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都——帝國軍事學院教授級教員的獨立辦公室

他在猶豫,對於安吉麗娜的升級批複應該怎麼寫。

在與安娜的談話中,他發覺,這個看似幼小的女孩,在內心的成熟程度遠遠超出了她的年齡。特別是其對縱深作戰理論的闡述,完全是前人從沒有提出過的。

這需要的不僅僅是你對過往的戰略原則的理解,更多的是,對未來戰爭各種假設。

傑圖亞作為軍人,他一直認為經由先人建立的戰略原則,無論到時候都會存在有用的部分。也正是因為這種認知感,讓他明顯的察覺到帝國這場國防戰(領土擴張)有著某種不對勁的感覺。

但是,這種感覺是不能隨意說出去的。特別是就帝國目前的形勢,大多數的帝國軍人,包括貴族、平民都已沉浸在皇帝陛下那狂熱的言論中。(插花:聖戰理論是由國師曼托薩提出來的,但這是當時參與那次會議的人員知道。)

在這種情勢下的傑圖亞,怎麼看都像是個異端分子。他之前提醒安娜的那些話,其實也是在提醒自己。

因為越是坐在高位,被踢出去的危險性越大。但同時,傑圖亞其傑出將校才能,以讓他在參謀部讓人另眼相看。

他在做事前的沉思,已經成為一種習慣。

按照上面的指示,安娜三年的學期已經壓縮到了一半。帝國本部有人,似乎已經等不及想要再次把這個小女孩再次送上戰場了。當然他這個負責人不簽字的話,學期可能會延長也說不定。

說起來,自從開展以來,各線的戰士都是疲於奔命的兵荒馬亂狀態,直南北和東面三個戰線的戰時穩定后,才算有了一絲喘息的機會。

因此,從前線撤換下來學習他們的反倒是比那些貴族得到更多的優待,獨立的公寓式住所,以及限時專供的啤酒。大抵意思就是,只要你不會喝多了鬧事,特定的時間內,軍人們的啤酒是管夠的。

奇怪的是,這一點上,貴族居然沒有意見。

絕對是惡性的洗腦導致的。 說起來,我還從未在帝都的城區街道之類的待過哪怕一個小時。兩次帝都之行的經歷,也僅僅是局限於兩所不同性質的學校而已。

所以,在升級到二年級生的時候,經由同學推薦,我決定到帝國比較著名的國王大街去轉轉。

確實,這裡有很多讓我驚訝的東西。雖然說帝國排斥其它宗教,但是在這裡各種風格的建築隨處可見。精靈的,矮人的,熊貓人的等等等等,讓人看的眼花繚亂。

當然,像地精的那種地穴,版圖人的帳篷式建築是不可能存在的。畢竟這裡是帝都最為繁華的地方之一,那種看起來不叫土渣的建築是不可能允許存在於這裡的。

遊走在國王大街主區的人行道上,可能是因為隨身背著的那把超大號武器的緣故,一路上引來了不少矚目的眼神。不過,我並不在意,所有的精神力都集中在了兩側的建築風格上。充滿精靈風格的高塔,矮人特有的石屋,只不過在帝國矮人風格的石屋也變得怪怪的,至於熊貓人,多數是木質的和竹子搭建的,風格相比矮人的豪放,更顯得典雅了很多。

可能是因為戰爭的關係,這裡多數的建築都已經易主。現在多半是有帝國本國的人來修繕經營。

一路上多彩多姿,各種風格的建築樓宇,讓我想起來,斯德哥爾摩的皇后大街。有的樸實自然充滿靈氣,有個簡略滲透著優雅。有的優雅中隱含飄逸,有的質樸中清新悠遠。

國王大街上的一家餐館里,坐在里窗口最近的位置,那種落地的全景玻璃窗戶讓人能直觀的觀看街道上的景色。

一小份的芝士蛋糕,外加一杯香濃的咖啡。如果再來一份當天的帝國時報,我想我可以在這裡待上一整天。

當然,巨劍也是要暫時寄存的。這種充滿小資情調的地方,如果突然冒出一個帶著武器的人,無論男女都會讓人感覺,是件大煞風景的事情吧。

或許是因為軍裝的關係,接待的服務人員顯得格外的周到。其實,和也跟帝國先行的軍人優先化的政策有不少關係。總體來講,平常的百姓以及商戶的思想中,除了貴族以外,就屬軍隊最為尊貴了。而且他們的認知里,當兵是件光榮的事情。

「少校!」

「嗯?」

當我挪開手中的報紙時,發現眼前站立一個人。中等身材,紅團臉,或許是年紀的關係,看起來有點彎背。一時半會兒,讓我很難想起這個人的名字來。

「你……是?」

「艾路力克,艾路力克·愛德華。」

「哦!是你啊!」

我欠了欠身,算是讓座的意思。

艾路力克,當初和賈巴爾共事的時候,他是機甲的技術副官兼維修技師,軍階應該是上士吧,大概!日常的機甲損壞,基本上都是由他負責處理的。當時倒是沒少跟他碰頭,不過也僅僅是碰個頭而已。我每次的駕駛數據資料還是要交到賈巴爾手裡的。

「少校,我是在外面看到你在這裡,所以才進來的!」

艾路力克說話時,兩隻手交叉放在胸前的桌面上,看上去顯得很是拘束。

「我記得你是上士,對么?」

「不!那是之前,前段時間剛晉陞為少尉。」

「那我要恭喜你啊!」

說著,我端起手中的杯子,示意艾路力克要不來也來一杯。

「其實是這樣的,你知道,自從關於你提出的組建新兵種的計劃被採納后。我就由技術部調到了戰術後勤部。」

艾路力克擺了擺手,算是拒絕的意思。

「不錯啊!這樣待遇福利什麼的都比原來的高出很多啊。」

「說的是呢!少校,我悄悄跟你說件事情,但是希望你能保密,可以么?」

艾路力克突然壓低了聲音,看起來有點神秘兮兮的。

無論他說與不說,貌似我都不能做出任何錶示,我不能做出好奇寶寶那種求知若渴的神情,也不能阻攔他不要隨意的跟外人說出終究心裡的秘密。於是,我選擇微笑。

「第一隻由新兵種的組成的部隊已經完成,即將會被派往東邊的戰線。所以,我在考慮要不要隨隊一曲前往。」

啊——!我還以為新部隊的組建,會由我開始了。想不到,有人已經捷足先登了。不過艾路力克的話里,我能聽出來,新部隊是在我提交的那份計劃的基礎組建的。說起來,帝國的效率還真是高呢。

「你知道,想我這樣的年紀,到現在才升到少尉,可能已經是到頭了。但,這次或許是個機會,如果能再往上升那了一點,以後對我的孩子會有很大的益處。」

艾路力克說完后,看著我。

「嗯?你是在徵求我的意見么?」

因為想事情有點出神,因為他突然不說話了,我才回過神來。這讓我有點尷尬,不過好在艾路力克並未察覺出來。

「我記得尊夫人應該快生了吧。」

在基地的時候,因為接待探親家屬的關係,曾見過他的妻子一面。那時,她好像是剛剛懷孕不久。因為同是女人的關係,我多少印象比較深刻那麼一點。

「已經生了,是個女兒。」

艾路力克原本紅彤彤的臉色,顯得更紅了,不過顯示更多的是一種自豪。

「如果真的是為家人考慮的話,我並不建議你上前線去。」

要知道,一旦上前線,即使是維修官,面臨突發戰鬥情況也是很常見的。我會這麼對艾路力克說,或許也只是出自一時的心起罷了。不過,也可能存在不想把這麼優秀的技術維修官送給自己的競爭對手,這種私慾。畢竟,我會再次上戰場,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實了。

但是,同時,我又不能讓艾路力克以為我這種想法有畏戰的意思。

「少尉,前線的危險性是相當大的,我倒不是質疑閣下的奮戰精神和勇氣。但如果你出什麼意外,一個沒有爸爸女兒,會怎麼成長,就是個讓人感到悲傷的事情了。相比前線,新的戰術後勤部或許更能讓你為帝國服務。」

「我懂了!謝謝您!」

艾路力克好像明白了我苦心,站起來朝我深深的鞠了一躬。 關於新兵種的建制,因為作者的個人因素的關係,在VIP中沒有作過詳細的描述。

所以——

按照安娜的提議,新型的兵種暫命名為重裝甲兵,既不屬於重裝步兵序列,也不屬於重騎兵序列。

編製規格為,3人一個小隊,13人一個中隊,53人為一個大隊。

中隊規模以上配置3人的維修班,大隊規模以上配置13人的維修班。

在實際的操作過程中,由於帝國急於將這一利器應用到戰場上。前期並無維修班的這一個配置,實際的大隊規模滿編只有四十五人左右,這還不刨除正常的非戰鬥減員。

直到由戴克·安杜魯里克侯爵指揮的101重裝甲大隊,第一次東部沙漠戰役(簡稱沙狐之戰)「失利」后,重裝甲兵的常規編製才再次被提上日程。

另外,除安娜的機甲外,其他人機甲所裝載的可變式魔導炮為騎士槍形態而非巨劍,其威力因為駕駛者的因素,最大也就是單發轟炸模式相當於高爆*的正常殺傷範圍。

像安娜那種人形移動炮台的設定,僅此一人。哪怕是想艾爾帕那種天生的魔獸,也無法達到安娜所能駕馭的那個高度。

當然,事實上北方軍中的「怪物」們,並不屑於那種藉助外力達到特定殺傷值的東西。所以重裝甲兵這種兵種,只有南方軍和帝國本部會有。

最後,特別標註,安娜的機甲為特裝型。賈巴爾因為照顧安娜的身材問題,對機甲進行特化。像四肢的感測器之類的儀器,可轉變形態的四號劍,三號雙頭矛,一號二號的攜帶型飛刀(後期載入),只有安娜的機甲會有這種待遇。

當然,也只安娜能同時操控多樣化的武器系統。

(插花:特別提示,感測器在後面,將會變成一個BUG式的存在。) 因為年齡的問題,參謀本部就安娜少校是否掌管一個中隊乃至一個大隊規模的重裝甲兵集成分隊,一直都存在這兩種不同的聲音。

一是,無論戰績如何,各方面的才能有多麼優秀,其年齡是擺在那裡。如果由其執掌一個中隊,會不會?能不能服眾?很可能引發下屬的不滿情緒,也不是沒有可能。而且其小小年紀就升任少校的高職,也可能會讓其有自負的心裡,而這在戰場上相當危險的。

所以,將其下放到連隊,多番磨鍊捶打后再委以重任,才是正確的選擇。

另一方意見則是,無論安娜年紀之類的問題,只能他們作為將校派上用場,那麼其他的議論就變得無關緊要了。

最終,在東方面軍與蘇卡蘭聯邦的戰爭進入拉鋸戰後。由於過高的物資消耗,新的快反部隊,即102重裝甲部隊大隊的組建被再次提上日程。

而這次,似乎沒有那個貴族願意在出手包攬這個任務了。畢竟,有戴克侯爵在東部戰線的指揮失誤的前車之鑒,多數人都知道,這可不是什麼香餑餑了。而是一塊硬到讓人頭疼的硬骨頭。

帝國參謀本部內部會議室(意為不對外媒體開放的區域)

圓形的會議桌前,圍坐著整個帝國高層的參謀軍官,以及貴族的代表人物。(插花:軍隊只管戰爭,帝國的正常事物,還有有貴族來掌控的,所以決策性的調整,還是會經由雙方高層同時點頭才行。)

傑圖亞正拿著手裡整合好的資料,介紹著這次提名的人物。

「我曾在軍校圖書館眾多的管理員那邊聽說過,我們這位年輕的未來將星,曾認真的在戰爭史料中,研究過大隊規模的機動,如果不是對自己有足夠把握,是不會有人這麼有心的準備這種東西的。這意味著,我們這位少校同志,在當學生這段時期,或者更早之前就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了。」

傑圖亞示意眾人翻開各自身前的資料。

「傑圖亞准將,安吉麗娜似乎過於年輕了吧。而且,這個年紀也就是少校了。帝國什麼時候,開了這種先例了?」

說話的是,貴族一方的保皇派——里卡爾多·阿爾伯特伯爵。雖然在帝都待了多年,但是作為北方人那種特有彪悍氣質,並沒有磨鍊多少。一米九幾的個子,讓這個北方大漢在眾多的參會人員中,顯得特別的突兀。桌子上的資料,他只是翻開了一眼,就抓住了其中的關鍵,並作出質疑。

作為阿爾伯特家的人,里卡爾多是自己的表弟哪裡,多少還是聽說過一些安娜的事迹的。畢竟,安娜最開始服役的部隊就是北方軍,怎麼著也是自己家族駐守的地方。

但是,里卡爾多作為參謀部的執事人員之一,關於安娜消失那段時間之後的人事調動,以及升遷事宜,他卻一點都不清楚。那麼,只能說明,這一切都是有人跳過帝國本部的人事局,之間簽發了所有的命令。以至於他們這些人,多數是蒙在鼓裡的。

那麼,是什麼人有這樣的權利呢?不用猜,已經是心知肚明的事情了。但是對方為什麼這麼做?自己這些人就有必要追究一下了。

「里卡爾多伯爵,你是在質疑帝國對於人才破格任用的政策么?」

對傑圖亞而言,對付這些老古董還是有點心的的。對他們來說,只需要跟他們講講愛國思想有關的事項就好。雖然,意見不同,不過雙方就愛國這一問題上還是一致的。

至於安娜那升的有點快的軍階,傑圖亞意見想好了應對政策。剩下的,就是找個合適的時機就行了。

「那倒不是!」

「很好。剛才你也說了,安娜的很年輕,但是相對於她的履歷而言,她現在的軍階是能說得過去的。而且,這次並不是讓她直接接管軍隊,而是由她重新編製快速反應部隊的第二個大隊。」

傑圖亞講話的時候,其實每個人面前的資料上都已經明確的解釋了一切。

第二支快反部隊,其主要作用就是為了應對可能出現戰事疲勞。畢竟帝國現在是兩線作戰,而且,北方的貝爾瑪不知道樹木時候就有可能在背後給你添亂。

現在能保證不出現這種情況唯一的辦法就是,保持各線戰事的順利進行。一旦進入疲勞期,所謂的盟友很可能就會在背後下刀子。

「這是,關於安娜三篇論文的整合,我只是摘錄了其中的一部分,你們大家可以看看。」

安娜的三篇論文即《大縱深作戰理論》《快反部隊的構成》《大戰中後期保障的重要性》。特別是關於後勤保障的論題,似乎在東線開戰前,安娜就預見了戰事中即將出現的戰事疲勞。一旦進入消耗戰,後勤保障就會顯得頗為重要。

三軍未動,糧草先行。要知道,現階段的帝國,不再是之前的那種小打小鬧。戰爭的武器,特別是炮兵的彈藥消耗是相當龐大了,不像其它武器,可以在戰場進行臨時補充。

特別是東線,如果不能快速拿下蘇卡蘭的邊境要塞城鎮——利伽藍,那麼就要面臨撤軍的問題。而帝國現在是允許這種事情發生了。

會議上,貴族方面依舊不鬆口。說到底,他們是在就高級軍事人員的升遷問題,完全越過人事局的這件事,對軍方心存不滿。

但是,又拿不出更合適的人選。單就駕馭機甲這一項,諸多的現役軍官就過不了關。

這種結果,讓傑圖亞頗感頭疼,心想,如果國師在場的話,事情可能就會輕鬆許多。但,這時候的曼托薩卻在忙另一件事情。

原本幾小時就能確定的事情,愣是拖著辦不下來。

東線戰場此時,卻發生了一件大事情。這件事,直接催化加速了新快反部隊的組建。

東部前線貝加爾平原

帝國在開戰一個月後,仍未能拿下蘇卡蘭的邊境要塞利伽藍,利伽藍的駐軍一直堅守不出讓東線的部隊非常的惱火。而東方面軍,急於拿下要塞城市,最終做出了錯誤的抉擇,其後果就是導致,101重裝甲大隊的失利。

損失三部機甲的同時,兩名士兵失蹤。

出現這種事情, 帝都特蘭蒂斯(專供給貴族食物的餐廳)

受傑圖亞准將的邀請,安娜特地應約前來這種相對奢華的地方。

「不在多吃一點么?你還在發育中哦,吃的太少的話,可是會引起陰陽不良的。」

出乎我的意料,在這裡居然能吃到加松麵包和精靈的甘露泉(插花:想象一下農夫山泉就好。)。因為戰時條例管制①,一些特殊食物都是禁止私自出售,且限制購買的。特別是肉食類和特供類,所以甘露泉這種東西,能出現在我的視野里,著實讓我吃驚不小。

「是的!下官的食量不是很大。我已經很努力的讓自己多吃一點了,畢竟這些食物,市面上可不多見了。」

基於軍方和貴族達成的某種協議,傑圖亞才有機會奢侈一把。雖然,摳門的貴族們並未將真正的奢侈品拿出來讓兩人享用,不過,介於這次用餐本事就是免費的。傑圖亞倒也沒怎麼過度的糾結。

「茶?還是咖啡?」

用餐結束后,服務人員適時出現,在清理完餐具后,很是禮貌的詢問,要不要來一份餐后的小歇。

傑圖亞准將習慣性的要了一份咖啡,而我處於某種好奇心裡,選擇了紅茶,據說是出自熊貓人屬地的大吉嶺紅茶②。

就在服務員端上茶飲之後,別被傑圖亞的隨行副官驅離,並且他自己也被命令不可以隨意靠近后,這次約談算是進入了正式的主題。

「那麼進入主題吧。兩則消息,一好一壞,你要先聽那個?」

雖然人事局那邊的簽署的分配到快反大隊命令已經下達且派人送到我手上了,但是准將大人突然玩這麼一手,還是讓我有點懵逼。心說,這是唱的哪出啊?

「先聽壞的吧!」

好吧!為了避免過於興奮后再被打擊的那種大起大落的感受,我決定還是選擇先同壞的。

「為了堵住貴族們的嘴,你的軍階降了一級。也就是說你現在是上尉,不過你的個人待遇還是少校的。」

額?這算什麼?打一巴掌,再給顆紅棗么?與其那麼麻煩,當初何必讓我升的那麼快啊?

「同時,人事部的調令一級下達,相信你已經看到了吧。」

「是的,准將大人!在來的路上,我已經看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