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敬的霍爾格四世國王陛下,我謹代表魔鷹堡全體領民,以及我們的領主克洛澤對您的光臨表示由衷的歡迎。請進城堡再說,我們已經爲您準備了豐盛的歡迎宴。”

克洛澤咧了咧嘴,心想讓他給這個麻子臉下跪?門兒都沒有!他只知道跪天跪地跪父母!身爲新時代長在紅旗下的少先隊員,還從來沒有對誰下過跪!從來沒有!

他學着昆西的模樣,單手扶胸,微微點了點頭。



雖然克洛澤率先做出了讓步,但他雙腿卻站的筆直,根本沒有一點要下跪的意思。

菲利普的眼皮跳了跳,咬着牙恨不得現在就一劍削了這個私生子的腦袋!

他這是看不起自己嗎?我現在可是他的國王!他居然當着這麼多人的面不對自己行禮?

看到氣氛有些僵,威爾斯急忙接着昆西的話:“那就麻煩親王殿下了…我們這一次還帶給克洛澤親王一些禮物,請派人代爲接收。陛下我們先進去吧?外面實在太冷了,我這把老骨頭可經不起凍啊。”

克洛澤行完禮,仍然擡頭注視着對面這位新國王菲利普。

菲利普聽到威爾斯的話,大概也覺得這樣僵在路上實在有損到國王的形象,便點了點頭。

“好把,將我們的禮物交給克洛澤親王。我們進去。”

說完他一夾馬腹,那高大的白色駿馬便從克洛澤的身邊走了過去。

這回新國王像一隻驕傲的白天鵝,揚着腦袋沒有再理會小領主。

克洛澤皺着鼻子暗罵了一句,這纔在昆西村長的拖拽下也跟着進了城堡。

菲利普感覺到他雖然身爲新王,並且已經是屈尊來到魔鷹堡。可這個該死的私生子周圍那些沒見過世面的土包子,除了昆西一人,竟然都沒有人對他行跪拜禮?!他們到底知不知道自己是國王啊?

“這羣鄉巴佬!怪胎!”

菲利普能感覺到,圍在周圍的那些亂七八糟的種族們,向他投來的目光並沒有敬畏和尊敬,而更多的卻是好奇和打量。

就像是在看馬戲團裏表演的猴子一樣,這讓他很是惱火。而事實也跟他想的差別不大。那些矮人、地精,還有獸人們,全都一個個踮起了腳,交頭接耳起來。

“那就是新國王啊….長得也不怎麼樣嘛。”

“就是,他在咱們領主面前居然都不下馬?”

“哼!要不是咱們領主大方,這個國王還輪不到他做呢…哎你們說要不要把他拽下來揍一頓?”

“嘿!這個主意不錯!”

“餵你們幾個!交頭接耳說什麼呢?”

克雷特隊長的低喝聲在人羣中想起,這些密謀着要揍新國王一頓的傢伙們才一鬨而散,跑的一個也不剩了。

小女妖拉斐爾沒有參加這個什麼狗屁國王的歡迎儀式。她落在城堡外不遠處的樹枝上,心想着這個新國王會不會要暗殺自己的小領主呢?如果那樣的話….她就能撲過去爲小領主擋刀擋槍擋箭了!

可是這國王怎麼這麼沒用,就帶了這麼點人來?他就不怕拉娜派人把他給暗殺了嗎?

看來小女妖對自己這邊那位女軍師還是很瞭解的嘛。

菲利普在走到魔鷹堡門口不遠處時四處打量了一下。說實話克洛澤的領地建設還是讓他心裏微微感到震驚的。

是的,這個廢物的領地看起來充滿朝氣。即便是現在這寒冷的冬季,仍然有許多建築物正在施工。而且他們所使用的那些材料以及工具,菲利普甚至是第一次見。

還有,那些身材高大的黑猩猩是什麼鬼?他們正搬着石頭和木材,就像工人一樣正在搭建房屋。而對於自己這位國王的駕到卻連理都不理睬!真是一羣蠻荒的土包子!

菲利普只能給這些人安上土包子的頭銜,可他轉頭一想自己和這些沒見過世面的愚民生什麼氣啊?他們這輩子大概見過的最大的官就是村長了吧?心中肯定對“國王”這個詞所蘊含的意義都沒有什麼概念。

算了,自己就饒過他們一命。

菲利普跳下了駿馬,在昆西的帶領下趾高氣揚的走進了魔鷹堡。

遠處的那些鬼面魔猿們似乎感受到了一股不友善的目光。

它們回過頭看向城堡方向,伸手摳了摳屁股,一臉的疑惑。 走進魔鷹堡,菲利普被昆西村長引着坐在了主位上。

新國王身邊兩側,分別站着新任的首席騎士長尼赫邁亞,以及總管大臣威爾斯。

這兩人一文一武,一直都是菲利普的左右手。現在他登基爲皇,兩人的身份自然也水漲船高,一躍成爲了王都裏最炙手可熱的存在。

可威爾斯老奸巨猾,年歲已高。能夠巴結上他的人並不多。但尼赫邁亞正值壯年,又爲人英武。幾乎一夜之間便風靡了王都的名媛圈子,成爲了大姑娘小媳婦們爭相追捧的夢中情人。

菲利普甚至開玩笑的說:“尼赫邁亞,聽說想要將女兒嫁給你的貴族們,已經把隊從王都排到了奔雷平原?”

而尼赫邁亞對新國王的這句調侃只回應了一句話—“沒興趣。”

坐在了平時克洛澤才坐的主位上,菲利普擡頭四處打量着這座城堡。

雖然他很不喜歡這個跟自己擁有一個姓氏的私生子,但也不得不承認,這傢伙的城堡看起來既舒服又漂亮,還擺放着許多他見都沒見過的傢俱。

但有一點讓霍爾格四世非常不滿!他心說我堂堂國王都屈尊到你們的城堡裏來了,可那樓上樓下過來過去幹活的人能不能先停一下?我想問你們到底是有多忙?

是的,雖然新皇駕臨魔鷹堡,可魔鷹堡的作用並不只是克洛澤這位領主的私人宅邸。它裏面還有許多功能性的房間。比如新建的圖書館,作戰指揮室,鍊金術研究室,以及各個城堡高層的臥室。

以至於每天出入魔鷹堡的人來來去去就像一處公共場所。當然,除了克洛澤的臥室和書房大家沒有人會隨便闖入,其他的房間基本上小領主都是與大家共用的。

他覺得這樣很熱鬧也很有人氣兒,要不然偌大個城堡只住着那幾個人,他都擔心晚上會鬧鬼。

不過很顯然的,克洛澤小領主治下的領民們,對於這位新皇帝明顯缺乏敬畏之心,他們有的只是好奇。但在看過新國王以後便大失所望的都去幹自己的事兒了。

看來菲利普這個國王的形象,與他們想象中的身高八尺,腰圍也是八尺的形象相差甚遠。

要說新皇將駕臨最感到高興的可能就屬昆西村長了。他身爲霍爾格公國駐紮東境的負責人,已經有幾十年沒有見到國王親自駕臨這蠻荒之地了!自然是要好好表現一番。


他先將國王和身邊的一些屬臣安排落座,又將自家的領主大人給摁到了椅子上,這才用眼神示意拉娜趕快說點什麼,緩解一下尷尬的氣氛。

要說拉娜被克洛澤阻止了她暗殺皇帝的想法之後,就有些意興闌珊。不過她的領主不搭理國王,如果她這位首席大臣也不搭理的話,就有些太尷尬了。

在心中嘆了口氣,拉娜這才理了理頭髮起身行了一禮:“尊敬的陛下,我是拉娜,是克洛澤親王的首席行政官。”

是的,首席行政官這個頭銜是克洛澤給她安的。這就相當於一個公司的CEO,總管領地內的一切事務,好讓他這個董事長能夠身處在暗處,摸魚偷懶。

菲利普斜了一眼拉娜,那原本不耐煩的表情卻忽然一怔住。

他看着擁有一頭火紅捲髮的美麗女子,心中沒來由的癢癢了一下。

要說我們的新皇帝身邊並不缺女人。他的侍女保鏢隊們一個個盡是些金髮碧眼的傳統美女。可拉娜這個頭髮火紅,身上充滿着自信光環的女子卻是他從來沒有見過的。

雖然那克洛澤身邊還坐着一個皮膚黝黑,一身清冷氣息,神色高傲的精靈。但菲利普對這些非人類的種族沒有任何興趣。雖然夜風長相和氣質全都很出衆,可他也就是瞥了一眼,便再沒有看第二眼的想法。

“嗯?”

介紹完了自己的拉娜,發現這位新國王並沒有搭理自己,而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

她微微頓了頓,這才繼續說道:“非常感謝陛下能夠屈尊蒞臨魔鷹堡,我們都感到非常的榮幸以及欣喜~~能夠瞻仰到陛下的風采,也讓我們整個魔鷹堡蓬蓽生輝~~不知陛下這一行…需要在這裏住多久?”

菲利普還是沒有搭理拉娜的話,而是饒有興趣地上下打量起後者的身材,這讓拉娜感覺到有些小小的尷尬和得意。是啊,能夠讓一位國王對自己感興趣….那說明她還是很有魅力的。

胡波魯看着這位色胚國王對自己老姐露出的猥瑣神情,重重的咳嗽了一聲接話到:“聽說國王陛下是要來接回太后的嗎?”

菲利普聽到有人說起他的母親,這纔將目光從拉娜的身上移走。

他蔑視地瞥了胡波魯一眼,冷哼道:“王弟,這段時間勞你照顧王后了。我已經隨隊運送來一些金幣和珠寶以示感謝,現在就請將王后叫出來,讓我接她回王都。那裏纔是她應該待的地方。”

克洛澤實在不喜歡這個菲利普,現在這傢伙當了新皇帝,鼻孔都要翹到天上去了!

他現在只想把這傢伙的老媽還給他,讓他趕快滾!

克洛澤伸手打了個響指說:“去把王后請出來。”

小麗莎遠遠的“唉”了一聲,急忙跑上了城堡三層的臥室中。

不一會兒,就聽到頭頂傳來了菲利普王后的聲音。

“菲利普!”

她看到自己的皇帝兒子,壓抑住內心的激動,但這一聲叫出仍然飽含了許多的情緒在裏面。

菲利普的身子一動,差點就站起來跑過去。可他卻被身邊的威爾斯用眼神制止了。畢竟他現在是國王,凡事都要有一位國王該有的氣度和威儀,即便是面對自己的母親,在公共場合也不能有失皇帝的威嚴。

菲利普王后在小麗莎和傑西卡的攙扶下快步來到了一樓大廳。

菲利普王后在經過克洛澤時,先微微點頭致意,這才走到了自己兒子身邊。

菲利普這時再也顧不得什麼皇帝的威嚴,他迎上去握住母親的手,跪在地上眼神激動到滿含熱淚!

“母后….您…還好嗎?兒子不孝!沒能第一時間將您接回去。”

菲利普王后剛剛也很激動,可現在見到了兒子他卻強壓下心中的激動,努力讓自己的聲音平穩下來。

“孩子,你現在是霍爾格的君主,是國王!收起你的眼淚,記住你的身份!”

菲利普神色一怔,隨即也深呼吸了一口氣,將眼眶中的淚水嚥進了肚裏。

他站起身,神色雖然平靜下來,可手卻仍緊緊抓着自己母親的手。

“母親…您還好嗎?”

菲利普低聲問。

王后輕輕點了點頭:“多虧了克洛澤,要不然我就已經死在王都的地牢中了。具體的情況咱們回去再說,我讓他捎給你的那封信你看了嗎?”

菲利普點了點頭,跟自己的母親做了一個短暫的眼神交流。

克洛澤看着這對母子眉來眼去,交頭接耳,心想你們累不累呀?這麼多人等着呢,有什麼話不能放開了說嗎?說完自己還要去和半人馬研究那些功夫招式呢!哪有時間在這裏跟他們打官腔?

菲利普轉過頭望着克洛澤:“王弟,既然我已經接到了母后,便不再多做打擾了。我這次來一爲接回母親,第二也將宣佈一條政令….

由今天起,你克洛澤霍爾格,正式成爲王國的東境守護!你的領地範圍將由魔林以東一直延伸至銀月河河邊!另外,你的第一個孩子將會被送入王都,成爲我的養子或養女。

我會教導他們並繼承你的親王爵位。如果你的第一個孩子是一個女孩,她會嫁給我的兒子。如果是男孩,則會娶到一位公主。

希望我們霍爾格的兄弟三人能夠團結起來,一致對外,將之前的不愉快先放在一邊。”

聽到這位新皇的話,克洛澤愣了愣,他沒想到這傢伙會說出這種話?還一致對外?還要讓自己把孩子送到王都跟他聯姻?那成了什麼了?自己的孩子和他的孩子這都沒出五服啊!會不會生下來一個白癡?開什麼玩笑?!

還有,封自己爲東境守護?自己本來就是好不好!?還將我的領地擴張到銀月河河岸邊?那裏本來就歸我了好不好!搞得現在似乎成了他的賞賜,還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盤!

不過….都無所謂了,自己連王位都可以讓出去,這些細枝末節實在沒什麼好爭的。

克洛澤站起身,象徵的躬了躬身,口中說着多謝國王陛下賞賜。

對於菲利普這位新皇來說,他在魔鷹堡所遇到的接待應該是最寒酸,最無理,也是最放肆的一次!作爲他登基爲國王的第一次出行,可以說是完完全全的失敗!


但他的內心似乎跟克洛澤想法一樣,只要接到自己的母親,兩三句話把事說完趕快走!實在不願意在這鬼地方多待一分鐘!就算是做做樣子也不想待。

就這樣,新皇的東境之行在一日之內便宣告結束….他早上來,中午飯都沒吃便帶着自己的母親和士兵們扭頭就走。

克洛澤看着準備離開的新皇帝,在心裏說到“快滾吧!最好別再來我這裏。”

可這時,原本已經扭頭要走的菲利普卻忽然停了下來。他撥轉馬頭轉過身,似笑非笑地看着克洛澤,突然來了一句….

“既然我們兩人已經冰釋前嫌,那麼爲了表示我的誠意…..麗莎!從今天開始你便不再是我金鱷魚的一員!你可以自行選擇返回王都繼續爲我效力,或是留在這裏侍奉你的新主人!哈哈哈哈~”

聽到菲利普的話,小麗莎單薄的身體劇烈抖動了一下!

她捂着自己的小嘴,眼睛瞪得溜圓。可週圍人卻都用不可思議的眼神望向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