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方才林鴻砍向自己的同時,蘇徹將血咒飛快的下在了他的體內,本想做以防萬一之策,可是沒想到用來救人了。

「轟……」

整個皇室的城牆出現了一個巨大的深坑,雖然沒有破裂,但是看起來也搖搖欲墜。

對面御空而立的人影,竟是嘴邊沾惹許多鮮血,身體在下落的過程之中。

可是,狂風過後的蘇徹,竟然已經消失在原地了。

「人呢!」落下的林鴻憤怒的吼道,但是沒禁住一口鮮血再次噴出。

「稟報統帥,已經……已經不在了。」一個士兵說道。

「找!給我找!翻遍整個百花城也給我找出來!他一定受了重傷,跑不了多快的!」林鴻的聲音有些顫抖,但是仍然非常讓人震撼。

此刻的雨文君痴獃呆的看著蘇徹消失的地方,嘴巴半張,一副吃驚的表情。

「公主……」此刻天空之上渾然出現三個老者。

站在中間的老者面目陰冷,一臉猙獰,可是他看著雨文君的眼神卻是夾雜著擔憂和關愛。

「怎麼回事。」那老人平靜的聲音像是一把利劍,插入每個人的心中。

林鴻渾身發抖的看著老人,開口說道,「師……師祖……有……有人……」

「我在問你嗎?」那老人目光一轉到林鴻身上,那平和的目光之中彷彿有一把可以刺穿人心的利刃。

老人虛空下降到雨文君面前,左手在空中一抬,雨文君的身體緩緩站了起來。

看到雨文君臉上的淚痕,老人有些心疼,「文君,和師父說,發生了什麼事情?」

雨文君啜泣著和面前的老人重複了一遍方才事情發生的所有經過,只是隱瞞了蘇徹和自己竊語的內容。

話說完了,老人的面容上出現了一絲狠意。

頓時,周圍的空氣彷彿凝結了一般,上千人圍著的地方,一絲喘息聲都聽不到。

老人周身的靈氣剎那間迸射開來,地面之上的塵埃被吹起。

躺在地面之上的林鴻在攙扶之下站起身來,慢慢的向老人走去。

「師祖……我……」林鴻正要說話,那老人竟然一掌拍在空中,掌風的勁道非常大,直接將林鴻拍出數米。

林鴻遭到重擊,身體飛出直打在房屋之上,將木門撞破,躺在了屋內的地上。

「以後誰再敢忤逆公主的意思,下場如此。」老人一指打出,直奔林鴻而去。

「咚……」

巨大的聲音將那房屋直接炸裂開來,想必其中之人已經屍骨無存了。

「扶公主回殿。」老人轉身正欲離去,卻發現了一個問題。

「君兒,你的坐騎哪裡去了?」

聽到這話的雨文君低下了頭,「剛才,我看到它托著那個……那個少年走了。」

老人聽罷,眉頭皺起,思索了片刻,說道:「此事你先不要管了,過幾日,我再讓你三皇叔送你一個你喜歡的。」

「可是……」雨文君小聲的對老人說的,「師父,我看到……我……」

「但說無妨。」老人愛惜的目光再次出現。

「我看到了它的眼睛,從來沒有見過那麼恐怖的目光……」雨文君戰戰兢兢的說道。

老人聽罷,回頭望著天空,微笑的看著天空。

「是他?」

這句話像是說給自己的,更像是說給蘇徹的。

「你叫什麼名字?」

蘇徹此時正在騎著那原本雨文君坐下的大獸,在天空之飛行。

那大獸沒有翅膀,但是彷彿就如同在空中奔跑一般,讓蘇徹非常驚訝。

「我是避水金睛獸。」

蘇徹聽著這個名字非常詫異,「避水金睛獸?」

「對,我本是東海龍宮之中的龍王之坐騎。」這個聲音便是那天蘇徹聽到在心中的聲音。

「那……」蘇徹想要問那天的情況,避水金睛獸直接說,「我們是心意相通的,你想什麼我都知道,我也同樣。」

「為什麼?」

「因為你是我的主人啊。」避水金睛獸那悶聲說起這種笑意的話讓蘇徹聽著很好笑。

「你感受一下,用靈元試著去收服我的靈元。」避水金睛獸說道。

蘇徹迷迷糊糊的聽著,便照著去做了。

誰知這一做,原本坐下的避水金睛獸立刻消失,蘇徹的身體向下墜落而去。

「喂!喂喂……」蘇徹大驚,「這……」

立刻用凌空術穩住身形之後,蘇徹站在空中,「這是怎麼回事?」

蘇徹真切的感覺到,他和避水金睛獸的靈元,竟然是一個。

「這就對了,我們簽訂了條約,你是我的主人。」避水金睛獸說道。

「什麼時候的事?」蘇徹驚訝的睜大眼睛。 「天機不可泄露。」避水金睛獸有些恍惚的語氣,明顯是在隱瞞著什麼。

蘇徹見他如此神秘,也沒有多問,「我們現在往葉月城的方向走吧。」


「明白。」一陣風起。蘇徹感到避水金睛獸加快了奔跑的速度。

粗壯的腿部邁開,蘇徹差點都有些坐不穩,「哈哈,好!我給你取個名字吧。」

「啊?這個……」避水金睛獸居然有些尷尬的笑了笑。

「叫你大眼吧。」蘇徹大笑道,「你的眼睛和我有些相似呢。」


「那是,我們都是……」避水金睛獸說話一半戛然而止。

「都是什麼?」蘇徹拍了拍他的腦袋,問道。

「沒什麼。」避水金睛獸也隨著大笑道,「我給你看一個好東西。」

說罷,還沒等蘇徹反應過來,避水金睛獸的背上居然長出了一雙巨大的翅膀。

翅膀是虛幻著的,單個展開竟然比蘇徹的身體都長出兩倍。虛幻的模樣之中還有些點點星光閃耀著。

「太快了……」蘇徹緊緊抓著避水金睛獸後背上的毛髮,自己的頭髮因為速度太快已經被吹到了後面。

冰河州,北閻山莊。

一個漆黑的大殿之中,只靠著昏暗的黃色燭光照亮周圍的一切,這裡彷彿是一個幫會總部一般,有一個主座和下邊的副座。主座後面的牆壁之上,畫著一個太陽,而太陽周圍的光芒都是一把一把的利刃,底色的紅色,被燭光反射出來瑩瑩生輝,有些凄涼的感覺。

這時,一個年少的身影走入了大殿之中,他一身白衣,氣宇軒昂,手持一把黑色的紙扇,樣子十分悠然。

忽然,那主座之上出現了一縷黑煙,頃刻之間,化作了一個人形。

「方成?什麼事,這麼著急的前來。」那個突然出現的黑影說道。

「良飛進入九州大陸的事情,你怎麼不告訴我?」方成笑吟吟的說道。

「那是組織上面的安排,我無權過問。」黑影的語氣十分不屑,解釋著。

方成思考了片刻,「良飛已經和他有了接觸,你們這是要把我往外趕啊?」

「這就是上面的事情了,我無法和你解釋。」黑影變得非常的不耐煩。

「如果你不仁,別怪我不義。」方成冷哼一聲,直接將手中的紙扇飛出,直奔黑影而去。

瞬間,黑影被打散了。

「蘇徹的事情,你現在不必去管,我們需要你去做另外的一件事情。」這時,另一個聲音響起,方成回頭看去。

那聲音的源頭是一個小小的圓球,漂浮在空中,一上一下的。

「你也不必和分殿的人發火,你的貢獻,我們看在眼裡,答應你的要求,也會儘快達到。」那聲音繼續說道。

方成冷目看了圓球一眼,「什麼事情,你說吧。」

「你知道龍泉縣嗎?」

方成回憶了一下,點了點頭。

「那裡二十天之後,會有天罰,八荒雪蓮會降臨,你去給我拿回來。」

「八荒雪蓮?」方成饒有興趣的重複了一聲,「傳說天香八荒雪蓮有重生之力,塑骨之效,天下藥材唯它獨尊,這樣的東西,降臨天地,定有強者追尋,沒準地州的那幾個大家族也會來人,你讓我一個人去取啊?」

「良飛和寒月在百花城等你,匯合之後,你們便一同前往。」


方成雖然表面上有些不快,但是好像不敢忤逆此人的意思,便沒有再說什麼。

「等你的好消息。」

那個圓球慢慢的消失在了空中,整個大殿之中,只留下方成一個人。

「蘇徹……」方成捏了捏拳頭,對著洞中的某一個方向,那裡居然有一個石刻的雕塑。


雕塑之人,正是蘇徹。


「你等著我……」一抹笑容閃過,方成轉身出了大殿。

葉月城,雲家。

「就這兒就這兒!下去,大眼!」蘇徹高興的說著。

避水金睛獸順勢收起翅膀,直撲雲家大院。

這時,看到天上出現一個巨大的妖獸,雲家的眾人騷動了起來。

「快!快稟報大長老!」一個守衛的門衛大聲喊著,府內亂作了一團。

「趕緊去!去找大小姐!」另一個守衛也叫喊著。

頓時雲家如扔下一個炸彈一般,沸騰開來。

蘇徹對此大惑不解,隨著避水金睛獸的下降,蘇徹慢慢清晰的看到了雲家重新翻新過的庭院。

「這兩個傢伙挺能幹的嘛。」蘇徹大笑道,忽然臉色大變。

他能感覺到身後到來的攻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