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萱不留痕迹的點點頭,羿鋒體內的能量也全部匯聚在手心,拳頭虛握,直直的看著黃護法幾人。

「寧萱,交出東西,我讓你們走。」黃護法深深的看了羿鋒一眼,直直的說道。

「你讓我們走?」寧萱冷嗤了一聲,「你們就是這樣的不要臉嗎?你以為你們現在的實力。還留下的我們嗎?」

「你只有一個八階,一隻魔獸,那個少年的秘法時限快堅持不住了。只要他時限一到,你必敗無疑。」黃護法說道,用著羿鋒危險寧萱,並不像和寧萱硬碰硬,畢竟那樣就算擒下寧萱,他也得付出極大代價。

「我能斬下一隻手臂,就能斬殺第二隻,你信不信?」羿鋒直言看著黃護法,眼中滿是猙獰之色,殺意凜冽。

這一句話,讓另一個七階目光一凝,眼中忍不住閃過了一絲惶恐。要是羿鋒再施展剛剛那一招,他確實也擋不住。

「我賭你沒有再一次施展的時間。」黃護法哼了一聲,直直的盯著羿鋒。

「沒有嗎?」羿鋒笑了笑,不可否置的說道,「那我們試試!」

說完,羿鋒玩味的看著黃護法。而黃護法也因為羿鋒這句話臉色一片鐵青,卻不敢邁前一步。

「哼!」

見對方如此,羿鋒冷哼了一聲,對著寧萱點了點頭,隨即羿鋒腳向著妖玉微微踩了踩。妖玉瞬間明白,身影化作一道虹光,向著遠處就激射出去。

這一幕,讓黃護法等人大怒:「想跑?你們跑的了嗎?」

說完,幾人向著羿鋒就疾馳而去。

察覺到身後緊追而來的幾人,羿鋒帶著一絲猙獰之色,握著的手猛的張開,凝聚的噬靈怒爆向著對方丟了過去。五階頂峰力量施展的噬靈怒爆,威力提升絕對不止一個層次。追逐而來的黃護法望著疾馳而來的噬靈怒爆疑惑的皺了皺眉頭,但是隨即臉色大變,身影暴退出去。

在三人暴退的同時,噬靈怒爆猛的炸裂開來,一道衝天的蘑菇雲憑空出現。龐大的力量直衝雲霄,原本的峽谷瞬間塌陷,碎石沙土激射,漫天宛如天災現場。地面出現一道巨大的鴻溝。

暴退逃避的黃護法等人,狼狽的擋著噬靈怒爆爆的力量。而在噬靈怒爆的另一邊,一句猖狂的大笑響起:「各位!拜拜了!」

聽到這句笑語,黃護法幾人氣的胸口的血氣不順,一個不留神之間,一道勁氣轟在他胸口,讓他嗷叫了一聲。

而剛剛解決完那些凶魂的五階,望著毀天滅地的力量,也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涼氣。

「黃護法!怎麼辦?」其中望著另一邊沒有了羿鋒的影子,對著黃護法問道。

「追!」黃護法咬著牙齒,目光掃向剛剛噬靈怒爆爆的位置,生生的把峽谷轟的塌陷,整個峽谷再沒有以往的美麗,而彷彿就如同地震了一般,這一幕讓他深吸了一口涼氣。心底同時也有些慶幸,幸好對方只是想阻攔他們,這要是砸在他身上,他還真沒有信心能接下來。

「那小子跑不遠的。」黃護法冷笑了一聲,拳頭握的緊緊。拳身之上滿是青筋,如此陣營還讓對方跑了,這簡直就是恥辱。

「是!」

聽到黃護法的話,這些人也不做停留,向著羿鋒逃跑的現疾馳而去。既然對方選擇逃跑,那說明對方的時限過了。單單一個寧萱,他們對付起來並不難。

而在妖玉身上的羿鋒,此時正如他們想的那樣,斬仙的時效並不能堅持多久,這才選擇逃跑。想起剛剛丟噬靈怒爆幾人暴退出去的身影,羿鋒忍不住嘆了一口氣,這次的噬靈怒爆怕是沒給對方造成傷害。不過,為他們爭取了世間,這讓羿鋒心頭才微微平衡。

在妖玉身上的寧萱,望著羿鋒臉色再次慘白,著急的問道:「你沒事?時效過了?」

羿鋒搖搖頭道:「還能堅持一段時間。不過只是消耗太大。」

羿鋒說完,從懷中取出一顆七階丹藥,眼中閃過一絲肉疼,直直的丟入口中。察覺到猛然恢復了大半的實力,這才有些安慰。七階丹藥,即使是他也消耗不起。不是煉製的原因,而是藥材太過珍貴,就算是羿鋒搜颳了那麼多藥材,也沒能煉製多少七階丹藥。

見羿鋒吞食七階丹藥,寧萱一咬牙對著羿鋒說道:「你和妖玉先走,我去擋住他們。」

聽到這句話,羿鋒笑著搖搖頭道:「他們追不上的!」

這句話讓寧萱一怔,隨即看了一眼腳下的妖玉,搖頭說道:「妖玉的度雖然遠一般魔獸,但是卻和對方還是有一定差距。雖然你剛剛攔住了他片刻,但是想要擺脫他們卻也不可能。」

聽到寧萱的話,羿鋒笑了笑說道:「誰告訴你不可能了?嘿嘿,他們追不上我們的。」

寧萱十分不理解的看向羿鋒,卻見羿鋒轉過頭,手中印結結起,一道道攝魂術順著他的手指飈射出去。在攝魂術的施展下,寧萱瞪大眼睛的看著前面。

只見前面不遠處,數顆巨大的石頭擋在身後,生生擋住了那條路。就算是凌空的人,也不會攀登那石頭走這條路。

「憑空造物?」寧萱瞪大眼睛的望著羿鋒,眼中滿是不敢置信之色。隨即寧萱人真的查探了一番,很快又搖搖頭道,「不是,這是虛幻的!」

寧萱猛然想到了什麼,驚叫羿鋒看著羿鋒道:「你會遠古技能製造幻境?」

此時的羿鋒已經沒有時間回答寧萱了,製造一個能阻擋路的幻境,以他的攝魂術有些吃不消。幸好的是當初傳承的時候提升了兩級,要不然想製造出來都十分麻煩。

對於羿鋒能查探出這是幻境,羿鋒並不意外。畢竟他才六星攝魂術。但是就算如此,也是寧萱認真查探才看出來的。那群人可不會去認真查探一塊巨石,足夠能阻攔他們了。

羿鋒指示著妖玉飛馳,但是他卻不顧魂力的消耗導致的頭腦沉重。在路上製造一個個幻境,有這些幻境的干擾足夠阻攔他們一段時間了。

當時和寧萱在峽谷的時候羿鋒並沒有動用幻境,為的就是現在,要是剛剛動用了,他們自然會防備,所起到的效果就小很多了。

現在動用,他們那裡猜測的到自己會懂幻境製造?

一路之上,羿鋒連續製造了數個幻境。羿鋒心道就算他們察覺出來了,要破開這些幻境也要花費一點時間,有這些時間,以妖玉的度,早就帶著羿鋒和寧萱逃出森林了,到時候他們想要圍捕自己,那就沒這麼容易了。

寧萱望著身後突然出現的大樹,突然出現的懸崖,已經徹底的被驚到了。不過,當羿鋒還想製造一些的時候,展斬仙的時效也終於到了。這讓羿鋒的氣勢直線的下降,片刻間就掉落尊階之下。這讓羿鋒苦笑的同時,也只能停下來,叫妖玉度再次加快。

&nb) 第一千六十五章

黃護法等人一路疾馳,隨即終於忍不住皺了皺眉頭,因為他們現走的方向,越走越偏,根本不像對方能逃跑的路線。

「黃護法!好像我們追錯了?」七階尊者忍不住提醒道,剛剛他們感覺對方會逃竄的方向,卻被一塊巨石給擋住。在他們看來,儘管尊階能凌空,但是要攀登那巨石再逃跑,顯然是吃力不討好的,在這時間珍貴的時刻,沒有人會做這樣的傻事。

可是,現在他們這追的方向卻讓他們肯定追錯了。

「回頭!」黃護法臉色一片鐵青,率先回身疾馳而去。

很快,黃護法就趕到了那塊巨石旁,直直的盯著那塊巨石,黃護法的眼神陰沉到極致,拳頭緊緊的握著,青筋暴動,臉色一陣紅一陣白,他從來沒有感覺如此憤怒過。

黃護法體內的鬥氣爆涌而出,在所有人古怪的眼神之中,這股澎湃的能量只轟面前的巨石。他的這項的動作,讓還沒看出玄虛的兩個武者面面相窺,心道護法是不是腦袋被抽了,居然沒事砸石頭。

不過很快,他們就徹底獃滯了,在黃護法的轟擊下。原本巨石突然消失的一乾二淨,甚至連一點粉末都沒有,反倒是黃護法的能量轟在地面之上,掀起了數丈泥土。

「幻境?!」

就算腦袋再犯抽的人,此刻也明白了過來,一個個面色十分的古怪和難堪。他們居然被一道幻境給誤解了。

「此次的任務,我們失敗了。」黃護法深吸了一口氣,閉著眼睛不甘的吐出這麼一句話。他何曾想到對方會懂得製作幻境,只是不明白既然他不會幻境,那上次怎麼不逃出森林,還落於他們圍攻?難道就是為了廢他們一個高級尊階嗎?

黃護法並不知道,當時的羿鋒已經完全力竭,哪有力氣製作幻境。只能躲在一邊忙著恢復實力。

「護法,就算我們被這幻境阻攔的一刻。但是還是有機會追上對方啊。」一個五階著急說道。

「你是豬腦子嗎?」黃護法見有人反駁他的話,他怒吼道,「對方能製造一道幻境,那就能製造第二道。你想想,我們一路要小心翼翼的察覺幻境,度定然大降,但是對方只要儘管跑就行,彼消此長之下,我們還能追的上嗎?」

說道這,黃護法氣急,一腳狠狠的踹了過去,這一腳踹去,那個五階也狠狠的砸在地上,卻不敢表示絲毫不慢。

黃護法泄完,這才微微送了一口氣,揮手對著幾人說道:「回去稟告,他們能逃的了今天,難道還能逃得了一世不成。天府要得到的東西,還沒有多少人能保的住。」

這句話,讓眾人點了點頭。對於這個龐大的勢力,他們由衷的敬畏。此次失敗,只會讓天府派出更加強的陣營。天府一位高層想要的東西,足以讓寧萱兩人覆滅了。

「可惜啊!」

想起寧萱和羿鋒兩人的年紀,還有他們的實力,黃護法又忍不住感嘆了一句,兩個前途極為燦爛的年輕人,可惜要毀掉了。

黃護法率先向著一方走去,其餘幾人面面相窺還是跟了上去。心底也有些害怕,此次任務失敗,還不知道是什麼懲罰。

而在妖玉一路疾奔的羿鋒和寧萱,從出森林之後也沒有停留,直直的向著遠處疾馳而去。羿鋒也施展斬仙的緣故,實力下降到王階的層次,這讓羿鋒擁有過強大力量的十分不適應。

不過讓羿鋒欣喜的是,此次的後遺症雖然大,但是比起以往卻好多了。顯然是因為斬仙的修鍊的更加嫻熟的緣故。

想想此戰的消耗,羿鋒都忍不住肉疼。那些凶魂一個不剩,加上三隻魅,以及七階丹藥。最後他還虛弱成這般,雖然廢掉了對方一人,但是羿鋒卻依舊不滿足。

「寧萱,你此次沒事?」羿鋒對著寧萱問道。

寧萱搖搖頭,眼中卻滿是憂慮之色,這讓羿鋒皺了皺眉頭問道:「你憂慮什麼?他們此刻不可能追上來。」

聽到羿鋒的話,寧萱搖搖頭道:「你知道他們是誰嗎?想不到,基拉會加入天府之中。」

「天府?!」羿鋒皺著眉頭問道。

寧萱點點頭道:「天府是大陸的隱藏實力。大陸達到一流勢力的組織,大多都是隱藏。像靜雲宗,金鷹宗這樣出現在世人面前的不多。而天府也是隱藏勢力的一個,並且天府並不是一流勢力,而是級勢力。」

「級勢力?」羿鋒心頭震動了兩下,隨即深吸了一口氣道,「難怪能出動這麼多高級尊階了。要是是級勢力就不奇怪了。」

「呵呵,或許還有件事情你不知道,要是你知道的話,顧忌還會提升幾倍。」寧萱苦笑一聲,隨即對著羿鋒說道,「曾經師尊告訴我。金鷹宗雖然比起我們雅宗強上一籌,但是卻算不得上一流勢力。最多也就和我雅宗相當,算是二流頂峰勢力。但是,因為做了天府的狗。這才攀升一流勢力,即使在猛虎帝國,也屈一指。」

「金鷹宗是天府的狗?」羿鋒徹底被震撼到了,瞪大眼睛的望著寧萱,這個消息讓羿鋒翻起了驚濤巨浪。

「嗯!當年師尊就是這麼說的。想不到的是,基拉會把得到的東西交給天府。難怪天府這樣的大勢力會對付我這樣一個小人物了。呵呵,可以攀升聖階的誘.惑,足以讓天府有些人不安分了。」寧萱自嘲的笑笑,心中把基拉恨之入骨,要不是他,這麼可能惹上這麼大的實力。

而羿鋒卻完全沉浸在金鷹宗是天府養的狗身上。難怪以老頭子對秦依家族的勢力的佩服,秦依家族依舊不敢輕易動金鷹宗了,原來還有這樣一層關係。

想到這,羿鋒心頭也有些煩躁。他原本決定,等實力再強一些,就找金鷹宗麻煩。可是現在,怕是要顧忌很多。

「看來,是要回聖地一趟了。」

羿鋒覺得有必要和五大長老細談一下,一個級勢力遠不是現在他能對付的。難道就任由金鷹宗活的好好的嗎?這絕對是羿鋒不能容忍的,大不了羿鋒就出動聖主令。

只不過,聖主令羿鋒並不想輕易動用。當然,要是五位長老真的沒有一點意見提供,動用就動用,先滅了金鷹宗再說。

這個宗門不管是上次對付秦依的原因,還是追殺他,懸賞他原因。羿鋒都沒有放過對方的意思。

羿鋒甚至覺得,金鷹宗對付秦依很有可能是天府的主意,要不然以金鷹宗的實力,怎麼敢招惹連老頭子都敬佩的秦家莊。

「羿鋒,你沒事?」寧萱見羿鋒沉凝在那,有些擔心的問道。

「沒事!」羿鋒搖搖頭,眼中卻閃過了一道狠色,要是真是天府的主意,羿鋒大不了把天府連根拔起。羿鋒就不信,他現在沒實力,以後也會沒實力。

「此次我們雖然逃出來了,怕是下次他們對付我們的陣營會更強大。」寧萱有些擔心的說道,「所以,你不要跟著我,他們的目標是我,只要你和我分開,他們絕對不會奈何你。」

聽到寧萱的話,羿鋒笑了笑,伸手拍了一下寧萱的手,無所謂的說道:「還沒有把你禍害,怎麼捨得和你分開。」

這句話,讓寧萱臉色紅潤,心頭滿是暖流的時候,又忍不住狠狠的瞪了羿鋒一眼:「你別逞強,以你的實力,絕對奈何不了對方。而且你現在更是虛弱。」

聽到寧萱的話,羿鋒笑了笑說道:「別想怎麼多了?趁著現在有時間,你趕緊提升一下實力。雖然秘法中途斷過,但是你畢竟已經衝進去了一隻腳。要是你能步入九階的話,那我們就更有安全了。」

寧萱也知道趕不走羿鋒,她點了點頭,心底再盤算怎麼才能和羿鋒分開。以天府的能量,怕是用不了多久就能找到這裡,到時候就真麻煩了。


想到這,寧萱也猛的盤坐下來,開始提升實力,只有實力提升上去了。那才能把危險降到最低。

而就在羿鋒思索著用什麼辦法能逃出對方追殺的同時,在一個方向。柳然和怪老頭並步在虛空之上走著,在虛空之上走著的兩人,就如同踏平底一樣,沒有一絲生澀之感。偶爾見到他們的人,一個個瞪大眼睛擦著眼睛,看看是不是自己眼花了,虛空之上也能踏步行走?凌空飛行他們聽說過,但是如同踩地毫無生澀感的踏步而行,卻從來沒有聽說過。

而且讓他們驚為神人的是,對方每次一踏之下,必定在數百米之外。但是給人的感覺卻是平常走路。

「老傢伙,還有多久才到天蛇宮的主殿啊?」

「呵呵,就忍不住手癢了?你放心。等等會讓你過足手癮的。」柳然隨意笑道,心中緩緩的自語:好久沒有動手了,現在連一些小貓小狗都能欺負我徒弟了,既然這樣,那就看看你們敢如何欺負。 第一千六十六章

柳然和怪老頭的度何其之快,儘管只是隨意一踏,但是也比全力施展魅影身法的羿鋒快了許多。在兩人漫步似地走動下,兩人也終於到了一座宮殿。

宮殿壯觀豪華,高聳的建築直衝雲霄。給人一種震撼以及浩瀚之感。比起俗世皇宮,不管是豪華程度和壯觀程度都不只強一點點。

單單這座宮殿,就讓怪老頭嘆了一口氣,儘管心頭不願意相信,但是不得不承認。湛藍學院就算步入一流勢力,也遠比不上天蛇谷的底蘊。即使在一流勢力當中,天蛇宮也是佼佼者。


「老傢伙,你現在的實力多強?」也難怪怪老頭擔心,畢竟一個頂尖的一流勢力,單單他們兩人就想砸了,怪老頭心頭也忐忑……

「砸天蛇宮足夠了。」柳然隨意的說道。

聽到柳然的話,怪老頭忍不住鄙夷的看了老頭子一眼,但是心頭卻不得不承認,這老傢伙成長度確實極快,即使以他突破的實力,查探柳然依舊如同浩瀚大海般,深不可測。

「怪老頭,你要是還下不了決心的話,可以先回去。」柳然看著怪老頭笑道。

「我呸!」怪老頭怒瞪柳然,「老子已經到這裡了,就算死也要死在這裡。有你這老傢伙陪葬,我還怕什麼?」

怪老頭因為當年的事情,在心裡留下了一個陰影……這個陰影讓他數十年都沒能突破,現在雖然突破了。但是這個陰影不消除,那之後的突破怕還是艱難萬分。

所以,怪老頭已經決定了,要親自解決那道陰影。

「老傢伙,等等天蛇那混蛋交給我對付。」怪老頭一下就把人奪了過去。


柳然無所謂的點點頭,心底自然知道怪老頭的打算。柳然雖然也想抽天蛇,但是對於好友的請求也不會拒絕。

「既然這樣,走!我們就進去天蛇宮看看!」怪老頭率先走一步,卻現柳然站在原地絲毫沒有動彈……

在怪老頭的疑惑當中,柳然微微笑道:「我們親自去見天蛇,是不是有些太看得起他了。呵呵,叫那老傢伙來迎接我們。」

說完,柳然手臂猛的一揮,一股澎湃的力量直轟出去。這股能量如同彗星般,直直的撞到了那高聳入雲的宮殿之中,一轟之下,一生驚雷般的巨響猛的想起,那一片宮殿開始瘋狂的塌陷,原本高聳入雲的宮殿直直的砸了下去,化作一片廢墟。

怪老頭看著這一幕,臉微微扯動了兩下,也停下了步伐。

在宮殿的塌陷下,一道道人影也猛的疾馳而出,狼狽的躲避了塌陷的之後,怒罵之聲不絕於耳……很快他們就現站在虛空上的柳然兩人,這些人影暴怒,向著柳然的方向激射而來。

見眾人這樣,柳然連看也沒看,手臂再次揮動之間。一股股能量向著宮殿砸了過去。在柳然的轟擊下,那個宮殿就宛如丟下一顆顆手榴彈似地,一塊塊開始塌陷了起來。原本壯觀宏偉的宮殿,片刻間就殘破不堪,怪老頭見柳然砸的這麼爽,也不甘落後,一道道攝魂術開始瘋狂的砸著宮殿。

兩人這旁若無人的舉動,讓那些狼狽逃竄出來的眾人眼目通紅,一個個大吼怒道:「鼠輩,找死!」


說完,這些武者向著柳然和怪老頭兩人就轟了過去,十餘人的的合力攻擊,讓天地為之變色……但是這些人的攻擊,卻沒有讓怪老頭和柳然看一眼,兩人隨意的甩動了手臂。

原本向著他們兩人轟過來的眾人卻猛地炸裂開來,化作一片血雨散落虛空,染紅了天空!

這一幕,讓對柳然和怪老頭出手的人瞬間止住了攻擊,一個個獃滯的看著柳然和怪老頭,眼中滿是驚懼之色,彷彿見到鬼般。剛剛他們可是連看都沒有看清楚,那一隊武者就屍骨無存。

就在所有人額頭冒著冷汗的時候,一句暴喝猛地在虛空響起,一道人影直直的飈射出來:「誰敢在我天蛇宮放肆。」

望著來人,柳然和怪老頭才停下了砸天蛇宮的手,不過此時偌大的宮殿,已經被砸的支離破碎了……

「天蛇!別來無恙啊!」怪老頭望著這道人影,對著天蛇笑道。而以此同時,一道道人影從天蛇宮飈射而出,其中不乏尊階強者,甚至高階的也不少。

「柳然,怪老頭?!」天蛇驚呼出口,瞪大眼睛的望著兩人,心頭一股寒意冒出,強自穩定心神道,「柳然,你們別欺人太甚!」

「欺人太甚?!」柳然微微笑了笑道,「就你?還讓我起不了欺負的心。把你父親那老傢伙叫出來。也不知道那老傢伙死了沒有,不過,想來應該還死不了,死了就太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