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四道:「江瘦花如今正跟着送信之人,一路與我們設下的暗樁聯繫,看此人行路,定會經過洛南縣。」

王小君笑道:「好說!洛南縣一帶各路好漢,習劍之輩皆是我爺爺門下,與我同門,平日裏都如家人一樣親近!」

小四抱拳,正了正禮,為的是敬洛南縣各路好漢與黃河歸魂劍王平前輩,說道:「我要借六十餘人。」

王小君道:「還請小四哥派一匹快馬,小弟這就回去請師兄弟們幫手!」

寧小四道:「好,事不宜遲,你先回去,我在長安還需安排些事,明日出發趕過去,與你在洛南縣會合!屆時,就要麻煩你那些同門兄弟按我計劃行事,若有得罪之處,小四先行賠罪則個!」 蚊婆取出的這顆詭異眼球並不是她自己獲得的,而是哪位在幕後指使他們的暗魂在他們臨行前交給他的。

按暗魂所說,這東西要在危急關頭使用,至於怎麼用,用了之後會發生什麼,暗魂則並沒有說。

但是,聯想到暗魂將眼球交給他們時,眼神中閃過的一絲心悸和如釋重負,蚊婆就知道她手中的這枚眼球絕對是連強大的高級執行者都忌憚的東西。

若是必要,蚊婆絕對不願意使用這種無法掌握的危險物品,可是聯想到任務失敗后,暗魂大人將下達的懲罰,蚊婆一咬牙便強忍恐懼,將手按在了水晶盒上。

「明天就是最後一天了,只要堅持過今晚,我就立刻返回無限空間。」

懷着這種想法,蚊婆的手阻斷了水晶盒上的封印傳導。

然而就在這時,無限空間的提示信息突然在她的耳邊響起。

「叮,35874號執行者,你現在的行為將對當前任務世界造成無法預計的破壞,請停止你的行為,並上繳手中的物品,否則空間將派出特殊執行者對你進行抹除。」

可是,即便蚊婆聽到了無限空間的信息提示,卻也已經無法做出任何動作了。

因為,就在蚊婆將水晶盒封印解除的瞬間,她便感覺自己的身體彷彿被石化了一般無法進行控制了。

緊接着,蚊婆只看到水晶盒中的那顆盯着她的眼球亮起了微光,下一秒她的身體便不受控制的動了起來。

「不,不……」

口中這麼說,但蚊婆的雙手確是不受控制的打開了手中的水晶盒子,並將那枚詭異的眼球從盒子中取了出來。

緊接着,就見蚊婆的右手猛地插入自己的腹部並直接撕開了一個大洞,顫抖的左手則托著那枚詭異的眼球朝自己的腹部塞去。

「不,不要,不要啊!」

蚊婆那尖細嘶啞的聲音帶着巨大的恐懼,眼球甚至幾乎要從眼眶中爆出,可這卻無法阻止自己雙手的動作。

當那枚詭異的眼球沒入蚊婆的腹部后,她便直接倒在了地上,渾身上下宛如篩糠般劇烈的顫抖起來。

而就在蚊婆這邊發生意外的同時,另一邊正在瘋狂撕扯著肥蛆身軀的黑轟龍卻是停下了攻擊的動作,並像是感受到了什麼令它恐懼的東西一般,抬起頭看向了倒在地上嘶吼顫抖著的蚊婆身上。

「吼!」

張口發出了一聲帶着威懾的低吼,黑轟龍直接放棄了地上已經開膛破肚半死不活的肥蛆,直接朝着遠處黑暗的沙漠中遁去。

見黑轟龍突然離開,本以為是蚊婆用了什麼手段的肥蛆吃力的直起身體朝蚊婆的方向看去。

可是,當他看到倒在地上不斷顫抖著打滾的蚊婆時,頓時也着急了起來,可奈何他現在的狀態實在太差,甚至就連動一下都十分困難,更別說去查看蚊婆的情況。

而就在肥蛆焦急的詢問著蚊婆情況的時候,卻見前一秒還滿地打滾的蚊婆竟然已經站了起來,並且還一步步的朝他這邊走了走過來。

只是,不知為何,肥蛆總感覺蚊婆的走路的姿勢有些怪怪的,就好像是,剛學會走路的孩子一樣。

「喂,蚊婆,你沒事吧,剛才怎麼……你,你的肚子是怎麼回事,那些眼睛什麼,停下,你停下,不要再靠近了,否則別怪我不客氣了。」

隨着蚊婆的靠近了,剛開始,因為夜晚天色昏暗他並沒有察覺什麼異常。

可是隨着蚊婆的靠近,肥蛆有些驚恐發現,在蚊婆的肚子上正密密麻麻的生長着數十隻大小不一的詭異眼球。

並且隨着蚊婆的前進,那些眼球就如同蝸牛的眼睛一般不時的探出又縮回,看着即恐怖又噁心。

甚至即便是有着蠕蟲血統,並且見識頗廣的肥蛆都感覺有些毛骨悚然。

可是即便肥蛆再怎麼叫喊恐嚇,腹部長出眼球的蚊婆就好像沒有聽到一般,依舊邁著顫顫巍巍的殭屍步,一步步朝着倒在地上的肥蛆走去。

眼看着蚊婆的狀態詭異,並且依舊腳步不停的朝自己走來,肥蛆的眼中也閃過了一絲凶光。

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他了。

只見肥蛆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直接朝着蚊婆便吐出了一大股充滿腐蝕性的深綠色膿液。

面對肥蛆噴出的膿液,被詭異眼球寄生的蚊婆根本沒有做出迴避,直接被當頭澆了個通透。

滋!滋!

蚊婆體表的血肉在深綠色膿液的腐蝕下不斷被剝離溶解,很快便化為了一具鮮血淋漓的鮮血骸骨。

但是即便如此,蚊婆腹部有一團籃球大小,便面長滿眼睛的詭異肉塊仍沒有被肥蛆噴出的膿液給溶解,並且其中還延伸出了無數血管般的肉絲,操控中蚊婆的骨架繼續朝肥蛆走去。

而倒地的肥蛆在蚊婆被他噴出的綠色膿液溶解之後,他便接到了殺死隊友的懲罰提示。

這一提示,也是讓肥蛆那有些簡單的頭腦感覺有些崩潰。

正當肥蛆因為誤殺了隊友而感覺有些不知所措的時候,蚊婆那具被詭異肉塊操控的骨架已經來到了它的面前。

下一秒,那長滿眼睛詭異的肉塊便直接從蚊婆骨架的腹部鑽出,射向了倒在地上的肥蛆。

這顆長滿眼睛的肉塊本體正是那顆蚊婆取出的眼球,而它雖然只剩下了一顆眼睛,確是有些極強的智慧。

因此,在被蚊婆取出之後,它的目標便是肥蛆那具充滿生命力的肥碩肉體。

至於蚊婆,一具吸血才勉強維持生機的老朽身體在它眼中不過是一堆垃圾而已。

而在觸碰到肥蛆的身體后,那眼球肉塊的表面便立刻增生出了大量的血肉絲線朝着肥蛆的身體中鑽去。

前後不過三四秒,本來還在劇烈掙扎想要擺脫眼睛肉塊的肥蛆已經變得面目獃滯,彷彿失去了靈魂一般。

但是,雖然狀態異常,但肥蛆身體的自愈再生能力在眼睛肉球融入他的身體之後卻又有了極大提升。

那本來被黑轟龍的尖牙利爪幾乎扯碎的身軀竟是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急速再生,前後不過幾分鐘,肥蛆便從一灘零碎的爛肉恢復到了最佳的狀態。

只不過,與之前相比,此時的肥蛆周身散發着一種難以言喻的混沌氣息,而且那肥碩的蠕蟲身軀表面更是佈滿了大大小小的詭異眼球和長短不一的噁心觸手,看着十分的恐怖且滲人。

除此之外,此時肥蛆面部的五官已經全部消失,取而代之是一隻足有籃球大小的猩紅巨眼。

只見這猩紅巨眼在肥蛆的面門上詭異的蠕動,並定格在了不遠處幾隻正在搬運食物的巨甲蟲身上。

而隨着猩紅巨眼目光的鎖定,這幾隻足有半米大小宛如螞蟻一般的巨甲蟲身軀猛地僵在了原地。

片刻之後,這幾頭巨甲蟲體表的甲殼發出了幾聲咔咔脆響,下一秒,甲殼崩碎幾枚詭異眼球緩緩自甲殼裂縫中鑽了出來。

隨後,這幾頭身體中生長出眼球的巨甲蟲便齊刷刷的來到了被詭異眼球寄生的肥蛆面前。

自眼球長出的那一刻其,這些巨甲蟲便已經成為了那眼球的奴僕。

凡是這猩紅巨眼的目光所及之處,便會對生命體造成無差別的精神污染效果。

若是精神力和靈魂強度較弱者,被這猩紅巨眼的目光注視,頃刻之間便會成為他的僕從,併發生與這巨甲蟲類似的詭異變化。

而即便是精神和靈魂較強強,不會被熊紅巨眼的目光污染,但若是長時間被這猩紅巨眼所注視也會受到極大的影響,不僅精神和靈魂有被污染的危險,甚至就連肉體都有崩潰的可能。

在污染並控制了幾隻巨甲蟲之後,被詭異眼球寄生的肥蛆伸手從自己的身軀上摳出了一大塊黏連着數顆眼球的血肉組織丟到了地上。

而那幾隻被控制的巨甲蟲見狀立刻如聞到了血腥味的鯊魚一般快速湊了上去,開始大口分食著那塊血肉。

而隨着那塊血肉被幾隻巨甲蟲分食殆盡,它們竟然開始啃食彼此的身體。

幾分鐘后,那幾隻巨甲蟲已經消失在了原地,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團血肉模糊,由無數破碎甲殼和花花綠綠的血肉構成的噁心肉塊。

不僅如此,這噁心肉塊的表面還增生着數顆大大小小的眼球,以及數顆口器還在不斷開合的巨甲蟲頭顱。

看着眼前這由數只巨甲蟲身軀構成的噁心肉球,被眼球寄生的肥蛆竟是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俯身將那巨甲蟲肉球撿了起來,並朝自己的腹部按去。

與此同時,肥蛆的腹部竟是裂開了一張恐怖的巨口,一根根增生板結的肋骨就如同銳利的尖牙,而那無數糾纏扭曲的腸子就像是一條巨大的舌頭將那巨甲蟲肉球直接卷了進去。

隨後,巨口閉合,肥蛆的腹部開始不斷起伏鼓動,併發出了一聲聲令人毛骨悚然的咀嚼聲。

另一邊,莫加村中。

剛在床上閉上眼睛的楊磐猛地睜開了雙眼,而在他的面前,一條血紅色的空間提示正在不斷閃爍。。 雪玉峰峰巔上。

銀裝素裹,千萬里冰封,像是來到冰雪般的世界,太美。

青鸞枕在林凡腿上,這幅畫面,很唯美。

那是山風,好像都變得溫和了下來,好似不忍打擾這畫面。

「林凡,你口中說的她,是師妹吧?」青鸞雙眸看向林凡,詢問道。

林凡與之視線接觸,笑道:「是的。」

想了想,林凡道:「其實上,從四海商會遍佈列國大陸,九凰這麼多年來,一直屯兵,那般排外的國家,這幾年來卻是打破慣例,招攬無窮外姓強者,就可窺之一二。」

青鸞深深的看着林凡,道:「你會不會覺得我很傻?」

林凡噗呲一笑,用手在青鸞的鼻頭上輕颳了下:「不會。」

青鸞皺起瓊鼻,冷哼道:「傻也沒辦法,你也只得將就,不然師尊會將你點天燈的。」

林凡苦笑不得。

「哼、別以為我不知曉,除了李青璇外,葯出塵也對你很歡喜吧?她看你的眼神都在發光。」青鸞還是覺得有點小小吃醋。

林凡有點無語的道:「就算她們喜歡我,也與我無關吧?」

「還不是你招蜂引蝶?花心大蘿蔔。」青鸞道。

林凡無語的看了青鸞一眼,覺得這個問題,若是在糾纏下去,自己就是傻子。

你想和女人說道理,講事實?

你說得過?

所以,他不多言了,直接在青鸞目瞪口呆中,輕啄紅唇。

青鸞顫了顫,像是被電流擊中,渾身都酥麻下來。

兩人忘情的輕吻著,嚴格來說這是他二人第一次親密接觸吧。

「林凡,要了我吧。」青鸞呢喃著開口。

她、動情了。

林凡在大口喘粗氣,他又如何不動情?

懷中的,是自己的女人,一副任君採摘的模樣,是男人,都忍不住。

「你不悔么?」林凡在青鸞耳邊輕聲開口。

青鸞也喘息:「不悔,本是你的女人。」

他二人真的動情了,林凡手指蒼穹,有雷池懸浮,無窮金色閃電披灑而下,隔絕了蒼穹。

「以天為被地為床、以雪為媒雷為聘,你,可願就在此時,做我女人么?」

林凡半壓在青鸞身上,目光火辣的盯着青鸞凹凸有致的身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