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威能而論,萬獸鈴幾乎沒有直接殺傷力,但縱觀修真長河,也許那是天地間的唯一,無論是那份驚艷圖紙,亦或者萬種頂級奇珍異獸血魄,後世都已經難以再複製。

「不知是仿品還是原物,看來那諢小子身邊,也是跟著幾個妖孽,都很不簡單啊!」楓木院主心中暗忖,猜測那東西的來歷。

其實,楊迪帶去的三個人,也頗受天仙院高層重視,身為修道界的超然存在,天仙院自然早已得悉了一些小胖子三人的情況。

之所以沒有給三人明面上的重點栽培,其中牽扯甚多,那個陸雨凡和那個徐白,來歷並不簡單,只不過某人並不知曉而已。

另外,仙院高層眼下正在為楊迪的事兒頭疼,不知該將他擺放在怎樣的位置,無形中,當然也不希望小胖子三人再度添亂……

就在兩院長者和諸多大人物嘖嘖稱奇之際,貴賓席一個角落裡,一名骨瘦如柴,皮膚乾癟的鷹鉤鼻老者,老眼中閃過幾分陰翳。

「萬獸鈴竟然在此出現,看來……要讓撒都想想辦法了……」身為當世御獸宗的宗主,他在吃驚之餘,更多的是難以接受。

長期以來,以御獸為修途的御獸宗都在費盡心機尋覓那件奇物,對御獸宗而言,萬獸鈴有著特殊意義。

眼下萬獸鈴在此出現,無論是原物還是仿品,御獸宗都要一探究竟。

只不過,這裡是兩大院的地盤,以御獸宗的底蘊,還萬萬不可能在此生事兒,身為宗主的他,更不可能隨意流露對那些小輩的敵意,此事只能交給他們的小獸王去解決了……

……

樹林間,正在狂奔到處兜圈的楊迪四人並不知道,他們的一舉一動都吸引了不少目光,甚至招來了某些人的惦記。

但箭已離弦,一下子招惹來這麼多妖獸,楊迪他們就算想要退出,也是有些不容易了。

楊迪他們並未急於帶著獸潮去出擊,而是耐著性子,又一次將獸潮捋順,帶在身後。

獸潮所過之處,許多人看到他們身後那山洪海嘯般的獸影,皆是有些幸災樂禍。

「又有幾個倒霉鬼被盯上了!」有人戲謔道,現在楊迪他們蒙著臉面,兜了一圈回來后,已經沒人認識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楊迪在獵物榜上的排名繼續拔高,已經一路殺進了前十五!

繼沐風和李泉后,之前正在追擊他的遊歷者,有增無減,因為他「招蜂引蝶」的效應,正在隨著排名拔高不斷擴大。

這是楊迪意料之中的問題,他們專門打劫遊獵者,每次得到的信物都是一大把,效率奇高,再加上排名高的那些人相繼中招被洗白,楊迪自然會一路水漲船高。

原本這不是什麼好事,可現在,楊迪突然拉攏了這麼一大批「幫手」,來更多的遊獵者反而對他們有利。

畢竟,像現在這樣攜帶著大量妖獸折騰很吃力,如果在長途轉移去尋覓目標,消耗太大了,有目標主動送上門再好不過。

在遊獵者規則下,第三個遊獵者已經踏入了這片地帶,正在靠近他們。

楊迪四人也不客氣,帶著獸潮浩浩蕩蕩的迎擊了上去。

這等舉動,周圍的修士完全看不明白,甚至連那位遊獵者本身都渾然蒙在鼓裡,只有山峰上的那些旁觀者清楚他們想要做什麼。

幾座主峰上面,許多人正在暗暗為這名遊獵者默哀,同時,也對楊迪他們的手段頗感無語。

「無恥啊!」

「驅狼吞虎,太無良了!」

許多人紛紛腹誹,雖說在對抗場地中,一切規則以內的手段都不過分,可是如此招數,實在陰了點兒。

身為遊獵者,當王卓屁顛屁顛找到獵物的時候,他與李泉一樣,直接驚呆在了原地。

「什麼情況?」王卓望著遠處呼嘯而來的風暴,眼皮抖了抖,目光有些獃滯。

他確定獵物就在眼前沒錯,而且獵物正在朝自己這邊趕來,可是在獵物身後,竟然跟著一群鋪天蓋地的妖獸,場面壯觀的令人發毛。

王卓的第一意識,與李泉相差無幾,都是覺得楊迪他們幾個太倒霉了,居然在獸潮中成為了靶標,這是什麼奇葩的****運?

不過,身為八屆弟子的王卓,心態比李泉更為沉穩,而且素來謹慎,一向把獅子搏兔亦用全力掛在嘴邊。

他自信能夠輕鬆解決獵物,但實在沒信心抵禦那等恐怖的獸潮,因而它的第二反應是……轉身就跑!

看到這一幕,莫說周圍的修士,就連楊迪四人都是暈菜,尼瑪要不要這麼膽小?

「喂,師兄,救命啊!」小胖子急眼了,連忙沖著逃跑的那位強大師兄喊救命。

徐白和尉晨二人一聽,頓時心領神會,跟著大叫笑道:「師兄救命!」

楊迪暗暗好笑,這三個極品,果然是猥瑣的可以。

聽到三人的呼救聲,正在前方狂奔的王卓身子抖了抖,有種吐血的衝動,救你妹啊,那等陣勢,一般的兩院長者來了也得跪,你們師兄我還想多活兩年啊!

王卓沒理,一個勁的跑,他很賊精,準備等楊迪四人落難后,轉身回去撿現成的。

「跟著他!」楊迪想都沒想,便招呼小胖子三人跟上。

於是乎,樹林間出現了奇葩的一幕,四個相當「狼狽」的人被獸潮狂追,而在前方,還有著一位強大的遊獵者拚命跑路。

可惜楊迪他們像是認定了這個目標,緊咬著不放,更糟糕的是,這位仙院的王卓師兄實力雄厚,但卻是一位偏土系和力量型的修士,移動速度方面實在捉襟見肘,竟然甩不掉楊迪他們這四個惹了大禍的小師弟。

王卓欲哭無淚,回頭怒聲威脅道:「本師兄是遊獵者,你們沒有看見嗎?」

說著他還揚了揚手臂上的徽章,擺出自己遊獵者的標誌,眼下在對抗場地上,遊獵者都是令所有參與之人害怕的代名詞,他也是這麼認為的。

結果他錯了……

「正因為你是強大的遊獵者,所以我們才向你求救。」楊迪很自然的說。

「師兄救命,你是核心弟子,面對危險應該有些擔當,不能像我們這樣一味的跑啊。」小胖子悲呼道,險些聲淚俱下。

尉晨則是很沒品的嚇唬道:「你這樣跑了,對你的名聲很不利!」

聽到這話,王卓虎軀一震,還真別說,現在許多高層大人物都在看著呢。

雖然遇到這種麻煩跑路是順理成章,但逃跑這種舉動,確實有點不光彩,被那四個傢伙這麼一鬧,愈發凸顯的他膽小了。

「靠!」王卓吐槽無力,這都什麼跟什麼啊,自己一個好端端的遊獵者,在仙院核心弟子中,怎麼說也是前一百的人物,居然要為幾個菜鳥糾結。

「師兄救命!」後面,小胖子三人的求救此起彼伏。

奔跑中,王卓尋思了下,怒道:「那些妖獸為何追著你們不放?」


顯然,他這個下意識的質問,一下子把楊迪四人難住了,有些要暴露的趕腳。

不過徐白這貨節操無下限,他一本正經道:「我們在戰場上撿到了一件寶貝,不知為何就招惹來了這些妖獸,怎麼甩都甩不掉!」

「寶貝?」王卓一怔,而後目光火熱,「難道是王獸魂珠?」

他雖然不是御獸師,卻也清楚這寶貝的價值,頓時有些眼熱起來,這是人之常情。 「好吧,你們幾個快點,我帶你們離開此地!」暗忖間,王卓肅然喝道,而且不由的減緩了幾分速度。


這個時候,他動起了小心思,打算先將楊迪他們救下,等脫離獸潮后再統統洗白,順帶連那件寶貝也一併圈走。

如此舉動雖然有點無良,但本來他就是遊獵者,無可厚非,況且,如果是九宮山脈中尋得的東西,對抗中原則上也是允許爭搶的。

這位王卓師兄還在為他的小聰明暗暗得意的時候,四個落難者已經悄然追了上來。

「你們幾個真遜,沒本事還敢亂拿東西。」接近的時候,王卓擺出一副說教的口氣,為待會兒奪走寶物稍微醞釀一下氣氛。

「是啊,這東西就是燙手山芋,還是交給師兄保管吧,接著!」楊迪深以為然,諸多將寶物遞了過來。

王卓一怔,下意識伸手,可等到他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晚了。

他剛伸出手去,楊迪便突然拉近距離,一把蠻獸麝香狠狠抹在了他的身上。

隨後楊迪果斷身退,帶著小胖子三人施展神行如影,疾速漂移了出去,留下王卓在那裡發愣。

下一霎,王卓感受到身後獸潮正在突然間拉近,一轉身,就看到那些妖獸眼睛猩紅,拋棄了之前的四個「落難者」,轉而盯上了他。

當獸潮與他相距十米的時候,王卓瞬間什麼都明白了,這一刻,王卓心中一萬隻野馬渾身沾滿了泥漿在草原上呼嘯而過。

「我*¥你祖宗!」

一聲咆哮后,王卓尚未來得及轉身,就被排頭的幾頭疾風黑豹撲倒了。

然後,悲壯一幕再度上演,王卓倒在獸潮中,被無數鐵蹄蹂躪踐踏,怎一個慘字了得!

周圍眾多修士見狀,都是心驚肉跳,完全不忍直視!

「感覺這一幕好熟悉啊…」有人獃獃的說道,貌似之前那位核心弟子也是這麼中招的。

「而且,這位師兄也是莫名其妙跟四個人接觸后,一下子被獸潮淹沒了!」有人補充。

剎那間,周圍的人恍然大悟,同樣什麼都明白了。

「坑貨啊!!」有人驚呼,這尼瑪太坑了,赤果果的玩人!

「啊!!!」

不久后,獸潮中一聲慘叫,而後一束白光騰起。

如此蹂躪下,超凡強者都未必受得了,王卓僅僅堅持十秒鐘就跪了,被迫進入了保護狀態。

王卓沒有被踩死,被那束白光託了起來,飄在半空,全身鼻青臉腫,慘狀不忍直視。

周遭不少人傻眼,一位遊獵者出局了?!

「天吶!他居然被淘汰了!」有人驚叫,被他們視為噩夢的遊獵者竟然也有這種下場。

「那他身上的信物呢?」 我的星辰大海從黑科技開始


此言一出,周圍不少修士眼紅了,若是被淘汰出局,身上的信物是不會帶走的,會統統掉落在原地。

一位遊獵者師兄身上的信物,這簡直是一件天上掉餡餅的好事啊。

許多人摩拳擦掌,站在那裡,準備等獸潮褪去后,上前撿漏食吃,還自詡運氣不錯。

可很快,他們笑不出來了。

這些人顯然忘了很重要的一點,獸潮失去目標后,不可能輕易散去。

數息后,那波龐大獸潮一鬨而散,朝四面八方擴散開來,像是決堤洪水般猛烈。

「什麼?」那些等著撿食吃的人如遭雷擊,駭然的大叫,而後亡命逃竄。

連核心弟子都承受不住的獸潮,他們當然也擋不住,此刻獸潮擴散開來,簡直是這片地帶的一場大地震!

不久后,這片地帶清靜了下來,修士和獸潮都已經遠去,只有一個人在懸浮在那裡。

王卓被白光包裹著,臉色鐵青,這一刻對他而言,做夢都不曾想到,自己居然被人陰了。

同時,他駭然的意識到了一個很嚴重的問題,自己或許不是被陰的第一人。

因為那個獵物他一直在追擊,但他不是最優者,按理說,在此之前應該有兩三個遊獵者會搶先得手。

可現在,那個獵物非但沒有被洗白,排名卻在刷刷上漲,與之相反,之前那兩個遊獵者的抵抗氣息卻消失。

「呵呵,師兄可還安好,你如此大義凜然,以身拯救我等,此恩此情實在感激不盡啊!」


這時,四個人出現了,楊迪走在前面,一陣調侃。

「我……噗!」王卓氣血攻心,一口老血噴了出來。

這是他有生以來最嚴重的一次挫敗,哪怕是以往比拼中輸給那些強勁對手,都沒有這麼憋屈過。

「小子,你們四個卑鄙無恥,簡直是人渣!」王卓吐完血,大怒道。

楊迪白了一眼,笑道:「師兄何出此言,若非你貪心,也不會中招啊!」

「你!」王卓頓時老臉發燙,確實,以他的實力和謹慎,若非主動降低速度靠近這四個傢伙,四人很難害到他。

很快,一艘法船飛來, 在我死以後 ,都是滿頭黑線。

他們身在高空,俯視全局,自然清楚之前發生了什麼。

一位仙院長老揮手,將王卓帶上了法船。

落到法船甲板上后,王卓抓著長老手臂大叫伸冤:「長老,那些傢伙耍陰的,我不服!」

這位長老無動於衷,淡淡道:「對抗場上,若是不能辨別陰謀詭計,那也只能怪自己缺少眼力,怨不得別人!」

王卓眼皮抖了抖,而後弱弱的低下了頭,誠然,他此番雖然出局的很冤枉,可是仔細想想,這種對抗考驗的本來就是綜合能力。

王卓深深吸了口氣,看著下面道:「小師弟,你叫什麼名字?」

楊迪撿起了地上的須彌袋,在對方顫抖的眼神中毫無壓力的揣進了自己腰包,擺手笑道:「好說,叫我大爺哥就好!」

「大爺哥?」王卓身子顫了顫,這個名字他自然不陌生。

因為此前揚言要捉大爺哥洗白拾掇一頓的核心弟子中,也有他一個。


最先被逆襲的核心弟子是仙院的西門豹,因而其他仙院的核心弟子都希望以此找回場子。

「真名呢?」王卓又問。

「以後告訴你,現在師兄還是先回去養傷吧,不用難過,勝敗乃兵家常事,我們都很看好你。」楊迪很輕鬆的笑道。

王卓險些從法船上摔下來,這尼瑪什麼口氣,要不要這麼無恥?

「為了減少你日後的尷尬,我們接下來會繼續努力鎮壓遊獵者,到時候被鎮壓的人多了,你的挫敗就很稀疏平常了,不用謝我們,這是我們該做的!」小胖子一本正經道。

這回連法船上的一群兩院長者都受不了了,這群妖孽,實在很欠揍啊。

「臭小子,萬獸鈴是特殊異寶,你們用其胡作非為,這成何體統?」這時,一道沉吟聲又落入了楊迪耳中,法船上,那位司通長老也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