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

穆塵雪見狀,心頭一緊,頓時就要猛衝過來。

而柳江夜更是冷冷一笑,心中滿滿的不屑。

“區區一個武聖初期境界,竟敢拿我做教人的練習對象。找死。”

話剛說完,柳江夜的笑卻凝固了,隨後消失不見。

“這?”

他突然看見凌天的眉心之上,竟然有一道道劍氣凝結而成的蓮花。

剛纔自己的拳頭轟砸到的,竟是這劍氣凝結而成的蓮花。但,那觸感怎麼如此像人的軀體感覺。

“第三式,蓮舞。”

凌天手中的樹枝迅猛揮出,速度仍舊是那麼的慢,招式仍舊是那麼的隨意。

但即便如此,柳江夜卻是能夠感覺到這一招式之下,蘊藏的力量卻是驚人的。要是被這一劍完全擊中,那肯定會受重傷不可。


柳江夜,當即一個凝聚靈力護體。隨即準備一個後跳躲去。

但就在此刻,凌天手中的枝條竟然頓時改變了攻擊的方式。

“這?又是什麼?”柳江夜一臉懵逼。

但隨之而來的,竟然是凌天漫天的連續攻擊。

“第四式,蓮分,第五式,蓮聚,第六式……第十式,化蓮漫天。”


砰砰砰~轟!

凌天的連續攻擊如同暴雨梨花般落在柳江夜的身上。

每一招每一式他都看得極其清楚,但是即便如此,他仍舊無法躲開。

穆塵雪原本還心頭一緊,但就在看見凌天眉心出現蓮花的一刻,她便再次認真的觀察着凌天的一招一式。

甚至站在一旁,自己模仿着揮舞起來。

那感覺就像是小孩子練劍一般,耍的有模有樣的。

噗!

柳江夜此刻頓時朝着身後暴飛出去。根本無法停下腳步。

他此刻的內心十分詫異,不,是無比的震驚和疑惑。

爲何凌天這慢如龜速,隨意如狗般的攻擊,自己竟然躲不開?

而且這每一招每一式的威力竟然都在武聖大圓滿境界的修爲層次。

甚至柳江夜還感覺到了一種奇怪的感覺。

那便是凌天故意收斂着力量攻擊自己,怕一下就弄死了自己,沒人給穆塵雪試煉一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柳江夜吐出一口鮮血之後,便重振旗鼓。

他確信眼前的凌天不可能有如此修爲實力。

雖然他只從凌天的身上感應到了武魂境界的修爲,但這只不過是凌天爲了隱藏真正實力,故意爲之的表象。

但他柳江夜衆橫江湖如此多年,豈會被這區區的障眼法所遮蔽了雙眼。

“吐。小子,原本我只是像跟你玩玩。試試你的深淺。沒想到你還真有些本事。”

柳江夜冷哼一聲,雙眼此刻充斥的,滿滿的都是濃烈的殺意。

“你已經成功的激怒我了。所以,今日你必死無疑。”

柳江夜大放厥詞。

但凌天壓根沒有理會他。竟直接跟穆塵雪在聊着劍法的事情。

這無疑讓柳江夜氣憤到了極致。

“你孃的混賬玩意,就算是長青閣閣主來了也要對我禮讓三分。你這小毛孩子,竟敢如此對我。去死吧。”


柳江夜震怒,隨即咬牙切齒起來。

他猛然握緊拳頭,一股如同被解開封印一般的力量沖天而出。

轟隆!

地面頓時皸裂。陣陣的罡風氣浪,如同風吹麥浪的模樣一般,以肉眼可見的程度,一浪接着一浪洶涌震盪而來。

“師父。這次讓徒兒來!”

穆塵雪堅定的看着凌天說到。 凌天倒是沒有想到,穆塵雪竟然會主動提出,讓她來。

但是現在這柳江夜可不再像之前那般隨意,而是真的認真起來拿出家底來了。

“不可。”凌天淡然說道。

“我可以!”穆塵雪堅定說道。

“真的不可以。”凌天再次拒絕。

“師父,我真的可以。”穆塵雪也再次堅定的說道。

“好!你去吧。”

凌天直接將手中的樹枝塞到穆塵雪的手中。

“我~”

穆塵雪當即愣了愣,她還以爲凌天會繼續拒絕她。誰知道卻是話鋒一轉,直接將樹枝塞到了自己的手中。

不過,穆塵雪猜想,這一定是師父考驗自己的決心罷了。

“好!”

穆塵雪拿過樹枝,朝着柳江夜便走了過去。

柳江夜見狀,冷哼一聲:“找死!”

此刻,他全身上下散發着一道道護體罡氣。就像是身披一件護體盔甲一樣。

穆塵雪此刻凝神靜氣,完全放鬆自己。讓自己進入一種放空自我的狀態。

他知道凌天之所以能夠那麼隨意就使用出這麼高境界的招式,一個重要的點是,放空自我!

此刻,柳江夜已經動身。

嗖的一下,整個人已經來到了穆塵雪面前。

他高舉的拳頭對準穆塵雪的腦門就是一拳。

轟然的拳頭,氣勢磅礴。

一陣疾風迅猛吹掠而來。

四周被吹得飛沙走石,如同荒漠之上的幹風,吹得獵獵作響,讓人皮膚生疼。

但此刻,穆塵雪仍然鎮定自若,閉目未睜。彷彿一切都在她的掌控一般。

凌天見狀,那是心中忐忑不定。生怕穆塵雪錯過了最佳的反擊時機,而被這柳江夜打成重傷。

砰!

疾風肆掠,罡氣爆散。

柳江夜的拳頭已經轟然砸到了穆塵雪的腦門之上。

“塵雪!”

凌天頓時疾呼,心中更是焦急不已。

這麼近的距離這小妮子怎麼可能抵擋得了?

此刻,凌天就要動用自己絕對領域範圍的無敵掌控時,卻突然發現……

“蓮花?沒錯,就是蓮花!”

此時,穆塵雪猛然睜眼,右手旋即擡起,手中的樹枝迅猛朝着自己的腦門之間橫擋而去。

就在柳江夜的拳頭即將觸碰到穆塵雪腦門之時,一朵以劍氣形成的蓮花驟然出現。

咚的一聲!

拳頭直接轟砸在蓮花之上,一股炸裂的衝擊瞬間將穆塵雪震得連連暴退而去。

凌天真的給穆塵雪捏了一把汗。

不過看見穆塵雪竟然能夠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將柳江夜的這一拳抵擋了下來。

足以說明她領悟了。


但修爲境界的就擺在那,所以暴退而去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凌天見狀,快速飛身而出,一把將穆塵雪抵了下來。

“師父,我做到了。你看見了嗎?我做到了。”

穆塵雪完全沉浸在自己已經領悟到了功法精髓的喜悅之中。

“什麼?擋下來了?”

此刻的柳江夜臉色陰沉。

因爲他沒有想到穆塵雪竟然能夠擋下自己的這一招。


而且除了暴退出去之外,全身上下,裏裏外外竟然沒有受半點傷害。

“哼!那又如何?擋得了一招,就能擋得住第二招,第三招嗎?”

柳江夜根本沒有給穆塵雪任何停歇的準備。就在她暴退出去的一剎那,身子便直接跟了上來。

此時,一股狂暴的罡氣更是比之前更爲渾厚。

“混賬小子,現在是談情說愛的時候嗎?給老子死!”

柳江夜暴躁如雷,拳頭剛猛如龍,出拳之際,無盡的罡風威壓猛烈強壓而來。

穆塵雪見狀,握緊樹枝便要再次迎面而去。卻被凌天一下攔住。

“指導到此爲止。爲師要辦正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