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死不屈!

百萬體霸過獨木橋,氣勢恢弘,失去了那些火炮和朱雀炮台的進攻,眾人再也不曾遇到分毫危機。

當踏步到另一片大路上,眾人看到了一片平原,在這裡,沒有絲毫的生機,卻隨處可見早已乾枯的藤蔓。

似乎,昔年這裡還是一片生機勃勃的地方,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導致了此地的生機徹底的斷絕消失不見了。

「大人,這些藤蔓似乎有問題,雖然不像是活著的生靈,但是卻在緩慢的移動,很可能便是一種攻擊手段。」皇凰皺眉說道。

「怎麼可能,區區一些枯萎的藤蔓而來,撕裂便行了。」鬼墨笑著說道,通過了第二關后,他心情大好。

此時,縱身向前,手中青銅重鎚狠狠的砸落在地面上,那狂暴的氣浪朝著四周瘋狂的呼嘯而出,頓時便帶起了成片的藤蔓碎片。

「看吧,我就說了,這些藤蔓沒有任何攻擊手段,不堪一擊,絕對算不了是攻擊……」鬼墨轉身朝著眾人喊道。

但他的話音未落,便感覺到腳踝似乎被什麼東西抓住了一般,來不及低頭去看的瞬間,便有無數乾枯的藤蔓宛若是靈蛇一般,纏繞在他的身軀之上,里三層外三層,緊緊的包裹在其中。

鬼墨心中大驚,想要將其掙脫都做不到,畢竟那些乾枯的藤蔓包裹的太過嚴實了,他手臂都無法揮動。

「啊……」就在此時,鬼墨的口中發出了一聲凄厲的慘叫聲,那些纏繞在身軀上的乾枯藤蔓居然扎入到他的體魄之中,吞噬鮮血。

「這是吸血鬼藤!」牧雲神色一凝,辨認出來了眼前的這種藤蔓,在九天十地之中,這種東西非常罕見。

吸血鬼藤,擅長偽裝,往往都是以一種乾枯的形態潛伏,一旦路過的任何生靈進入到包圍圈中,便會快速的出擊,將其禁錮后吞噬鮮血,汲取能量。

「呼呼……」

就在此時,皇凰玉手一揮,一團熾烈的火焰呼嘯而出,瞬間便點燃了那些乾枯的藤蔓的主根。

受到了火焰的衝擊,主根劇烈的抖動中,一條條藤蔓快速的收縮,這讓被禁錮在其中的鬼墨獲取了動手的機會。

「砰!」的一聲,他掙脫開了那纏繞在身上的乾枯藤蔓,帶起了成片的碎片,這才一躍而起,手中青銅重鎚狂暴出擊,崩碎了地面,將那一道主根粉碎,頓時四周那成片的乾枯藤蔓都化作了灰燼,紛紛揚揚的散落開來。

「這點小伎倆,險些還認栽了,真是可惡……」鬼墨憤憤的說道,臉上寫滿了憤怒的神色。

剛才若非是皇凰及時出手,只怕他渾身的鮮血都被被這些吸血鬼藤全部都吞噬的一乾二淨了,必死無疑。

「咦,那是什麼東西?」就在此時,鬼墨看到了那成片的灰燼中,爬出了一隻巴掌大小的黑色蜘蛛。

這讓他心中非常的驚訝,不明所以,如此詭異的一幕,頓時便吸引來了諸多體霸的圍觀,只可惜都無法辨別出來。

那黑色蜘蛛,看起來似乎有些瑟瑟發抖,面對一圈的體霸,似乎非常的驚恐一般,不斷的退步。

「砰!」的一聲,鬼墨出手,一錘將其炸碎,出人意料的是,這黑色蜘蛛居然沒有鮮血飛濺出來。

相反,是化作了一堆黑色的粉末,在其中還有一顆指甲蓋大小的黑色珠子,閃爍出絲絲縷縷強大的生機。

「這是何物,我怎麼感覺到裡面蘊含著極為濃烈的能量精華,莫非是獸丹之內的寶物不成?」鬼墨露出了遲疑的神色。

「快,大家一起出手,多搜尋幾顆,去問下老祖。」鬼墨開口喊道,既然他們發現了這些寶物,便快速動手起來。

時間不長,便有十幾顆黑色珠子出現在鬼墨的手中,散發出絲絲縷縷柔和的光澤,有生機在涌動。

「大人,可否辨認出此物為何?」鬼墨興沖沖的上前,朝著皇凰問道。

見到此物,皇凰也是滿頭霧水,她也不曾見識過此物,感覺到非常的好奇,苦思冥想之後只能搖頭放棄。

就在此時,牧雲走上前來,一眼看到那一堆黑色珠子,不由得頓時驚呼出聲:「快,構建防禦,準備戰鬥,扔掉珠子!」

聽到牧雲的話,鬼墨等人不由得露出了奇怪的神色,好奇的問道:「公子,這是為何呢,這裡沒有什麼危機呀?」

「我判斷錯了,這不是吸血鬼藤,這是念珠冤藤。將其崩碎之後,便會產生一隻黑色蜘蛛,其實那是怨念所凝聚而成的虛影,那黑色珠子,才是真正的怨念結晶。這東西,能夠召喚出來整片平原中的怨念惡靈!」牧雲沉聲說道。

「怨念惡靈?」鬼墨更加不解,他從未見識過這種稀奇古怪的東西,顯得有些無所畏懼,大大咧咧的說道:「來了,滅殺了便是。」

「快,構建防禦,全部收縮,否則便來不及了……」牧雲厲聲喝道。

見到牧雲如此反應,在場的諸位體霸強者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還是快速的匯聚在一起。

就在眾人移動的瞬間,遠處有隆隆的轟鳴聲響起,緊跟著地面上那成片的乾枯藤蔓似乎受到了召喚一般,開始了瘋漲,並且朝著四周開始蔓延。

有兩尊反應稍慢的體霸強者,來不及逃走,便被抓住了腳踝,下一刻便被無盡的藤蔓包裹在其中。

慘叫聲傳來,但僅僅響起了一聲,便再也沒有分毫聲息了,顯然是渾身的鮮血被吞噬的一乾二淨。

吞噬速度太快了,這令人心驚,都快速的構建在一起,組建成為了戰鬥模式,死死的盯著那呼嘯而來的乾枯藤蔓,滿是戒備的神色。

「轟隆隆……」

巨大的聲音響起,那成片的藤蔓呼嘯而來,隱約之間可以看見隱匿在其中的無數怨念惡靈在張牙舞爪的咆哮。

雙方對壘!

誰也不曾輕舉妄動,此時此刻,眾人看到那成片密集如海的乾枯藤蔓,不由得頭大如斗,誰也不曾想到,這些藤蔓居然才是真正的危機所在,那些藤蔓吸血的速度太快了,一旦被包裹在其中,甚至來不及慘叫,便會隕落。

皇凰當然可以放火焚燒,但是面對那些從未見過的怨念惡靈,卻感覺到了力不從心,那些傢伙根本無法被燒死,反而能夠激發它們的凶性,剛才的試探中,便有兩名族人被輕鬆的撕裂了神魂隕落。

看到這一幕,皇凰不由得皺眉問道:「大人,這可如何是好?」 「我就不信了,還無法斬殺這些凶靈?」鬼墨冷哼一聲,瞬間覺醒,化作萬米巨人,爆發出衝天威壓。

他手中青銅重鎚更是迎風暴漲,足有萬米巨大,宛若是巨大的山嶽一般,凌空碾壓下來,狠狠的砸落在地面上。

轟然聲中,整個地面都震動了,無數的藤蔓碎裂開來,如此舉動更是引發了成片的怨念凶靈躁動。

瘋狂衝擊而來,張牙舞爪的朝著鬼墨衝殺而來,這種怨念凶靈並無實體,但是卻擅長神魂進攻。

力量攻擊,根本無效。

除非是風火雷電等特殊的攻擊形勢,方才可以對其產生一絲困擾,唯有威力足夠大的時候才能將其碎裂。

頃刻之間,鬼墨便陷入到重圍之中,他的神魂之力同樣非常的雄渾,但是也經不住如此密集的怨念凶靈的瘋狂衝擊,眉心開裂,有鮮血流淌出來。

「鬼墨,退開!」就在此時,牧雲平靜的開口說道,抬手便是一片片符印橫空而起,在虛空中快速的交織成為一片雷網。

「噼啪!」

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中,無盡耀眼的光芒沖射開來,所過之處,成片的怨念凶靈被紛紛撕碎化作虛無。

「好可怕的雷電之力,這是何物?我感覺不太類似勢的力量,有些與眾不同。」皇凰詫異的問道。

「陣法引雷!」牧雲平靜的說道,勢的力量,不過就是脫胎於陣法之中,其威力自然無法和真正的陣法相提並論。

牧雲剛才所打出的這些符印便是引雷符,快速成陣之後,便可以引來天雷進攻,這可是至陽至剛的力量,對付那些怨念凶靈再好不過。

「陣法,果真好強,他日若是有機會,我一定要好好研究一番。」盯著那瘋狂降落的引雷陣法,皇凰喃喃說道。

在這裡,依舊無法動用血氣道法,牧雲能夠布置出來這引雷陣,自然也是那些提前烙印好的符印所導致。

但終究,這是一次性的消耗品,隨著天雷滾滾降落下來,那些符印的能量逐漸被耗盡,最終偃旗息鼓。

經過這樣的一番轟炸之後,藤蔓和凶靈都遭到了重創,整個平原之上,到處都是一層層的灰燼。

「嘩啦啦……」

就在此時,整個平原之上都產生了宛若是浪潮一般的聲音,旋即所有倖存下來的藤蔓和凶靈都開始了匯聚,藤蔓交纏間,化作了一株巨大的植物,從其主桿之上,延伸出一條條細長狹窄的葉片,這些葉片看起來非常的鋒利,在每一個葉片的末端,都盤坐著一隻怨念凶靈,瞪眼張嘴,殺意滔滔。

「這是什麼東西?」看到此物,在場的諸位體霸不由得都露出了古怪的神色,這樣的東西前所未見。

「念珠冤藤的本體,之前你們所見到的不過都是其分支而已,這種植物和怨念凶靈相輔相成。一點遭遇到攻擊,便可以合體,產生最為強大的戰鬥力。這傢伙,幾乎便是刀槍不入,無法撕裂。」牧雲淡淡的說道。

「真的那麼誇張,我去試試看?」鬼墨神色一凝,拎著青銅重鎚便迎空轟殺而去,那重鎚從高空狠狠的砸落下來,氣勢恢宏。

「咔嚓!」

青銅重鎚狠狠的砸落在一條葉片之上,頓時便是火星四濺,露出了一條輕微的裂痕,這可是鬼墨的強勢一擊,卻僅僅造成了這麼一點傷害,這讓他面色非常的難看,同時心中震驚不已。

這合體之後的念珠冤藤,果真很不平凡,防禦力上,驚人到了極致。並且在這瞬間,一片浩瀚的神魂之力呼嘯而來,化作一柄長槍,凌空穿刺向鬼墨的神魂,在虛空中,那神魂長槍陡然再次提速,威力更加強勢。

見狀,鬼墨心中一驚,在剛才的戰鬥之中,他的神魂本來便已經遭到了嚴重的創傷,此刻根本無法抗衡。

「鏗鏘!」

就在這瞬間,牧雲出手了,眉心之中飛出一柄魂劍,狠狠的衝擊而出,瞬間便斬斷了那一柄神魂長槍。

金魂境!

這是牧雲的底氣所在,除非是在那混沌大世界中,類似這九天十地和這遺失之地,根本就無人能夠達到。

「多謝大人出手相救……」鬼墨滿頭冷汗,退避開來,朝著牧雲感激道。剛才是他魯莽了,不曾想到那念珠冤藤如此駭人。

「堅不可摧,神魂抗衡,這傢伙還真是殺手鐧啊,矗立在此地,很難將其撕裂。」皇凰皺眉說道。

「無妨!」

牧雲微微一笑,眼前這合體之後的念珠冤藤對於他來說,根本不是難事,隨手一招,便有一頭凶獸沉浮而出。

「嗷吼……」

巨大的獸吼聲中,整個天地都在劇烈的顫抖起來,從牧雲的體內衝出了一頭可怕的凶獸,三顆巨大的頭顱猙獰可怖,正是聖邪地獄三頭犬。

「好強烈的殺意,這傢伙如此強勢?」見到這一頭凶獸,鬼墨不由得神色微變,他能夠輕易的感受到那聖邪地獄三頭犬的衝天殺意。

雖然說,正面交鋒他有足夠的信心將其斬殺,但是這聖邪地獄三頭犬卻擁有兩股截然不同的能量。

神聖、陰邪!

這正是克制對付眼前這念珠冤藤的最佳剋星,隨著那聖邪地獄三頭犬一聲怒吼,龐大的身軀狠狠的撲殺而來。

「咔嚓!」那堅不可摧的葉片被聖邪地獄三頭犬一口咬斷,盤坐在其尖端的怨念凶靈更是被一口吞噬。

神魂攻擊,完全無視!成片的神聖之力爆發開來,形成了一個個巨大的光圈,加持在聖邪地獄三頭犬的身體之上,威力莫測。

狂暴撕咬,只是剎那之間,那一株念珠冤藤便殘損大半,根本無法抵擋這聖邪地獄三頭犬的瘋狂進攻。

怨念凶靈,更是驚恐萬分,想要從合體的狀態中解除,否則將會全部淪為聖邪地獄三頭犬的食物。

「咔咔……」

堅持了十秒之後,念珠冤藤陡然分解開來,成千上萬的怨念凶靈衝天而去,四散逃離開來,試圖遠離此地。

但根本無處可逃,神聖光芒封鎖八方,化作了太極八卦圖,將四周的天地都封印在其中,那些怨念凶靈衝擊而出的瞬間,便開始了紛紛消融起來,難逃一死。

「好可怕的攻擊,這簡直就是剋星啊……」見到這一幕,在場的諸位體霸紛紛都露出了驚訝的神色。

念珠冤藤,對於眾人來說,絕對算是一個可怕的殺手鐧,但是在這聖邪地獄三頭犬面前,卻是摧枯拉朽,不堪一擊。

如此手段,讓眾人對於牧雲的手段更加的好奇,連續三關,牧雲都做出了意想不到的手段,力挽狂瀾,讓眾人的損失減到最小。

「熾凰族,組隊,放火焚燒,消滅所有念珠冤藤……」見狀,皇凰開口喊道,身後上萬族人同時出手。

熾烈的火焰,點燃了整個平原,所有的乾枯藤蔓都付之一炬!一陣陣噼啪的脆響聲中,全部煙消雲散。

第三關,強勢通過!

「我倒是想要看看,這審判者一族還有什麼手段,儘管放馬過來!」鬼墨心中大喜,狂笑出聲。

火焰燃燒了整整三個時辰,百萬體霸方才快速穿行此地,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濃烈的焦臭氣息,到處都是一片焦黑。

當眾人快速穿行,來到這平原盡頭的時候,前方是一片斷崖!在斷崖之下,則是無盡的雲霧升騰。

前路斷了……

「不可能沒有前路,我們絕對是正確的道路,那斷崖之後,應該便要進入到審判者一族的祖地了。」皇凰猜測道。

「真正的大戰,即將開始了,讓我們也親眼目睹一下,那所謂的審判者一族,究竟是什麼模樣!」鬼墨狂笑起來。

他一馬當先,衝天而起,直接便躍過了斷崖,但令人驚訝的是,他並未墜落下去,相反在成片的雲霧中開始穿梭。

時間不長,便消失的無影無蹤,見狀,眾人紛紛前行起來,跨過了斷崖,身影快速的消失不見。

當眾人落地之後,四周並未有任何的危機,正前方則是一座古城,整體呈現出天藍色,美輪美奐。

「前方,莫非便是那審判者一族的老巢了?那一座古城,看起來還真是漂亮啊,這些傢伙真是會享受。」鬼墨冷笑道。

「首領,有聲音,好像不大對勁!」就在此時,一名熾凰族人忽然開口說道,當進入到此地之後,她們一族便感受到了一絲莫名的壓力,整個心頭都充斥著一絲壓迫感,似乎要將她們的心臟壓碎一般。

仔細聆聽中,有細微的骨骼碎裂聲傳來,這讓熾凰族人更是的心中詫異,一個個停下腳步,四處查看。

但是,卻一無所獲,四周靜悄悄的,沒有絲毫的危機出現。但心頭的那一股緊張感卻不減反增。

「你們怎麼了,難不成是即將要面對戰鬥了,你們害怕了?」鬼墨笑著說道。

「可笑,我們熾凰一族何曾懼怕過戰鬥,這一天我們都等候許久了,真正的戰鬥要開始了,我們勢必一馬當先,讓你們親眼目睹,這遺失之地第一強族的勇氣和信心。剛才,我不過是聽到了一些細微的聲音,這地方有古怪,一定要小心一些。」那名熾凰族人盯著鬼墨沉聲說道。

「什麼聲音,我怎麼沒有聽到,只怕是你太緊張了吧。」鬼墨大笑著,朝著四周環顧,卻一無所獲。 「瘋了,這次是真的瘋了。」主編喃喃開口,神色凝重!

旁邊的副主編忍不住開口問:「主編,現在怎麼辦?這消息肯定比昨天的那些都還要勁爆,要不今天的頭版頭條就用這個?」

主編臉色一沉,搖了搖頭,「這種消息怎麼能亂報?這都是網民們提供的資料,具體是不是真的還沒有結論,萬一咱們今天報出去了,那魏長征被查出是無辜的,咱們報社還活不活了?」

副主編心中一抖,明白主編不是在危言聳聽,於是點了點頭,「那還用原來的頭版頭條吧,『天龍集團再掀狂潮,集團董事陳天怒打官二代』?」

「不,不用這個,改換成『史上最年輕副局長,因勾結社會黑勢力被當場撤職,踢出警隊!』」主編思索了一下,開口說。

副主編一聽,當即雙眼發亮,對啊,魏長征涉嫌貪污受賄的事不能報,那就報道跟魏長征有關的。

毫無疑問現在被踢出警隊的謝然,如今已經被大多數的網民和市民推到了正義女神的位置,那麼這個報道一出,無疑會為此事再添一把火,也能滿足市民們的心裡好奇,得到他們的認可!

想到此,副主編感概了一句「主編英明」,然後就匆匆忙忙的跑出去重新排版準備印刷了。

當黎明盡去,清晨到來,眾多的市民走出家門開始準備上班的時候,這一新聞終於全面爆發了,大街小巷,每一個報刊亭的玻璃窗中,都掛著一份攤開的報紙,顯示著今天的頭版頭條,那刺眼鮮紅的標題,頓時吸引了每一個路人的眼球。

於是人們紛紛停下腳步,丟下一個硬幣拿起報紙,一看之下眼珠子立即瞪的滾圓,老天爺,今天的新聞怎麼這麼勁爆?

除了頭版頭條之外,另外的幾個版面竟然也都是爆炸性的大新聞,當然最為被關注的,還是謝然被撤職踢出警隊一事。

「這個年紀輕輕的副局長,怎麼就被撤職了?難道真的是勾結社會黑勢力?還是因為那個官二代被挨打?所以受到了連累?」

眾多的市民懷揣著這樣的疑惑和好奇,來到了辦公室打開電腦,本來只是想上網搜一下有關謝然被撤職的事,看一看有沒有知道事情真相的網民回復,從而好解除一個個心中疑惑。

可是這一搜,竟然搜出了魏長征涉嫌貪污受賄的帖子,頓時市民們徹底瘋狂了!

「他媽的,這魏長征平時看上去作風正派,擺出了一副清正廉潔的模樣,沒想到竟然隱藏的這麼深?這個人渣,敗類!怪不得他昨天當著那麼多人的面,就開口要撤了謝副局長,一定是怕這謝然把他的醜事給抖出來!奶奶的,這個王八蛋怎麼不遭天譴呦!」

而就在整個蘇杭的市民都在為這樣一個消息震驚,瘋狂的時候,蘇杭市市委辦公大樓內,魏長征已經一口氣摔碎了屋裡所有能摔碎的東西,甚至連電腦顯示器都差點被他拔下來砸個稀巴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