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惡人島的海盜頭子,聽到陸蕭的名字,也是打了一個激靈,心想你丫的幸好早說,陸蕭那可以是一個惡魔,我有探子在泗水城,知道陸蕭要征伐周邊島嶼,我纔敢率兄弟前來水田城。

“撤,兄弟們都給我撤,陸蕭那個惡魔就要來了,他一到來這裏就是我們的墳墓。”海盜頭子下達緊急撤退命令。


金甲將軍聽到海盜撤退,對蘇通心裏抱怨,你丫的怎麼不早說,不然海盜早就撤退了,我們就不會多損失幾萬人了。

陸蕭怎麼也不會想到,自己在海盜的心裏,竟然也成了惡魔。就在陸蕭的戰船要靠岸的時候,正見到海盜要撤退,一個個海盜正在陸續進入戰船。

“海盜怎麼知道我們要來,給我殺,寸草不生。”陸蕭大聲叫吼。

黑蛇帶着兩千人直接殺了上去,雖然只有兩千人,但戰鬥力極爲強悍尤其是黑蛇金丹境第三重的高手,實力恐怖。

“倩倩,你陪着小昭妹妹在這裏玩,我出去辦點事,暗影八百人跟我殺出去。”陸蕭命令說道。

陸蕭帶着八百人殺了出去,陸蕭手中血紅的劍,血光沖天,劍氣縱橫,一劍斬出,海盜死了一大片,就是海盜的戰船都被陸蕭一劍劈開,許多海盜掉進了海里。

“啊,你們是什麼人,竟敢偷襲我惡人島的人?”一個人大聲叫道。

“我是陸蕭,現在你們死的瞑目了。”陸蕭大聲吼道。

陸蕭一劍斬出,凡是被陸蕭劍氣波觸及的海盜,都被腰斬。聽到陸蕭的名字,那個問話的海盜嚇了一大跳,不是說陸蕭需要三個小時才能到達嗎,陸蕭怎麼這麼快就來了,這速度快的離譜了。

“原來是陸蕭侯爺,我惡人島願意投降。”那個喊話的人臉色有些蒼白的說道。

之前聽說陸蕭的大名,他就害怕了,現在陸蕭殺上門來,而且戰鬥力這麼強悍,還有黑蛇的實力,那可是比他高了一大截。他們雖然還有一萬五的人,陸蕭只有三千人,但陸蕭他們整體都很強大,尤其是陸蕭那一招千人斬,一劍能夠殺個好幾百。

“盜亦有道,殺人的海盜不允許投降。”陸蕭大聲叫吼說道。

這個海盜絕望了,他最擔心的就是陸蕭不允許投降,凡是陸蕭說過這句話,已經改他們判了死刑。

“陸蕭侯爺援軍來了,給我殺。”水田城的大軍追殺過來了。

原本見到海盜要逃,水田城的軍隊沒有追擊,因爲擔心損失太大。現在倒好,陸蕭已經率軍前來增援,那麼他們就不能傻看着。


“好,很好,既然不允許投降,我跟你拼了。”海盜頭子大聲吼叫。

“話真多,你可以去死了,我還可以告訴你的重磅消息,你們惡人島也被我一支軍隊掃平了。”陸蕭笑道,一劍斬出。

這個海盜頭子被陸蕭一劍腰斬,他到死都沒有報出自己的名號,而且在臨死的時候,他心裏恐懼,惡人島竟然被人掃平了,他下輩子再不做海盜了。 因爲陸蕭的到來,配合水田城的軍隊,將惡人島的海盜清剿乾淨。水田城金衣戰甲的將軍,見到他都打不過的海盜頭子,竟然在陸蕭的劍下,走不過一招,那麼陸蕭的實力有多麼的強大,他不敢相信,心裏非常激動,有陸蕭在水田城,海盜都要聞風而逃。

陸蕭也是名不虛傳,果然是一個惡魔,難怪了海盜都怕陸蕭,海盜遇見陸蕭,就是遇見了閻王,被殺的寸草不生。

“末將蘇青拜見陸蕭侯爺,恭迎侯爺大駕。”金衣鎧甲將軍制服的人朝陸蕭跪拜說道。

“末將蘇通拜見陸蕭侯爺,恭迎侯爺大駕。”一個飛魚服的人,也朝陸蕭跪拜行禮說道。

“我等多謝侯爺救命之恩,陸蕭侯爺千歲。”

就在這時,陸蕭看到一大片人給自己下跪,那個氣勢真的排山倒海,那是一個壯觀。

“好了好了,都起來吧,這都是身爲軍人的職責,你們不要客氣。你打掃戰場吧,好好安撫民衆。海盜的空間戒子都在這裏了,用來撫卹戰死的烈士,撫卹受害的百姓吧!”陸蕭拿出幾百個空間戒子,仍在蘇青面前說道。

水田城的軍民,又是一陣感激涕零,沒想到陸蕭這樣爲他們着想。尤其陸蕭說了“軍人職責”四個字,讓人感動,帝國有這種職責的軍人有多少。自從與千蛇帝國戰爭以來,帝國的軍隊消耗巨大,全國的城鎮軍事力量都消弱了。泗水城與水田城的軍事力量也,消弱了一大截,面對海盜只能固守,卻無力進攻。也只有陸蕭來了,這個局面開始轉變。

“報告大將軍,海面又來一支船隊,大概有兩萬人左右,疑是海盜。”一個戰士焦急的跑過來報告說道。

剛剛平息了一場戰鬥,現在又有海盜來犯,這裏軍民的氣氛,又變得緊張起來。但水田城的軍民沒有慌亂,因爲陸蕭在這裏,給了他們打敗海盜的信心。

陸蕭朝海面看去,確實看到了近二十艘戰船,正朝這邊趕來,笑着說道:“諸位你們別擔心,那是榮親王的船隊,在回來的路上,我們順便收編了無憂島,所以纔來了兩萬多人。”

有陸蕭在水田城,他們當然不會擔心。當得知是榮親王的船隊,這讓他們心裏的緊張氣氛煙消雲散,原來是虛驚一場。

蘇青也是震驚,他沒有想到,陸蕭兵分三路來到水田城,還有這等戰力,橫掃惡人島的海盜,他也更想不到,榮親王竟然也會駕臨水田城。

“走,諸位隨我去迎接榮親王。”蘇青朝水田城所有的官員叫道。


因爲榮親王的到來,原本要打掃戰場,要安撫百姓的事,全部丟在一邊了,陸蕭此時心裏有火了,真不像話。水田城的官員都不知道陸蕭的想法,就算知道了,還依然會支持自己的行爲。

不一會兒功夫,榮親王的船隊已經靠岸,榮親王也率領軍隊登岸,榮親王也是榮光滿面,收了無憂島,油水不少。見到這裏戰爭已經平息,也是異常高興。

“小昭公主,上面戰爭已經平息了,你們怎麼還在戰船裏面。”見到小昭她們還在戰船,榮親王詢問說道。

“榮親王殿下,你也知道我們倩倩妹妹還小,怕見血光,所以還是等待打掃完戰場再登岸。”小昭把倩倩捧在手心,一邊玩弄,一邊說道。

原來還沒有打掃戰場,榮親王一聽就明白。他也沒有多想,已經率軍向水田城進發。

“蘇青率領水田城文武百官拜見榮親王,恭迎榮親王大駕。”蘇青率領數萬人接待榮親王,並且跪拜叫道。


這種接待榮親王感到十分滿意。要知道水田城剛剛經歷一場戰鬥,緊張的氣氛能這麼快緩和過來,已經很不錯了。

“都起來吧!怎麼城裏還這麼多死屍沒處理,還有這麼多血跡沒有處理,該忙什麼就去忙活吧!”榮親王吩咐這些人起來說道。

蘇青等人心裏愉快不少,沒想到榮親王這麼好說話,蘇青說道:“親王殿下,剛纔陸蕭侯爺也命令我等打掃戰場,並且命令我等安撫軍民,撫卹戰士。但剛剛聽說你您駕臨水田城,我特率領文武百官迎接,打掃戰場的事纔有所耽擱。”

榮親王不聽這話則已,一聽就寒芒刺骨,陸蕭都給你們下軍令了,你們還要違抗他的軍令,你們的腦袋不想要了嗎?榮親王想着自己還被打了三十軍棍,陸蕭沒有跟你們清算,這筆賬不是要算到我的頭上?

“混賬東西,迎接我需要這麼大的排場嗎?兩個人就夠了,需要這麼多人嗎?陸蕭侯爺命令你們打掃戰場,命令你們撫卹陣亡烈士,你們竟敢耽擱,你們可知道違抗軍令當斬?”榮親王憤怒呵斥說道。

蘇青突然面對榮親王劈頭蓋臉的訓斥,有些摸不着頭腦。違抗軍令當斬,這幾個字也把他們嚇出一身冷汗。

“我是沿海地區最高統帥,違抗我的軍令確實當斬。不對,蘇青你還篡改了我的軍令,罪加一等。看在水田城剛剛經歷一場戰鬥,也看到你浴血奮戰的份上,我暫時不殺你。”陸蕭淡淡的說道。

陸蕭說完,沒有再理會蘇青等人,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戰艦上。蘇青現在還額頭冒汗,他通過榮親王的眼神,還有榮親王的臉色,能夠看得出來,違抗陸蕭的軍令是真的要掉腦袋的。

“末將知罪,這就派人打掃戰場,迎接親王殿下入城。”蘇青一副討好的樣子說道。

蘇青也沒有繼續耽擱,立馬命令人打掃戰場,他真的擔心小命不保,陸蕭說暫時留着他的腦袋,說不定什麼時候就要了他的腦袋。

大概過了幾個時辰的時間,戰場已經清理乾淨,陸蕭與榮親王也率領軍隊進城。這兩尊大神,蘇青一個都得罪不起,將軍府都要讓出來。

“陸蕭侯爺,您肩頭的寵獸很有靈性,真是太可愛了。”蘇青見到陸蕭肩頭的倩倩,開口讚揚說道。

榮親王原本一口茶喝進嘴裏,結果聽到這麼一句話,他都嚇了一大跳,心想你丫的真的作死。

蘇青說完話,並且伸手逗倩倩玩,但就在手伸過去的時候,突然一根髮釵一樣的東西刺出,蘇青的一根手指突然被削掉。

“啊,你?”蘇青慘叫。

“哼哼,你纔是寵獸,你全家都是寵獸。罵我也罷了,竟敢出手冒犯我。”倩倩在陸蕭肩膀上,非常委屈的叫道。

蘇青慘叫了一聲,本來要大聲呵斥,但看到陸蕭臉不好看,他忍住了。當他聽到倩倩還在訴苦,他感覺自己才真的苦,他可是斷了一根手指頭。

“倩倩是我妹妹,你再敢冒犯,我真的不客氣了。”陸蕭很不高興的說道。

蘇青真想哭出來,我是想討好他,怎麼又招惹他了。一個拳頭大的小人,竟然是陸蕭的妹妹,這怎麼可能,若是早知道,打死他也不敢說出這樣的話來。

蘇青走了,他可不敢再繼續逗留,萬一丟了小命,那就虧了。榮親王走了過來,他這才注意到倩倩手中的玩具劍,蘇青的手指就是被這把劍斬掉的,他也很汗顏,跟陸蕭扯上關係真好。

“陸蕭侯爺,這次收復無憂島,收穫了兩百萬元晶,還有幾種藥材,還有各種金鐵。”榮親王跟陸蕭說道。

“收穫還不錯,你拿一百萬元晶,其餘的歸我。”陸蕭一邊撫摸着倩倩的小腦袋,一邊說道。

榮親王欣喜,他又得到了一百萬元晶,他總共已經得到了兩百萬元晶,這可是他養兵的資本。

陸蕭大概在水田城呆了兩天,就在這一天,海面上出現了一支船隊,並且在水田城靠岸。水田城的人以爲又是海盜來了,氣憤又變得緊張起來。

“水田城衆位軍民不要驚慌,我是泗水城的將軍孫良,我等率軍剿滅了惡人島,特向陸蕭侯爺覆命。”孫良走出來宣佈說道。

原來是孫良,並且剿滅了惡人島,這讓水田城的人一陣歡騰。孫良來了,蘇青也親自來迎接。

“孫良將軍,幾日不見,你就立了這麼多戰功,我都眼紅了。”蘇青笑着說道。

“立戰功,這都是陸蕭侯爺提拔,不然我能夠固守就不錯了。蘇青將軍,你的手指怎麼了?”孫良看到孫青的手,竟然裹着一層絲巾,詢問說道。

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看到自己的手指,蘇青就感覺委屈,實在是太委屈了。

蘇青把孫良拉到近前,小聲的說道:“孫良將軍,你可要救我,我違抗了陸蕭的軍令,腦袋快保不住了。”

孫良大驚,你丫的腦袋還在脖子上,已經是萬幸了,孫良小聲說道:“你就認了吧,榮親王違抗軍令還打了三十軍棍,我救不了你。唯一能救你的,就只有兩個人,一個是陸蕭侯爺的妹妹,那可是真的掌上明珠呀!還有一個人,就是小昭公主。”

蘇青心裏叫苦,他的手指就是被陸蕭的妹妹給斬了,那個小不點怨恨他還來不及呢,蘇青無奈的說道:“我這根手指頭,就是被侯爺的妹妹斬了的。”

孫良感覺無語了,你丫的真的沒救了。 孫良感覺蘇青沒救了,但對蘇青被斬掉手指有些好奇,詢問說道:“蘇將軍,你是怎麼得罪了倩倩郡主,被她斬掉了你的手指。”

蘇青此時臉色極爲難看,而且有些羞澀,難爲情的說道:“我見到倩倩郡主在陸蕭侯爺的肩膀上,我還以爲是圈養的妖獸,我就讚揚寵獸很有靈性,並且伸手指去逗着玩,結果我的手指就沒了。”

“噗嗤”孫良實在忍不住,笑了起來,心想你丫的這是作死,你怎麼可以做出這樣的荒唐事。倩倩雖然是妖獸,但與陸蕭扯上關係了,你就不應該招惹,這真是老壽星嫌命長了。

“孫良,你還笑,我們也算同袍一場,你快給我想想辦法。”蘇青非常焦急的說道。

孫良停止了嘲笑,鄭重的說道:“那位倩倩郡主,就算沒有陸蕭這層關係,你也不能得罪她。倩倩郡主是蛇妖,她的爺爺就算黑蛇,金丹境第三重的高手,一巴掌就能拍死你。”

蘇青已經出冷汗了,你丫的,我讓你給我想辦法,你丫的越說越恐怖了。

“孫良將軍,你跟隨陸蕭侯爺,軍功立了不少,說話應該有點分量,你就不要嘲笑我了,快給我想想辦法。”蘇青再次焦急的請求說道。

“蘇青將軍,腦袋竟然還在脖子上,真是不可思議,你說說原因吧!”孫良好奇的詢問說道。

孫良對這件事有些不解,你丫的面子夠大了,榮親王都打了三十軍棍,你丫的腦袋卻沒有丟,也真是一大奇蹟。

“陸蕭侯爺說看在我浴血奮戰的份上,就沒有要我腦袋。”蘇青很無奈的說道。

蘇青很想問,這個問題,跟保住腦袋有關係嗎?

“蘇青將軍,看來你還算勤政愛民,陸蕭侯爺不願意殺你,若是要殺你,陛下的聖旨都救不了你。我最新得到消息,在內地,二皇子的兩個心腹,就因爲魚肉百姓,被陸蕭侯爺的部下給斬了。”孫良告知說道。

真是破開雲霧見青天,蘇青突然柳暗花明又一村,對,就是勤政愛民。

“你們商量完了沒有,要向侯爺覆命了。”關姚見到兩個人沒完沒了的說話,不賴煩的說道。

蘇青這才注意到,這裏怎麼還有一個人,他還以爲是孫良的副將呢,結果聽話音,又不是孫良的副將。

“蘇將軍,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陸蕭侯爺的得力干將關姚將軍,也是金丹境第三重的高手,掃平惡人島,全依仗他的力量。”孫良給蘇青介紹說道。

蘇青又被震驚,陸蕭的實力已經夠強大了,現在陸蕭身邊的部下,也一個個強大的驚人。

蘇青與關姚客套的問候幾句,蘇青再也沒有與孫良過都交流,並且帶着兩人來到將軍府。

“報告侯爺,我們已經掃蕩惡人島,在這一次戰役中,我們得到兩百萬元晶。”關姚報告說道。

蘇青被震驚了,剿匪還有這等好事,他都心動了。若是給他個一百萬元晶,他水田城都可以全免賦稅了。

“兩百萬元晶,我們自己收取一百萬,分孫良將軍一百萬元晶。”陸蕭說道。

掃蕩惡人島,陸蕭又得到了一百萬元晶,在海上數次戰鬥以來,陸蕭陸蕭已經收穫了差不多兩千萬元晶了,已經超越了天都帝國的國庫了。

蘇青很是羨慕,孫良竟然得到了一百萬元晶,泗水城的十萬軍隊,一年的俸祿加起來,也就一百多萬元晶而已,這可是一筆大收錄呀!蘇青很想說,老大你打仗能不能帶上我,你吃肉,我吃骨頭可以嗎?

孫良興奮的不行,他已經得到兩百萬的收錄了,這可是一筆巨大的財富,又可以培養自己的軍隊,讓自己麾下將士過上好日子。

“關姚,這顆洗髓丹賞賜給你,你快突破陰陽境吧!若是你突破陰陽境,我就率領軍隊征伐赤霞島。”陸蕭拿出一個白色瓶子說道。

關姚接過白色瓶子,心裏有些激動。要知道靈丹妙藥是多麼難以換取,這幾場戰鬥以來,他出力不少,雖然沒有得到元晶,但得到丹藥也是很不錯的。

“侯爺,突破陰陽境太難了,至少還需要一年的苦修才行。”關姚不確切的回答說道。

聽到一年的時間,陸蕭都想罵人了,他總共才修煉兩年時間,就擁有這樣強橫的實力,他突破一個陰陽境,竟然需要一年,實在是太慢了。

“一年實在不行,若是再加上淬骨丹輔助,這需要多久能夠突破陰陽境?”陸蕭再次拿出一個白色的瓶子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