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胖又抓起一塊火腿,眼中又閃藍光,「雷縛連陣」一個雷電之籠保護住了中間的小胖,並在吸收了四音聚天雷的能量后,擴散開來,向周圍攻擊。

這下可真出乎了士兵們的預算,它們怎麼也不會想到會有這種能根據對手魔法使用情況來相應使用魔法的魔獸,不由手忙腳亂地散開了,這個雷縛連陣可是範圍攻擊的。

士兵們發現這是個強敵了,正要圍上來一起動手,可是一個聲音響了起來。

「哪裡來的暗血?」對卡羅利來說,對於幻血這種高級黑暗系魔法的全部資料也不過是從公國皇家圖書館中幻血所有的七種等級的外形描圖及一段詳盡的簡介,「幻血強大的黑暗系領導者,其他不詳。」

現在居然有一隻活生生的三級暗血

在面前出現,「讓我來抓住它。」

「參謀長閣下,」一個士兵奇怪的問,「您怎麼來這裡了?」

「我餓了,才來看看我的晚飯在哪裡?不行嗎?「卡羅利原本為了晚餐的遲遲不到而生氣,現在搓搓手直想抓住小胖,「不過,看上去運氣不錯。」

「以毀滅一切的凈末之焰呼來……」隨著卡羅利的咒語,三個大團火球呈三角形的三個頂點分列,火球中火柱連成了三角形邊,三角形的火焰陣從空降下。

固有的生物本能使它感覺到面前的對手不是自己能夠抵抗的,因此小胖忙用短距瞬轉術逃出了伙房,「轟「的一聲,卡羅利的攻擊魔法發生了效果,強大的魔力將整個伙房炸成了廢墟。

這下好吃的全都被毀了,小胖知道沒東西吃了,而且這傢伙挺厲害的,按雪無痕的吩咐,拍著小翅膀就逃走了。

卡羅利可不想讓這隻珍稀的幻血逃掉,在後面急追著,可是一轉過一個拐角,他就發現了小胖不見了,正好有幾隊士兵也從另幾方向過來。

「你們看見一隻魔獸了嗎?」卡羅利詢問這些士兵。

「沒有。」一個士兵回答了卡羅利。

可是卡羅利還是不死心,又掃視了一遍,「那隻幻血去哪裡了?」

不過,他忽略了一件事,有一個士兵是孤單一個人過來的。

又找了一遍,卡羅利只得回頭了。

等人群各自散開,穿著青年禁衛軍軍裝的雪無痕才鬆了一口氣,他趁小胖造成騷亂后,沿小胖進入的路線混了進來,並幹掉了一個倒霉蛋,換了他的衣服,將他的屍體處理掉。

剛才他又送歸了小胖,現在只差找到亞里斯的關押地了。

如果有個指示牌表明戰俘關押處在什麼地方該多好,不過雪無痕也不指望有這種好事。他的第一目標還是茅房。

這地方好找,向下風處走就行了,沒有人會上風處造茅房讓自已聞臭味。

邊解決了生理上五穀輪迴的需要,雪無痕邊考慮下一步,思考了半天,終於這裡的氣味太重了,熏出了一個方法。

雪無痕又一次用魔力搜索,果然一如他預想的一樣,有幾個地方的魔法陷阱比較多,而且有兩處各有一個極大當量的魔法陷阱陣,應該有一處是關戰俘的地方了,會魔法者的通病,無論是何種有價值的東西都習慣用魔法保護,不過二選一,這下要容易多了。

雪無痕為了擺脫茅房的氣味,先向上風處的大魔法陷阱陣,一路上倒也遇上了幾隊巡邏兵,不過正值做飯時間,他又正向糧隊前進,都把他當成是領米的人了,也

沒加什麼盤問。

到了青年禁衛軍的糧營,雪無痕也不得不佩服巴亞克公國不愧是魔法師眾多的公國,在糧營布下如此大的魔法陷阱陣。

一來防偷襲,二來防火,不過只有巴亞克公國才有這麼多人來維持這個魔法陷阱陣。

這下就只剩下了另一個被雪無痕認為可能是戰俘營的地方,如果那裡也不是的話,雪無痕也不知道再該去哪裡找了。

所謂皇天不負有心人,雪無痕如此少有的運用思考來解決問題,自然他是猜對了,其實也算是他運氣好。

(本帥作者先睡一覺,醒來再說)

(本章完) 這亞里斯雖然武藝不錯,但畢竟並非是列木公國的重要的人,他甚至連正式的軍職也沒有,雷焱抓他回來,也不過只是想勸降他,自然就丟在了一般的戰俘營里了。

一如雪無痕所料另一個有大魔法陷阱陣的地方正是戰俘營,可見巴亞克公國之人愛用魔法有時也是一種壞習慣。

當雪無痕看到戰俘營門口為了隔離而立的告示牌「戰俘關押重地,閑雜人等免入「就知道自己找對地方了,不過營門口的兩個衛兵正筆直的站著,要衝進去也不是辦法。

雪無痕又在戰俘營門處窺視了一會,他的耐心也差不多用完了,正好有個送飯的傢伙推著餐車進了營房,就聽見有人在說,「飯倒先來了,今天那一個俘虜,還有傷昏著,軍醫怎麼還不來,上頭說要活口的,死了就麻煩了。

」確定了的雪無痕也顧不上去認明正身了,反正這個戰俘營不算大,雪無痕乾脆在正方形的營牆的四個角上各用了一個「連環火」的基本小魔法,並用時空系魔法中時術中的「停滯之夜」將連環火的生效時間延後了一個小時。

隨後為了避免魔法陷阱的阻礙,雪無痕溜出了大營才用瞬移魔法回城。

在亞里斯的家裡,幾個傢伙正吃著晚餐,除了亞里斯的好朋友上杉,還有著其他幾人,想必是上杉找來幫忙的人手,就在上杉道雪伸手夾向菜的時候,一隻手從旁抓走了盤子,突然出現的雪無痕張開大嘴向里倒菜,差點連盤子也吞了下去。

「雪無痕,你偵察的怎麼樣?「上杉趕緊問道。

用力咀嚼,咽下了塞滿嘴的菜式后,雪無痕才答道,「我已經找到關亞里斯的地點了,馬上行動。」

聽了雪無痕的話,另幾個人也趕緊抹嘴起身,準備上陣。

「慢,」雪無痕看了一眼上杉道雪,「你問城守借到騎兵了沒有?」

「這裡總共有五百名騎兵,城守全借出來了。」

上杉道雪紮緊了身上的甲胄,「他們全在城門待命,馬上就能出發。」

不一會,雪無痕,上杉道雪等人及五百兵就到了城外,雪無痕開始生平第一次的指揮作戰,「我說上杉道雪,我救亞里斯的計劃要你冒點險,行不行?」

「你說就是了,」上杉道雪才不怕什麼危險,亞里斯可是他最好的朋友,「別浪費時間了。」

「你去打頭陣,帶這些騎兵沖對方的大營,不過戀戰。」雪無痕計算了一下時間,「大約二十五分鐘后就退出。」

「我退出,誰去救亞里斯?」上杉道雪不知道雪無痕在想什麼。

「你只管製造混亂就行了。



雪無痕可是絞盡腦汁才想到了這個計劃的,「由蒙加他們從空中突入去救亞里斯。」

雪無痕指的便是上杉叫來幫忙的人手,他們有著飛行飛魔獸,正可謂出其不意。

「我去了。」上杉道雪並不習候聽人指揮,不過只有雪無痕偵察過敵營,他的計劃應該有點道理才對,這就叫病急亂投醫。

「蒙加,」雪無痕轉向騎著飛行獸的蒙加三人,「你們從空中接近對方,盡量升高,對方的魔法警戒範圍約高三百米,等一會我會用襲擊對方,你們會看到四個連環火升空,亞里斯就關在四連環火的中間,你們一舉突入救出他。」

「明白,」蒙加等人開始升空。

過了一會,雪無痕隱約看到了青年禁衛軍的大營,火把混亂的移動,看來上杉道雪是突入了。

其實上,這次上杉道雪帶著騎兵的突襲完全出乎雷焱的預料,他沒想到默默無名的多利克羅城在被抓走了一個不知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亞里斯后,還有膽敢來夜襲,今天一天都不順,有些被氣過頭的他親自出來攔截上杉道雪。

上杉道雪很順手的劈翻了幾個倒霉蛋,就看見這個有點眼熟的雷焱來了,雖然自忖不會輸給雷焱,但雪無痕說過要自已誘敵,打了個唿哨,撥馬就走,騎兵們也隨之退下。

如果平日里雷焱也不追了,可今天他的肝火正旺,也沒交代下去就帶了數百騎兵緊追上杉道雪,他是想一定要發泄一下。

上杉道雪發現雷焱追了上來,他也很想和雷焱過過手,乾脆故意不回城,向旁邊的大道退去,直退了不少路,拐了個彎,看不到青年禁衛軍的大營了,才讓全軍停下列陣。

雷焱也拐了過來,冷不丁見剛才狼狽逃竄的對方在列陣等他,忙勒住劍虎獨角獸,舉刀示意自已的騎兵列陣對敵。

在優美的月光下,上杉道雪又打量了一遍雷焱,這次是近距離的面對面,上杉道雪才發現雷焱還真有一點比自已強-相對於僅比歪瓜劣棗高一級的上杉道雪,雷焱簡直英俊的嚇人,只可惜在這幽靜的月色下,有俊男無美女。

「你就是『黃泉慟雷葬』的傳承者?」上杉良久之後,然後開口問道。

雷焱不明白這個長得象熊老爹的男子為什麼問這些,「你想知道的話,就來嘗嘗我刀刃的滋味。」

「別自已以為很了不起,」上杉道雪舉直了手中的龍鱗裂,「『黃泉慟雷葬』不過是抄襲別人的招式的仿冒品而已。」

「大言不慚。」雷焱搖搖頭,又是一個嘴巴比本事硬的傢伙。

「是嘛?」上杉道雪仰天長

笑,龍鱗裂上閃起了無數電火花,「吃我一招,」龍鱗裂劃出不規則的曲線,夾著雷電的刀氣從數個方向合流,匯成無堅不摧的能量直劈過去。

雷焱忙將七支雷連發十數刀,才堪堪敵住,他吃驚的看著上杉道雪,「這是?」

「『碧落震霆魂』的這招『大地轟鳴』怎麼樣?」上杉道雪眼中閃著興奮的光芒。

「黃泉慟雷葬,九地動蒼天,碧落震霆魂,雲霄憾青山。」

這「黃泉慟雷葬「和「碧落震霆魂「原來是一對關係很壞的師兄弟各自創立魔武技,由於兩個人原來底子相同所有這兩套魔武技竟出奇的相類似,於是兩個人相互指稱對方抄襲自己的招術,這個傳統一直遺傳下來。

「原來是你。」

(本章完) 雷焱這時也明白了,為什麼之前與亞里斯交手時,亞里斯似乎知道自已的招式,「那個亞里斯是從你這裡了解我招式的一切基本動作。」

「答對了,」上杉道雪又是一刀斬來,「我們來看看誰的魔武技更高明些?」

「自以為是。」雷焱也揮刀擋抵。

這兩個傢伙的魔武技相類,鬥氣是上杉道雪強些,而魔力又是雷焱之長,倒也一時分不出勝負,加之動手之時雷光四射宛如金蛇亂舞,也甚是好看。

這在兩人殺得難解難分之際,從青年禁衛軍的大營方向傳來了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

雪無痕終於也行動了。

雪無痕早在偵察完青年禁衛軍的大營后就打定主意了,這次襲擊的目標就是糧草營。

也算是可以騷亂一下對方的辦法。

「轟」,被激起的塵土形成了一個小小的傘狀煙霧團,以落地為中心,能量流成環狀擴散,連設有大型魔法防禦的糧草營的一大半在內,大約三分之一的青年禁衛軍大營都被卷了進來。

雪無痕顧不得查看襲擊效果,火焰再次產生向軍營中射去,這一輪的攻擊下,青年禁衛軍大營中的巴亞克軍都忙著救火,沒有人注意到四個連環火從地面升上了高空,看著腳下的情景,雪無痕是挺滿意這次攻擊的,剩下的就看蒙加他們了,他自以為沒事了,但是世事又豈能竟如人意。

一道高熱的炎槍從沒有防備的雪無痕的背後射向雪無痕,當雪無痕感覺到那洶湧如潮的魔力壓迫全身的時候,他完全來不及做出任何反應。

炎槍結結實實的打在了雪無痕的背上,馬其雷的抗魔力的確很強,但是這發炎槍所含的魔攻力高的驚人,腳是站不住了,雪無痕「砰」的倒在了地上。

從炎槍射來的方向,慢慢地踱出來一個人,不是旁的哪位正是卡羅利。

剛才在大營里看到了小胖,卡羅利就以為這附近可能會有幻血的巢穴,晚上一個人出來尋找,換句話來說也就是目前青年禁衛軍的大營里根本就是群龍無首,雪無痕的救人計劃才會這麼順利,但是雪無痕自已倒是不妙了。

正在附近的卡羅利也聽到了爆炸聲,尋著火光正看見了雪無痕,一向喜歡向簡單方法來贏來勝利的卡羅利自然趁雪無痕不防出手偷襲。

卡羅利突然看到地上的雪無痕抽動了幾下手腳,不會吧,這發「赤焰貫殺槍」可是魔法攻擊力極高的魔法,足足達到了六級的魔法攻擊程度,這個不知什麼來歷的人居然還能動彈。

「以天上之怒引來無盡之震憤」一道狂風夾著雷電鑽了下來,看上去要將

雪無痕的身體穿透,「風雷裂刺」,這次卡羅利要徹底解決雪無痕。

雪無痕其實並沒有完全失去知覺,當然他的情況並不樂觀,身體上傳來連綿的痛疼感讓他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身體無法承受使用大魔法的反衝力,而卡羅利這時已經又一次攻擊了過來,本能地要保住自已的小命,雪無痕顧不上會有什麼後果了。

「隨意瞬轉術「,時空系魔法的基本小魔法,被瞬轉後會落在什麼地方連使用者自已也不知道,以雪無痕現在身體情況使用了這魔法恐怕落下來的時候就會不醒人事了,要是落在什麼猛獸的巢穴也差不多會變成夜宵點心,但是總比立刻被卡羅利幹掉的好。

一陣微弱的魔法波動后,雪無痕的身體在卡羅利的魔法攻到前消失了。

「轟」,風雷裂刺全炸在了地上,一個深陷的大坑充分顯示了卡羅利強大的魔力,卡羅利這時想起了大營,趕緊用飛行術回去,可惜太晚了。

就在連環火升到空中的時候,蒙加等人就乘著飛行獸俯衝下來,一個個的挑掉了戰俘營的營帳。

幸好這青年禁衛軍只是巴亞克軍的前鋒部隊,原本也沒打大仗的準備,這戰俘營只是臨時放些人的,不是很大,連挑掉了三、四個帳篷就看了被困在魔法陣中的亞里斯。

奇克是不懂什麼高深的魔法,他輪起偃月,鬥氣貫注在刀上,一道圓弧形光華閃過,「旋龍圓殺霸」,一刀斬在魔法陣上,「嘩」魔法陣在與刀氣的接觸時,刀氣劃破了魔法陣,一道深痕留在了魔法陣中,奇克一把抱過了亞里斯,兩人騎著蠍尾獅鷲王升空。

青年禁衛軍的軍士們被蒙加等人打了個措手不及,等他們回過神的時候,蒙加等人已經升空逃跑了。

這時的雷焱也一連九力逼退了上杉道雪,領人趕回大營,上杉道雪和雷焱過到幾招後知道一時也干不掉雷焱,不想再多做糾纏,收隊回城。

上杉道雪回到了亞里斯的家中后,看到了來回亂竄的蒙加等人,還有被救回來的亞里斯,可是早該回來的雪無痕呢?

「蒙加兄弟,雪無痕在哪裡?」

「他還沒有回來啊!」雪無痕很焦急的東張西望。

「該不是出了什麼意外吧?」上杉道雪還真是聰明。

可是雪無痕究竟去哪裡了呢?

天空萬里無雲,萊利斯太太一開門的時候就看見有人正從門口走過,忙打招呼道:「上午好,丸風先生。「

丸風山造是個不愛和人多羅嗉的人,他一貫做事講實效,不過因此一次受傷,被萊利斯夫婦救起,他選擇住在這山裡,為的就是能夠報

答萊利斯夫婦,不過由於丸風山造生性冷默,平時也不過是見面點個頭而已。

但今天既然萊利斯太太先打招,他倒也不便這樣就走,冷冷地答道:「上午好,萊利斯太太。「

「轟隆咚,」從萊利斯家的屋頂上傳來了一聲巨響,隨著稀里嘩拉的瓦片磚塊落下,一個男子也從屋頂上被砸開的洞里落了下來,正落在客廳的一排坐椅,「喀嚓」,坐椅也全被他沉重的身子加上墜落的加速度給壓垮了。

「他是誰?」萊利斯夫婦很驚呀的說道……

(本章完) 出現這種情況眾人有點懵,不過丸風山造最先反應過來。

「不管他是誰,他恐怕活不了多久了。」丸風山造出生入死過多次了,他探著雪無痕的脈博和氣息,知道他受了重傷,身體已經不行了。

「是魔法造成的傷害。」萊利斯先生這時突然現得十分專業和正經,「不過應該還有救,老婆,你去把我的急救箱拿來,」說著一把抱起雪無痕進裡屋,放在床上準備急救。

一番忙活后,萊利斯先生呼了一口氣,「就看今晚了。」

翌日,雪無痕張開了眼睛,又能看到這世界真不錯,不過這是哪裡。陌生的情象映入眼帘,雪無痕只記得自已被人偷襲后,用隨意瞬轉術逃走,而後,對了雪無痕想起自己用了隨意瞬轉術就昏述了,后一次醒來發現自已迷途在了異次元空間中,不得已用剩下的魔力強行脫離,看來現在是重回人間了。

「你醒了,」走進來看情況的萊利斯先生很高興,「看來無大礙了。」

再笨的人也明白了,雪無痕真心的感謝道,「謝謝。」

皮糙肉厚,而又生命力強韌的雪無痕在休養了幾天後,就又能夠生龍活虎的起來到處活動了。

萊利斯先生的醫療手法也比想象中的好,雪無痕發現基本自己的身體已經恢復了百分之九十以上了,使用超級魔法也好,或是使用強力鬥氣技也好,身體完全可以承受了。

現在雪無痕也終於知道自已在什麼地方了,就是滄瀾大陸西南部雄偉的卡加亞夫山脈的一座名字很拗口總讓人記不住山下,所以當地也有人叫它無名山。

隨意瞬轉術也真是夠隨意的,居然從列木公國轉移到了滄瀾大陸最南端,實在是太危險了。

雪無痕心中一算,自己逗留的時間已經夠長了,準備這幾天就離開,只是平白受了萊利斯夫婦的恩惠,雪無痕總覺得過意不去,因此,今天決定上街去,看看能不能為萊利斯夫婦買些什麼東西。

當雪無痕出門時正遇上一起去買菜回來的萊利斯夫婦,「早上好,兩位,你們還真是夠親熱。」

別的地方的防禦力也許會差些,但是單以臉皮上的厚度而言,一貫不在意形象的萊利斯先生是決對不會輸給雪無痕的,一把摟緊老婆,「早上好,雪無痕老弟,你很羨慕吧。」

儘管在這短短几天里已經和雪無痕很熟悉了,但女人還是比男人臉嫩一點,萊利斯太太偷擰了老公一把,「早上好,無痕,今天氣色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