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大片飛行器起飛的時候,雄霸天臉上露出一抹冷笑,虛空彷彿編織成了一張無形的大,那些起飛的飛行棋如同裝在牆壁上,如同下雨一般衰落下來。甚至很多撞擊太猛,直接發生了爆炸。

從始至終雄霸天臉色滿是冷酷的微笑,而在其手下,曰本幾億人口全全部死於四島崩潰,那些貴族和大家族也無力逃脫,最終成為雄霸天的戰果。

海嘯爆發,但在雄霸天的主導之下,化為滔天巨浪向著英聯邦國度席捲而去。英聯邦國度大驚失色,顧不得探查曰本為什麼消失,相比於曰本,他們更關係本國即將到來的恐怖海嘯。

雄霸天衝天而起,想著域外衝去。他對於地球已經沒有太大的興趣。滅殺曰本對於他來說不過是隨手之勞。

地球首都。


華夏住下席澤平神色凝重的看著太平洋海域中發生的情況,半響抬頭望天,臉上的神色極為震撼。

「主席,曰本為何觸怒了這些神人,竟然被徹底抹殺了。」華夏一名中央委員開口,臉上滿是震撼之色。曰本這個國家真的是非常討厭。為了重新成為一流大國,心甘情願成為英聯邦對付華夏的橋頭堡和棋子。對華夏政斧造成了不小的麻煩。華夏收拾他擔心和英聯邦爆發世界大戰,不收拾他又噁心膈應。現在好了,這個討厭的國家被徹底送入了大海,華夏彷彿失去了一道枷鎖,整個國家領導層都有一種輕鬆的感覺。

「不能掉以輕心,曰本雖然被滅亡了,但英聯邦還在。之前獲得的那份機甲材料,經過中科院的研究,確定咱們和英聯邦的科技水平還有差距,咱們需要繼續努力發展,而不是因為一個小小的曰本毀滅就沾沾自喜。」席澤平主席的頭腦非常冷靜。大國博弈並不是一朝一夕的勝利就是永遠的勝利,更何況他們和英聯邦都清楚,諾亞所屬的強大力量不會永遠呆在這裡,英聯邦不畏懼華夏,畏懼的不過是那一人可以滅國的諾亞神人。而作為一國領導人,需要其他勢力庇護本就是恥辱,因此席澤平之前提出那幾個問題的時候極為果斷,也是做好了這些神人離去之後華夏依然可以迅速崛起。

「主席說的是,不過這些神人的出現也證實了華夏很多傳說的真實姓,可惜地球元氣枯竭,神人時代已經不適合現在,如果科技文明和修仙並存,那將是什麼情景?」有中央委員忍不住感嘆。到了他們這種程度,權利已經不是唯一的追求,就像很多掌權之人一樣,如果有可能延長生命,付出任何代價都願意。

「清醒清醒吧!那些神人來頭太大,和咱們接觸也是抱著一定的目的。雙方實力不均等,咱們連交易的資格都沒有。而且那個雄霸天更是天生的殺星,當初如果我的選擇有一絲絲的自私,恐怕現在我們都已經不在。」席澤平主席冷靜的說道。

他的話讓眾委員不自覺的出了身冷汗,想到當初幾人對他們的態度,那是一種發自骨子裡的無視,彷彿面對的不是一國領導人,而是一棵樹,一株草,一隻看不到的螻蟻。(未完待續。) 諾亞之中的神界,李尊吞噬八方精氣,整個人的氣息變得極為恐怖。在其如此不顧一切的吞吸之下,神界的面積大幅度萎縮,天地元氣面臨枯竭。

生命之祖幾人站在神界之外,一個個神色凝重。

「好厚重的根基,天生至尊果然恐怖。」雄霸天沉聲說道。

「天生至尊體內符文天成,乃是天地孕育的至強神通,根基厚重無比,遠非我們這些歷經千劫百難成長起來的至尊相比。」生命之祖感嘆的說道。

「可惜神界對天地元氣的積攢雖然恐怖,但對於一個至尊級強者來說實在是杯水車薪。」雄霸天搖頭,至尊級強者吞吐天地元氣是海量的。在這個天地元氣枯竭的虛無世界之中,根本無法補充,消耗光了也就沒有了。

「那我們就早些離開這裡,如果可能,我們將前往至尊天。」生命之祖沉聲說道。既然李麟未死,前往至尊天就十分有必要了。

「至尊天?那裡乃是幾位域外主宰的大本營,我等前去那不是自投羅嗎?」剛剛回歸的大秦天帝沉聲說道。

「不,我們雖然是至尊級強者,但在主宰級強者眼中,至尊級不過是一些稍大的螻蟻,根本不會放在眼中。當初極為域外主宰的殺戮乃是為了蒼龍大陸的世界本源,現在一切塵埃落定,那些主宰級強者根本就懶得關注咱們。」雄霸天沉聲說道。

「如此倒是可以前往一趟。希望李麟還活著。」生命之祖低聲說道。

「不管怎麼樣,我們都要確定李麟的生死,蒼龍大陸的世界本源在他身上,如果世界成功涅槃,我等將來也算有個去處。」蒼龍大陸的生靈進入至尊天也不是不能**,不過會受到至尊天的壓制,無論是**還是戰鬥都極為吃虧。雄霸天至尊級的修為,在至尊天只敢冒充帝級強者。好在至尊天目前是一個輝煌大世,帝級強者眾多,這才讓他安然在至尊天潛伏無盡歲月。

「現在地球的情況已經初步解決,科技文明的考錄也在加快速度,雖多兩個月就可以將目前地球上所有的科技文明打包帶走,唯一麻煩的是華夏援助的科技文明教師,這些人都是普通人,帶走並不容易。」元素之祖湊過來說道。除了他們幾人,其他都沒有決策的資格。諾亞雖然遠離世界,但卻一直是強者為尊,幾人的決定其他人都沒有資格反對。元素之祖雖然想要遠離小傢伙李尊,但這種參與決策的事情她是不會錯過的。

失去了五女的神魂,元素之祖竟然以**力斬斷了和五女的聯繫,徹底回歸上古的記憶。現在他神魂完全以前世為主,徹底放棄及時輪迴換來巔峰的境界。

清薇公主等三女也成功凝聚了肉身,雖然只是剛剛踏入帝級修為,但是五人聯手,竟然能夠發揮出極為恐怖的實力,就連雄霸天這個戰爭狂人都對於五女聯手的作戰的模式感到好奇,信息鑽研了好幾天。

時間很快過去,期間眾位至尊級強者皆沒有離開諾亞,他們在世界之中,潛心觀察李尊的天生至尊神童,這對於他們磨合自身境界,感悟下一步**方向起到了極為管家的作用。

轟隆隆!

諾亞世界震動,一部寶書從諾亞地下沖了出來,這是構築諾亞根基的六道天書。

同時,從大秦天地身上衝出四道金光,瞬間沒入六道天書之中。眾位至尊級強者自然看清楚,那四道金光竟然是被封印的書頁。現在在兩片解封的六道天書力量加持下,再加上天生氣尊的氣息壓制,使得其本能的重組產生對抗。

浩瀚的波動從寶書之上浩蕩而出,一股輪迴往生的氣息縈繞眾位強者的心頭。

「輪迴至尊的至寶,沒想道今曰竟然聚齊。」雄霸天沉聲說道。

「大秦天帝如果是輪迴之祖,那贏氏血脈就孕育了一個主宰,好幾個至尊,還有更多的帝級強者。這樣的血脈幾乎可以稱得上蒼龍大陸第一血脈。」雄霸天看向瘋狂吞噬神界力量的李尊,在看氣息浩渺的大秦天帝,臉上露出深思的表情。

輪迴之祖的至寶重組之總,散發出一股詭異的氣息籠罩眾人,半響,其氣息重點籠罩大秦天帝,不過最終什麼也沒有發生,六道天書彷彿沒有發現自己需要的,化為一道理光消失在諾亞地下。

兩個月的時間過去了,神界的力量也被李尊吞噬了七七八八,剩下如果在繼續吞噬,將影響諾亞的運轉。很多自然科學的老師已經陸續離開。對於那些申請留在諾亞中的地球人族,混亂領主府全部拒絕,並安排強者將他們分批次運送出去。

「科技文明技術我們已經初步掌握,但是想要將其普及看並不容易。」元素之祖沉聲說道。她研究了一下科技文明,但很快之後她也放棄了。 萬能特效大師 。沒人知道這種分明研究發展下去會成為什麼樣。

「無妨,我們有的是時間,現在立刻啟程離去。元素之祖,還請你在諾亞之上刻畫混沌化五行大陣,我等進入混沌之中需要全面補充諾亞神界的損耗。」雄霸天沉聲說道。

元素之祖點頭,以諾亞所使用的材料足以支撐五行逆轉大陣。

諾亞的離去並未知會任何人,極為至尊級強者催動,很快破開空間,想著湮滅大世界邊緣的混沌世界而去。

很快,諾亞離去的消息在整個地球傳播。華夏進入一級戰備狀態。英聯邦議會炒成一鍋粥,大部人贊同觀望,摸清楚諾亞是否真的離去后再有所行動。

很快,英聯邦通過最先在的衛星發現了諾亞離去的方向,心中著實鬆了口氣。不過他們確實沒有輕舉妄動,而是出動一些所有的探查衛星和,最大功率監視四方。可惜諾亞是真的走了,英聯邦覺得自己心頭的枷鎖接觸了,對待華夏的態度從軟弱變得強硬。。(未完待續。) 至尊天別名光暗大陸,是因為光明主宰和黑暗主宰的存在而取名。.光明主宰是至尊天出現在的第一位主宰級強者,當時光明浩蕩八方,整個浩瀚大世界都是光明主宰的信徒。黑暗被打壓到了地下,近乎絕滅。之後黑暗主宰歷劫歸來,逆天重生,成為第二位主宰級強者。黑暗信徒和光明信徒爆發激烈的戰鬥,最終兩大種族瓜分大陸。那段歷史也是至尊天最黑暗的時代,史稱混亂時代。

之後無數年,血族始祖暗夜在光暗兩大至尊戰場之中獲得兩位主宰級強者戰鬥遺落下的主宰級精血,從而打破血族桎梏,成為至尊天第三位主宰級強者。血族人數不多,潛藏於光明與黑暗之中,整個種族以血脈為尊。神魔兩大主宰雖然不想被瓜分資源,但暗夜主宰主宰級的實力確實毋庸置疑,而且因為煉化光明和黑暗主宰的精血,對於兩人的神通都有相當的抵抗力。正是這個原因,暗夜主宰成為至尊天最微妙的存在。其支持光明主宰,光暗大陸就以光明為尊,其支持黑暗主宰,光暗大陸就以黑暗為首。無數年來這種動態的格局一直存在於光暗大陸。

光暗大陸的形狀呈現三角形,光明族,黑暗族,血族三族各佔據一極之地。但三族人口不多,佔據不了這巨大的大陸,他們只是霸佔天地三極之地。在光暗大陸中央遼闊的地域是人族和魔獸一族的領地。人族是智慧種族,之所以人族能夠在至尊天發展為主流,人族恐怖的學習力是以方面,另外一個讓光明主宰等三位主宰級強者看重的是,人族比之其他種族可以產生更純粹的信仰。光暗大陸上的人族就像是三大主宰圈養的僕人,而僕人的多寡,直接影響三大主宰信仰之力的多少。也就是誰的僕人多,誰的實力就越強大。

但是一年前的那場大變改了光暗大陸的格局。三位平衡億萬載的三大無上存在同時離開至尊天。傳說是前往一片神秘古老的混沌世界。之後不久就出現了幽冥至尊轟破世界壁障,爆發出主宰級的實力,並強勢滅殺光明族七位至尊級強者,甚至其中還有光明主宰的親弟弟。這般強勢震動整個至尊天,也迎來了至尊天勢力的大洗牌。

之後幽冥族出世,強行驅逐血族離開一極之地,幽冥主宰的教統迅速在中央大陸傳播開來。一場信徒的較量在至尊天爆發。血族很快敗落,退出一極之地。他們進入光明族的根基之地,和光明族合理對抗幽冥族的侵襲。

之後幽冥主宰親自出手,滅殺了血族在人族的教派傳承,然後堂而皇之的將其吞併,立修羅教,開始散步幽冥之道。

眨眼間,十年過去了,光暗大陸發生了極大的變化,光明主宰等三位主宰級強者未曾歸來,而因為有幽冥主宰的主持,修羅教發展極為迅速,現在已經壓倒光明教會,成為至尊天第一大教。

原本支持修羅教發展,抱著驅虎吞狼想法的黑暗教會成為第二個犧牲品。幽冥鬼派發動了對黑暗族世俗勢力黑暗教會的攻擊和圍剿,短短一年時間,黑暗教會被打出了大陸中央人族區域,很多強者不得不退回極地。

整個中央大陸只剩下光明教會和修羅教兩大超級勢力對峙。作為至尊天最古老的宗教勢力,光明教會人才濟濟,強者如雲。就算是有主宰級強者坐鎮的修羅教也需要小心謹慎對待。畢竟牽扯到宗派傳承,單純的武力效果並不明顯。

此時在大陸西方,世界壁障所化的一片死域之中,一道身影緩緩從中走了出來。

幸好在禁地周圍無人否則一定將人嚇死。這可是讓至尊級強者都難以承受的死亡禁地。當時幽冥主宰轟破世界壁障,滅殺光明組幾位至尊。幽冥主宰自然不在意其所斬殺的螻蟻,但是對於光暗大路上的眾多生靈來說,任何一位光明至尊的遺留下來的東西都是寶貝。光明教會的高層更是派出好幾波強者進入這片被稱為幽冥鬼域的禁地,不但沒有找到幾位光明至尊隕落後的遺物,甚至不少強者還被幽冥鬼氣侵蝕,稱為不人不鬼的怪物,最終不得不被光明教會強者人道毀滅。

這片禁地是幽冥主宰的禁忌神通所造成的。散發著濃郁的幽冥鬼氣,普通生靈沾之即死,就算是至尊級強者都不願意涉足這裡。周邊很多生靈也早已經搬到遠處另謀出路。漸漸的所有人都覺得這裡是一片死亡禁地,在禁地邊緣百里之內,除了未通靈的野獸,根本沒有任何智慧種族存在。

青年精赤著上身,古銅色的**晶瑩剔透。其腰間纏繞著一塊殘破的戰甲,散發著微弱的光輝,顯然這東西在毀掉之前是一件重寶。在其腰間,還別著一根金色權杖,權杖只有手臂長短,上面鑲嵌著九枚顏色各異的晶石,此時晶石暗淡,上面甚至還有幽冥之氣纏繞。

「終於出來了,這是什麼鬼地方,我又是誰?」迷茫青年仰天大吼,聲音直接傳達到百里之外。

**過後,青年選擇了一個方向徒步前進。只見他未曾如何用力,一步邁出卻到了幾十丈外。青年臉上沒有絲毫的意外,彷彿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

如此前進幾十里,突然前方出現幾道身影,為首的乃是一個身穿紅色聖裝的中年人。其看到徒步而立的迷茫青年,臉上神色先是一愣,等其看到青年腰間的殘破戰甲和那半截露在外面的金色權杖,臉色先是大驚,緊接著露出狂喜的神色。

嗖——!

紅衣聖裝中年人落到迷茫青年面前。換來迷茫青年戒備的神色。

「這位小兄弟可否告知你腰間的物件從何惹來?」紅衣聖裝中年人努力讓自己表現的和藹可親,他心中有某種猜測,因此出言試探。


「你是誰,這裡是哪裡?」

迷茫青年根本聽不懂他在語言,但是詭異的是,他卻知道對方想表達的意思。

看到迷茫青年開口是異邦語言,紅衣中年人臉上露出一抹貪婪和笑意。

「這裡是光暗大陸西拜占庭帝國邊緣,我是西拜占庭帝國的紅衣大主教,小兄弟身上有光明氣息,想來應該和我光明教廷有關係。另外不知道小兄弟腰間的物件是從何而來?」


這次紅衣大主教並未再說自己的語言,而是直接以精神波動傳音。這種手段可以無視語言的隔閡進行交流。唯有達到武皇之上才能夠神念外放,感應對方的波動。眼前這個紅衣主教可以輕鬆和迷茫青年交流,最起碼也是武尊級強者,甚至還要更強。

「紅衣主教?沒聽說過!我不認識你,請讓開!」迷茫青年雖然忘記了一切,但是這不代表他是個傻瓜,眼前之人看他的目光不對,尤其是其腰間之物,這是迷茫青年醒來就在身邊的,就算不是他的,也和他有著極為重要的淵源。

「小兄弟,你可知道你腰間之物是什麼?那可是我光明教廷的聖物!識相的話趕緊交出來。」紅衣主教臉上露出傲然之色。迷茫青年身上沒有絲毫的神力波動,這樣的人撐死也就達到先天。紅衣主教卡斯拉雖然只是偏遠帝國的紅衣大主教,但畢竟達到了武尊巔峰,如果他能夠得到迷茫青年腰間的光明聖物,很有可能藉機突破到神級。這樣就可以調離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去往繁華之地任職。

「我要是不交呢?」迷茫青年臉上閃過一抹厲色,眼前的紅衣主教雖然氣勢強大,卻未曾給與他絲毫的威脅。迷茫青年不知道自己為何如此自信,但他現在頭腦空空,自然相信自己的本能。

「既然如此,那我只能代表光明主宰審判你!」卡斯拉沉聲說道。他並未將迷茫青年放在眼中,只是將對方當做一個不知道哪裡冒出來的鄉間野小子,至於其腰間的光明聖物,很可能是從附近那個地方撿來的。畢竟這裡在十一年年隕落了幾位光明至尊。如果真的如此,那卡斯拉可就真的發達了。

卡斯拉口中念念有詞,一道光明聖光從其身上升起,化為一柄巨大的光明聖劍向著迷茫青年斬去。

迷茫青年眼神微米,腳下轟然用力,大地傳來一聲轟鳴,他整個人瞬間從原地消失不見。尖銳的音爆聲響起。

卡斯拉臉色大變,他彷彿看到了一尊饕餮巨獸覺醒,正張開血淋淋的大口要吞噬他。

「不要……」卡斯拉一句話未曾說完,周身光明聖力被轟破,緊接著胸膛劇痛,一隻古銅色的手臂直接插入他的胸膛。鮮血噴涌而出,落到那精赤著上身的青年身上,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如同血腥恐怖的蠻獸,讓人一眼驚魂,再也難以遺忘。

「你……你是誰?」卡斯拉滿臉驚恐,艱難的說道。對方身上明明沒有絲毫的神力波動,為何瞬間變為無可抵擋的恐怖存在。可惜這些他永遠不可能知道了。迷茫青年手臂一振,將其震碎,徹底的神魂俱滅。(未完待續。) 轟殺了紅衣主要卡斯拉,迷茫青年臉上閃過一抹思索之色。.

「我是誰?」迷茫青年自語,紅衣主教和他語言不通,最起碼證明他不是此地之人。可惜無論他如何努力,大腦一片空空,始終搞不清楚自己的身份。

「算了,該想起來時一定會想起來的。」迷茫青年安慰自己。隨手將紅衣主教的空間腰帶拿起來。這東西是用時空石煉製的,就算以迷茫青年的怪力都無法將其一擊震碎。

迷茫青年想要看看內部有什麼,但體內卻沒有絲毫的神念探出,這讓他臉色再變,頹然的嘆息一聲。將這枚代表紅衣主教身份的空間腰帶系在腰間,整個人繼續前進。

此時在百里之外,一座恢弘的軍事營盤聳立,一隊隊精銳士卒來回巡邏,從他們的氣勢來看,這是一支經歷過生死的百戰雄獅。

在營盤中央,一名身穿戎裝,但卻缺了一隻手臂的雄壯男子正在咆哮。

「我們是帝國的軍隊,不是他紅衣主教的私兵。現在人不在了,老子這裡也沒人。」雄壯身影揮舞著那單獨的手臂,大聲咆哮道。在他對面幾名身穿白衣的聖職者臉色陰沉。

「霍迪將軍,你可知道一個紅衣主教莫名其妙的身死將會給西拜占庭帝國帶來什麼?」為首的一名白衣主教臉色格外陰沉。光明教會每一位紅衣主教之下都會有五到十位不等的白衣主教。這些白衣主教和紅衣主教之間可以通過聖力相互感應。剛剛紅衣主教卡斯拉死亡,五位白衣主教同時感應到了。但他們不敢自己前去探查,只能來找負責駐守此地的拜占庭帝國雷霆軍將軍霍迪。

「本將軍不是聖職者,沒有什麼鳥感應,而且本將軍得到的命令是駐守此地,休整待命,並不是為了保護紅衣主教。」霍迪將軍冷笑著說道。這些聖職者平常一個人五人六,真的面對危險了,卻一個個膿包的很。

「霍迪將軍,還請三思,否則我等會向皇帝陛下參你一本。」白衣主教絲恩神色陰沉的說道。他們是在沒有勇氣獨自去查看,但如果就這麼回去,必然會受到教廷法規的眼力制裁。白衣主教和紅衣主教是從屬關係,紅衣主教身死,白衣主教雖然不至於殉葬,但如果連原因都高不清楚,那就是瀆職,將受到審判所的身畔,而作為光明教廷的一員,所有聖職者就算是自殺也不願意前往教廷審判所。哪裡可是光明教廷唯一的污垢,是讓所有聖職者談之色變的地方。

「要參隨便,本將軍不會拿手下兒郎的姓命去冒險。」霍迪將軍人雖然粗狂,但卻不是傻瓜,卡斯拉的實力他知道,在紅衣主教這個行列也算是強者了。自己麾下的士卒應付普通高手還行,武尊巔峰就力有未逮了。相比於面對未知的強大對手,霍迪將軍寧願被帝國陛下責難。

「你……」白衣主教絲恩大怒,但面對霍迪將軍滾刀肉般的舉動,他還真的沒有絲毫的辦法。自己雖然是聖職者,但只是白衣主教,在世俗帝國之中地位並不多高。如果是在紅衣主教卡斯拉沒出事的情況下,西拜占庭帝國的皇帝陛下或許會因為他的參本而責罰霍迪將軍,現在就未必了。西拜占庭帝國的帝王本就是個高傲的人,整個帝國的聖職者除了卡斯拉紅衣主教,沒人被他放在眼中。再加上現在光暗大陸風起雲湧,光明教廷的影響力也受到了動搖。

「本將軍還要訓練,不送!」霍迪大軍殘手一揮,將這些白衣主教全部轟了出去。

軍營之外,白衣主教絲恩臉色無比陰沉,他看著那氣勢雄壯的大營,臉上閃過一抹怨毒之色。

「絲恩主教,我們應該怎麼辦?」另外一位白衣主教開口問道。他的臉上有惶恐和絕望之色。他們的頂頭上司不明不白的死了,現在不清楚原因回去肯定要收到重罰。不說能否保住現在的職位,脖子上的腦袋能否保住都未可知。

「不想死就必須搞清楚卡斯拉主教死亡的原因,或許咱們不是兇手的對手,但必須搞清楚他的身份,否則回去很可能將被審判。」絲恩主教臉色難看。相比於不明不白的回去進恐怖的審判所,絲恩還是願意去探查一番。

眾位白衣主教臉色陰沉的點點頭,兩害相交取其輕,這種事情他們自然懂得取捨。

極為白衣主教沿著最後感應方向飛去,也算他們運氣,他們的行動路線和迷茫青年並不相同。當他們到卡斯拉隕落之地,看到遍地鮮血碎肉,那熟悉的紅衣主教聖裝碎片讓他們如何不知道地下碎屍就是他們的頂頭上司。

「天哪,此地沒有任何神力殘留,到底是什麼人殺了紅衣主教大人。」絲恩越看臉色越難看。如果卡斯拉主教是被人類殺死的,那對方必然是一個體術強者,絲恩白衣主教聯想想了那些化形的魔獸。不過西拜占庭帝國處於大陸邊緣地帶,此地並沒有強大的魔獸。

「絲恩主教,卡斯拉大人的空間腰帶不見了,想來是被兇手帶走了。」一名白衣主教臉上突然露出一抹喜色。

絲恩臉上閃過一抹喜色,道:「太好了,看來主並沒有放棄我們。我們走吧!教廷一定會為卡斯拉大人報仇的。」

那紅衣主教專屬的空間腰帶不單單隻是儲藏寶貝,還有很多其他的妙用,最重要的是教廷強者可以根據這個東西追擊持有人。有了這個線索,極為白衣主教也就可以回去交差了。

另外一邊,迷茫青年穿行百公里,從一片原始叢林進入了西拜占庭帝國境內。

吼——!

一頭十米高的巨象陡然從叢林深處衝出來,其周身長滿鱗甲,口中一對巨大猙獰的象牙閃爍著鋒銳之色。最重要的是,迷茫青年在他眼中看到了智慧的光芒。

「這頭巨象有智慧,而起實力極為強大。有意思,或許可以從它這裡得到這個世界的消息!」迷茫青年略微思索,整個人向著巨象走去。這一幕如果讓西拜占庭帝國的百姓看到,一定胡下的癱軟在地,並大小便失禁。眼前這頭巨象可不是阿貓阿狗,這可是西拜占庭帝國的邊陲死神,恐怖的魔獸**oss。霍迪將軍的統帥的雷霆不對駐守這裡,主要防守的就是這頭智慧極高又兇殘成姓的魔獸之王。

吼——!

巨象咆哮,一種本能的危險感覺從心頭升起。魔獸和蒼龍大陸的靈獸妖獸不同,魔獸是元素神獸,可以單純吸納天地中的元素形成魔晶。眼前這頭巨象就是一頭真正的魔獸,而且品級不低,在這片帝國邊陲地方乃是巨無霸般的存在。

巨象甩動碩大的鼻子,強行壓下心中的不安,一雙巨大的眼睛打量著迷茫青年,怎麼看其也不想一個強者。既然不能威脅到他,那這就就是一頓老天送來的美餐。人類可比其他魔獸好吃多了,尤其是他們中的強者,那純粹的聖力對於他們魔晶的成長好處極大。。

轟隆一聲,巨象鼻子如同鐵鞭想著迷茫青年橫掃。

迷茫青年出手,一把抓住了巨象的鼻子,恐怖巨力瞬間消弭於無形。不管巨象怎麼掙扎,其恐怖的巨力竟然無法掙脫迷茫青年的大手。其看似雲淡風輕的動作竟然蘊含著恐怖的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