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尊眼睛突然定在清阮懷中那一抹白上,他的視線對上小狐狸靈動的大眼,看了一會兒。

「宮裡路上撿的一隻狐狸,應該是來找您結果迷了路。」

清阮恭敬的回答帝尊的問題,他將小狐狸往前遞了遞,方便他看清。

小狐狸在清阮的手上乖巧的對帝尊眨了眨眼睛,然後猛然躍出,朝他快速跑過去。

「小狐狸!」

清阮驚呼一聲,它的動作真的是太突然了,一不留神就沒來得及阻止它。

小狐狸從清阮懷中跳出,它沒有撲倒帝尊身上,反而一轉頭,跳到矮桌上來到那盤糕點前。

殿內一片靜謐,他們都被它的動作弄得默然了,被嚇到清阮無奈的看著扒著咬糕點的狐狸。

他還以為它是來找帝尊的,結果卻是來找吃的!

小狐狸將一塊點心圈到自己身前,它先是用鼻子聞了聞,然後一口咬了上去。

呸!難吃!

只咬了一口,它就又吐了出來,它放開撥開面前的點心,目光瞄上一邊的水果。

不知道果果怎樣?

帝尊毫無波瀾的目光在看到小狐狸吐點心的動作時,總算有了絲波動。

他在小狐狸撲到水果上時將整個盤子收走,小狐狸嬌小的身子一下摔在桌子上。

疼~

它眼角流出一滴淚,它的果果……

帝尊右手舉著盤子,左手從桌子上抓住小狐狸的一條腿拎起,把它掉在半空中。

咦?

小狐狸驚奇的一愣,看看四周的景色,而後猛的掙紮起來。

壞蛋!放它下去!

掙扎的時候,它的身子不斷在空中晃蕩,盪了又盪,小狐狸好像發現了新奇的玩法。

它不再著急著陸,歡快的在帝尊的手下盪起了鞦韆。

帝尊本意是想揪它在空中稍作懲戒的,但萬萬沒想到它卻自個兒藉此玩了起來,此時如玉的臉有些發黑。

他放棄的將狐狸放到桌上,重新把果盤放在它面前。

這好像是一隻沒開過智的狐狸!

怎麼不玩了?小狐狸被放下后疑問的看向帝尊,它正玩的好好的!

清阮在下方看的驚奇,這隻狐狸不得了啊,他何時見過帝尊這個樣子!

「何事?」

放下狐狸后帝尊就將眼睛重修移回清阮身上,看向清阮,他的目光又恢復成了萬古不變的淡漠,聲音冷清的問清阮找來的原因。

???

清阮正專註地看著小狐狸啃果子時猛然聽到空曠的殿內再次響起人聲,他視線從小狐狸身上移開,一時回不過神地疑惑的看向帝尊,直到接觸到他那清涼如水的眸子,才突然反應過來。

他是有事要彙報才來找帝尊的!

「尊上,」清阮正了正神,才抬手對帝尊道:「狐族來報,他們十萬年前隕落的小公主重新轉世歷劫,已升入天界!」

「嗯!」

帝尊輕嗯一聲,表示自己知道了,他視線又回到小狐狸身上。

小狐狸呆了一會兒,在看到它的果子又回來后,雙眼立即放光,趴在一個桃子上開始用嘴啃。

果果好吃!

看了會兒小狐狸吃東西,帝尊眼睛瞥向下方仍站在原地的清阮。

「你還不走?」

「……」

清阮看著還在啃著水果的小狐狸,欲言又止。

帝尊掃了清阮一眼他的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麼。

看了看對身外之事毫不知情的小狐狸,他心裡嘆了口氣。

「隨它吧!」

帝尊對這隻小狐狸格外想縱容。

不過是一隻還沒完全打開靈智的狐狸,自然不用同那些抱有其他心思的狐女一般對待!

就當養只寵物,以這隻狐狸的活力,讓這萬年冷清的帝宮熱鬧熱鬧也好!

「是!」清阮恭敬的一拜。

接著就準備退出紫宸殿,臨出門前,他悄悄瞧了一眼歡快開吃的狐狸。

他能感到帝尊對這隻狐狸有點不一般!

清阮在心中暗忖,看來以後要和它關係處好點!嗯,這隻狐狸蠻喜歡吃的。

小狐狸被留在紫宸殿內,孜孜不倦的啃著水果。

一盤水果慢慢的就被啃完,帝尊看著它吃了一會兒就撇開眼,不再觀看。

他重新閉上雙眼,陷入打坐入定中。

雖然一整盤水果都被小狐狸吃進肚子,但它還不覺得吃飽。

它轉了一下黑漆漆的眼珠,在大殿內隨便掃了一眼,接著猛的跳到帝尊膝上。

爪子勾著帝尊的衣服,小狐狸向自己身前拽了拽。

帝尊打坐沒有那麼深,被小狐狸一拉就醒來了。

「怎麼了?」

他睜開淡漠的雙眼,投向小狐狸。

「嗷嗚!」

小狐狸見帝尊醒來了,沖他叫了一聲,在他膝蓋上平躺下,露出毛茸茸的肚皮。

帝尊伸出如玉的手,揉了揉小狐狸的肚子。

「餓了?」

嗯嗯!

小狐狸一挺身翻起來,它歡快的點著頭!

這個人類好,能聽懂它的意思!

小狐狸趴在帝尊的膝蓋上,他原本在它腹部的手落在了小狐狸的脊背上。

帝尊手下摸著柔軟舒服的毛,一手挽了一個一個法訣丟出去。

幾十萬年沒開過火的帝宮廚房重新生火,神廚們總算有了用武之地。

修仙之人,做飯要比人間快,不多久一道道精美的菜肴被宮娥端進紫宸殿。

紫宸殿不知什麼時候擺著一張大的圓桌,宮娥們將佳肴放在桌上就行禮離去。

她們從始至終都垂著頭,彷彿對帝尊突然下令做飯的舉動絲毫不感興趣。

一個個翩然的來,翩然的離去,小狐狸眼睛閃亮的看著這一幕。

它身高低,所以抬起頭正好可以看清宮娥們的容貌。

美人!

但是比不過佳肴!

小狐狸不等人全部退出,就跳到桌上,然而…… 小姑娘年級看起來不是很大,長相也挺漂亮的,在江教授走到講台上時,她也跟著上去,熟練的插入U盤,調出演講要用的PPT,並調試好。

江教授伴隨著大家熱烈的掌聲走上講台,他先介紹了一下自己,接著介紹小姑娘的身份。

「她也姓蘇誒。」在聽到小姑娘的名字時,苗白小聲的對葉渝汐說道。

「不過沒你漂亮。」

「嗯。」葉渝汐笑著應了她一聲,眼神專註的放在江教授身上,等待演講開始。

在調好設備以後,江教授的演講便開始了。

江教授講的是在軍事方面的運用的IT,裡面一大堆軍事方面的專業名詞。

葉渝汐自演講開始就停下了吃零食的手,還拿出了一個本子一支筆不時在上面記錄著。

鍾簡歐一邊聽著演講,一邊不時扭頭看看正認真做筆記的葉渝汐。

他對軍事方面的沒什麼興趣,因此聽的也不大認真。但吃東西的動作是停下來了,不管怎樣,保持對人的尊重是基本禮節。

整整兩個小時的演講,中間就算中場休息,葉渝汐和鍾簡歐也沒在說過話。

鍾簡歐在意識到自己喜歡葉渝汐后倒是找她說話,只是葉渝汐自己有意避開他,連著零食包一起。

他在演講結束后看著葉渝汐頭也不回的拿著包迅速溜人,眼睛沉默的看看手上還剩一點的牛肉粒的袋子。

果然是他拿的太多,把人嚇跑了吧!

「寶貝,那個要追你的鐘學長竟坐在你旁邊!我剛才就想說了,啊啊啊啊啊,好配!」

一出大禮堂,吳雲琅就拉著葉渝汐的手嘰嘰喳喳。

「不過你不喜歡也用不著躲這麼厲害吧!」接著,她又說。

葉渝汐只要是休息的時候,都會攛掇著她們幾個一起出去透氣,拿著零食包一起。中間有幾次她還聽到鍾學長在後面叫葉渝汐,但她聽到后反而跑的更快了。

吳雲琅覺得真不用躲這麼厲害,實在不喜歡說清楚就好了。

「他在演講開始前就把我的牛肉粒全拿走了。」

葉渝汐抱著包可憐兮兮的對吳雲琅說,「一顆不剩,他不喜歡我,只是想吃我的零食!」

「嗯?」

阮之央突然看過來,恍然大悟,「怪不得我之後就再沒吃到牛肉粒了!」

「那是唯一的肉類零食。」葉渝汐接著說,「我當時幹嘛嘴欠讓他!就讓他眼巴巴看著不就好,臉皮厚一點嘛!」

她懊惱的皺著小臉,和平時的溫婉大方的模樣完全不一樣。

這個樣子的她讓舍友們更愛了,苗白嗷嗚一聲就伸出惡魔之爪向著葉渝汐的臉上。

心痛中,葉渝汐沒有如以往那樣乖巧的讓苗白揉,直接躲開了她的手。

「沒事沒事,下次咱們記得離他遠遠的就好,啊乖~」阮之央看到葉渝汐的這幅樣子也忍不住母性爆發,順著毛輕撫著她的頭說。

「好。」葉渝汐乖巧答應,然後小手攥緊包包道,「短時間內不想再看到他!」

「這有點……難!」

其他舍友都在安慰葉渝汐,吳雲琅本不想潑她冷水的,但短時間是真的有點難。

「周一有傳播課,你們還坐在一起。」

葉渝汐:僵!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

葉渝汐和舍友的後方再也忍不住傳來一陣大笑,還不止一個人。

正在悲傷中的葉渝汐冷不丁的被嚇了一跳,像個小兔子一般猛然轉向後方。

接著她便受到了更大的驚嚇。

有什麼比你議論的對象就在你後面,還聽完你議論的全部內容,包括你做的決定更可怕的!

鍾簡歐此時的臉色怎麼看怎麼不怎麼好看,他陰沉著一張臉看著自己舍友。

「笑夠了?」他捏著拳頭,手裡攥著的袋子被捏的直響。

看著馬上就想揍人的鐘簡歐,三個舍友秒變正經,搖搖頭,「不笑了。」

「嗯。」鍾簡歐滿意的應了聲,走到受了驚嚇停在原地的葉渝汐面前。

他舉起手中的袋子,臉上的表情盡量做的溫和,「拿多了真的不好意思,所幸還剩一些,你先拿回去吧,剩下的你留個宿舍地址給我,我之後補。」

說完,將袋子朝前伸了伸,等待葉渝汐拿走。

「不用了。」在一番驚嚇過後,葉渝汐聽完鍾簡歐的話總算回過神來。

她恢復平常的樣子將鍾簡歐的手推了回去,然後笑眯眯的彷彿剛才什麼也沒發生一樣。

「我剛才是開完笑的,既然是請學長吃的,學長拿多少都行,您這樣我才感到不好意思呢。」

說完,葉渝汐轉身,向前跑,一連串動作一氣呵成。

此時不跑更待何時?

能說出那番補救的話再跑已經用完了葉渝汐所有的勇氣,再不跑會尷尬死!

而她的舍友們:……傻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