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分鐘之後!

「陳姐,現在所有的檢查都沒有問題,而且目前恢復的也不錯,看來,要不了多久,你就能夠回來上班了。」

藍天笑着說道。

「嗯,還得多虧了你啊,要不是你,我也不會恢復這麼快,不過,你的那個圓形切口,還真的是讓我大吃一驚啊,我還特意查了文獻,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人用這樣的切口呢。」

陳曉雲感謝著說道。

她這話真不是違心,她甚至想要藍天寫一篇文獻,但是考慮到他過於低調,就沒有說。

「嗯,沒有人嘗試,我也得嘗試一下嘛。」

藍天笑了笑,將手中切好的蘋果遞給了陳曉雲。

兩人聊了一會無關痛癢地話題后。

藍天就準備起身告別了。

嗯!!!

這時候,手機忽然響了起來。

藍天拿起手機,發現是個陌生號碼。

「喂?您是?」

他下意識地問了一句。

「喂,藍醫生嗎?我們是第二人民醫院急診科的,我們現在需要您的幫助,聽說您現在已經在第一醫院了是嗎?我們的同時已經去接您了?」

莫名其妙地話。

藍天第一時間覺得是騙子,剛要掛斷,對面又着急地說道。

「藍醫生,請您一定要來,我們這裏有個病人,孕期間的,得了闌尾,現在因為宮縮,沒有辦法動手術,聽說您做過,我們現在需要您趕緊過來。」

說完之後,電話那頭傳來了熟悉的聲音。

「喂,藍醫生,我是鍾棋。」

這下次,藍天就知道這是真的了。

第二醫院的能力也不差,但是對比起第一醫院,還是略差一些。

而且,看來不是說謊。

「藍醫生?」

一名醫生跑了進來,他的衣服不是第一醫院的,那很顯然就是第二醫院的。

「陳姐,救人要緊,我先走了。」

藍天看了看陳曉雲,後者對他笑了笑。

……

……

第二醫院。

藍天聽到了彙報,眉頭緊鎖。

患者:38歲。

體重:240

孕婦:26周。

急性闌尾炎,有流產癥狀。

這種病情,這種體重和年齡,藍天都覺得棘手。

最關鍵的是懷孕,弄好了,就是神醫,弄不好,呵,他估計又會站在刀尖上跳舞了。

這個孕婦和之前的那個不一樣。

之前那個雖然和這個相差了一周,但體重卻不一樣。

兩百零三和兩百四的差別可不是一斤兩斤的事情。

藍天苦笑的搖了搖頭,暗道自己怎麼老是遇到這種奇奇怪怪的手術。

「藍醫生,能做嗎?」

鍾棋期待着看着藍天。

他聽說了藍天之前做過的那個手術,正好和這個差不多。

所以情急之下就邀請他過來了。

「我要看看患者,還得請示一下我們院長。」

藍天沒有正面回答,而是略顯官方地回應了一下。

鍾棋自然沒有拒絕,點了點頭。

得到了陳公元的點頭后,藍天跟着他們來到了患者這邊。

「醫生,我老婆能治好嗎?」

一個男人看到了藍天等人過來,連忙詢問道。

藍天想了一下,看着男人。

問道:「你要保大還是保小?」

「保大。」

男人二話不說,直接脫口而出。

藍天聽聞,臉上露出了笑容。

「我就盡全力保住她們母子二人的。」

說完之後,藍天走向了患者。

果然,這個體型真的是大到讓他有點措手不及。

他忽然有些惡趣味地想到,如果是三百多斤,甚至四百多斤的孕婦的話,那會怎麼樣?

不過他想到這裏,搖頭甩出這個想法。

他閉上了眼睛。

腦海中開始出現了分割線。

一條,兩條,三條。

足足出現了十六條。

一會後,他睜開眼睛。

帶着手套的手指在患者的腹部劃了起來。

「這個位置做好標記。」

藍天停下手,看着一名護士。

那護士有點不解,但還是用東西坐下了標記。

「藍醫生,你這是?」

二院的一名醫生好奇地問道。

「這地方是開刀口。」

藍天說道。

「什麼?」

那醫生驚呼了一聲。

藍天看着他,道:「這樣的患者,除了體型是個大問題之外,其實最主要的是脂肪的深度,所以,如果用常規的手段,是沒有辦法做到既能保住孩子,還能保住大人的。」

聽到了他的話,那醫生彷彿醍醐灌頂。

「原來如此,我懂了,我懂了,藍醫生,你真的是太厲害了,難怪他們都說你是天才。」

那醫生激動地說道。

藍天不可置否地笑了笑,然後走向了院長辦公室。

既然確定了開刀口,那麼接下來就需要治療方案了。

而且必須要今天做完一切。

患者的這種狀態,流產的概率會特別大。 劉淵回到家的時候,父親已等在了家門口。

媳婦吳氏忙過來解釋。

「我一直勸父親在屋裏,父親非要在外面。」

打發了吳氏,劉淵把父親扶進了屋。

魚老漢張了張嘴,話又沒問出口。

劉淵是個有眼力勁的。

「今天去了,林家夫人倒是沒什麼,只是那個大兒子,是個不講理的人。」

「既然她兒子反對,那這事……」

「父親別急。」

吳氏端了水上來。

劉淵有模有樣的先端給父親,才端給自己。

「世人言好事多磨,哪有什麼事,是一帆風順的?更何況,您這是晚年再婚,兒子替爹考慮,人家兒子替娘想得多,也是常理之中。」

魚老漢點頭。

林桃那仨兒子,兩兒媳,他都見過。

尤其是老大張大山,連自家娘掙的錢都掙。

「哎,想想,她也真是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