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人正說著話,院外突然傳來敲門聲,徐春海蹭的一下站起身。

「肯定是紀凡來了,大姐你要是不想見他,我這就去把人趕走。」

徐春海現在對紀凡一肚子的意見,只恨不能將他們拆散算了。

他大姐這麼好,那個紀凡……根本就配不上。

葉回抬手在他頭上敲了一下:「瞎說什麼呢,你們在這裡乖乖呆著,他來的正好,我剛好有話要問他。」

紀凡的房間裡帶著夏日的燥熱,這樣的環境實在不適合討論糟心的問題。

可有些話只能他們兩個來說,她也沒辦法將人從她房間里趕出來。

她剛剛消下去的汗又從額頭中擠出。

「說吧,給你三分鐘的陳述時間。」

紀凡:「……」

這語氣怎麼那麼像他們審訊嫌疑人時的開場白。

但時間緊迫,還有不少公事在等著他,他沒有太多時間留在這裡。

而葉回的神色又實在太平靜,他猜不出她心中到底如何想,就只能將前因後果講了一遍。

敘述的重點放在了王雨晴的身份上。

「王家人比較難纏,我以往那種不理會不出面的方式,這一次只能是下下策,所以我還要再想想辦法。」

「王蘭英的娘家人?這身份很配你啊,要不你就乾脆收下算了。」

葉回很理智的就事論事。

這姑娘的出身配紀凡剛剛好,有她在背後幫忙鋪路,紀凡以後都可以專職做一個吃軟飯的。

紀凡被她調侃的話氣的臉都白了。

「你就不能重視我一下嗎?」

「你都說她的家世有些麻煩,你解決不了我更不行,我想來想去就覺得除了拱手相讓,似乎也沒別的辦法。」

葉回眨了眨眼,抿著嘴看似很無奈的模樣。

紀凡往她身邊一坐,頭抵在她肩頭,還矯情的蹭了蹭。

「我就只想讓你把我收了,其他人我一個都不喜歡。」

「可你這條魚太大了,我的碗有點小。」

葉回沒有推開他,由著他在她脖頸間蹭來蹭去。

「你可以為了我努力一次嗎?」 紀凡在來去的路上就想了很多辦法。

但最不會有損兩家關係,又能讓紀家和王家不會交惡的辦法,就是由高萬國出面。

但讓高萬國出面的那個人不能是他。

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在高萬國那裡的分量還不夠。

高萬國很有可能不買賬,理都懶得理。

這個人只能是葉回,憑著她幾次無法對外明說的功勞,逼著高萬國為她出頭。

可這樣一來,他就真的變成吃軟飯的了。

紀凡心下嘆氣,葉回心思轉了轉,就已經猜到他這話語里的用意。

「你想讓我去找高萬國?」

主動爭取什麼的,這在她看來也不是不行,但關鍵就在於紀凡值不值得她這麼做。

她垂著眼帘,目光中帶著審視和計較,瞬間就刺中了紀科長此刻有些敏感的心。

「你前幾天不是還說願意跟我試一試?」

「可我沒想到會這麼麻煩。」

葉回嘆口氣,她這人也怕麻煩,這些事只想一想就覺得要有不少的細節要處理。

一個處理不好,到時候又是接二連三的算計。

算計什麼的其實也不是不行,在米帝的時候她算計起威廉他們毫不手軟。

但這種大事她願意費腦子,這種事情……她私心裡其實是看不上的。

「你還是一點也不期盼跟我在一起的日子嗎?」

葉回很想點頭,但垂眸就看到紀凡眼中的威脅……她輕咳了一聲,不準備回答。

紀凡無奈的坐起身,抬手在葉回的頭頂揉了揉。

「就知道我在你心裡還不知在什麼角落。

「放心,這事我會想辦法,你只要知道我答應過你的就全都可以做到。

「而你答應過我的,也不能忘,知道嗎?」

看到葉回又皺起眉,紀凡這才不情願的將手收了回來。

「回你的房間吧,這邊還是有些熱,小心不要中暑。我出來的時間有些久,也該回隊里了。」

紀凡就沒想過要讓葉回幫忙,他們之間原本就是不穩定的關係。

他剛剛不過是想要試探一下她的反應。

她的猶豫和掙扎雖然有些扎心,但沒有一口回絕,就已經讓他滿意。

他們能有現在的進展全是他用盡各種手段得來的,原本就有些不光彩,他又憑什麼要求葉回為了他而去找高萬國。

最高首長的人情,用一次少一次。

這同她讓高王國幫忙給徐春妮換專業是不同的。

她若是真求到了高萬國那裡,那麼之前那麼多次的相幫,就要一筆勾銷。

那些相幫,都是葉回用命換來的,他又怎麼設定用在自己身上。

葉回看著他的眼睛,紀凡的眼睛生的極好,狹長上挑的弧度如同精心計算過,增減一分都不會如此完美。

只這雙漂亮的眼睛中此時帶著一點失落。

似是因為她總是吝於給出回應而感到難過。

她不是捨不得高萬國那份人情。

畢竟只要她這份能力不會消失,高萬國就一定會主動湊上來送人情。

她只是覺得這種事……麻煩,然後,格調太低。

「你晚上如果有時間,我們可以一起去一趟高萬國家裡。」

這種事是私事,不能去中信海談。

她不想承認自己因為他的眼神而有些愧疚,既然已經準備認真的試一試,在沒得出結論前就不能輕易放手。

被人惦記可以,但惦記到要訂婚就算了。

如果能借著高萬國的手將這次的訂婚取消,那她也算回敬了紀老太太。

還能敲山震虎,讓紀老太太也好,其他人家的姑娘們也罷,如果想惦記紀凡,就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

她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讓紀凡愣愣的站在那裡,好一會找不到該有的反應。

她要去高萬國的家裡……去那裡做什麼?

是他想的那樣吧。

他小心翼翼的看著葉回,又小心翼翼的問著。

「我們去首長家裡是?」

「你覺得呢?」

葉回翻了個白眼,明明最初剛相熟的時候,這人不管算計誰都毫不手軟。

怎麼現在渾身都透著一股忠犬的味道。

而且人也看著笨笨的。

他這幅模樣如果被外人看去,惦記他的人估計會少掉一半。

紀凡的心一整個下午都在大起大落,這會又開始有些失速。

「葉子,你要想好,我們要是真的一起去了首長家裡,你以後也許會有不少麻煩。」

王家人跋扈慣了,如果這一次讓他們丟了顏面,以他們的行事作風,以後一定就會想辦法來找回來。

葉回笑著,抬手在他的胸口點了點。

「你的前言后語還真是矛盾,之前還想讓我努力一下,現在又說我努力了以後會有麻煩,你到底想怎樣?」

紀凡:「……」

他抬手將葉回的手指攥住。

「你明知道我那話是什麼含義……這事還是我自己來解決,你不要牽扯其中。」

「你確定?我這本來就是一時興起,過了這村就沒這店,你可一定要想好了。」

葉回滾圓的大眼睛中寫滿認真。

她的話對於紀凡而言已經刻滿維護。

以她萬事不放在心上的性子而言,真的實屬難得。

他的一顆心已經忍不住蕩漾起來。

「我想好了,在我心裡只有你最重要,什麼都比不上你。」

葉回:「……」

這個時候土味情話真的好煞風景。

可她還是不能免俗的心情大好。

「那你準備怎麼處理?」

「事出突然,我還沒來得及想辦法,不過你放心,我可以處理。」

知道了葉回的心,紀凡也能安心離開。

他來的匆匆,離開同樣匆匆。

徐春海扯著脖子看著窗外,還想衝出去懟上幾句的,結果就見著葉回將人送走了。

「大姐,你幹嘛不讓我們跟他說幾句?」

「你一個孩子家能說什麼?」

「我都說了,我不是孩子!我年紀都……」

他想說他的夢裡他都活到了四五十歲,孩子咳,他都生了兩個,他真的不小!

可當著徐春妮和陸可心的面,他什麼都不能說。

他瞪了葉回一眼,悶悶的轉過頭,一旁生悶氣去了。

陸可心就覺得徐春海這傲嬌的模樣格外可愛。

她抬手雪上加霜的在他頭頂揉了揉,這才問向葉回。

「紀凡怎麼說?」 徐春海雖然在生悶氣,但聽到陸可心的話,還是豎著耳朵準備偷聽。

葉回好笑的看他一眼,這才說道。

「他家人這次給他挑的人比較棘手,他剛收到消息,所以還沒想到什麼辦法。」

「是誰?」

「王家的王雨晴,你們對這家人應該不算了解,不過有層關係你們應該知道一下,最高首長的愛人就姓王。」

葉回這樣一解釋,幾人就全部明白。

能跟最高首長扯上關係,這來頭不小了。

徐春海立馬將頭轉回來,也顧不上再去耍小脾氣。

「大姐,你實話告訴我,你以後真準備跟紀凡結婚嗎?」

這話問的……葉回揉了揉下巴:「算是吧,畢竟他是最適合的人選。」

而且便宜都被那傢伙佔了不少。

她其實無法想象再有其他人倒在她肩膀上蹭來蹭去會是什麼情形。

她應該會一巴掌抽上去吧!

徐春海抿著唇起身,扯上葉回的手腕就要往出走。

「去我的房間,我有話對你說。」

「幹嘛不能在這裡說,我和可心姐也很擔心大姐!」

徐春妮一把扯上葉回的另一隻手,很是堅決的不肯讓他們出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