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其這件事中若真有什麼問題,皇上及大明公主為什麼都沒叮囑他要保密?這也是易嬴敢將事情對圖瀲說出的原因。

「你不能查,那就由吾來查。」

這件事能隱瞞下去嗎?


或許從易嬴在李府審問李岡開始就已在盡量避開了不必要的外人,但為了確保自己的知情權,在發現尚方寶劍時,圖瀲就沒有避開那些雲興縣衙役及羽林軍。

所以,這不僅是易嬴沒有隱瞞圖瀲的原因,同樣是圖瀲想要細查的原因。

然後沒有任何阻礙地來到大理寺,雖然龔泱、圖扦此時都不在大理寺中,但聽到易嬴到來的消息,還是有各種大理寺的下屬官員奔出來迎接道:「下官見過少師大人,不知少師大人此次前來……」

「盂州知州李睿祥的家人應該是被關在大理寺中吧本官是代皇上前來宣旨釋放李府一家的。」

揮了揮手中聖旨,易嬴並沒去在乎那些五、六品小官。

而在看到易嬴拿出聖旨后,那些大理寺官員當然也已聽說過李岡被易嬴打斷腿的事,立即不敢怠慢道:「在,在在,李府一家正在大理寺監牢中,少師大人您請,您請……」

隨著大理寺官員一起往前走去,雖然眼前的大理寺官員與李岡、龔泱給易嬴的感覺截然不同,但易嬴並不會認為這有多特殊。

因為,這不是他們達不到龔泱和李岡的程度,而是他們還沒坐到龔泱和李岡的位置上。

等到有一日他們也坐上龔泱、李岡的位置,易嬴卻不認為他們會比兩人做的更差。

這不是說易嬴如何看得起這些不斷奉承自己的官員,而是官員工作真有什麼技術含量嗎?沒有。所以不管任何人都能坐上任何位置。別看他們現在表現得唯唯諾諾,真等他們走上龔泱、李岡的位置,同樣敢給易嬴看臉色。

這可不是易嬴到了北越國才有的見識,而是類似事情在現代官場就屢見不鮮。

越是那些喜歡奉承人的官員,你越是不能小看。

因為當他們奉承你時,他們就是希望能從你身上得到什麼應有的價值。或許你虛應事故一下他們,他們也不會太當真,但你若是對他們橫挑鼻子豎挑眼地以為自己有多偉大,或許他們現在不會怎麼樣,但一定會記你一輩子。

一旦什麼時候讓他們抖起來,報復也就隨之而來了。

而易嬴雖然不害怕任何人報復自己,但也不會故意去給人報復自己的機會,也就當是普通宣旨,跟著他們往大理寺里走去。

不過,走到一半,易嬴等人卻看到前面有一股煙霧往上騰起。

易嬴還沒反應過來,幾個大理寺官員已經驚呼著奔向前面道:「不好,走水了」

走水?知道這是起火的意思,易嬴就皺了皺眉頭。懷疑裡面是不是有什麼內情,不然怎麼會在自己剛到大理寺時就發生走水這樣的事。

而當易嬴跟著前面跑出去的大理寺官員進入一個院中時,卻見那幾個官員已經沖著幾個圍在火點前的密探大喊道:「你們幹什麼,為什麼不救火,這牢房前的柴堆又是怎麼回事?」

「這與你們無關,你們不要跑來多管閑事。」

多管閑事?

剛進入院中就聽到這種話,易嬴不禁一臉驚訝地望向說話的人,這才發現那都是今日早間才見過的幾個大理寺密探。

不僅如此,那起火點也很有問題,因為在偌大的門上竟有一個醒目的「牢」字。

想到自己現在準備幹什麼,想到牢中可能存在的人,易嬴的雙眼立即一沉道:「怎麼?什麼人能在看到走水時說不要讓人多管閑事?難道這還是你們在故意縱火不成?」

故意縱火?

雖然知道這的確是故意縱火,但如果同是大理寺的人,絕對不會這樣直著說出來。

順著話聲看到易嬴,幾個密探的臉色立即變得有些氣急敗壞。

因為,如果不是易嬴,不僅李岡不會受罪,他們幾人也不會腿筋、手筋都不明不白斷了。

因此面對那些大理寺官員,幾個密探還只是用身體做一下阻擋,看到易嬴過來,幾人卻全都將長劍「嗆嗆」抽了出來喝道:「易少師,你別想在這裡嚇唬人,沒有李大人命令,誰也別想救火。」

「李大人?這關李大人什麼事?你們別想推卸責任,再不讓開,格殺勿論。」

李岡會做這種事嗎?

如果李岡不知道北越國皇帝圖韞只能再活兩年,或許他說不準真會做出這種事。可這不僅有違官員準則,易嬴更不相信李岡現在還會這麼愚蠢。因為李岡真這麼愚蠢,不用易嬴出手,他恐怕早就死了不知多少次了。

「唰」

「啊啊啊……啊啊……」

雖然牢房起火的確是一件要緊事,但看火勢還不大的樣子,易嬴也不會特別著急。

可不著急是不著急,易嬴原本只是想威懾一下幾個膽敢以下犯上的密探。沒想到易嬴剛說完「格殺勿論」幾字,一條人影就沖了出去,幾下將那些擋在已開始燒起來的牢房門前的密探給殺了個乾淨。

「啊殺,殺人了。」

正在與幾個密探交涉著要求救火,沒想到卻看到他們都被殺死在自己面前,幾個大理寺官員立即驚呼起來。

易嬴雖然也有些驚訝,可等到易嬴看清停下來的人影竟是小瑤時,便也有些詫異道:「小瑤,你怎麼在這裡?喬姐呢?還有你怎麼現在就殺了他們。」

「……師父在裡面。」

臉色微微怪異一下,小瑤就伸手指向了正在燃燒的牢門。

見狀不等易嬴反應過來,瑛姑就衝上去道:「什麼,喬姐在裡面,那還不救火。」

「蓬」一聲。

隨著瑛姑衝上去一腳踢開正在燃燒的柴堆,火勢頓時就滅了大半,然後再用掌風將燃燒的牢門火焰撲滅,暫時從牢外已經看不到明火了。

不知是不是特別關心喬姐,瑛姑立即向旁邊的大理寺官員一伸手道:「鑰匙?」

「鑰匙在這裡……」


看到小瑤和瑛姑動作,那些大理寺官員就知道她們是什麼人了,畢竟少師府中的天英門弟子現在京城可是赫赫有名。所以在瑛姑詢問時,一個官員就直接指了指一具屍體的腰上。

「拿來。」

在順著官員手指發現屍體上的鑰匙后,瑛姑右手虛虛一抓,掛在屍體上的鑰匙串立即「撲」一聲掙脫了屍體上的衣服掛鉤,飛入了瑛姑手中。

不知瑛姑是不是在示威,幾個大理寺官員的雙臉立即全都白了。

再次看到這種神乎奇技武藝,易嬴也不禁露出驚嘆表情。

然後,在瑛姑打開牢門衝進去時,易嬴才走近仍有些猶猶豫豫的小瑤道:「小瑤,這到底怎麼回事?」

「哦那是先前這些傢伙想要侮辱李府太太和夫人……」

當小瑤開始述說監牢里發生的事情時,臉色也漸漸平靜下來。不過,得知這些密探竟是因為想要幫李岡報復而去侮辱李府女人,而且還是有著皇室血脈的圖瑗、圖思惠不成才想要縱火時,幾個大理寺官員的臉色就全變了。

因為這即便與他們無關,大理寺卻絕對脫不了管教不嚴的責任。

若是整個朝廷的部門下屬都好像大理寺密探這樣任意妄為,別說國家都不成國家,朝廷也再無威信可言。

而當小瑤說到最後時,瑛姑才與喬姐一前、一后從監牢中出來。不僅喬姐臉上有著一塊塊被熏黑、擦黑的痕迹,前面的瑛姑甚至還有些樂呵呵的,不知道在想些什麼。或者就是說,因為喬姐沒事而高興。

什麼叫官員?什麼叫領導。

官員和領導雖然永遠不會去與下屬共赴危難,可一旦下屬從危難中脫身,他們絕對是沖在第一位的人,甚至比家人的排位還要靠前。

因此顧不上去教訓那些大理寺密探,易嬴就迎上喬姐道:「喬姐,你沒事吧」

「沒沒事,幸好瑛姑來得及時,只是被煙嗆了一下,還有李府眾人和牢里的人都沒事。」

掩藏在擦黑印記下,喬姐也對易嬴的關心有些微微驚訝。

易嬴卻一臉放心道:「那就好,那喬姐你想本官怎麼獎勵你,獎勵你做本官妾室怎麼樣?」

不說與其他天英門弟子相比,甚至與易府所有女人相比,喬姐的身材都有夠小巧。因此在喬姐面前,易嬴也無法擺出什麼尊重乃至是敬畏的態度,拍了拍喬姐肩膀,就好像對其他天英門弟子一樣口花花起來。

不過聽了易嬴話語,喬姐卻「呃」一下噎住了。

瑛姑立即樂道:「少師大人,你怎麼見個女人都這麼說啊你到底有沒有誠意的。」

「什麼叫本官沒誠意,這才是本官最大的誠意喬姐這次可是救了李府家人免得本官即便將他們救出監牢,恐怕也無法向清兒、小佳交代了。怎麼,她們沒跟你們一起出來嗎?」

「沒有,不知她們在裡面怎麼想的,居然整個牢房的人都以為是神明救了她們,正在那裡拜謝喬姐這個神明呢」

「真的,師父變神明了?」見到喬姐時,小瑤也恢復了活潑。

易嬴說道:「既然是這樣,那我們也進去看看吧,順便也將李府一家接出來。」

「老爺要進牢房嗎?要不還是等吾進去叫她們出來吧」

隨著話題被說開,喬姐也開始變得自然起來,也沒人會去追問易嬴先前納喬姐為妾的說法。

如果是北越國官員,肯定不願進牢房那種骯髒地方。但別說易嬴來到北越國還沒進過牢房,現代官員最重要的一點是什麼?那就是要親赴現場來體現自己與民同甘共苦的精神。

即便所有人都知道這是假的,例如沒帶記者他們就什麼地方都不去,帶了記者他們就什麼地方都敢去等等。但作為一種表面文章。不僅上面很吃這一套,下面也很吃這一套。

所以說,真正的官員絕對是與記者同志一起成長起來的。

北越國雖然沒有記者,但為讓李府感受到自己的誠意,易嬴又怎可能不親自進牢房接她們出來。

搖搖頭,易嬴就向大理寺監牢內走去道:「這沒有什麼,還是本官親自去接她們出來吧畢竟李府這次也算受了無妄之災。」

由於易嬴堅持,眾人無法阻攔,只得陪著易嬴一起進入了監牢。

監牢中,如同瑛姑說的一樣,所有人都跪在地上大喊什麼「神明保佑」、「感謝神明」,大概是已知道外面的大火已被撲滅的消息。

不過,隨著易嬴一群人進入,監牢里的犯人還是很快發覺了不同。因為易嬴一群人里不僅沒有往日最被他們「熟悉」的大理寺密探,甚至還有不少女人。

頓時不用提醒,立即就有人開始大喊起來道:「冤枉,冤枉啊」

「大人,小人冤枉,冤枉啊」

來到監牢,有可能沒人喊冤嗎?

雖然是第一次碰到這事,但在現代社會的電視劇中已屢見不鮮,易嬴也不會好像什麼清官一樣去一一詢問,只在喬姐帶領下向關押李府等人的牢房走去。

而在煙霧已經散去,煙味還未消失的監牢中。感受到監牢中傳來的濕氣,一起跟進來的二郡主圖瀲就抱怨道:「易少師,你進這種地方幹什麼?」

「本官進來當然是為對李府受難進行慰問,二郡主卻不必跟來啊」

「哼,吾就是要看看她們被箜郡王丟下的怨念與慘樣。」

沒想到圖瀲是因為這種惡趣味才隨自己一起進牢房,易嬴也一陣無語。而走在前面,小瑤卻壓低聲音道:「師父,你為什麼要這樣啊」

「你別管,師父自有道理。」

除了小瑤外,包括瑛姑都不知道喬姐是在她打開牢門后才趁著眾人不注意混入牢中的。可敷衍下小瑤,喬姐卻什麼都不說。

因為掩藏在故意被抹黑的臉上,喬姐的雙臉卻有些又窘又紅。

等到易嬴及眾人一路來到李府等人所在的牢房前,同樣聽到了外面傳來的「冤枉」呼聲,在腳步聲停下時,圖思惠就抬眼望了望。

或許圖思惠並不認識易府的天英門弟子,甚至對二郡主圖瀲也不熟,可一看到易嬴身上的一品紫袍官服,怔了一怔立即驚呼道:「少,少師大人……」

「思惠,你說什麼少師大人?你與其現在還念著少師大人,不如多拜拜神明,希望神明繼續保佑我們李府平安。」

與圖思惠聽到聲音就會望過來不同,自從「認定」是神明保佑才能脫此大難后,圖瑗就變得格外虔誠起來,甚至說話時都沒睜開雙眼。

但看著易嬴一行人停在自己牢門前,圖思惠就激動地一拉圖瑗道:「娘,是少師大人,少師大人來看我們了。」

「少師大人來看我們了?」

聽到這裡,圖瑗才一臉驚訝地睜開雙眼,看到易嬴后,特別是看到站在易嬴身邊的二郡主圖瀲,這才打量一下易嬴身上的一品紫袍官服,一副神謅謅樣子道:「原來是少師大人和二郡主,不知兩位大駕光臨……,有何貴幹。」

「這個……,李老夫人,本官奉皇上旨意,特來赦免李府無罪,李氏接旨。」

「……臣妾接旨。」

與易嬴想像中不同,聽到皇上赦免李府無罪的話語,圖瑗卻好像並不怎麼激動,甚至並不怎麼高興,好一會才將頭磕下去。

當然,易嬴是不用去理會圖瑗的態度為何如此,直接開始宣讀聖旨道:「奉天承運,皇帝詔曰……」

「……,特赦李府無罪,即刻開釋,欽此。」

「萬歲,萬歲,萬萬歲……」

只要是正式的聖旨,特別是一些表示皇上施加恩惠的聖旨,聖旨內容都有些冗長和雷同。

等到易嬴念完聖旨,自己也累了半天,最後才在圖瑗及圖思惠謝恩后,朝著已經打開牢門的圖瑗和圖思惠說道:「李老夫人、李夫人,牢內陰濕寒冷,兩位還是先從牢內出來再接旨吧」

「臣妾多謝少師大人援手。」

仍在地上拜了拜,圖瑗才在圖思惠攙扶下站起。不過站起后,圖思惠就一臉激動道:「少師大人,不知大人可見過妾身兩個孩子。」

「李夫人說清兒和小佳嗎?夫人放心,她們與核桃都在少師府住得很好,夫人去到少師府後就可見到她們了。」

最強男神打造系統 謝謝少師大人,謝謝少師大人。」

在圖思惠的一連串感激中,不僅兩人開始從牢中出來,其他牢里的李府家人也都陸續被放了出來。

佞 佞

第四百一十九章、不僅僅是太子登基的問題


儘管圖瑗一開始在馬車內是如何堅持,但由易嬴馬車做前導,眾人根本就沒往李府前去,而是一路出了京城,直接來到雲興縣少師府。

接到小霞通知,沒等馬車回到少師府,核桃就已帶著李清、李佳在大門外等著了。

隨著馬車停下,易嬴也讓圖瑗先帶著圖思惠下去。



而在看到兩人真從易嬴馬車內下來后,李清、李佳立即撲上去抱住兩人激動道:「奶奶,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