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喪低頭,將掛著陶瓷小貓的鑰匙串擺在了地上,而後心滿意足地噠噠噠往下跑,一個踉蹌嘰里咕嚕地滾下去,啪嗒一聲摔倒了牆上。

成了肉團的小喪屍蠕動了兩下,沒能起來,口中發出尖利的嗬嗬聲。

很快,樓下來了個中年男喪屍,十分嫻熟的拿著簸箕將小喪屍給鏟走。

「艹!」小辮子張口就是一句。

將顧思思移到自己的卧室之中,瓊熒猶豫了下,敲了敲浴室的門。

正在敷面膜的灼華仰頭,含糊不清地應了一聲。

「我出去一下,晚飯吃魚還是吃鴿子?」

「你確定能吃……」灼華有點頭疼。

之前她捉來的那隻鴿子明顯變異的不能再變異,他們吃了鴿子萬一被感染了怎麼辦?

「沒關係,思思估算過了,吃一點不會有事。」瓊熒輕描淡寫地說。

灼華咽了口口水:「那魚吧,我做酸菜魚賊溜!」

【大人,咱們不給女主燉湯了嗎?】零零好奇地問。

【她受傷了,不能吃。】瓊熒簡單地說,拎起自己的小挎包往外走。

「老闆娘。」

小辮子等人見到她,不自覺地綳直了身子。

「你要去哪兒?」艾九燁不放心地問。

迎著他的目光,瓊熒思考了一瞬,如實說:「醫院,找救護車。」

最重要的是確定手術室還能不能用!

「我和你一起。」艾九燁毫不猶豫地說。

隊伍中,朱偉想了下,斟酌著開口:「老闆娘可是想將顧博士送到醫院?」

瓊熒點點頭。

「顧博士身上有傷,貿然移動恐怕會增加感染率,並且傷口也極易崩開。」朱偉簡單地說:「哪怕您能找到救護車也是如此。」

現在外面的路況可不比從前……

「若是傷口感染,尚有救治的可能。」朱偉一語中的:「但若是感染了喪屍病毒……」

【就是就是……】零零認同地攥緊小拳頭。

自家宿主怎麼一點兒都沒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呢!

艾九燁思量了一瞬,提議道:「縫合傷口的儀器並不笨重,若是能將東西拿回,會方便許多。」

皺著眉頭看著艾九燁,瓊熒小聲問:「那……儀器貴嗎……」

「我可能沒有那麼多錢……」瓊熒紅著臉,靦腆地說。

「艹……」小辮子瞪大了眼。

一個說要去開救護車的人,在乎這個?

「噗……」

「咳。」艾九燁乾咳一聲,掩飾住嘴角的笑意:「比救護車便宜。」

瓊熒點點頭,換了個大的旅行背包背在肩頭。

「我和你一起去。」艾九燁再度強調,盯著瓊熒的表情循循善誘:「我認識儀器。」

瓊熒微微皺眉。

原本她是想著,艾九燁恢復后,應當有實力壓制剩下的手下。

有艾九燁在,她離開才不會有後顧之憂。

又瞥了艾九燁受傷的手一眼,刺目的鮮紅看的瓊熒心裡有點煩躁。

「思思和小狸若是出事,我保證無人可出桃花鎮。」瓊熒盯著這些人,突然提高了音量說。

「是是是,老闆娘放心!」小辮子信誓旦旦地保證「咱一定會照顧好顧博士和貓祖宗!」

坐在馬桶蓋上,一直監測著這邊情況的灼華挑眉,小聲同一一嘀咕。

「你說,榜一這話是對他們說的還是對我說的?」

一一四處看了看,確定零零不在以後,才小聲回話【那狸花貓有空間異能,大概功能是屏蔽……】

【大概在三階左右……】一一不確定地說【但身上氣息不穩,貌似正在進階中……但又和艾九燁進階時身上的波動不同……】

「是么……」灼華暫時歇了帶狸花貓溜的心思,只是心中依舊是滿腹的算計。

這榜一太邪性,她完全摸不準路數啊……

末世不比其它位面。

其它位面,只要有口氣,道具都能救回來。

但在這裡要是被喪屍感染了,除非能保留意識變成喪屍皇,不然死了就真的掛了……

「榜一的任務應該和那個艾九燁有關吧?」灼華摸著下巴問。

之前顧思思剛受傷的時候,那位榜一既然不是因為喪屍走不開,那就只能是因為需要進階的西南基地首領了……

「攻略對象?」灼華猜測「感覺不太像,她領的不會是保護任務吧?」 車隊離開十萬大山之後,杜老六等人有特戰局的專人前來接走。

楚塵一行人前往機場。

楚小魚跟王賽仙直接從黔地的機場飛往大理,為了保險起見,楚塵給兩人多預備了幾張驅靈符,雖然只是處置冒險小隊的問題,但是,楚塵可不希望再聽見楚小魚出事的消息了。

「小魚兒。」楚塵語重心長,「這一次,可不要隨隨便便就上演英雄救美的好戲了。」

宋顏也忍不住調侃,「小魚英雄,可別忘了十萬大山裡面的姑娘。」

近墨者黑!

楚小魚默默轉身,登機離開。

楚塵和宋顏則登上了返回京城的飛機。

在飛機起飛之前,楚塵聯繫了南宮筠,讓幾位師傅來一趟京城。

飛機上。

宋顏在閉目養神。

這一次乘坐的不是轉機,楚塵自然斷了抓緊時間練功的心思,握著宋顏的小手,心裡在規劃著接下來的行程安排。

回到京城,第一時間投入北塵解毒丹的研製當中。

如無意外,師傅們明天就能夠趕到京城,到時候楚塵會將煉魂紅酒分出一部分給師傅們,還有,讓師傅們走一趟,將部分煉魂紅酒帶去貝殼島,給外公和父親,對了,還有風哥。

「準備讓風哥回來,特戰局可不能少了他這個戰鬥力。」楚塵暗暗思忖,而且,風哥那麼喜愛裝逼的傢伙,如今這個亂局,如果他不參與,人前顯聖的話,他肯定會非常懊悔的。

楚塵的心裡,還是有風哥。

明天之內,將這些事情處理好,就抓緊時間啟程,前往強拉山邊境。

楚塵在登機之前,嘗試著聯繫江映桃,可對方處於關機的狀態。

在執行任務的時候關機很正常,不過,楚塵感覺,自己還是要儘快趕去。

全球都在關注怪鳥事件。

這是迄今為止,規模最大,影響最大的一起獸類攻擊人類的事件。

夜幕籠罩著京城的上空,飛機平穩地落地。

楚塵夫妻倆剛走出機場,就看見了楚家的司機,一名其貌不揚的中年人,上一次楚塵回家,也是他來接,只不過,這個中年人太過低調了,楚塵幾乎都忽略了他的存在。不過這一次,楚塵倒是認真打量了一下,發現這名中年人,居然是一名武道宗師。

一名武道宗師,卻甘願在楚氏當一名普普通通的司機。

從這個司機身上,也能夠反映出些許楚氏的底蘊。

「先去北塵吧。」楚塵開口,他想抓緊時間研究出北塵解毒丹,雖然內心已經有了大致的想法,可需要落實下來。

初匯大廈。

當楚塵和宋顏出現的時候,北塵製藥的員工們紛紛站起來,「宋總好,楚總好。」

一個個源自內心的恭敬,喜悅。

宋顏卻意外,「怎麼這個時候,都還在加班。」

推開辦公室的大門。

夏北頭疼,指著桌上一大疊的合同。

「北塵在京城,就這麼徹底火了。」夏北無奈地說道,「訂單滿天飛,雖然我們已經很嚴格地刷選了,可還有這麼一大堆符合條件的,現在公司里的員工們工作的熱情也都非常高漲,他們都自願留下加班,當然……加班費,我們得給他們加上。」

宋顏的眸子流露出欣喜。

「辛苦了,不過,接下來,我們可能要更辛苦了。」宋顏說道,瞟了一眼楚塵,「北塵將要研製一款新葯。」

聞言,夏北吃了一驚,旋即果斷地搖頭,「以目前的北塵而言,一款宋顏膏,足夠我們消化很長一段時間了,要是推出新葯的話,效果未必會好,並且,還有可能會影響了宋顏膏的推廣。」

事實確實是如此。

楚塵和宋顏都考慮過這個問題。

以北塵目前的狀況來看,確實沒有再推出一款新葯的必要。

但,這是北塵解毒丹。

不是為了北塵的業績而研製,而是為了神州大地無數平民百姓的生命安全。

楚塵研製出來的解毒丹,是必須要確確實實擁有解毒的作用。

「這是我寫的方案。」宋顏拿出了一份文件,在飛機上,她只是簡單休憩一下罷了,這個關於北塵解毒丹的方案,就是在飛機上所寫。

夏北疑惑地看了一眼宋顏,目光落在文件上。

片刻之後,夏北的目光熾熱,將文件合上,然後走出辦公室,很快,將北塵的核心管理人員召集到了會議室。

「從明天開始,北塵要新增一個部門。」夏北振聲地開口,「初匯大廈僅僅五層樓恐怕已經不夠了,我明天會聯繫董老闆,再給我們騰出兩層樓,北塵要準備一個新項目……」

北塵製藥公司迅速運作了起來。

辦公室內,宋顏看向了楚塵,「北塵已經準備好了,接下來,就看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