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羊鬍老者將消息傳遞迴去之後,轉頭對著火炎烈說道。

「我之前說了,這裡根本沒有帝王境功法,你們被那血仇他們給騙了,如果你們還不相信的話,可以去派人去找那血府和魔魂宮。」火炎烈陰沉道。

「哼,我們走!」

山羊鬍老者雙眼與火炎烈對視,知道其說的不是假話,但是此時他的心中,憤怒之極,隨即冷哼一聲,就轉身向著外面而去。

紫萱兩人身形一動,出現在雲墨的身旁。

雲墨行動不便,只能他們攙扶離開這裡。

火炎烈等人看著山羊鬍老者三人,神色陰沉殺意。

如果不是他們,之前那小子,絕對不可能得到那上品帝器。

羅無生的實力,雖然達到了神火境後期,但並沒有多強大。

他們兩敗俱傷,才讓那小子有機可乘。

不過這樣也好,沒有讓天龍商會給得到那上品帝器,說明他們的勢力,還是有機會的。

現在勢力已經派出強者,而且連帝王境也出動了,只要找到那小子,他絕對跑不掉。

至於羅無生此時,身形快速的掠閃,穿過一個個通道,出現在進入的洞口之下。

然後身形一個破空,向著洞口上面而去。

現在那些人,肯定將他得到上品帝器的事情,給傳遞給了自己的勢力。

而那些勢力肯定會派出強者來追殺他,所以還是第一時間,快速的離開。

然後找一個安全的地方,先將體內的真元先恢復一下。

另外他要去黑妖殿的地界一趟,不知道以前那個地方有沒有風吟草了。

金紋血蓮雖然直接服用,對突破也有不少的幫助,但這個幫助,自然希望更大一點。

雖然他以前的境界是祖境,但他也不是說能百分之百的突破帝王境。 第六百二十章帝級混元液!

就這樣半個時辰之後,羅無生身形一動,從黑風山脈的另一邊離開。

雖然他對於黑獄地界不能說很熟悉,而且也相隔了一千多年,但對於黑獄地界周圍還有一些印象,可以快速的找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恢復自身的真元。

當然在前進的時候,雙手取出極品靈石恢復。

畢竟現在全身前進,也需要消耗體內不少的真元。

至於山羊鬍老者四人,離開那黑洞,向著黑風城而去。

火炎烈等人將消息傳遞出去后,就快速盤膝而坐恢復了起來。

尋找羅無生不是他們的事情,他們現在這個狀況去尋找,反而會被羅無生斬殺。

那上品帝器雖然重要,但沒有他們的命重要。

不過帝門極樂山莊,還有黑妖殿,在得到消息后,直接將在閉關修鍊帝王境強者給驚動了。

然後一個命令,這三個勢力的人,向著黑風山脈的方向而去。

黑風山脈是黑獄地界的中心,那取走上品帝器的小子,肯定會快速的離開。

他們現在去,就相當於半路攔截,只是不知道那小子從哪一個勢力的地盤逃離。

至於血府和魔魂宮的人,現在還不知道血仇和那邪琿被斬殺了。

先前逃離的血府魔魂宮人,並不是從血仇邪琿被滅殺的通道離開的,所以不知道。

對於這一點,羅無生同樣知道。

不過這只是一時的,因為那血府魔魂宮的人,肯定會聯繫血仇他們,如果沒有聯繫,自然知道他們出事情了。

到時候一想,肯定也會猜到被他給斬殺了。

魔魂宮修鍊魂類手段,精神力比一般同階強大了許多,所以魔魂宮的方向不能去。

要去的話,還是去血府的方向。

以前他修鍊室血道,對於血道的一些手段,自然清楚之極。

這樣逃離躲避起來,也更加的安全一些。

上品帝器對於帝王境後期都有很大的吸引力,這一次恐怕那五大勢力的帝王境都會出動。

另外那天龍商會恐怕同樣會派出帝王境的強者,來搶奪上品帝器。

至於此時,羅無生出現在一處險峻的懸崖峭壁裂縫之中。

之前雖然抵擋那山羊鬍老者的天地土葬,但還是受了一些傷。

隨後雙眼一閉,沉浸在恢復之中。

這一恢復,轉眼間就是三個時辰的時間。

帝王境的速度雖然快,但這黑獄地界可是非常大的,就算全力前進過來,也需要一些時間。

在這段時間,火炎烈他們同樣恢復了過來,沒有恢復的,是傷勢太重,需要後面慢慢的調養。

不過最後沒有死,相當於銀羅剎他們來說,是極大幸運的。

這一次他們得到了不少的好東西,另外那些死去的武者,身上的儲物戒也被他們給收颳了。

而火炎烈三人,為了搶奪這最後的寶物,對於其他宮殿的寶物,肯定沒有怎麼去收刮。

但好在粉衣女子,搶奪到了一個小瓷瓶。

火炎烈之前沒有說,不代表先前搶到的時候,沒有看到。

既然現在真元恢復了,自然要平分那小瓷瓶裡面的東西。

粉衣女子心中有些不甘,但也沒有什麼辦法,她一個人還打不過火炎烈兩人。

接著小瓷瓶一打開,裡面直接散發出一股精純霸道的力量波動。

對此,火炎烈兩人雙眼視線,紛紛向著小瓷瓶裡面看去。

只見得小瓷瓶裡面,是金色的液體。

「帝級混元液!」

待看清的下一秒,火炎烈有些驚聲道。

沒想到這個小瓷瓶裡面,居然裝著這種寶物。

這麼一來,他們也算有一點收穫。

這帝級混元液,對帝王境的修鍊,都有不少的幫助,就更不用他們神火境後期了。

雖然一分為三,但也能加快他們修鍊到半步帝王境。

之前金紋血蓮雖然沒有得到,但能修鍊到半步帝王境,他們還是有些機會凝聚法相,突破到帝王境。

銀羅剎等人,對於火炎烈他們得到帝級混元液,臉上直接浮現出羨慕之色。

羨慕歸羨慕,他們可沒有膽子去搶奪,只要火炎烈他們不來搶他們身上的好東西就可以了。

粉衣女子沒想到是這種好東西,心中也是激動,但是想到要分三分之二給火炎烈兩人,還是肉痛不已。

如果羅無生知道了,會更加的肉痛。

之前他沒有怎麼在意那小瓷瓶,畢竟之前他得到了一個化形之丹。

如果現在知道那小瓷瓶裡面,裝著的是帝級混元液,恐怕要肉痛不已,先搶要逼迫那粉衣女子拿出來。

其實當時匆匆離開,也是他察覺到了當時火炎烈他們在快速的恢復。

時間上耗下去,對他不利,所以還是得到上品帝器,快一點逃離開來。

火炎烈他們三人分好了帝級混元液,就帶領著銀羅剎等人離開了宮殿群。

接著身形一動,進入了通道之中。

然而他們走的通道,是血仇邪琿兩人被斬殺的通道。

火炎烈等人看到被撕裂的血仇兩人,臉色不覺得一變。

之前讓他們兩個給逃走了,沒想到此刻卻分成幾半,倒在這裡。

「是那天龍商會的人殺的嗎?」

粉衣女子黛眉微微一凝道。

「不是,是那個小子乾的,虛空還有那小子殘留的波動。」火炎烈臉色一沉道。

沒想到他們之前費盡心思想要得到的金紋血蓮,居然也被那小子給搶走了。

另外還有邪琿,從宮殿得到的五彩神道石,那種寶物,可以讓他們快速的提升武道之魂。

隨後再次看了一眼,就身形一動,向著外面而去。

死在這裡,也算他們的運氣不好,沒有突破到帝王境這個福氣。

至於在他們離開的時候,羅無生取出三色武魂石。

他現在體內真元傷勢恢復,自然要快速的提升一些實力,這樣就算之後不小心,碰到再強大一點的神火境後期武者也不用太擔心。

現在先將不朽武道之意,突破到武道之魂。

接著再次看了一眼,就將九成不朽武道之意給釋放了出來。

然後一觸碰到三色武魂石,上面直接爆發出一股很強大的武道波動,將羅無生籠罩在其中。

這一籠罩,不朽武道之意快速提升。

隨之半柱香不到,一股強大的波動,從羅無生的體內爆發而出,將不朽武道提領悟提升到了十成。 「你!!」

言耀滿是驚怒,想要說什麼。

朱炳軍卻是抬頭冷聲道:「這利息我先收著,剩下的我自會親自去你們言家討要。」

「現在是你自己帶著他們滾出去,還是我送你們一程?」

言耀看著朱炳軍滿是鋒銳的眼神,忍了又忍,這才咬牙道:

「山水輪流轉,今日之事我記著了。」

「我們走!!」

言耀一聲令下,直接帶著言家的那些子弟轉身就走,半點都沒去看躺在地上早沒了生息言琨。

可朱炳軍哪能讓言家的人舒坦,更不屑於言耀這般無情無義。

都是同一個家族,雖然和言耀言琨並非是親兄弟,反而出自言家不同的分支。

可他們到底同樣姓言,都是臻境強者,早年也曾並肩作戰又有多年情誼。

今日言琨來此的事情,他就不信言耀不知道,要真是不知道的話,他怎會偷偷摸摸的跟在言琨身後,關鍵時刻再來出頭。

朱炳軍雖然瞧不起言琨所為,可卻也能知道他做這些皆是為了言家,他死了那是他技不如人,可是對言家來說,言琨卻沒有半點對不起的地方。

可言耀倒好,半點不曾在意,甚至連替其收斂屍骨都不肯。

朱炳軍心中不屑,更不想讓言耀舒坦了。

他直接上前抬腳朝著言琨的屍體踢了過去,就見那屍體如同離弦之箭,直接砸在了言家剩下的那些人群之中。

「言琨好歹也是臻境強者,替你們言家出生入死,卻連屍骨都無人替他收斂,我可真替他心寒。」

言耀猛的回頭,滿是猙獰:「朱炳軍!!」

朱炳軍挑眉:「叫我幹什麼,我難道說錯了?」

「我雖不屑你們言家所為,可這些死去的好歹也是你們言家子弟,你們若不將他們屍骨帶走,難不成還想著讓我們朱家替你們處置。」

「那到時候可就別怪我將他們挫骨揚灰,讓他們死也不得安寧了。」

朱炳軍這話不可謂不惡毒,幾乎將言耀逼上了梁山。

旁邊的那些還活著的言家子弟,看著那落在地上被砸的面目全非的言琨,再看看這滿地無人收斂的屍體,只覺得心寒至極,望向言耀時都是忍不住沉默了下來。

連往日高高在上的言琨死後尚且這般凄涼,那他們呢?

是不是也和這些人一樣,替家族出生入死奮不顧身,可死後連葬身之處都沒有?

之前和言琨一起來的那個言家先天後境的人臉色蒼白,他本就是言琨一脈的人,如今言琨一死,他們那一支便沒了支撐,他臉色衰敗,默默走上前來,將言琨的屍體扛起來后,就直接轉身離開,從頭到尾都沒有再看言耀一眼。

言家其他子弟見狀也都沉默著上前,將那些死去的言家子弟的屍身各自抬著,跟著那人離開。

言耀之前傷於姜雲卿這個他不曾看在眼裡的小輩之手,后又被朱炳軍偷襲,再加上他今日丟盡了顏面,還斷了一隻手,惱怒怨恨之下才會一時間忘記了言琨。 第六百二十一章實力暴漲

達到十成后,羅無生沒有任何的停止,而是繼續快速的領悟。

不朽與毀滅對立,他現在的毀滅,已經是武道之魂,所以側面可以快速的領悟不朽。

隨之一盞茶后,那不朽提升到了半步武道之魂。

而在這時,腦海之中,一道熟悉的金色光芒快速的閃耀。

然後很快,一道道金色漣漪快速的擴散,席捲整個腦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