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咪艱難的吞了口唾沫。

帝蒼本就是老男人。

可這話……他不敢說啊。

「怎麼可能?王如此風華絕代,傾國傾城,他怎可能是老男人?誰說他是老男人,我就去和他拚命!」

少年一副氣憤的模樣,就好似真的要去找別人拚命。

隨後,他又諂媚的笑了兩聲:「主人,朱雀,我剛才真的是口誤,黃小瑩年輕貌美,絕不是什麼老女人,一百歲對妖獸而言太年輕了,真的……」

「哦,那我告訴帝蒼,你稱讚他傾國傾城。」白顏的唇角噙著笑意,說道。

小咪的臉綠了,被嚇得。

他真的快哭了。

主人,這才多久沒見,你真的是越來越壞了……

「娘親,」白小晨拉住了白顏的手,聲音軟糯軟糯的,「小咪過了這麼久,還是一點都沒長記性,如此受不得驚嚇。」

小咪很是心酸,委屈的眼神一眨不眨的望著白小晨。

「小咪,娘親不會告你狀的,你也不用擔心娘親綁架你送去和黃小瑩成親,除非你們兩情相悅,不然的話……是不會勉強你們的。」

為何要綁架國師?那是因為他和姑姑是兩情相悅的,他只是暫時忘了姑姑而已,他們不想讓姑姑太傷心,才會想要綁架國師……< 朱雀的表情沉默下來:「王后,如今玄武他們都已經歸來了,那我們也能夠進行契約,等契約完成之後,我要帶你去一個地方。」

白顏眼眸微微眯起,點頭道:「好,如此,那我們現在就契約。」

這一次的契約,很是輕而易舉,白顏亦是不曾回憶到前生的事情,很快就將契約完成了。

等完成契約之後,朱雀緩緩睜開美眸,她的神色比之前越發的妖艷,如同一個禍國殃民的妖孽。

厲先生的第25根肋骨 「契約完成,主人,你隨我來,青龍,你們也跟著,因為這次的事情,必須有你們相助……」

朱雀妖媚的一笑,她的眸光從白顏的身上掃過,旋即,身形化為一道紅色的光芒,消失在這聖潔的妖聖山上。

她已經在這裡等了他們千年了,現在三獸歸來,她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此後,再也不用居於此處。

……

妖聖山上,豎立著一個古銅色的大門,這大門的周圍放著四座雕像。

這四座雕像分別為朱雀,玄武,白虎,亦或是青龍……

白顏看到四座雕像的時候就停下了腳步,她的目光望向不遠處的大門,眼中帶著忽明忽暗的色澤。

「娘親……」

白小晨有些緊張的抓著白顏的手,小臉緊繃著,大眼中充滿了警惕,一眨不眨的盯著古銅色的青門。

唯有白顏,她看到大門的瞬間,心驀地一顫,似乎有一隻手牽引著她,讓她不由自主的向著大門走去……

「我在這裡鎮守千年,就是為了這個東西,而想要將它打開,只有我們四獸代替雕像,站在他們原先所處的地方,如此,才能將大門打開。」

朱雀的話聲落下之後,那一襲火紅的長裙被漸漸放大,不消片刻,一頭滿身燃燒著火焰的巨鳥發出一聲長嘯,在空中玄武。

小咪精神一震,他想到終於能再次用本體出現,青澀稚氣的臉龐上涌著激動,而後……一頭威武龐大的白虎同樣立在山中,威風赫赫,如戰無不勝的神。

與此同時,青衣與玄武皆是化為了本體,似有雲霧籠罩在他們的周身,如夢如幻,卻也強大匹敵。

然而……..

就在四獸皆是化為本體的瞬間,天空都發生了變化,原先血色的天際呈現出一片紅色的雲,雲層中,仿若有什麼強大的東西將要橫空出世……

……

不遠處,妖界王宮。

帝蒼許是察覺到了什麼,微微揚頭望去,他眉頭緊皺,絕美的容顏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王,」大長老站在帝蒼的身旁,沉默了半響,說道,「我記得曾經國師與我說過,朱雀他們不同於普通的妖獸,在開天闢地之初就已經存在。」

「嗯。」

帝蒼聲音微涼:「有他們認下顏兒為主,我很放心。」

大長老驚訝的看了眼帝蒼,他怎麼總感覺,從一開始……王就對朱雀等人的身份了如指掌。

國師不是說過王已經失去所有記憶了嗎?

「大長老,」帝蒼沉吟了半響,「在接下來的十幾年內,你派遣妖獸多加留意一下大陸,若是大陸有任何的天才誕生,你立刻回稟本王。」 大長老愣了一下:「王用意為何?」

「因為……國師會在大陸。」

帝蒼勾了勾唇角,聲音很是涼薄。

大長老再次沉默了:「一般情況下,任何人都無法幫助別人轉世重生,為何王能夠斷定國師會在大陸,而不是在神界,亦或是其他地方?」

「為了方便找他,本王自是要讓他轉世前去大陸,國師又有小雲給他的獸丹,他的天賦……會很強!」

「我明白了。」

大長老嘴角抽了抽。

這幾日王一直神龍不見首尾,原來是去忙國師的事情了……王永遠都是嘴硬心軟,為了公主殿下的幸福,不惜用盡全力的幫她……

只是,一想到國師的死,大長老的眸光黯淡了下來,臉上含著苦澀的笑容。

若是國師尚在該多好……

「大長老,殺了國師的人,可有找到來歷?」帝蒼的眼裡平靜無波。

但任何人都可以察覺到,在這平靜之內,蘊藏著的是強大的風暴……

世人皆言妖獸無情,又何況是妖界帝王的帝蒼。

可妖獸的情,只會對身邊的人而言。

他對敵人心狠手辣,對屬下格外嚴厲,對白顏痴情相待,而對追隨了他多年的國師……他必然會讓那些人血!債!血!償!

「啟稟王,我又追問了下公主殿下,她說那些人似乎沒法來到這個地方,是通過一隻狐狸作為媒介,才能來到妖界,所以,我斗膽猜測,那些人並非來自神界。」

如今在神界之內,已經沒有人敢傷害妖獸,那些人……也自然不是神界的人。

既然不是神界,那就只有一種可能……

「領域!」

帝蒼的眸光陰森可怖,冷聲說道:「那些人來自領域。」

在神界內,最強大的人也只不過是玄神境界,而玄神之上的領主並不存在。

這並不是神界無人突破至領主。

而是一旦到了領主,不但可以破碎虛空,更是能自己開闢出一片空間。

那片空間其他人是無法到達,也看不到空間的存在,所以空間又被稱之為領域。

「多年前,普通人無法進入領域,領域的人能隨意進出,但各個領域交戰不停,為了平息這次的戰爭,幾千年前,其中一個領主出面,用自己的身體作為媒介,封印了各個領域的出口,只要是玄神以上的人,都無法隨意離開,我好像記得那犧牲自己,平息戰爭的領主叫做……天炎領主。」..

大長老想到多年前從古籍上看到的知識,臉色極為難看,他的呼吸都變得有些不太順暢。

「王,若真的是領域的人,那恐怕……」

帝蒼眉眼陰冷,紅唇上揚:「領域又如何?動了本王的手下,本王早晚有一天會踏平領域,讓那片領域的所有人,為國師陪葬!」

大長老微微沉吟,他知道帝蒼說的話,一定會去實現。

國師的仇,也必須報。

現在當務之急,就是找到殺了國師的到底是何人。

「公主之前說過的那隻小狐狸肯定會清楚那人的身份,只可惜,那隻小狐狸已經死到不能再死,靈魂都不存在了,恐怕我們很難查清對方的身份。」 大長老抬頭看向帝蒼:「我們唯一清楚的,就是那什麼領主好像和王你有仇,你要不想想你在領域有什麼仇人?」

帝蒼涼颼颼的目光掃向了大長老:「若是本王能想到有什麼仇人,還需要讓你去查一下此事?」

大長老嘴角一顫,沒有再多說一句話,他畢恭畢敬的站在帝蒼的身後,臉上帶著苦笑。

那些人既然來自領域,如何去查?他又無法進入領域這種地方……

……

妖聖山。

古銅色的大門之內,白顏牽著白小晨的小手,緩緩的往前方走去。

這是一個漫長的通道。

通道的兩璧之上,刻滿了畫,這些畫栩栩如生,最引人注目的便是坐在紅色龍椅之上的紅衣女子。

女子的容貌有些模糊,不知道是時光已久,還是故意而為,反正白顏無法認清女子的模樣。

但她嘴角上揚的弧度,顯得張狂而霸氣,她的身子半依靠在紅龍椅上,眸光輕蔑的望向跪在下方的一群妖獸……

在那群妖獸最前方的人,赫然便是一隻銀色狐狸,它縱然跪著,眼神卻高傲張狂,不可一世。

「娘親,這些都是什麼?」白小晨咬著手指頭,轉頭問道。

白顏輕笑著解釋:「這些動作我是第二次看到了,第一次所見的是雕像,但是動作卻是出奇一致,尤其是那隻銀狐……所以,你就當一個幻想症患者很有毅力的到處留下這些東西。」

「娘親,幻想症患者又是什麼?」白小晨輕輕的眨巴著雙眸,呆萌的問道。

白顏輕撫著他的小腦袋:「幻想症患者,就是自己無法做到的事情,在幻想中生成,你看那隻銀狐的眼神,高傲狂妄,猶如君王,這般的它,怎會對人下跪?所以,這個幻想症患者只能憑空想象出這些事情的發生,還將此畫了下來。」

白小晨恍然大悟,微微點頭:「原來如此,那這個小姐姐還真是可憐,為什麼要幻想出這些事情?好好的做人不是挺好的嗎?」

「不知道,估計她有病吧。」

白顏輕撫著下巴,似笑非笑的說道。

「走吧,我們進去看看,朱雀鎮守了千年的東西,到底有何用處。」

說完這話之後,白顏拉著白小晨的手,向著山洞走去。

壁畫到了前面就停下了,只有一個桌台擺放在前方。..

這桌台明顯已經有了年齡,上面布滿了灰塵,像是輕輕一拍就會散架似的。

「娘親,這又是什麼?」白小晨屁顛屁顛的走到桌台旁,從桌台上撿到了一本灰不溜秋的書,又轉頭回到了白顏的身邊,將書遞給了白顏。

等白顏接過書之後,他的大眼睛眼不愣登的望著她,大眼中充滿了好奇。

白顏沒有理會白小晨,抬手翻開了手中的書。

書的最前方,是一封信,只是看到信的內容后,白顏沉默了。

「自從當年之後,我的靈魂進入了漫長的漂浮當中,無法與人交流,也沒有人看到我,我只能觀看這世間百態,來打發我無聊的時間。」 「可這世上的事情,無非就是一些打打殺殺,或者尋仇奪妻,當真是無聊至極,直到我發現了那個叫做天炎的傻子……

那傻子為了平息各個領域之間的戰爭,不惜以自己的身體為媒介,封印了各個領域的出口,只有實力在玄神以下的人,方才能破碎虛空,來到神界這片地方。

天炎死後,他的靈魂亦是漂浮,我與他交談甚歡,突然對人世間充滿了嚮往,本來我只想以如此姿態存活,但經過與天炎的交談,我打算前去轉世為人。

我不知道我什麼時候還能回來,也不知道我回來的時候已經是第幾世了,為了不讓我努力多年的修行成果白費,我把我所有的修鍊心得都存於書中,若與我有緣之人,自會來此。

不過,我有一個要求,得到我傳承之人,必定需要征服那群妖獸,若無法做到,日後會火焰焚身而亡!

若你願意接受傳承,翻開此書第二頁。」

白小晨也看到了這封信,他眨了眨眼睛:「娘親,她說得到這個傳承的人都必須征服妖界,不然會火焰焚身而亡。」

白顏沉吟了半響:「晨兒,那你覺得我現在可有征服妖界?」

「應該算是吧,」白小晨摸了摸後腦勺,「娘親都把妖界的現任帝王征服了,下任的妖帝還是你的兒子,這等同於是征服了妖界,她的詛咒對你不管用。」

可不是嗎?

連妖界帝王都征服了,何況是這個妖界?

白顏沒有再多加思考,將書的第二頁翻了開來……

與此同時,古書化為一道流光,瞬間侵入了她的腦袋。

那一瞬,白顏的腦子裡多了無數的畫面……

先是開天闢地以來,人類與妖獸之間的糾紛,再到一名紅衣女子手持長劍出現,每一招都充滿了力量,似如一把巨斧斬開天地。

只是紅衣女子的動作太快,再加上那一頭秀髮太長,白顏始終都看不清這個女人的容顏……

接下來,便是紅衣女子一個人在外歷練,但白顏腦海里的畫面,與她所認識的神界並不相同,反而是一片荒蕪,除了人類與妖獸之外,什麼都不存在。

白顏心頭一顫,這應該是這個世界成立最初的情景,也就是說這本書的主人,是遠古時代的人物?

如此悠遠的傳承,為何會出現在妖聖山上。

這女子與妖界又有何淵源?

半響后,所有的情景方才消失,白顏繼續閉著眼睛,用精神力搜索了一下,才發現書籍上所有的知識直接都呈現在她的腦海內,方便她閱覽。

白顏越想越激動,她現在已經到了玄神境界,若想要自己摸索著如何突破到領主,極為困難。

如果有了這些知識,她就等同於有了一個名師的指導,再進行修鍊,就會更加容易了……

「娘親,你怎麼了?」白小晨擔憂的拉了下白顏的手臂,目光緊張的問道,「剛才的那本書呢,為什麼突然不見了?」

白顏豁然睜開了雙眸,唇角揚起一抹淺薄的弧度:「沒事,我只是將書上的內容都看完了,這段時間,我打算閉關修鍊……」 這些知識足矣讓白顏受益匪淺。◢隨◢夢◢小◢.lā

「好,晨兒陪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