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嶽兄如今融合了命魄,假以時日必能振興蠻王族。”

嶽風搖頭一笑,說道:“我倒是無所謂,可喜的是我父親的命魄意外也在,我父親覺醒了遠古血脈,他纔是我們蠻王族的希望。”

陳天微微一笑,又道:“這些天我就要走了,以後有機會嶽兄可以去南域來找我,我會盡地主之誼。

“好!”

嶽風點頭笑道:“待我修煉成聖元境,便去君源星曆練,長生界太小了,還是君源星能鍛鍊人。”

兩人喝着烈酒,剛喝了一個時辰,一位蠻王戰士走了進來,恭敬說道:“少族長,吞天族有人拜訪陳先生。”

吞天族邀請?

陳天和嶽風都微微一怔,這個部落的命魄是段海門得到的,程剛已經去了蠻荒森林。

呂墨之前說誰能拿到吞天族的命魄就可以挑選一些寶藏,命魄都已經送過去了,他們又要做什麼?

“陳兄,你看?”

“見一見吧。”陳天點頭道。

嶽風點下頭:“請他進來。”

片刻後,有一位通體閃爍着金色的中年男子走進來,這是一位準聖,在九大部落中鼎鼎有名,是呂墨的親弟弟。

“原來是呂輝前輩,小侄沒有出門相迎,真是失禮了。”見到是呂輝親自而來,嶽風心中微微一驚,忙起身行禮。

“嶽賢侄客氣了,我也是冒昧造訪。”呂輝笑了笑,便看向陳天,客氣地拱手道:“這位便是陳小友吧。”

“呂前輩。”陳天客氣回禮。

呂墨落座後,喝了幾杯酒吃了幾串烤肉,又笑道:“今日冒昧造訪,是奉了家兄之命,請陳小友移步一趟來到蠻荒森林。”

“哦?”

陳天微微一笑,客氣問道:“呂墨族長相邀,不知所謂何事?”


“是這樣的,我們吞天族先前收藏了不少奇石,但沒有陣脈師幫忙檢驗,所以這才冒昧來訪,就是想請陳小友切石,至於報酬你且放心,一定會讓你滿意的。”

嶽風聞言不由一笑,當初吞天族的確是收藏了不少奇石,都是各大部落爲了買藥給的報酬,有些奇石天生不凡,或許真的孕育着驚世寶物。

……… 嶽風聞言不由一笑,當初吞天族的確是收藏了不少奇石,都是各大部落爲了買藥給的報酬,有些奇石天生不凡,或許真的孕育着驚世寶物。

只是吞天族哪裏懂陣脈術,這些奇石就一直擱置在吞天族的祖地,現在都知道陳天乃是陣脈師的大家,吞天族自然不想放過這次機會。

陳天搖頭一笑,露出無奈之色:“原本呂族長盛情相邀,晚輩是要給這個面子的,只是先前爲了破開鬼都最後的大殿,遭到了陣脈術的反噬,恐怕….晚輩是有心無力了。”

呂輝微微一怔,沒料到陳天會拒絕,臉色微微一僵,遲疑道:“陳小友,那…你何時才能康復?”

“陳兄,這個機會爲何放過?吞天族的報酬聽該會很好啊。”待呂輝走後,嶽風不解問道。

陳天笑了笑,意味深長:“我這是爲了他們好,呂墨有些心急了。”

…….

半個時辰後,蠻荒森林的上空,呂墨屹立在虛空中,聽完呂輝的話後不由一聲長嘆。

“大哥,陳天太不給面子了,我們吞天族盛情相邀他卻不給面子,未免太不把我們放在眼裏了。”呂輝滿臉怒氣,冷哼一聲。

呂墨雙目閃爍着複雜的光芒,搖頭嘆道:“小弟啊,陳天這是爲了我們好,是愚兄太心急了。”

呂輝不懂,問道:“大哥何出此言?”

“我們部落的確有不少奇石,若真的切出驚世神物,南域的那些聖者會不動心?那是隻怕我們的末日就到了。”

“我們有底蘊,怕什麼?”

“南域各大派難道沒有底蘊嗎?若真是切出讓聖王都動心的奇物,恐怕我們就離滅族不遠了。”呂墨搖頭一嘆。

他苦笑道:“是我太心急了,我們部落是要發展,但也要一步步來,這次陳天算是間接救了我們一次,我們欠他一個人情。”

“嗯。”

呂輝也倒吸一口涼氣,若是真切除了讓聖王都動心的東西,它們吞天族的確就有大難了,如此看來,陳天還真不是有意冷落他們。

“大哥,那些奇石怎麼辦?”

“不急,那麼多年都等了,不在乎再多等百年,數百年之後,再去南域請陳天切石。”呂墨笑了笑:“那時,我們也會拿出足夠多的誠意的。”

……

三天後,一切塵埃落定。

鬼都那座大殿的寶藏,被南域各大派瓜分得乾乾淨淨,經過三天的商討,各大派基本還算滿意。

當然,那些聖者又有一些失望,那大點的寶藏雖然多,但遠遠沒有達到她們預想的期待值。

他們也只認爲鬼都在大撤退前,已經搬走了大部分寶貝,但怎麼也不會想到,這次最大的贏家會是陳天。

陳天的眉心識海,藏着一座真正的神藏,足以打造出一個半步荒古世家。

南域大軍準備撤退了,那些聖者早已經找到了回南域的域門,但一個新的問題出現了,許多大派都在討論。

當他們回到南域後,是否徹底封死君源星和長生界的通道,還是保持開通。


之與九大部落,各大派也沒想要去奴役他們,鬼都就是前車之鑑,不管是誰想要妄圖奴役這些可怕的戰士,都會付出慘重的代價。

最後九大部落的強者出面,他們不希望封死通往君源星的通道,或許數百年後,長生界年青一代也要去君源星曆練。

對於這個要求,各大派商量之後也就同意了,既然另一個大世即將到來,長生界也不可避免的會被捲進去,沒必要限制他們的發展。

而且,不少大派與各大部落結成了盟友,數百年後或許還要仰仗這些盟友的力量。

又過了幾日,虛空中出現一道巨大的光門,這是數十位聖者合力打開的,通往南域的域門。

“陳兄保重,百年後我去找你。”嶽風揮手告別。

“哈哈,期待與嶽兄再相逢。”陳天也大笑,揮手告別。


一波波修士飛入域門絕塵而去,返回到南域,陳天和魏辰等一行人告別了長生界的朋友,也飛了進去。

轟….

一羣羣修士從一扇巨大的光門內飛出,強橫的氣息鋪天蓋地,壓得諸天都要扭曲了。

數不清的修士陸陸續續飛出來,他們從長生界再次回到了南域。

百餘萬修士浩浩蕩蕩的殺入長生界,活着回來的不足半數,將近一半人埋骨在那裏,足以可見這場戰爭的殘酷和慘烈。

許多人都失望了,長生界遠遠沒有想象的那麼好,沒有堆積如山的寶物,也沒有豐富到隨便開採的礦藏,有的也只是無數的強者。

剩餘的這些人,絕大多數都已經被收編,沒有被收編的修士化作一道道流光遠遁而去,而被各大派收編的修士,則是涇渭分明,全都保持着相對遠的距離。

“哈哈,本少又回來了!”

一聲大笑,魏辰從長生界歸來,雙手插着腰,非常囂張的大笑。


陳天站在一旁微笑,不理會這貨的叫囂。

一道道強橫的身影從長生界內飛出,最後雷戰也出來了,站在遠處直指陳天,冷喝道:“我給你三十年的時間,希望到時候你不會讓我失望。”

“好。”陳天也只是默然的迴應了一聲。

…..

“公子。”

“哈哈,公子我們回來了!”

小三兄弟和崔林聯袂而至,他們身後是兩千餘名修士,都是當初決定追隨陳天的那批人。

“公子,我們三兄弟願意跟你回仙聖劍宗,希望你不要嫌棄我們吃閒飯哦。”小一笑着表態,想真正的追隨陳天。

剩餘的兩千餘名修士也都紛紛叫嚷,表示願意追隨陳天,成爲仙聖劍宗的一份子,希望能收留他們。

而崔林則是露出一絲尷尬之色。

“陳兄,我暫時不能跟你回仙聖劍宗,我的宗派雖小,但對我有大恩,我要回去。”崔林猶豫一下說道。


“嗯。”

陳天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以後若有難處,隨時找我。”

“我雖不能追隨陳兄,但只要陳兄一聲令下,崔某必然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陳天微微一笑,又送給崔林一些龍骨和古藥,也不枉費這位人傑追隨他那麼久。

最後,崔林等幾位天武門的弟子離開了,剩餘的兩千餘人沒有走,相視一笑站在陳天身後,成爲他的班底。

來到君源星那麼久,陳天終於有了自己的班底,而且一下子就是兩千餘名修士,其中不乏小三兄弟這樣的玄天境修士。

可以說,有了這些人,他所在的逍遙一脈實力就會增強百倍,僅次於四象峯的掌教一脈。

“魏小子,我們就此分別,或許是幾年後我會去魏家拜訪伯父的。”

“咱們兄弟倆就不用那麼客套了,要是在仙聖劍宗被欺負了,隨時告訴我,我率領大軍爲你撐腰!”

“我會被欺負麼?哈哈!”陳天大笑,有着強大的自信。

魏辰也笑了,憑着陳天現在的威勢,仙聖劍宗誰敢對他不利?

誰敢小瞧他,恐怕就算是劍楓想要對他動手,也要掂量一下是否夠分量。

轟!

一道磅礴的妖氣翻騰而來,一條健碩的人影走來,赫然是巨妖玄武。

玄武如今越發的威嚴,已經進階妖聖境一重天,在南域也是一尊無敵的妖族強者。

他笑着點頭道:“不錯,沒有弱了我姐的威風。”

陳天拱手拜謝:“多謝玄兄相助,我才能安然度過許多難關。”

“好了,我也要回妖皇殿了,日後若有難處可以派人去請我。”玄武沒有逗留太久,說了一會話便離開了。

然而陳天也沒有在這裏久留,帶着兩千餘名修士便返回了仙聖劍宗。

……

刷….

散發着氤氳光芒的傳送陣圖在逍遙峯一閃,一羣羣人魚貫走出,頓時震驚了一些人。

“是誰,敢闖逍遙峯?!”

一道暴喝聲響起,一條異常健壯的身影飛來,渾身透露着無與倫比的霸氣。

這是一位**着上身的少年,足足有兩丈多高,有着一身古銅色的肌膚,肌肉虯結,充滿着爆炸性的力量,彷彿舉手投足之間就能打爆一座山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