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柳狐玥也心生疑惑的時候,她突然雙眸一亮,驚呼了一聲說:「莫非是那個小傢伙乾的好事。」

「它到底是什麼東西。」紫焰再一次猜疑著小灰灰的真正身份,可是,想了二十年,依然沒有得出任何結論。

反正,他能想到的都想到了,就是沒有見過像小灰灰這樣那麼奇怪的魔獸。

「不管它是什麼東西,等到時機到了,那個小東西自然會現出原形來,暗系的能量對它來說是一個好東西,現在光系能量對它來說也是一件好東西,那麼,也就代表著它並不排斥光系與暗系。」柳狐玥道。

紫焰卻深深的戳中了她的痛:「問題,它體內沒有一丁點光系元素力和暗系元素力。」

柳狐玥聽到此話后,心狠狠的抽了一下。

是啊。

那一池的暗元素就被它吸個空,結果倒頭來卻發現它體內一絲暗元素都沒有,完全就是一具只擁有著萌萌噠的外表的廢物。

現在難道要眼睜睜的看著那一池的光元素力被它吸空嗎?

不要啊。

她還需要這些元素力來強大自己的實力吶。

想到這,柳狐玥游的更快。

快到那個小傢伙面前時,小傢伙突然抬起了頭來,兩隻爪子抱著一塊閃爍著金色光芒的石塊。

「那是什麼?」柳狐玥一驚,快速的游向了小灰灰。

小灰灰這一次倒是沒有任性的獨吞了那塊金色的石塊,而是轉交給了柳狐玥。

柳狐玥多看了小灰灰兩眼,然後朝它投去了讚許的目光。

小灰灰咧開了嘴,似乎在笑。

然而,它咧開嘴來的時候,柳狐玥看到了它牙縫裡還鑲著一抹金燦燦的渣。

該死,她道它怎麼那麼好心呢,原來你特么的早就先自個填飽了肚子。

她冷哼了一聲,伸手捏起了小灰灰遞給她的那塊金色石塊,將她放在手掌心內。

經過金色元素液體的洗禮,那石頭般的金色玩意看起來更加的燦爛,她抬起了另一隻手,輕輕的翻轉掌心放著的小石塊問:「師父,你看看這是什麼玩意。」

紫焰凝神感應這石塊,隨後,瞳眸一縮,似乎是發現了什麼驚奇之物,長長的嘆吁了一聲…… 「師父,怎麼樣,看出是什麼玩意來了嗎?」柳狐玥沒有聽到紫焰的回應,心急的問。

紫焰情緒激動的說:「這是……這是……」

「這是什麼?」

「這可是……」


「唉喲你快說,別磨磨嘰嘰的。」

柳狐玥急的跺了跺腳,恨不得將體內的那縷殘魂給揪出來,再狠狠的爆打一頓,看他這磨蹭的,擺明了就是在吊她的胃口。

紫焰緩了緩情緒,他知道柳狐玥就要進入黑暗之地了,而偏偏她又在這個時候得到了可以照明那片黑暗之地的引晴石。

「引晴石!」紫焰輕輕的吐出了三個字,讓柳狐玥盯著這個他所說的引晴石看了半天,沒看出這玩意有多稀奇,只覺得這東西十分的古怪,裡面散發著一股濃濃的元素能力,卻又無法從裡頭吸收到一丁點兒的元素力,它似乎將自身的能量都斂在了這塊石子上。

「那是什麼東西,你犯得著如此的驚訝嗎?」

「傻徒弟,你知道黑暗之地的兇險嗎?」紫焰搖了搖頭,嘆著那黑暗之地的亡魂之多,也感嘆那個地方的陰暗。

柳狐玥點點頭,這件事情好像誰跟她說過,那個黑暗之地是亡魂集聚之地,你要麼將裡面的亡魂收回自己的囊中之物,要麼,成為那裡面的其中一片亡魂。

紫焰說:「這是一塊可以讓鬼魂退避三舍的符,神界的燈芯。」

「燈芯,那就是像人間那裡人類點的火燭燈芯嗎?」柳狐玥細細的問。

紫焰點頭說:「對,不過,神界點的燈芯卻跟人間所用的燈芯大大不同,你看看你手上的那一枚引晴石不就知道了,神界用的燈芯若是落到了冥界,將引起冥界一陣轟動,冥界的鬼魂會因為神界誤落一枚燈芯而膽顫,也就是說……你踏入黑暗之地的時候,若是可以得到神界的燈芯,帶著燈芯入黑暗之地,你將不用害怕黑暗之地的亡魂了。」

柳狐玥的心狠狠的跳了一下,舞非歡告訴她,那個地方是普通人不可去的,哪怕像龍逸那樣擁有著高深修為的人,也不可隨意的踏入那個地方。

而現在,她擁有著一枚來自於神界的燈芯,也就是說……

龍逸不用再擔心踏入黑暗之地后,會遇到亡魂的攻擊了?

該死,為什麼又想起那個破男人。

柳狐玥對著引晴石黑了一臉,然後將引晴石順手丟入了自己的空間戒指內,臉上又恢復了笑容說:「那就太好了,看來真是天助我。」

低頭看看那蹲在自己腳邊的小灰灰,小灰灰正在蹭著她的小腿,嘴裡發出了嘰嘰歪歪的叫聲。

柳狐玥蹲下身子問:「你幹什麼。」

小灰灰伸手揪住了她的衣物,拉著她往上游,可是柳狐玥的體重哪裡是它這隻小傢伙能夠拎起來了。


柳狐玥拽回了它,將她狠狠的按在自己的衣襟里說:「剛才讓你慢點,你跑的比兔子還快,現在就趕著我上去,你到底鬧哪樣。」

小灰灰含著水潤的眸子,嗚嗚的叫了兩聲,似乎對柳狐玥這樣的粗暴很不滿意。 柳狐玥無奈至極,對這小傢伙又愛又恨,她只能由著它的性子,往上游去。

也是怕上面的雲聶塵再一次跳下來尋找自己。

你別說,柳狐玥剛剛游到水面去,那雲聶塵就真的從上面跳了下來,不過,那傢伙並不是自己想跳下來的,而是被上面的人嚇下來的。

「砰——」柳狐玥的腦袋才露出光系元素池,便聽到了重物落水的聲音。

隨後,柳狐玥就伸手一抓,把跳入元素池裡的雲聶塵給揪了起來。

雲聶塵臉龐露出了水面,重重的吐出了一口金燦燦的元素液來。

因為原本就沒有光系元素的他,在這片元素池裡泡了一會兒的功夫后,臉龐紅的堪比煮熟的蝦。

雲聶塵睜開了雙眼,回頭看到柳狐玥后,他情緒激動的撲向了柳狐玥,雙手環抱住了柳狐玥的脖子說:「小玥,你嚇死我了,我以為,我以為你又……」

「我暈死在元素池底下。」柳狐玥先接過了他的話。

雲聶塵重重的點頭。

柳狐玥拍了拍雲聶塵的背,對於他的關心她心裡很感動,也因為他難得的天真與單純,而更想要保護弱弱的他。

可就在這時,她卻聽到了她最不想聽到的笑聲:「呵呵呵呵呵……」

「瞧瞧我又看到了什麼?」那低低沉沉又帶著蠱惑的聲音就在這片塔層內蕩漾開。

那道白色的身影自神像台前緩緩的朝柳狐玥走來。

柳狐玥猛然抬頭,對上了白右飛那黑黝的雙眸,他的眸雖然含著一抹淡淡的笑意,可是那笑意底下卻隱藏著濃重的殺戮之氣。

他手中拿著一把鞭子,那個鞭子她認得,正是害得龍逸身中劇毒的毒鞭,鞭子中間鑲著的那數十片刀片正泛著陰寒的冷光。

他拿著鞭子的手抖了抖,鞭子就像一條蛇一樣,彎曲有致,宛如下一刻就會飛向她,將她撕成碎片。

他抖了幾下手中的鞭子之後,那鞭子就猛的朝雲聶塵的背打去。

鞭子飛的很快,千鈞一髮之際,柳狐玥掀起了那盪著漣漪的元素液,一道金色的光屏就從那元素池內掀起,形成一道堅硬的鐵牆,將飛來的鞭子狠狠的擋了回去。

「哈哈哈哈,你這女人,果然是很有意思,只是很可惜,你殺了我的小金金,殺死小金金的人是要償命的,我們無法做好朋友了,真可惜。」白右飛猛然收回了那彈回來的鞭子。

而那光系元素池內的光屏也瞬間散落了下來,化成一灘浪潮,濺到了柳狐玥的身體上去,也淋濕了雲聶塵的身體。

使得雲聶塵再無法承受光元素的入侵,而吐出了一口烏黑的鮮血。

紫焰擔憂的說:「徒弟,趕緊讓他先離開元素池,普通人在元素池裡待久了,會中劇毒的。」

柳狐玥擔憂的扶住了雲聶塵的身體。

白右飛的視線落到了雲聶塵的身上,然後重重的喲了一聲說:「雲公子!」

柳狐玥目光陰寒的瞪看著白右飛,然後半抱半扶住了雲聶塵,用力的往液體下一蹬…… 纖瘦的身影帶著那高大的身影飛向了半空之中,白右飛看出了柳狐玥的意圖,就在柳狐玥快落到地面時,白右飛不但甩出了手中的長鞭,還啟開了光系的終極魔法,極光。

如雨一般的光刃,密密麻麻的飛打向柳狐玥,以及那充滿著毒液的鞭子狠狠的往她的身上打來。

她立刻啟動了強固的精神空間,然而卻驚訝的發現,自己的精神空間對白右飛根本沒有一點用。

讓她不敢再貿然的往前跳飛去,她若是強行往地面落去,那麼,她跟雲聶塵都會受到重傷的。

可是,若是將雲聶塵帶回到元素池裡,那麼,雲聶塵很有可能因為在光系元素池待的太久而中毒。

橫也是死,豎也是死,真是讓她心裡一陣急。

她回頭,就見那雷系元素池在光系元素池的隔壁,情急之下,只好將他推向了雷系元素池內。

「砰——」他落入了雷元素池。

池內的液體因為雲聶塵的強行加入而濺起了高高的浪花,半空中漾起了一道紫色的光芒,元素池內傳來了哧哧的聲音,雷光因為雲聶塵的到來,「劈劈啪啪」的作響著。

柳狐玥無暇去顧及背後的那一串串雷音,只專心的去應付那突然到來的白右飛。

冷冷的喝了一聲:「白賤人,黑巫女呢?」

「哈哈哈!」白右飛揮出來的那一道極光魔法瞬間收勢:「對付那個女人,還需要我親自動手。」

他的豹紋銀雲獸會替他收拾好那個女人的。

「你把她怎麼了?」柳狐玥並不是擔心黑巫女的安危,而是覺得奇怪,黑巫女看起來並不比白右飛弱,不然,她不敢在發現白右飛跟蹤來的同時還亮出自己的身份來,那不是等於自投羅網嗎。

白右飛眯了眯狹長的好看的雙眸,抬起了修長的手指,輕輕的劃過自己那一縷烏黑的發,低低的說:「若是我說死在我的獸爪下了你信嗎?」

「騙鬼去吧。」柳狐玥落回到了光系元素池,如今雲聶塵不在自己身邊,她不用擔心白右飛那個死賤人會拿雲聶塵來威脅她。

「你不信?」白右飛緩緩的朝光系元素池走了幾步,揚了揚眉輕吐:「我也不信。」

「賤人,想替你那條廢物蛇報仇嗎?」柳狐玥冷冷的問。

白右飛對她那一句「賤人」感到有些不悅。

這是什麼稱呼,這明明是用來形空一個女人的,比如,眼前的她。

怎麼可以用在他一個大男人的身上呢。

「你似乎用錯了詞,我這麼英俊瀟洒,風-流倜儻,你不覺得我更像美人嗎?」白右飛挑挑眉,似乎並不急著立刻殺死眼前的女人,就像貓逗老鼠一樣的逗著柳狐玥玩。

柳狐玥朝白右飛吐了一口唾液,那口唾液正中他的鼻尖。

她呵呵的笑:「這樣才更適合你,痛快一點,賤人。」

她還趕回去呢。

「那麼急做什麼,離無月之日還有一個晚上的時間,再陪我玩會兒,你若是從我手底下溜走了,我就放你離開怎麼樣,不過,就是不知道到那時候,你心愛的那個男人會不會已經踏入了黑暗之地呢?」 他從黑巫女的嘴裡得知她心愛的男人龍逸準備在無月之日踏入那片黑暗之地,原本是想拿著柳狐玥去威脅龍宮的宮主,可是現在看來,似乎他發現了一個更好玩的遊戲。


也正因為如此,黑巫女才沒有跟他繼續糾纏下去。

他負責牽制住柳狐玥,而黑巫女負責將龍逸送入那片黑暗之地,從此兩人將陰陽兩隔。

不過,倒是要看看黑巫女有什麼能耐從他的獸爪底下離開了。


柳狐玥與龍逸的戀情並不被黑巫女看好,相反,對於黑巫女而言,龍逸只會拖累了柳狐玥。

這是他們黑暗神殿不允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