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然整整升了兩階! 體內充盈的力量,讓陳天斗感覺到無比的舒暢。

那真氣走遍全身,滲入到了他體內的每一個細胞之中,竟是有一種說不出的爽快。

但令陳天斗感覺到好奇的是,為什麼這一次的修為進階,自己的骨頭會發光呢?

「奇怪,怎麼我感覺自己的力量增加了許多?」

心中的疑惑將陳天斗的好奇心也是勾了起來。


「與其在這裡亂想,不如出去試一試!」

說罷,陳天斗便起身,走出了房間,輕輕的關上了門,向著龍陽城之外的方向而去。

過了許久,陳天斗已經身處在龍陽城外的一片茂密原始叢林之中。

在這片叢林里,到處都是十人不能圍抱的巨樹,看上去就像是一個個頂天立地的巨人,佇立在夜幕下的叢林之中。

那一個個黑漆漆的影子,看上去好個壓人。

只見陳天斗站在一顆巨樹前,全身運氣,將一股暗紅色的真氣彙集在自己的右拳之上。

「到底我的身體發生了什麼變化,就讓我來看一看吧!」

話音剛落,陳天斗便猶如拳下生風,向著那粗壯的巨樹便是重重的一拳打了過去!。

「轟!」的一聲巨響,一股極其強大的力量從陳天斗的身體上爆發出去,力走全身,向著他的拳頭彙集而去!

只見他面前的那一顆巨樹,在中了那一拳之後,居然出現了「噼啪!」的響聲。

頃刻間,一道裂痕,便出現在那如岩石般堅硬的樹身之上。

很快,那裂痕便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迅速擴散!

幾秒鐘之後,那裂痕居然橫貫整個樹身!

隨著一陣劇烈的震動,整棵巨樹,轟然倒塌,只剩下一個粗壯的樹根還固定在泥土之中。

那倒下的巨樹歪在了一邊,靠在了另一顆大樹之上,看上去就像是一個癱倒的巨人,全身無力。

「好強的力量!」陳天斗不禁看著自己的拳頭驚嘆道。

在那力量一瞬間爆發的一刻,陳天斗似乎都能夠聽到自己的骨頭,發出了一陣陣「咯啦咯啦!」的響聲。

那聲音,就好像他的骨頭在快速的生長,發生了某種變化一樣。

「啊!這是!」

借著微弱的月光,陳天斗看到了自己的拳頭上面,出現了許多被堅硬樹身擦出的傷口。

而且那傷口很深,居然露出了裡面的骨頭。

可是當陳天斗看到自己骨頭的那一刻,卻突然間驚呆了!

他知道,過去自己的骨骼是與常人相同的,就算在脫胎換骨,成為了麒麟骨之後也是如此。

可是現在,他的骨頭,居然變成了如那火麒麟一樣,呈紅色晶石狀!

「完全同化了!我骨骼已經完全與火麒麟同化了!」陳天斗不可置信的說道。

不知不覺間,在這半年的時間裡,陳天斗的骨骼,居然完全變成了與火麒麟一模一樣的存在。

準確的說,到了今天,他的那一副火麒麟骨,才算是真正的成型了。

得知這個消息,陳天斗的心中很是矛盾。

他雖然非常高興,可是又忽然覺得,自己已經不再像是一個人了。

現在的他,就好像身體里寄居著一隻火麒麟一般。

那怪物雖然死了,可是卻又彷彿在他的體內重生了。

陳天斗向後退了一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臉上的表情似笑非笑。

「完全脫胎換骨了嗎?我的力量又得到了提升,或許再過不久,就能夠與千軍一樣了吧?」

此時此刻,陳天斗忽然覺得,自己為了復仇和夢想,似乎連他本來的身體都捨去了,心裡居然產生了一種罪惡感。

但是,當洛河村的一幕幕在他面前閃現的時候,他卻又覺得,這一切只不過是這段復仇之路要付出的代價罷了。

人們在得到一些東西的時候,同樣也會失去很多。

放眼望去,這仙幻大陸的強者,哪一個不是為了修真,捨棄了諸多的東西?

而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陳天斗的道路,到此時,才開始慢慢的打開。

在休整了片刻之後,陳天斗才起身向著龍陽城中走了回去。

這一夜,他心中突然生出了許多感慨。

而這些感慨,也更加堅定了他行走在未來道路上的決心。

可是,就在他離開這片原始森林的那一刻,一雙眼睛卻從遠處的巨樹之後悄悄的注視著他。

那傾國傾城,可卻又冰冷無情的女子,似乎一直都在關注著陳天斗的一舉一動。

從洛河村的鬼嚎林,再到半年前的幽蓮宮,還有如今的森林中。

她似乎總是會在不經意間出現在陳天斗會出現的地方。

這一切,究竟在冥冥之中,暗示著什麼呢?

「陳天斗…」

那冷艷少女凌絕夕,一雙凌厲的眼睛靜靜的看著陳天斗離去的背影,輕聲說了一句他的名字,便又隱入了夜色之中,消失不見了。

當陳天斗回到客棧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

此時此刻,龍陽城街頭上人煙稀少,許多商家都已經熄滅了燭火,看上去黑漆漆的,給這夜色下的城市,增添了一絲靜謐。

在這接頭之中,除了少數幾人的身影,便只能夠聽到那更夫打更時的叫喊聲了。

然而,在陳天斗走到客棧門口的那一刻,一個熟悉的身影,突然在二樓關上了窗子。

陳天斗隨著那動了一下的窗口望去,卻突然間好似看到了一張令他魂牽夢繞的臉!

「那是!林雨諾嗎?」

那一張美麗絕倫的側臉緩緩的隱入了窗戶之後。

待那房間的窗戶關上,裡面的燈火卻也隨之熄滅了。

這一刻,陳天斗獃獃的站在客棧下方的街道上,怔怔的望著那窗口。

「是我看錯了嗎?剛剛那個女子,是林雨諾嗎?」陳天斗不可置信的自言自語道。

「不可能,如果是她,怎麼會巧到與我在同一間客棧而我卻不知道?你爺爺的開什麼玩笑!」

而且陳天斗發現,剛才那扇慢慢合上的窗戶,不就是之前自己所住的那個房間嗎?

想到這,陳天斗的心便是出現了一陣顫動,不知不覺的加快了心跳。

他的臉上和身上,都出現了一陣莫名的燥熱,表情複雜。

「不會的,一定是我看錯了吧。」陳天斗試圖說服自己剛剛所看到的一切。

但是,那強烈的好奇心,還是忍不住想要讓他去一探究竟。

只見他二話不說,便是走進了客棧,向著那二樓的房間走去。

當他站在那房間門口的時候,卻始終下不去手,敲響那一扇「命運之門」。

如果他敲了下去,那裡面走出的不是林雨諾,或許會讓他的心為之一涼。

可如果那人是林雨諾的話,他應該如何面對呢?

是怔怔的說上一句「好久不見」。

還是只是靜靜的凝望,讓時間來掃除這許久不見的尷尬呢?

想到這,陳天斗那剛剛伸出去的手,卻又怯懦的縮了回來。

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這樣不幹脆的自己。

而且他仔細又是一想,如果真是林雨諾來到這龍陽城的話,那其他參加北斗演武的幽蓮宮弟子,應該也來了吧。

林雨諾一旦出現,很快那些人也會知道陳天斗的存在。

或許,不但見不到林雨諾,反而還會惹來幽蓮宮的追殺。

到現在,他都忘不了那一日在絕命谷中,馨予真人,還有一眾弟子那仇視自己的眼神。

在掙扎了許久之後,陳天斗最終還是沒有落下那一隻舉起的手,轉身離開了門口。

他兩次回頭張望,希望能夠從那裡面走出那一個少女的身影。

可是,直到他消失在走廊之中,也沒能等到那一刻的出現。


與其現在見面,讓林雨諾左右為難,倒不如幾日之後,如果能夠通過複賽,在演武場上再見吧。


那一刻,他們還可以把彼此當做敵人來對待,而不會太多的顧忌他人。

就讓自己,在過幾天安生的日子。

他知道,以後自己迎來的,會是一個又一個的麻煩。

幽蓮宮,昊天盟,這些人已經都來到的龍陽城。

而此刻身為一個矛盾集合體的陳天斗,很快就會陷入一場又一場的紛爭之中。

與此同時,就在這蒼穹如墨的夜色之下,幾個身影卻是向著龍陽城首富,仙幻大陸三大家族之中「龍陽陸氏」陸伯中的府邸而去。

遠遠的,幾個黑漆漆的身影,便慢慢向著那丹神的巨宅走來。

當他們到達門口的時候,卻只看到了少得可憐的,兩名守衛站在那裡一動不動。

只聽為首的那一名青年男子便是一聲冷哼,說道:「這龍陽陸氏,也真是見面不如聞名啊,居然侍衛都如此稀少,與三大家族的身份真的很是不符,真不知道,這樣的家族是怎麼能夠在仙幻大陸排上名次的。」

這位前來陸伯中府邸的人,正是幾日前與陳天斗結仇的軒轅一族大公子。

軒轅雷鳴!

他此次前來,意圖明顯!

就是要讓陳天斗,在這次的北斗演武大賽中無法現身,暗中將他淘汰掉! 軒轅雷鳴行至丹神府前,看了看那兩位閉著眼睛站在門口的侍衛,便是一聲譏笑:「都站的睡著了,還真夠可以的。」

說罷,軒轅雷鳴便邁開了步子,就要往那丹神府裡面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