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特又是笑道。

說著他拿出一張海圖,唐恩看去,上面是所化的正是托特蘭海域,其上點點形狀各異的島嶼,總共四五十座,十七座用紅色圓圈重點標註,另有十多座是綠色骷髏,上面顯示是海賊勢力。

他掃了幾眼后,發現這些島嶼之間,的確沒有形成鐵板一塊,很容易能夠找出其中的空隙,穿插過去,前往下一片海域。

這對他們來說,倒是一個好消息。

否則,這托特蘭海域若是像後世一樣,被畢古麻姆整合成一個龐大的國度,海洋中都是各種監聽系統,他們根本是寸步難行。

「繼續前進吧,希望不會出什麼問題。」

唐恩目光閃爍,緩緩說道。

在他的命令下,海軍艦隊相互之間靠的很近。這裡不比之前,要極為小心的前進。無論是的海賊的勢力,還是其個體的戰鬥力,都要超出之前很多。嚴格意義上來說,接下來的航程,已經是進入了後半段的深處。

甚至,距離那航道的終點拉夫德魯,都不遠!

一路前行,好在中間並沒有生出多少波折。

「穿過這裡,這裡,與這裡,我們就會接近畢古麻姆的中心地盤,蛋糕島。」

「只要不與他們發生爭鬥,基本是不會有任何事情的。」

帕特向唐恩指著海圖說道。

後者點頭,心中卻是依然警戒。

海軍與海賊不起爭鬥,那可是真的艱難。如果是海賊還更容易點,能夠簡單的隱匿自己。

「將旗幟收下,接下來,我們即將進入海賊的密集區。」

三日後,帕特高聲喝道。

海軍們立刻收下旗幟,隨後機智的換上一張虎頭骷髏旗,裝作海賊。船上每一位士兵,更是連衣服都換了。

「為了避免麻煩,只能這樣。」

帕特無奈道。

唐恩默然,卻也贊同帕特的心細。

他們畢竟是一支艦隊,全隊上下千多號人。一旦出了問題,會很麻煩,也很嚴重。這幾日里,唐恩也在思考,挑選海軍中的精銳,輕便前進的可行性。這樣的話,目標小,機動性也更強。

帶著一千號人的艦隊,目標太大了,一旦出了問題,無論各方面,都很不方便。

「前面就是大海賊畢古麻姆的地盤了嗎?」

甲板上,穿著便服的佩德羅緊張的問道,瞪大眼睛像前方海域看去。

「還沒到,但是聽他們說,接下來我們碰到的海賊,可能會十分強大。」

居魯士握緊了手中的大劍,沉聲說道。

他的心情也很緊張,畢古麻姆的大名,他自然是聽過的,那些來往海賊,每一次提起時,都是一臉的畏懼與害怕。

對比對方坐擁十七座島嶼的強大勢力,他們這八艘船,連塞牙縫都不夠。

只能祈禱一路順利,不會出什麼問題了。

艦隊平靜的行駛,在士兵們的戒備下,一直到了下午時分。

很幸運的,中間並沒有出什麼問題。

「我指揮士兵們刻意繞過主航道,避免與海賊接觸。」

「這樣航程會延長,但我們的安全卻能得到保障。」

帕特對唐恩說道。

「你做的很好。」

唐恩點頭道。

「在這些小航道中,即便碰到海賊團,也是我們能夠應付的。」

帕特解釋道。

軍艦繼續前行,半個小時,一直平靜的艦隊忽然嗡鳴一聲,發出了警戒的哨聲。

「前方十海里處,發現海賊艦隊!!」 ?海賊!

進入托特蘭海域已經三天了,軍艦一直繞著偏僻的航道前進,這還是他們第一次碰到海賊團。

「立刻分析對方身份,判斷艦隊數量!」

唐恩心中一凜,沉聲喝道。

「是!」

士兵大聲應喝。

艦隊減緩了前進的速度,八艘船上的士兵身穿便服,但行動之間卻依然是海軍的風範,整齊劃一,不過短短兩三分鐘,便已經做好了一切戰鬥準備。

「領頭海賊是懸賞金六億五千萬的霍德利!」

「霍德利是列恩海賊團的船長,旗下海賊船一共十三艘,海賊數量約為一千二百名。」

「擁有三億以上幹部海賊,五名。」

「一億以上幹部,十名。」

士兵的信息很快傳入唐恩耳中,讓他眼神銳利起來。

毫無疑問,這樣的海賊團規模,方才是他進入後半段后,所遇到的真正強大海賊團。如焦糖海賊團,這樣的人數稀少,只有船長強大的都並不令人畏懼。只有真正的大海賊團,才是最具備震懾力的。

「他們旗下擁有島嶼一座,位於蛋糕島的西北方向,名為桑島!」

唐恩眼神一閃,凝重起來。

好傢夥,這夥人連地盤都有。無論是後勤支援,還是戰鬥力,都是絲毫不缺的。

可以說,列恩海賊團已經成了氣候,是這片海域中的大海賊團。

「時刻戒備,做好戰鬥準備。」

唐恩喝道。

士兵大聲回應,迅速跑下去。

如今,兩隻艦隊依然是隔著中間的距離,在彼此向著對方行駛。他們並未真正的接觸,或是碰面。

唐恩此時一身黑色緊身衣衫,腦袋上掛著船長帽,腰間左右兩側各挎著一把刀,身形站的筆直,活脫脫一年輕的海賊船船長。

「呼呼!」

就在這時,海風忽的大了起來。

7158艦隊正好是順風,帆布張大,加速前行。

片刻后,兩支艦隊的距離已經只剩下短短的五百來米。

這樣的距離,雙方都能夠使用望遠鏡觀察到對方船上的情況。

「對方似乎並未對我們產生注意,主艦上那一身紅衣的男子,應該就是霍德利,他的身後,海軍中有信息的幹部,都坐在甲板上,正在打牌。」

帕特面色怪怪的說道。

「讓士兵們也表現的輕鬆點,這幅狀態太僵硬了,不像海賊!」

唐恩看著眼前一個個崩的筆直,身上殺意凜然的海軍,不由的說了一聲。

帕特一愣,然後揮手下達命令。

但接受命令的士兵們,仍然沒有多少改善,反而因為刻意,顯得更加怪異了。

唐恩搖搖頭,也沒辦法。

很快,兩隻艦隊互相靠近。

當接近一百米的時候,唐恩能夠感覺到對方,在刻意的閃避他們。

雙方之間隔著二三十米的距離,很是平靜的擦肩而過。

站在甲板上,唐恩甚至能夠看到對方船上,一個個海賊露出好奇與感興趣的目光,聽到對方船上打牌的那幾個人的喧嘩的聲音。

「他們沒在意我們。」

三分鐘后,兩隻艦隊拉開距離,向著相反的方向行駛而去。

帕特這時方才送了口氣,笑著說道。

他並不是畏懼戰鬥,而是在這片海域中發動戰爭,很容易變成焦灼戰,情況會變得對他們十分不利。

唐恩仔細的盯著列恩海賊團看了幾眼后,收回眼神。

「看來,這這片海域中,海賊之間不會輕易的發動戰爭。」

「是的,都是名聲顯赫的大海賊了,麾下拖家帶口的,一旦爆發戰爭,影響是很大的。」

「能走到這一步的海賊,都不是笨蛋。」

帕特道。

「他們之間,更講究的是利益,沒有什麼密切相關的利益,不會輕易的出手。」

唐恩眼中閃過明悟。

這裡終究不是那個熱血的中二動漫,而是真實的世界,更是波瀾壯闊的時代,生與死有時候就是一線之隔。

「後半段的大海賊團,有的人甚至與各國做生意,有的涉及黑暗世界,還有的,中將大人你也想不到的。」

說著,帕特臉上露出一絲冷笑。

「他們與世界政府也有聯繫。」

唐恩沉默。

這個世界,黑與白,誰又說的明白?

世界,從來都沒有那麼簡單。

軍艦緩緩行駛,依然是偏僻的航道中,接下來的四五天里,他們總共接觸到了四五支艦隊。雙方都是默契的一聲不吭,擦肩而過,不交談,也不接觸。

儘管士兵們表演的很生硬,分分鐘齣戲,但海賊們明顯沒打算多管閑事,全然當做沒看到。

直到第六天,艦隊已經行駛到了距離蛋糕島不遠的海域上。

也就在此時,一艘海賊船,懸挂著火焰骷髏旗幟,出現在了他們的面前。

「沒人告訴你們,接下來的海域,是屬於誰的嗎?」

帶著獰笑,身上燃燒著赤色火焰的男子一揮手。

其海賊船上,粗壯的黑炮頓時被拉出,炮口對準唐恩等人。

「這人有病吧?」

唐恩回頭問帕特。

後者攤開手,好好的正在航行,突然衝過來一艘海賊船就要跟他們戰鬥。

「轟轟轟!」

這懸挂著火焰骷髏旗幟的海賊船,膽子十分大,以一對八,也是毫不猶豫的點燃火炮,率先發動了戰爭。

頓時,就是幾發炮彈炸在了艦隊的附近,濺起大片水花。

「開炮吧。」

唐恩面色冷峻,淡漠的揮手。

從進入這片海域開始,他們便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此時面對這突然的意外情況,自然應對也十分快。

下一刻,讓那燃燒赤色火焰男子瞪眼的情景出現了。

「轟轟轟轟轟!」

八艘軍艦上,這一刻不知多少門黑袍發出震天的咆哮。

「咻咻咻咻!」

銳利的破空聲呼嘯而出,劃出弧線,向著他所在的海賊船衝擊而去,形成一片漆黑如烏鴉群的黑幕。

「天哪!」

「他們炮火太強了!」

舊愛重生,明星的嬌妻 「火犬船長,我們要死了!」

海賊們驚恐的聲音傳出。

那渾身繚繞烈焰的男子,眼睛瞪大,但他很快反應過來,大吼一聲。

「都給我閉嘴!」

「這樣的炮火,可還為難不了老子!」

下一刻,他張嘴發出一聲低沉的咆哮。

身體中爆炸性的能量彷彿炸開,火焰旋轉著沖向天空,身形迅速的膨脹,然後,在唐恩等人的眼中,化為了一直三頭犬。

「三頭地獄烈焰犬?」

「幻獸系能力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