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黑頓時大喜道:「啊?主人你沒事?呃?不對,主人您……」

小黑髮現不對了,他發現吳賴的氣勢到了原先的水平之後,卻還是繼續攀升,而且那氣勢越來越濃烈,使得小黑不得不後退幾步,他看到此時的吳賴,比看到之前的櫻花會會長都要恐怖幾分!

吳賴笑了笑說道:「小黑,我這一次閉關修鍊實力大進,已然是結丹期的大圓滿境,比起以前的實力不知強了幾十倍,再晉陞一步的話就是元嬰期了!」

小黑臉色卻是有了一絲黯然:「難怪主人不要我了,是不是覺得小黑沒有用了?」

「呃?小黑說的是哪裡話,我當然還希望你跟著我,只是魂誓不必再發了,以後你就是我吳賴的朋友!」吳賴趕緊出言解釋道,說實在話,鑒於小黑之前的表現,吳賴也確實將小黑當做了朋友! 第二天,羅格用從部落帶來的材料開始煉製治癒藥劑和血腥藥劑,這是目前最稀缺的藥劑,當天正午的時候,就有人來到他們的駐地,是登記身份的工作人員。

一切順利,三個多小時后工作人員登記完后就直接離開了,留下幾塊軍功牌。

這個軍功牌是用鍊金術製成的小玩意兒,用來記錄軍功,一般一個部落新入的時候都會發軍功牌,平均百人一個。

黑蛇部落四百六十多人,發了五個軍功牌。

….

一連六天羅格都呆在駐地中煉製魔葯,直到從部落裡帶來的材料消耗完了,才停下來。

「呼!」羅格鬆了口氣,他一來就埋頭煉製魔葯,當然不止是為黑蛇部落的人準備的。

現在屬於戰時狀態,一切資源以軍功來分配,軍功就相當於錢,而錢是個好東西。

羅格認為,像治癒藥劑,血腥藥劑之類的魔葯應該都屬於稀缺資源,為了應對後面日後的戰爭,掌權者應該會大肆收購這些藥物,而羅格目前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這幾種魔葯了,一路帶來的藥材還可以煉製一些其他的魔葯,但目前也不著急了,羅格決定下一步先出去了解一下情況再說。

這幾天,羅格煉製的藥劑拿出來一些,部分傷勢較輕的戰士已經好得差不多,傷勢重的也都在好轉中,(也算不上傷勢重,真正傷得重的,也不會活著到這裡來),而十一個裝甲戰士,卻只有兩個在服用了魔葯之後好轉,一個癥狀不嚴重的普通戰士,還有一個就是那個血脈戰士,在得到血腥藥劑之後,血脈戰士體內的精血大量增加,自身自愈能力也提起來,沒幾天身體就已經復原了。

不過在這期間他也消耗羅格大量的血腥藥劑,羅格六天煉製出來的兩百多支血腥藥劑,他一個人就消耗了三十多支。

…….

冥想幾個小時,恢復了精力之後,羅格就離開了部落駐地,這幾天阿耐格等人也已經出去走過了,不過只是在外城範圍內。

甲納爾特的內城並沒有禁止他們進入,但再沒有得到羅格同意之前,阿耐格等人沒有去探索內城。

而今天,羅格要去的地方就在內城。

真理高塔!

內城中,地面上是鋪的平平整整的石板路,而不是像外城那樣,大多是泥濘的土地。

羅格進入內城后,只是對一個士兵說了自己要去真理高塔,對方就主動提出給他帶路。

最後這個士兵找來一輛馬車,帶著他到真理高塔,從對方的態度中羅格就能感覺到所謂的『真理追尋者』的地位很高。

最後,羅格來到一個數十米高的圓塔形建筑前,這個圓塔底層直徑超過二十米,最上面一層的直徑恐怕也超過十米。

「叮鈴鈴…」羅格的手才扶在門把手上,清脆的門鈴聲就響了。

羅格感覺到門上一聲輕響,門上的阻力一輕,羅格輕輕推門進去。

「你好,新來的巫師閣下。」羅格才進門,一個比手掌稍大的紅綠色妖精就飛到他眼前,恭敬的說道。

羅格微微一愣,這個妖精讓他想起了桑德。桑德在穿越世界的時候死了,它的屍體羅格現在都還帶在身邊。

「你好..」回過神來,羅格輕輕說道。

「你怎麼知道我是新來的?」羅格一進門,這個妖精就飛到了他眼前,好像知道他要來似的。

「塔靈閣下會記下所有來訪巫師的精神力,如果有新來的巫師,就會通知妖精來接待。」

羅格點點頭「所以你就負責接待我嗎?」

「是的。」妖精輕輕的點點頭。

「那就為我介紹一下真理高塔吧。」羅格說道。

「好的,您請跟我來,我們這邊有接待區。」妖精在前面飛著,並對羅格招呼道。

「那麼,巫師閣下,您之前去過其他的真理高塔嗎?」

「第一次來。」羅格說道。

「那我明白了。」

沒一會兒,妖精帶著羅格來到一處茶座區,每一個茶座都用木屏隔開,羅格隨意的坐在一處靠牆的茶座內。

妖精飛到桌子上,親自為羅格倒了一杯淡綠色的茶水。

看著小小的妖精輕鬆拎起比它身體還大幾倍的茶壺,羅格居然感覺頗為有趣。

「請用。」淡淡的茶香飄出來,茶味清香動人。

羅格點點頭,他沒想到自己還能聞到茶香,不得不說,妖精的服務很對他的胃口。

茶味甘甜,身體中涌去真正暖意,甚至感覺精神都更加飽滿了。

「這是雨花樹的嫩葉做的茶,有短暫(輕微)提升精神活性的作用。」

「很不錯。」這是他異世喝到的第一次茶,而且這個茶也確實不錯。

品味過清茶之後,羅格的目光就望向妖精。

「真理高塔一共有九層,其中七八九層是圖書館,六層是學術交流大廳,四五層是研究、實驗室,三層是自由交易區,二層是休息交流區、一層是接待區…..」

「首先是高塔內的圖書館….第七層的圖書是自由開放的,每一個巫師都能免費查閱,而第八層和第九層…..」

時間緩緩流逝,羅格認真聽著妖精的介紹,不時還會對自己沒有理解清楚的內容提問。

一個多小時后,妖精已經把真理高塔內的規矩、功能、設施,事無巨細的都講解了一遍,羅格也差不多搞清楚了對『真理高塔』對於施法者的意義。

施法者與體魄進化者不同,他們追尋,研究的是外在的大世界,而體魄進化者則是趨向體內的小世界,一大一小,沒有高下之分,但對於施法者來說,閉門造車是不行的,因而他們需要一個交流的場所。

不光是他們,就算是體魄進化者也不能只是閉門造車,只是他們對交流的需求沒有施法者那麼大。

「這裡就是甲納爾特的真理高塔嗎?」羅格抿了一口茶,說道。

這個高塔建築確實算得上雄偉豪華,但他總感覺,配上他在山巔看到的那個城市….還差得遠!

「怎麼可能,這只是甲納爾特西北區域十七個高塔其中一個啊,這樣的高塔,整個甲納爾特城有六十六個。」

「而能代表整個甲納爾特的真理高塔啊…」小妖精的目光看向窗外。

……. 小黑聞言,這才大喜拜伏道:「多謝主人,雖然沒有了魂誓的約束,但是請主人放心,小黑我一定會追隨主人,生死不渝!」

小黑此時雖然看好吳賴,知道吳賴是不世奇才,但是萬萬也沒有想到,就是今日的這一表態,使得自己真正成了吳賴的鐵杆之一,而且還使得自己走上了一個自己以前根本難以企及的高度!

「呵呵,起來吧,先隨我殺向櫻花會去,哼哼,我要跟那個小鬼子算賬!」吳賴呵呵一笑,長身而起!

小黑身形頓時化為一道黑煙,回到了吳賴的手上,而吳賴的身形,則是也在空氣中淡淡地消失!

當吳賴再一次顯現出來身形的時候,已經是到了櫻花會的門口,吳賴此刻已經有絕對的信心對付那櫻花會的會長,所以也不再躲躲閃閃,直接大搖大擺地走進了櫻花會的大門!

可是吳賴遺憾地發現,櫻花會已經成了一片焦土,到處是斷壁殘垣,根本就沒有一個人影!

「暈死,看來這櫻花會遭受重挫,竟然是搬了地方了,自己倒是撲了一個空!」吳賴不由感到萬分的遺憾,可是自己來到倭國也不少時間了,是該回去的時候了,而且他還是有些不放心應州釋迦塔的舍利子,便也懶得再繼續找櫻花會的麻煩,身形一展,凌空飛起,朝著西方華夏的方向疾飛而去!

吳賴很快便飛到了海邊,卻是緩緩地落在了無人的沙灘之上,盤坐在岸邊調息了一番,將自己體內的靈氣調整到了巔峰狀態,他此次實力大進,所以不準備乘坐飛機,而是想要徑直飛過海洋!

半個時辰之後,吳賴召出紫青神劍,念動霞光流轉訣,那紫青神劍頓時化為一團紫色的雲光,吳賴躍進其中,仰天一聲長嘯,駕著紫色雲光朝著西方划空而去!

吳賴飛行的高度不低,但是帶著腥味的海風還是能夠灌進鼻腔,使得吳賴心曠神怡,精神大振,身子穿梭在那雲端之上,欣賞著大海的景色。

不過時間一長,眼前的景色一成不變,吳賴便也失去了興趣,只是一味地朝著西方飛去,至於最後的落腳點是哪裡,這個吳賴卻是並不關心,反正大方向沒錯就行了!

只是接下來的事情讓吳賴有些微微的尷尬,那就是自己在維持高速飛行是極為耗費靈氣的,在這茫茫大海之上,若是不能保持充沛的靈氣,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所以吳賴在飛行了一段時間之後,不時朝著海面張望,希望能夠找到一個落腳的地方供自己休憩調息!

三個時辰之後,天色已經有些昏暗了,吳賴只得降低飛行的高度,直到天色大暗之前,方才發現了一個狹長的小島,立即大喜,趕緊降下雲頭,落在了那小島之上!

這似乎是一個珊瑚礁,吳賴站在岸邊舉目四望,卻是發現這座島嶼長約三四里,寬才五百米左右,中間高聳,四面低矮,島嶼的水邊都是奇形怪狀的礁石,在傍晚昏暗的天光下,顯得有些陰森恐怖!

雖然感覺有些不對勁,但是,在這四周都是一片茫茫的大海上,吳賴也沒有更好的選擇,只能選擇在這裡休息一個晚上,隨著天色的昏暗,夜風開始颳起,而且越來越強烈,周圍的風浪開始拍打著岸邊的礁石!

吳賴縱身躍上島嶼的最高處,卻是發現更不對勁了,只見高低的另一側,竟然是一個巨大的窪地,雖然天色已經有些昏暗了,但是吳賴夜能視物,自然不會受什麼影響,他發現,那個巨大的窪地中竟然都是森森的白骨,而且那骨架都分明不小,一看就是些大魚之類的骨骼!

「我靠,這是什麼地方啊,看上去這麼陰森恐怖,不像是個好地方!」吳賴心中暗罵道,不過此刻他體內的靈氣只剩下了一半,卻是不敢再朝前飛去,若是自己靈氣用完之後,還沒有找到新的落腳之地,那自己可是就玩完了,堂堂結丹期大圓滿境的高手,在如今這個世界幾乎就是巔峰的存在,最後掉進海里淹死了,這個死法也實在是太窩囊了一點!

吳賴就在最高處找了一塊平地,然後手一揮,黑煙滾滾,小黑出現在了身前!

小黑一出來,頓時便皺起了眉頭,對吳賴說道:「主人,這裡是什麼地方啊?怎麼陰氣這麼重啊?」

吳賴指了指那邊的窪地,小黑這才看見那森森的白骨,皺了皺眉頭說道:「主人,難怪陰氣這麼重,這裡竟然死了這麼多的大魚大蝦,估計是有什麼凶物住在這裡!」

吳賴點了點頭淡淡地道:「管他呢,縱然有什麼凶物,正好也順手除去,就當是為當地的魚蝦做一件好事了!我先在這裡調息一番,你就在一旁護法,一旦有什麼情況,記得及時通知我!」

「是,主人!」小黑聞言,恭聲回答道。

而吳賴卻是就地盤坐下來,然後開始調息,這裡雖然陰氣森森,但是靈氣卻很是充沛,比起恆山紫霞觀也不啻多讓,很快,滾滾靈氣便朝著吳賴的體內聚攏過來!

而這裡的陰氣對於小黑卻是大補,小黑便也開始學著吳賴盤坐下來,貪婪地吸收附近的陰氣,不過,這裡是凶煞之地,小黑可不敢完全投入修鍊,一邊吸收陰氣,一邊還是警惕地張望著周圍的情況!

吳賴很快便進入了深深的入定,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突然耳邊傳來了小黑低聲的驚呼:「主人,主人,快快醒過來!」

吳賴醒來之後,卻見小黑正蹲在自己的身前,見吳賴剛一睜開眼,便指著遠處的一方天空,立即急切地對吳賴說道:「主人,您看那邊,似乎有兩個高手在爭鬥!」

吳賴也聽到了遠處天空的喝罵聲,順著小黑的手指望去,果然發現那邊的天空上,兩道黑影纏鬥在一起,而且還有著道道光芒在空中閃現,激起的風暴捲起下方的海水,發出陣陣的轟鳴聲,宛若雷聲一般,滾滾傳來!

吳賴何等眼光,立即趕緊說道:「小黑,爭鬥的兩人都是高人,而且一邊爭鬥一邊是朝著這個方向過來,你不是對手,先藏起來!」

小黑聞聲,點了點頭,身子原地一滾,竟然變成了一塊黑色的石頭,順著坡地朝著一旁的窪地骨碌了下去,正好停在了那森森白骨之地,那裡是全島嶼上陰氣最重的地方,很明顯,這個小黑一邊藏匿身形,一邊還忘不了吸收陰氣!

而吳賴自己則是捏動隱身訣,身子緩緩地消失在了空氣之中!

不一會兒,兩個爭鬥的身影果然落在了這個小島之上,而且還都齊齊落在了島嶼的最高處,也正是剛才吳賴修鍊的地方!

只是這兩個身影,一個是重重地墜落下來,另外一個卻是哈哈大笑著飛落下來!

吳賴隱在一旁看著這兩個身影,卻是大大地嚇了一跳,這哪裡是兩個人影啊,分明就是兩個妖怪!

左邊那個哈哈狂笑不已的是一個魚頭人身的怪物,身材高大,那魚頭碩大無比,一雙魚眼死死地盯著對方,放射^出仇恨的目光,再配上那隻長滿了森森白牙的血盆大口,看上去煞是猙獰,身上穿著厚厚的盔甲,但是可以從那盔甲上看得出來,上面布滿了魚鱗紋,很明顯,這是一頭魚精,手裡還拿著一柄三叉戟,斜斜地指著對方!

而那個魚精的對手卻是順眼多了,看上去是一個嬌俏的少女,頭髮五彩斑斕,高高地束起,像是五彩羽毛一般,身材窈窕,穿著一件羽毛狀的衣服,赤著腳,面容清純可愛,給人一種楚楚可憐的感覺,手裡拿著兩柄樣子有些奇怪的武器,三尺長短的棍子上安著兩個鳥爪似的尖利鉤子,若是不看這位少女後面一對兀自緩緩撲扇的白色翅膀,吳賴一定會以為這個是人,不過現在可以判斷出來的是這個應該是鳥精!

那魚精用手裡的三叉戟斜斜地指著鳥精粗聲粗氣地喝道:「你這臭鳥兒,這麼多年以來殺死我多少水族,今日終於被本將追上,你還有什麼話好說?」

那鳥精芳容悲戚地嬌叱道:「黑魚精,你應該知道,我和東海之間有著怎麼樣的血海深仇,當初我不過是想去看看太陽升起的地方,你們東海眾妖興風作浪,將我淹死,如今我修鍊有成,自然要報仇雪恨,廢話少說,今日即便你殺了我,我他日也要重新來過,絕對不會放過你們東海眾妖!」

「哈哈,小鳥兒,你就被做夢了,本將奉命追查我東海妖族死因已經上百年了,不過你這小鳥兒倒是滑溜,欺本將飛行速度不如你,不僅不思退避,還屢屢挑釁,繼續殘殺我東海妖族,今日被本將設計將你引下海面,終於將你重傷,現在你想飛恐怕也飛不多遠了吧,而且本將告訴你,今日^你不僅要身死此處,而且你的靈魂本將也會吞噬進去,這樣的話,你就再也沒有轉生的機會了,還談何重新回來報仇!」那魚精仰天哈哈大笑道。 西-十二號高塔的第七層,羅格站在窗口邊,眺望著城市中間,投映在他瞳孔里的,是一座高聳入雲的巨大高塔。

「那才是代表著整個甲納爾特的真理高塔,三百零三號真理高塔。」妖精並排在羅格肩頭處,望著遠方恍如神跡的高塔說道。

「三百零三號高塔…」羅格低聲喃喃道。

「是的,傳說那是上一次屍鬼之災留存下來的真理高塔,也可能是唯一留存下來的真理高塔。其他幾個聯盟駐地的真理高塔都是後來修建的,這也是這座城市能冠以『甲納爾特城』的原因之一。」

「因為那座高塔。」

「為什麼我在外面沒有看到那座高塔,那麼大的建築,應該非常顯眼….」

「那就是真理高塔的偉力之一,不知則不見。」

「現在我知道它了,所以我才能看到它?」

「是的。」

「不知不見….相信才存在…」

「有趣的規則。」中央的那個真理高塔『可見』的設定正好對應魔力『相信才存在』,的規則。

「為什麼叫三百零三號高塔…」羅格問道。

「額..不知道,或許是因為在那個時候,至少有三百零三座這樣的高塔吧?」小妖精撓撓頭說道。

「是嗎…三百零三座高塔..」羅格喃喃著,眼中露出嚮往之色…那座竄入雲層的高塔不是他見過的最高的建築,但那確實最吸引他的一棟建築,或許高塔在修建時就已經施加了某種吸引施法者的魔法吧。

他甚至已經開始想象,那樣的超凡時代,該是怎樣的輝煌時代。

「巫師閣下,真理高塔的情況已經介紹完了,還有什麼需要我服務的嗎?」

「怎樣才能去中央的真理高塔…」羅格問道。

「您隨時可以去,只是中央的高塔消費更加昂貴,而且不容易得到認可…」

「這樣嗎…我明白了。」羅格點點頭,妖精說的比較委婉,攤開來說就是兩個字,錢、名。

沒錢你練一間實驗室都租不起,沒名那些施法者誰願意跟你交流心得?

「我沒什麼問題了,你先去吧。」羅格說道。

「是。」小妖精微微鞠躬,身影一閃,就直接沒入邊上的牆壁中。

妖精走後,羅格就開始細細打量周圍布置。

這裡是第七層,是高塔內的圖書館,而這個圖書館佔據高塔的七八九層,對於整座高塔意義不言而喻。而這個七八九層其實也是連通的,第八層和第九層中間區域都是挑空的,以護欄為邊界,可以俯瞰到下面的第七層。

在第七層的中間區域,三米高左右的半空中,是一株類似藤蔓植物的淡綠色巨型植物,它的根須漂浮在半空中,就好像水裡的蜉蝣植物一般。

這株植物最粗壯的一根藤蔓直徑超過兩米,藤蔓分布區域貫穿高塔的七八九層。

「長見識了…」羅格打量了一會兒這株藤蔓,突然輕聲讚歎道。

中間的這株藤蔓不知道是什麼植物,時刻吸收空氣中的魔力,作為生長的營養,而羅格在空氣中能聞到那淡淡的植物清香,那種清香讓他身體放鬆,精神活躍,對施法者的修鍊一定好處。

滿足自己的好奇心后,羅格才開始打量牆壁前的書架上,布滿第七層一整圈的書籍。

羅格隨意拿了一本,就坐在書架前的環形座位上看起來。

是刻音朵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