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麗麗說著,拉著初仙兒的手,終於準備進車。

可,這才剛抬頭,就看見他們的車旁邊,站著一個女孩。

「初曉曉?好你個初曉曉,我還沒有找你算賬,你就自己過來了!」

初仙兒看見初曉曉的那一刻,一張臉都要氣瘋了,她嫉惡如仇的瞪著初曉曉,上前就準備撕了她。

要不是初曉曉,她昨晚怎麼會吃那麼多的苦頭?

那簡直是非人的對待啊!

初元冠看氣紅了眼的初仙兒想找初曉曉的麻煩,趕緊的拉住了她。

並用眼神示意她不要輕舉妄動,初仙兒這才委屈的後退一步,終於沒有再找麻煩。

初元冠露出一張討好的老臉,「曉曉,你怎麼在這裡啊?」

「聽說初仙兒被抓進警察局了,就過來看看咯。」

「沒想到,撞到了這麼一出好戲,呵,真是精彩啊!」

初曉曉的話語冷冰冰的,嘲諷的意味極其的明顯。

初元冠忍耐著怒火,繼續露出無懈可擊的笑容:「曉曉,你關心妹妹,是件好事啊!」

「妹妹?」

聽到這個詞,初曉曉輕諷了一聲,「少攀親戚了,初仙兒當我的妹妹,她配嗎?」

「初曉曉,你什麼意思?到底是誰不配?」

初仙兒被初曉曉這句話惹火了,根本耐不住心裡的火氣,這一刻只想和她拚命。 被惹急的初仙兒,只想和初曉曉拚命,名聲和忍耐都不要了。

她上前去,揚起手,一巴掌朝著初曉曉甩去。

小君一直在初曉曉的腿邊,因為有牽引繩的緣故,它也沒能有什麼動作。

但是,當初仙兒主動衝過來攻擊初曉曉的時候,小君立馬發飆了……

「嗷嗚~」

小狐狸尖叫的聲音犀利又強勢,警告之間,它直接一個跳躍到了初仙兒的身上,就朝著她的手臂抓去。

「啊啊啊啊!!!!」

初仙兒一巴掌還沒有打下去,小狐狸就來了這麼一出,初仙兒嚇得連連後退。

一看手臂上,單薄的衣服早已經被劃破了,鮮血沿著衣服,就那樣的流淌而出。

其實剛才初仙兒看到小狐狸的攻擊時,就已經想躲了,可人類的動作哪裡比得過一隻狐狸?

悲劇,終究這樣發生。

初仙兒昨天才受了一夜的委屈,如今身上有添了新傷口,她疼得咬牙切齒。

「初曉曉,誰讓你帶這種有攻擊性的畜生出門的?」

初曉曉被初仙兒質問,她自己卻愣住了,因為初曉曉完全沒料到小君會突然出手。

而且,剛才她看到初仙兒打她,她想直接截住初仙兒的手的,沒想到小君的速度比他們任何人都窺度了。

面對初仙兒的質問,初曉曉冷哼一聲,不以為意:

「哦,到底誰才是有攻擊性的畜生?」

這句話的內涵很簡單,是初仙兒先動手的,若是說攻擊性的畜生,她說的是她自己吧!

「你……你說什麼?」

初仙兒被初曉曉給氣瘋了,她現在才發現,如今的初曉曉早已經不是那麼白痴的初曉曉了,她隨隨便便說一句話,就能把她噎個半死。

完全沒有還手之力。

原本以為初曉曉只是一貫的囂張而已,如今看來,她似乎真的變了。

變得更有智慧了……

「你不是已經明白我說話的意思了嗎?還要問一遍,初仙兒,你是不是智障?」

武出法隨 「你……」

初仙兒真的是要被氣瘋了。

初元冠看形勢不對了,趕緊的拉住初仙兒的手。

「仙兒,你閉嘴,這件事是你不對在先。」

即便看著女兒的手臂流著鮮紅的血液,他的心都要碎掉了,可此刻能有什麼辦法呢?

初曉曉的鋒芒太盛,他們只能先忍一忍。

大丈夫能屈能伸,遲早有一天,他會讓初曉曉知道跟他作對的下場。

「曉曉,你看仙兒已經傷成這樣了,你就不要跟她一般見識了,她還小,做事不知分寸。」

「這件事就到此為止好不好?我回家一定好好教訓她!」

說這番話時,初元冠的眸子中帶著無奈,甚至帶著哀求。

初曉曉自然看到了那抹哀求,此刻內心裡瞬間涼了好幾分:

「初元冠先生,你也會有求我的那一天嗎?可惜,是為了你的女兒在求我。」

「你別忘了,我們可是簽了一份協議,如果你再不和這兩個人斷絕關係的話,我不會再顧及任何的顏面。」

說完這番話,初曉曉早已經沒有了繼續和他們鬥嘴的興趣。

抱著小君,就轉身離去……

內心裡,又忍不住的疼。

為什麼呢?為什麼初元冠對初仙兒那麼的好?看得她都妒忌了。

即便她不是他親生的女兒,可他也沒必要那麼冷漠吧……

想到母親,初曉曉的心又冷了幾分,那是陪伴了她二十多年的妻子,都能被他那樣對待。

你的微笑燦若晨星 她只不過是一個野種,是他的屈辱,被這樣對待,太正常了吧……

但,初曉曉的心裡,依舊忍不住的失落。

初元冠著急初仙兒的傷勢,很快的開著車,去醫院處理去了。

初曉曉站在原地,此刻卻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小姐,我們要去哪裡嗎?」

不遠處,小張司機慢慢的從車裡走出來,詢問初曉曉。

剛才看到初元冠,他不太敢露面,所以一直躲在車裡。

「我想在這附近走走,張叔叔,你先回去吧。」

星光蜜愛:金主BOSS輕點寵 初曉曉心想不好,想帶小君在附近逛逛。

小張見此,只能點點頭,「那,小姐,待會您要回來,再給我打電話,我去接您。」

初曉曉點點頭,看著小張上車,她想起一件事,趕緊的說道:

「對了,張叔叔,你去買一下武大郎燒餅再回去,我媽媽喜歡吃。」

「好的小姐,我這就去。」

小張司機點點頭,終於開車離去……



初曉曉抱著小君,慢慢在在附近逛了起來。

順著這條接到走下去,便是商業廣場,還有一家寵物店。

初曉曉看了看小君:

「小君,咱們去寵物店,看看有沒有適合你的衣服好不好?」

初曉曉輕輕的抱著小君的頭。

「嗷嗚~」

衣服是什麼鬼,本君根本不需要穿衣服,瞎胡鬧!

不過,傲嬌的小君倒是沒有再說什麼,只是從初曉曉的懷中跳下去。

接著就是任性的帶路了起來……

他們走過了一條街,此刻正是紅燈,初曉曉停在一旁,將小君抱起來。

「十字路口車輛很多,我知道你想走路,等我們走到對面,我再放你下來好不好?」

小君眨著無辜的大眼睛:

彷彿在說,『愚蠢的人類,我是那麼傻的狐狸嗎?過馬路對於我來說,根本就是小意思好不好?』

終於過了馬路,初曉曉帶著小君,直接上了電梯。

這個時候,初曉曉放在包里的手機響了起來。

是一個陌生的號碼,初曉曉忍不住的疑惑,是誰的電話?初曉曉沒有多想,終於是按了接聽鍵。

「我看到你朝著商業廣場走去了。」

電話那邊,是一個男人的聲音,聲音低沉卻富含磁性,甚至有一點點的熟悉。

初曉曉一下子沒反應過來,「你是?」

「這麼快就把我忘了嗎?」電話那邊,男人的聲音有些失望。

隨後,他又說道:

「還記得李芷馨生日宴會的火災嗎?那個讓你注意安全的人。」

「你是……赫懿!!!」

那場生日宴會,來來往往的人很多,可提醒初曉曉注意安全的人,就只是赫懿了。

此刻,這個名字出現在腦海中之後,初曉曉越發肯定是赫懿沒錯了。

「你怎麼會有我的手機號碼?」

初曉曉微微的眯緊了瞳孔,一想到那次的火宅,初曉曉心裡就忍不住的緊張起來。

赫懿給她的感覺,是藏得及深的那種……

這個男人太過危險,初曉曉不敢有一點鬆懈,要和他保持著安全的距離才行。

「別忘了,我是赫懿。」

他想了解一個人,找到她的電話號碼,根本就是輕而易舉的事。

初曉曉:「……」

初曉曉沒有再和赫懿多說什麼,她不想和這個人有過多的牽扯,乾脆的掛掉了電話。

赫懿既然知道她在商業廣場,那就說明他也在這附近。

因為即便是調查,可初曉曉散步是隨機性的,他不可能那麼快的知道她的最新位置。

一想到那個男人就在這附近,初曉曉便不想繼續逗留了,她決定了,給小君買幾件衣服之後就離開這裡。

然而,初曉曉還是低估了赫懿。

電梯正在慢慢的上升,最終在三十六層到達目的地。

初曉曉剛抱著小君剛出電梯,就看見一旁的電梯門也開了……

一個男人唇角露出邪肆的笑容,站在初曉曉的身旁,「嗨,我們又見面了。」

赫懿一身牛仔褲、白T恤,看起來十分的休閑,若是不認識他的人,一定不知道他是赫家的唯一繼承人。

「你有事嗎?」

初曉曉輕咬了咬唇,臉上有些不悅。

初曉曉不傻,一猜便知道赫懿是故意在這裡等她的。

「沒事就不能找你?初曉曉,介不介意和我一起逛逛街,看看電影,瞬間吃個飯?」

男人絲毫感覺不到初曉曉的不滿一般,盛情的邀約著。

「你有病吧?!」

「你有葯?」男人輕佻眉梢,漫步盡心的詢問。

初曉曉被懟住,不想再搭理他,抱著小君便要走。

赫懿飛快的走到她的面前,攔住了她,「初曉曉,你就不想知道那天的生日宴,我為什麼幫你嗎?」

赫懿雙手張開,完全的擋住了初曉曉的路,更是拋出一條線索,試圖引起初曉曉的注意力。

被擋住去路,初曉曉有些不耐煩。

「不好意思,那天的生日宴我並不需要你幫助,因為我自己能解決。」

「所以,你現在可以讓開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