?

神鳥把人救走了?好像汝嫣雪也被救走了。

太奇怪了,這神鳥哪兒來的?

瀾州大陸,出現過神獸,但是貌似沒有出現過鳳凰這種神鳥。

三人坐在彩鳳的背上。

此時小狐狸已經被鳳九沐抱在懷中,他坐在靠近鳳尾的位置,受傷的青逸坐在中間,最前方坐的也是一個受傷人士……汝嫣雪。

「剛才說話的少女……是小狐兒嗎?」

汝嫣雪深吸了一口氣,狐狸會說人話,她是第一次遇到,若非親眼看到,簡直都無法相信。

鳳九沐蹙眉,看著懷中的某隻小狐狸,眼神中有些不贊同,跟除了他以外的人口出人語,不是明智之舉。

不過,他也能猜到這隻小狐狸的目的。

著急變成人。

「是的,汝嫣雪,剛才是我跟你說話,也是我救了你。」裴水道。

汝嫣雪轉頭,看到身後坐著的青逸,她臉紅了紅,從來沒有和陌生的男子,坐的這麼近過。

但這是逃命,也就沒那麼多講究,她盡量忽視青逸的存在,視線落在鳳九沐懷中的小狐狸身上,感激道:「謝謝你,小狐兒。」

裴水說:「不用謝我,我需要你的幫助。」

汝嫣雪怔了怔,片刻以後,她表情頗冷的看著小狐狸:「幫助?你也想要九翡?」

它救她的目的,就是為了得到九翡?

裴水搖頭:「你弄錯了,我不需要九翡,那東西在拓跋家主的眼中是至寶,在我眼中卻什麼都不是。」

不是為了九翡,那它需要她幫助什麼?

汝嫣雪的心情,突然變輕鬆起來,她對這隻小狐狸很有好感,不知道為什麼?她很不希望它救她是為了九翡,這種強烈的感覺,甚至超過了鳳九沐。

是的。

汝嫣雪看到鳳九沐的一剎那,就對這個男人有好感,這是一種情竇初開的感覺,是少女懷春,對自己未來夫君嚮往的感覺。

汝嫣雪好奇的問道:「你不要九翡,那我能幫助你什麼?」

她現在這幅自身難保的落魄樣,怎麼能幫助別人?

汝嫣雪很不自信。

裴水把汝嫣雪的表情看入眼底,她說:「汝嫣雪,你別這麼不自信,你能幫我,這個世上只有你能幫我。」

汝嫣雪:「啊?」

裴水接著說道:「我的一隻斷尾,在你的身上,必須拿回斷尾,我才能脫離魔咒苦海,變成原來的人形。」

斷尾?魔咒?人形?

汝嫣雪慌的一逼:「可是,我沒有拿你的斷尾啊!我以前都不曾見過你。」

裴水皺眉,就知道這種事急不得,現在跟汝嫣雪說,還是太早了點。

既然說了,就沒有不解釋清楚的道理。

「我知道,你沒有拿我的斷尾,但是我的斷尾確實就在你身上,不僅是你,我的斷尾還在另外八個人身上,你看我的身後,已經拿回了六條,就差兩條了。」

汝嫣雪視線落在小狐狸的身後,幾條蓬鬆雪白的大尾巴,非常耀眼。

汝嫣雪大概聽懂裴水的意思,但是她很迷茫,因為她根本就不知道該怎麼把斷尾還給小狐狸,讓它脫離魔咒的苦海,變成人形。

汝嫣雪喃喃的說道:「小狐兒,我該怎麼還你?」

裴水想了想,說道:「你不用刻意做什麼?這需要一個契機,斷尾就能自動的回到我身上。汝嫣雪,你沒有發現……我的聲音有些熟悉?」

小狐狸不提,汝嫣雪差點忘了。

是啊!

它的聲音很熟悉,好像再哪兒聽過?

汝嫣雪想到它能化成人形,好奇的問道:「小狐兒,我們見過是不是?」

裴水笑著點頭。

汝嫣雪看到小狐狸咧開嘴巴,笑容是那麼的純凈,彷彿盛開的曇花,好看極了,她也受到了感染,嘴巴上揚。

汝嫣雪興奮的問道:「小狐狸,你快告訴我啦!你到底是誰?」

這種感覺愈發的強烈,汝嫣雪覺得,她跟這隻小狐狸,很有可能是最近認識的,而且彼此有過交集。 小狐狸開口道:「在靈力比試場上,我們見過,你還跑過來提醒過我。」

她提醒過它?

汝嫣雪頓時睜大眼睛:「你……你是……上官姑娘?」

若這是真的,那太震撼了。

小狐狸點了點頭:「沒錯,是我。」

汝嫣雪:「你……你你……怎麼會變成這個樣子?」

突然想到小狐狸剛才說過,是中了魔咒,汝嫣雪又氣憤的說道:「我真是笨,你是中了魔咒。上官姑娘,到底是什麼人,這麼惡毒?把你變成了狐狸?」

這個人不僅惡毒,還是一個練了禁忌法術的高強之人。

瀾州大陸存在練禁忌法術的陰暗小人。

所以,汝嫣雪把裴水變成小狐狸,聯想到了這部分人的身上,再說禁忌法術,也是不能公開的,是很隱秘的東西,包括練習者的身份,都會隱藏在黑暗之中。

裴水搖頭:「這個,我還不清楚。」

汝嫣雪見狀,很同情裴水:「上官姑娘,你彆氣餒,蒼天有眼,我相信你很快就能得到斷尾,打破魔咒,再次恢復人形的。」

裴水用力的點頭,狐狸眼雪亮的看著她:「有汝嫣姑娘這句話,我就放心了。」

汝嫣雪對小狐狸笑了。

她轉回身體的時候。

鳳九沐突然開口了:「水兒會變狐狸的秘密,你任何人都不能告訴,包括你的親人。」

「公子且放心,我誰都不會說的。」

汝嫣雪給出保證,她又說道:「公子,上官姑娘,你們能把我送到汝嫣茶莊去嗎?」

汝嫣茶莊,顧名思義,是汝嫣府的產業。

今天汝嫣府被拓跋家主派來的人屠殺,汝嫣雪的父親並不在府中,他大早就去了茶莊,忙一批名貴的新茶。

這新茶叫「金尖」,去年剛培育成功,今年的現下是收穫期。

正因如此,父親逃過一劫。

汝嫣雪現在急著去告訴父親,汝嫣府出事了,她要去把父親帶走,因為拓跋家族沒抓住她,肯定會猜到父親在汝嫣茶莊。

「好,你直接給小凰凰指路,告訴它茶莊的方向就可以了。」裴水說道。

汝嫣雪給彩鳳指路,她不奇怪彩鳳能聽懂人話,在瀾州大陸,有極少部分天賦高的家馴靈獸,也是能聽懂主人說話的。

彩鳳的飛行速度很快。

不到一炷香的時間,就到了汝嫣茶莊。

幾人從彩鳳身上跳下來,彩鳳瞬間縮小成小彩雞,回到小狐狸蓬鬆的尾巴中。

小狐狸被鳳九沐抱著,不再說話。

汝嫣雪跑進汝嫣茶莊:「爹爹……爹爹……我爹爹……呢?」

汝嫣雪看到茶莊內的一名茶女,心中咯噔一聲,茶女渾身是血,她的腳邊,躺著好幾具茶女的屍體。

「汝嫣老爺……汝嫣老爺……被人抓走了。」

汝嫣雪頓時感覺到頭暈目眩,天都快塌下來了,已經這麼快就來了,難道還是來晚了一步?爹爹被拓跋家主的人抓走了?

汝嫣雪身體搖晃,彷彿欲墜。

鳳九沐對青逸使了個眼色,青逸上前扶住汝嫣雪。

「你別暈了,我們需要想辦法救出你爹。」說出這句話,青逸很後悔,想咬掉舌頭的心都有了,他現在身負著傷,王爺也只是單槍匹馬,他們幾個過去,豈是拓跋府的對手?

汝嫣雪聽到這句話,她用力的抓住青逸的手臂,眼中閃著淚花:「真的嗎?你們願意幫我去救爹爹?」

青逸沒敢回答汝嫣雪,他回頭朝鳳九沐看去。

鳳九沐表情清冷,沒有表態。

汝嫣雪順著青逸的視線,看到了鳳九沐,她知道還得這個男人同意。

汝嫣雪鬆開青逸,跑到鳳九沐的面前,撲通一聲跪下了:「公子,上官姑娘,我求求你們,求求你們,幫幫我吧!幫幫我爹爹吧!他落在拓跋家主的手上,會沒命的。」

因為……九翡在爹爹身上。

拓跋家主那個喪心病狂的人,只要拿到九翡,就會毫不留情的殺了爹爹。

茶女的視線朝鳳九沐投來,一眼是驚為天人,片刻以後,她感到奇怪,這兒那有什麼姑娘?汝嫣小姐是魔怔了?

鳳九沐感受到茶女的視線,他眉心蹙了蹙。

說實話,他不想幫汝嫣雪去拓跋府救人。

青逸已經受傷,再去拓跋府就是送死。

僅憑他一人之力,也很難從拓跋府救出汝嫣雪的父親,拓跋家主派出來的黑衣人的修為就不低,他目前尚且不知道拓跋家主的修為,現在到了什麼境界?

何況,汝嫣雪也是個沒用的,到了拓跋府,他還得保護她。

如此救人,人沒救出,他們都得賠上。

「公子……」汝嫣雪見鳳九沐抿著薄唇,她心底一沉,苦苦的哀求。

裴水在鳳九沐的懷中,她這次沒有勸鳳九沐去救人。

利弊,她是會分析的。

斷沒有為了救汝嫣雪的父親,就搭上青逸的性命,還有鳳九沐涉險。

鳳九沐遲遲不鬆口,汝嫣雪的心越來越涼,最後失望的哭了。

既然公子不願意,那她一個人去救爹爹。

汝嫣雪站了起來,轉身準備朝外面走去,突然膝蓋一麻,她皺著眉頭,小臉痛苦,只能站在原地。

「他的心比冬天裡的冰雪都要冷,汝嫣姑娘,你求他……求錯人了。」一道妖孽的聲線傳來。

汝嫣雪轉頭,便看到一襲緋衣,容貌傾城國色,顛倒眾生的男子,出現在眼前。

「你……」

「我叫赫連城,他不幫你,我幫你,他不陪你去救你爹爹,我陪你去救。」

赫連城來到汝嫣雪的身邊,鳳目挑釁的看了鳳九沐一眼,又朝他懷中的某隻小狐狸看去,眼底閃過酸不溜秋的嫉妒。

裴水很意外,也很醉心,這妖孽不在上官府養傷,跑到這兒來做什麼?

對了,他是如何找到這兒的?又是如何知道她在這兒的?

鳳九沐黑眸微冷,真是陰魂不散啊!竟能追到瀾州大陸來?

赫連城為何而來?鳳九沐用腳趾頭都能想的到。

潛水鳥與蝴蝶 「謝謝你,赫連公子。」終於有人肯幫她,汝嫣雪就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她眼眶發紅,眼睛里有亮晶晶的眼淚要掉下來。

赫連城拿出一塊乾淨的帕子,溫柔的替汝嫣雪拭去眼角的淚水。

「可憐見的小姑娘,多有孝心?我怎麼能不成全你呢?不過……」赫連城話音一轉,就像繞指柔,輕柔的說道:「你要把這份功勞記在小阿水的身上,這是我唯一的要求,我希望她儘早的變成我喜歡的樣子。」 我希望她儘早變成我喜歡的樣子?

這話聽在鳳九沐的耳中,要多刺耳,就有多刺耳。

他蹙了蹙眉,臉色頗冷。

小狐狸在鳳九沐的懷中,臉頰發燙,這個赫連城,傷沒好就跑出來,還當著鳳九沐的面,故意說這種話,是想要害死她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