巫邪嘴角邪肆一勾,瞬間消失在大殿,向南月之森趕去。

暗夜城

看着前方的城池,沐菲轉頭看向身邊的北冥淵,

「師兄,不如今日進城歇息一夜?」

北冥淵沒有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兩人交了靈石之後,進入了暗夜城。

此刻,趙曉雲也跟着兩人走了進去,剛剛消息說宗主親自過來了。

想到巫邪化神初期的修為,趙曉雲心下暗喜,這次她不僅可以在首座前面立功,護宗獸也可以帶回,邪陽宗複位指日可待!

看着不遠處前方的的女修,趙曉雲眼中暗芒畢露。

「主人,森林遇見的那個人好像在附近。」

客棧門前,黑陽的聲音再次從識海傳來。

那綠衫女子?她不是進了南月之森,怎麼會在附近,難不成是跟着他們過來的?

「一直跟着?」

「我也是才感知到,或許是巧合,主人,讓黑陽去吃了她!」

黑陽有些興奮,本來見沐菲直接離開還有些失望,既然她又出現了,那就別怪他不客氣了。

沐菲眉峰一挑,她還想着放過那女修呢,看來,她是註定要成為小陽的盤中餐了。

「先和師兄進客棧,晚上再說。」

沐菲在識海向黑陽說道。

「好的主人。」

時間沒關係,能吃到美味他等的起。

「走吧,沐師妹。」

北冥淵見沐菲一直盯着牌匾不說話,微微皺眉,沐師妹怎麼總是走神。

聽到北冥淵的聲音,沐菲瞬間切斷了和黑陽的溝通,朝他溫柔一笑,

「好的,師兄。」

北冥淵沒再看她,徑自走了進去。

沐菲也沒在意,師兄向來如此,她已經習慣了,他願意和自己一起已經是難得,暫時不能要求太多。

回到自己的房間,沐菲坐在床上,朝識海中問道,

「小陽,那女修有何奇怪,你為何如此激動?」。 可是,就在她要扭開目光時,那跪著被栓了鎖鏈的人,卻忽然微微抬了一下頭,霎時,一張非常漂亮而又驚艷的臉,落在了她的眼裡!

「陳輕!那是陳輕!!」

她驚叫了一聲。

冷緒也認出來了,是而,他比她反應更強烈,他連牙齒都幾乎快要咬碎了。

那確實就是陳輕。

這世上,就沒有男孩子會有他長得這麼漂亮好看了,從小就跟瓷娃娃似的,他看著他長大,再一點點教會他武功、射擊等等……

「這幫畜生!!我要殺了他們!!」

他控制不住了,低吼一聲后,就要上去救人。

霍司星見到,忙拉住了他。

「先等等,看看什麼情況再說。」

「…」

然後,兩人才繼續又看著。

卻見到,陳輕被帶上來后,所有人也是被他的五官給驚艷到,於是,這本來只是休閑會所的地方,這些人竟然開始個個都迫不及待出起價來。

就好似古代里那些青樓花魁拍賣初夜一樣。

這幫不得好死的畜生!

這可是陳輕,他們霍家龍吟閣的領導者,如果他清醒的話,他一定會頃刻間要了他們所有人的命。

霍司星看得又是一陣怒火攻心。

可是,這個時候的陳輕沒有反應。

甚至,他在底下有人因為出了一百萬,然後拉著他脖子鎖鏈的人讓他去讓人摸摸,他真的就一步步爬過去了。

「陳輕!!」

看到這一幕,霍司星終於也忍不住了,她推開面前的人就擠到了前面。

「一千萬!我出一千萬!」

她站在那裡,雙手反剪在背後,就好似從天而降的女王一樣,盯著這幫人滿目寒厲一字一句。

「嘩——」

這麼高的價格,霎時,這吧廳里的人,都朝她看過來了。

原來是個女人。

本來就想靠這個「寵物」賺錢的白世霖,看清楚了這個突然冒出的大買家后,笑了:「小姐,您是要出一千萬買下他嗎?不好意思,我們還沒有起拍呢。」

這個人,竟然看到了商機后,又開始變卦了起來。

想要更多。

於是,周邊的人看了,都開始紛紛跟風,在霍司星這個價格上不停的往上加,很快,就到了兩千萬。

他們霍家的人,才值兩千萬?

霍司星等這些人消停下來,嘴邊只劃過一絲冷冷的譏嘲。

剛剛好,這個白世霖又回頭朝她看來了:「已經兩千萬了,小姐您還要加嗎?」

霍司星森冷一笑:「你搞錯了,我剛才說的一千萬,不是我拍他的價格,而是買手的價格,誰的手摸了他一下,我出一千萬買他的手!」

「你說什麼?」

這話無疑就是一道驚雷!

瞬間,整個吧廳都炸了……

買手的價格?怎麼會……?這女人,她是瘋了嗎?還買人家一隻手。

可事實就是,轟亂歸轟亂,這話一說完,馬上,所有人都盯在了陳輕身上,那目光,警惕的就好似稍微錯過,自己就會沒了一千萬一樣。

霍司星看到,嘴角的譏諷更濃了。

「除了這個,我還出一條腿兩千萬,一張嘴,只要說出半個侮辱他的字眼,我出三千萬,哦,對了,還有最重要的一點,一億,是我今晚買那拍走他人的命,大家繼續!」

她繼續不疾不徐地說著,那雲淡風輕的樣子,就好似只是在這裡聊著一件最尋常的事。

白世霖當場石化!

而這吧廳里的人,更是又一片嘩然後,所有人都往後面退了,短短一秒鐘,台上的陳輕,就宛如成了瘟疫。

1億啊,那是開玩笑的吧?

樓上的神鈺已經看到了這一幕,不由得,他盯著留下這個女人,露出了一抹很是無奈的表情。

而旁邊的陳綺晴,則是快要氣瘋了。

這霍司星,怎麼這麼陰魂不散?!!

死寂了大概有兩三分鐘吧,總算,白世霖清醒過來了,驟然,他抓著手裡這條鐵鏈失控到大吼了起來!

「你這個瘋子,1億?你從哪裡拿出來的一億?你以為說說就有的嗎?啊?你是什麼人啊?還一億?」

「行了,白世霖,你別在鬧了,把人給我放了,小心傳到你叔叔那裡,吃不了兜著走!」

就當所有人都在等著霍司星答覆時,忽然,樓上一個醇厚而又低沉的男人聲音傳來了。

他開口就斥責了這個白世霖,便要他放人。

神鈺?!!

霍司星聽了,心底猛的一跳,馬上,她抬起了頭。

果然是神鈺。

只是,他現在瞅著她的表情是什麼?這是看著有點頭疼?

霍司星身上那股超強的氣場,一下便蕩然無存了……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走進武市,張若塵徑直向中心拍賣場走去。

靈級下品的武技,不是那些一般的商鋪能夠吃得下,只有拿到中心拍賣場,拍賣給那些大家族,才能將武技的價值最大化。

張若塵剛剛走進拍賣場,一個穿着整潔容顏俏麗的侍女便迎了上來,看到張若塵的那一副神秘的裝束,她絲毫都不覺得詫異,十分禮貌的道:「先生,你需要什麼幫助?」

「我要見你們中心拍賣場的大執事!」張若塵稍微將自己的聲音改變了一些,顯得頗為沉渾,聽上去就像是一個三、四十歲的中年人。

這到底是什麼人啊?一開口就要見大執事,看來來頭不小。

「奴婢現在就去稟告大執事,但是大執事一般都很忙,要接待貴賓客戶,未必會有時間出來見你。你先稍等片刻!」

說完這話,那一個侍女便立即走進一扇大門,前去稟告大執事。

張若塵倒也不急,只是站在大堂中靜靜的等待。

沒過多久,那一位侍女便帶領着一位穿着華貴衣袍的微胖老者走了出來,指向張若塵的方向,道:「大執事,就是那人。」

大執事遠遠的向著穿着黑色斗篷衣的張若塵看了一眼,目光定格在張若塵的腳上,他那一雙蒼老的眼睛微微的一眯,閃過一絲精芒。

張若塵腳上穿的靴子,名叫「麒麟鑲金靴」,只有王宮中的人,才有資格穿這樣的靴子。

張若塵自然是故意將自己的靴子露出,畢竟他要拍賣的是靈級下品的劍法,難免不會被人覬覦。以他現在的武道修為,根本保不住靈級下品的劍法。

但若是讓人知道,他是宮裏的大人物,那麼還敢打他主意的人,估計就沒有幾個了。

在自己的實力不夠強大的情況下,只能裝出自己很有實力的樣子,用來嚇唬嚇唬人,還是很有必要的。

「來頭不簡單啊!」

大執事看着張若塵腳下的那一雙靴子,心中如此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