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灰看了看四周,知道這是回到妖怪之域了。小灰腦中閃過兩字,好快,然後找准一個方向,朝那個方向走去。

而松子魚也在小灰到達妖怪之域后的兩分鐘也到站在了妖怪之域,只是,他出現的地方可不是小灰出現的地方,而是距離這的千里之外。

另一邊,時亦送走了小灰之後,就火急火撩地趕回了山無凌所在的大廳。雖然,時亦認為自己很快了。

可是,不可避免地被暴怒的山無凌狠狠地修理了一頓。

等時亦一行人回到自己的店門口時已經是午夜兩點了。

時亦的店坐落在現世之域里的首都,景城裡。只是,他的店在景城最邊上的一條小巷子口那。

最怪異的是,那條小港里都是高樓大廈,而時亦的店則是一套只有三層的小樓。從時亦的店過去了就都是十幾層高的大廈。

這套小樓並不算大但也不算小。在這個寸土寸金的地方,時亦根本買不起房子,這是他朋友的房子。

借租給他的,只是不用他交房租而已,只要每個月把水電交了就行了。

馭獸醫嬌 一樓是時亦的店所在,而二樓和三樓則是他們住的地方。

呼,終於回來了,時亦抬頭看向自家店的大門。

只見,兩扇非常老舊印著看不出是什麼紋路三米寬的木門靜靜地立在哪。

而兩扇門上有兩個門扣,兩個大大的圓圈,只是不知是不是太久的緣故,已經看不出原本的顏色,而且那上面已經坑坑窪窪。要有多破爛就有多破爛。

那兩個門扣上掛著一把同樣非常老舊彷彿一碰就碎的巨大的鎖。鎖的模樣很怪異,呈長方形,上面坑坑窪窪的,更甚至,有的地方都已經被腐蝕穿透了,要有多醜就有多醜。

一條橫杠穿過兩個大大的門扣。只是那條橫杠歪歪扭扭的,像是一條蛇一樣。不,說像蛇都污辱了蛇,因為那上面也是坑坑窪窪的,像是被腐蝕掉了一樣,根本就看不出他的原形了。

總之,這一把鎖,早就應該壽終正寢了。而現在還在工作著全是因為時亦沒錢換。不,正確來說,是時亦捨不得那個錢。而且,不要看他這麼破了,可是牢固得很。

想當初,有一段時間這一帶小偷眾多,猖狂地很,幾乎每家的鎖都被撬開過,都丟過東西。

所以肖狩他們想讓時亦換了這把鎖,因為這把鎖看上去太舊太破,有一種輕輕一碰就碎了的感覺,像是明明晃晃地告訴小偷快來撬我,我很好撬的。

肖狩會讓時亦換鎖只是因為,二樓的鎖也是和這個鎖一樣,一樣的破爛,用的也是同一把鑰匙。

二樓是他們的卧室,也就是他們住的地方,上二樓三樓是從小樓旁邊的樓梯上去的,上去有兩扇門。

當然,門也是和一樓店面的門一樣的,不對,應該說是它的縮小版才對,一扇門只有一米寬,兩扇門就是兩米寬。去二樓就只能從小樓旁邊的樓梯上去,而不是從一樓裡面上去。

正確來說,從一樓裡面,也就是時亦的店裡,是上不去的,因為沒樓梯。

但時亦說換什麼換,不是還能用嗎?時亦堅決不換,也不准他們換。誰敢換就扣誰的工資,由於時亦這麼堅持。

所以,肖狩就氣急了,直接拿起鎖一把捏住,用力,沒反映,肖狩再用力,還是沒反映。

正在氣頭上的肖狩還是沒察覺到不對勁,憤憤地想,嘿,我信了你的邪。

老子還耐何不了你了,再力,使出全身的力氣,咦?還是沒反應。

好氣哦!我就不信了,老子還冶不了你了。老子的力氣不夠,讓小凌兒來啊!我咋這麼蠢呢?力氣的活讓小凌兒上就對了。想著,肖狩把鎖遞給山無凌,開口道,把這個鎖捏碎,給你買果凍。

山無凌聽到這話,雙眼發亮地看著肖狩手裡的鎖,二話不說直接拿過鎖,用盡全身力氣,沒反映。山無凌一愣,繼而,和它較上勁了。

一隻手不行,兩隻手,一起上,我用力捏,再用力,再再再用力,最後,山無凌吃奶的力氣都用了出來,手上青筋凸起,而臉上因用力更是漲得通紅,但鎖還是沒反應。

維持了一會,山無凌就堅持不住了。

呼……呼呼,累死了。山無凌一邊喘氣一邊開口,不行啊!阿狩,這東西好堅硬,用盡了全身力氣也沒反應。

山無凌一邊甩著手一邊可憐兮兮地看著肖狩。

阿狩,果凍……

肖狩看著這樣的山無凌一臉的黑線,都什麼時候了?還惦記著吃的,果然不愧是吃貨。

不過,這樣的小凌兒好萌啊!看在你這麼萌的份上。

好好好,都買買給你。

肖狩堅決不承認,自己只是被萌到了。

「有這麼堅硬嗎?」零幕度看著在一旁一邊喘氣一邊甩著手的山無凌疑惑道。

山無凌點點頭,一臉的認真,「真的很硬,我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它都沒反應。」說著山無凌指了指被自己放在桌上的鎖。

「哦!」零幕度剛哦完,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招出了自己的刀,一刀砍了下去,錚。

然後,鎖還是紋絲不動,連一

無論誰上,就算用盡全身的力氣,都是一樣的結果,不管他們如何的用力,那把看上去像是隨時都要碎掉的鎖,都紋絲不動。 在場之人,沒有收到英雄帖,季川一點兒也不意外。

想林正陽是何許人也,好歹也是一代武道宗師。再怎麼不濟,也不需要邀請一群僅僅後天境的江湖中人。

就連林家的下人,恐怕都比這群人強,到時還不笑掉人大牙。

「諸位想要拿到英雄帖恐怕是沒戲了,我聽說英雄帖早已派發完畢,收到英雄帖無不是青州有名望之人。

像當陽郡城其餘三大家族家主、還有巨劍門、雲嵐宗等宗門宗主門主。」

坐在角落處的那人,端著酒杯還未放下,笑著說道。

不是打擊,而是讓這些人認清現實。

過來湊個熱鬧還行,要是不知天高地厚,試圖染指英雄帖,想在英雄大會上揚名,那自是異想天開。

「那敢問這位兄台,可收到英雄帖,也好讓我們長長見識。」見此人對英雄大會很是了解的樣子,當即就有人說道。

那人笑著說道:「呵呵,我可沒有那東西,如今沒有實力,那英雄帖就是燙手山芋,奉勸諸位還是不要染指。」

不過,受到英雄帖的哪一位不是江湖名宿,自是不怕。

但他們不過江湖散修,哪怕先天境武者,對於一些宗門大派弟子來說,依然不夠看。

不論從功法、武技還是資源等等,散修和正統出身的宗門家族弟子,都不在一個層次上。

聽此人這麼說,一眾江湖人興趣缺缺,都偃旗息鼓下來,酒樓內卻依然不改熱鬧的景象。

季川一直注視著四周,等到氣氛不似剛才那般緊張之時,季川起身緩緩來到角落處。

酒樓中,人來人往好不熱鬧,季川這種行為也沒引起什麼人注意。

倒是走的方向,正是剛才提起英雄大會之人,也讓一些有心人起了好奇之色。

但這絲好奇之色,也是一閃即逝,沒有多加觀望,畢竟對英雄大會有興趣也很正常。

「這位兄台請了,在下季川,這是我師兄,不知兄台尊姓大名?」

季川剛一來到角落桌旁,朝著面前之人拱了拱手,笑著說道。

「呵呵,客氣客氣,在下邱黎,不敢當尊姓之稱。」

邱黎是一個年輕人,其實早就發現季川,不過對方如此客氣,他也不好冷臉相對,起身拱手還禮道。

「季兄請坐,還有這位兄台也請了。」

當即,邱黎單手一引,讓季川和穆絕落座。

季川也不客氣坐了下來,而穆絕一直以季川為主,他很少說話,自然是沉默相對。

「小二,加兩副碗筷,再上一壺酒。」

邱黎落座之後,喚來小二,說道。

「好嘞。」小二聞言,立刻前去準備。

等到碗筷上好之後,邱黎親自為季川和穆絕兩人斟滿酒。

隨後,端起酒杯,敬道:「兩位兄台請了。」

當即,一飲而盡。

季川是來打聽事情的,自然不能駁了對方的面子。

盞酒過後。

季川也沒心思墨跡,拱了拱手說道:「剛才見邱兄對此次英雄大會侃侃而談,想必了解不少。

我師兄弟二人初來乍到,對此次英雄大會多有不解之處,還望邱兄不吝賜教。」

「哪裡!」

邱黎一聽連忙搖頭,趕緊否認,這可不能隨便說。

剛才之言,只要出去一打聽,基本都知道了。

但,有些事情無論如何也不能說。

一旦被林家知曉,他可吃不了兜著走。

要是說中林家極力掩飾的秘密,林家事後不找他麻煩,那才是怪事。

要是說不中,面前這位一看邪氣凜然,就算不是魔門中人也不是好人。

不是善茬,邱黎暗道。

否則,他哪裡會如此客氣。

所以,邱黎搖著頭說道:「季兄太抬舉在下了,我只不過是道聽途說,一家之言,當不得真。」

「哦?」

季川頓時眯起眼睛,眼前之人看似普普通通,為人處事之道有些圓滑啊。

季川也不逼迫,笑道:「邱兄誤會了,在下只是想知道有關於英雄大會何時舉行,在哪裡舉行。

到時,我師兄弟二人也好過去湊個熱鬧,瞻仰一下林大俠的風采。」

邱黎很明顯鬆了一口氣,臉上露出笑容,客氣的說道:「原來如此,好說好說。」

不論季川所言,是真是假。既然不問,自然最好,省的他還要找理由搪塞。

季川笑眯眯的點點頭,表示正是如此。

剛才邱黎所言,多有吹噓炫耀之意。

此時,季川找上來,他已經有些後悔了。

其中一些隱秘,邱黎也是聽他的叔叔說的。他叔叔卻是林家的一個管事,偶然聽到,也不敢亂說。

暫且不論這些。

邱黎道:「其實在下也沒見過英雄貼,知道的大多也是道聽途說,英雄大會三月十五在聚賢山莊舉行,到時江湖同道也會悉數到場。

其實,這些事情只要季兄外出打聽一番,都能知道,相信外界早已傳遍。

哦,對了。聚賢山莊就是林家所建,足矣容納諸多江湖同道,我等沒有英雄帖恐怕就只能在外圍觀望。」

「三月十五……」季川喃喃低語。

邱黎點點頭,道:「不錯,距今也只有五日時間,這幾天恐怕郡城將會人滿為患,季兄在城中可要小心。」

季川當然知曉邱黎所言之意,人一多就容易出事,更何況還是江湖中人。

江湖中人向來嫉惡如仇、快意恩仇,稍有不如意的地方,往往就是拔刀相向,流血事件在所難免。

儘管城中有六扇門把握全局,不過六扇門可不是錦衣衛,遠遠沒有那麼大威勢,來震懾全局。

這些江湖中人聽不聽六扇門的調停,都還說不定,更不用指望六扇門衙門能阻止混亂的當陽郡。

沙海之百歲情 季川拱了拱手,笑道:「多謝邱兄提醒,在下省的。還有一事,想向邱兄討教,還望不吝賜教。」

「不知何事?」邱黎笑著問道。

「不知如何才能得到英雄帖,我師兄弟二人也想瞻仰林大俠的風采,看能不能攀一攀林大俠的高枝。」

說完,季川臉上適當的露出一絲赧然,頗有一些不好意思的感覺。

「哈哈!」邱黎暢快的笑了一聲。

季川的表現,讓邱黎放心不少,像一開始那般邪氣凜然的模樣,任誰都不會放心。

此時再看,倒是順眼許多。 這就是它這麼破爛了,卻依然還被使用的原因。

在門的上面掛著一幅牌扁,扁呈黑紅色,上面只有三個字「域之界」。

時亦上前,掏出鑰匙,那是一把形狀詭異的鑰匙。

為什麼說它詭異呢?那是因為,只見時亦掏出的鑰匙歪歪扭扭,像是被人掰彎似的。而且那上面還坑坑窪窪的總之怎麼看怎麼詭異。

不過你可不要小看了這鑰匙,看它這麼破爛,一樣掰不斷,就連掰彎都做不到,山無凌當初就試過。

而且,這鑰匙同樣配不了,時亦他們去試過,就算配好了,同樣開不了。時亦那時想去配一把備用的,配好了,可是,無論怎樣都開不了。

不過,好在一共有四把,時亦、山無凌、零幕度、肖狩他們剛好各一把。所以配鑰匙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時亦掏出鑰匙,然後走到大門前,拿起鎖,把鑰匙從旁邊插進去,一扭,只聽咔嚓一聲響起,然後鎖開了。

時亦把鎖拿出來,接著鎖在一個門扣上,然後推開門,走了進去,在門旁邊的牆上找到開關,按下去。

瞬間,燈亮起,只見映入眼幕的是一個很大的空間,有四扇窗。

每扇窗旁邊都放著一張電腦桌和一張電腦椅。而每張電腦桌上放著一台電腦。

客廳中間左邊放著一套紫色U形可以橫著或豎著躺一個人的沙發。右邊和前邊還放著兩張單人沙發,沙發的中間還有一張玻璃桌子。

而在左邊最邊上還放著兩個超大簡約隔斷的柜子,上面擺著各式各樣的東西。像茶葉啊,杯子啊,咖啡壺啊熱水壺啊!還有各種各樣的東西。總之擺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