宴會中心的貴賓席上……

況一世臉上噙着笑容,呢喃道:“在風雨際會開始前,還有這麼一場好戲?倒是出乎了我的意料!”

江水爲竭 再這麼說,你也是東道主,難道不阻止一下麼?”錢振華的臉色說不上難看,但也絕對不好看。

不僅是他,梅劍英和冰凌的眉頭也漸漸鎖了起來,一直波瀾不驚的兩女看到秦楓被偷襲,心中還是有些擔憂。

“放心吧,大哥哥沒事的,現在的他,只是還沒弄清楚戰況而已!”倒是小婷婷,一臉天真,完全沒有擔憂的神色,居然開始安慰起梅劍英和冰凌這兩位大姐姐。 時萬代被馬德天的一拳轟出去老遠,嘴角滲出了血漬,還沒反應過來,趙思業和衛宇也都接踵而來。

時萬代面對的並不是馬德天一人,而是三人夾擊。

就算是這樣,時萬代還是有點擔心秦楓,虎牙一咬,渾身上下氣勢大震。

在【七星時代】中,除了秦楓,僅有兩人會氣勢,時萬代霸氣臨身,段飛揚殺氣四起,這也是爲何只有時萬代和段飛揚能夠成爲秦楓的左膀右臂的原因。

一時間,時萬代的戰意爆棚,在馬力全開的情況下,時萬代將自己僅存的所有力量爆發到了極點,雖然還達不到聖境的高度,但是也無限接近於半聖巔峯了。

加上聖境初期的身體強度,時萬代這是背水一戰!

稍一側身,時萬代的氣息順暢無比,剛纔被馬德天一拳打亂的氣息變得有條不紊,趙思業和衛宇的夾擊就在時萬代這一簡單的側身動作中,擦肩而過。

而且,不僅如此,在趙思業和衛宇的拳頭跟自己擦身的一瞬間,時萬代的雙拳爆發。

沒錯,是雙拳!

即使時萬代的右側衣袖中空無一物,但是依然有一股強悍的氣勢從衣袖中噴薄而出。

“你們兩個,快退!”一旁的馬德天看得心驚肉跳,別看時萬代的攻擊就這麼簡單,但是每一拳足以致命!

時萬代的拳頭,就跟華夏古武術中的七傷拳一個概念,威力巨大,但是傷敵一千,自損八百。

半聖巔峯的拳風打在趙思業和衛宇這兩個剛進半聖領域沒多久的小雜毛身上,結果自然是轟動性的,近乎秒殺的舉動正是讓在場觀戰的衆人倒吸一口涼氣。

如果說之前時萬代被馬德天一拳轟出十米算是具有震撼性的話,那麼時萬代此刻的這一拳,那就完全是驚天地泣鬼神了。

只見趙思業和衛宇劃過兩道還算飽滿的拋物線,從大廳正中央的位置,橫飛出去,具體飛出去幾米就不得而知了,因爲兩人的身體直接撞破了厚實的牆面,像是被**爆破了一般,兩人自然而然的從餐廳中飛出了“玩世天下”。

一招制敵,一拳秒殺,這是時萬代從秦楓身上學來的。

但是……

“哇!”剛纔還戰意凜然的時萬代,毫無預兆的噴出了一口鮮血,體內一陣熱血沸騰,像是要衝出體外似的。

傷敵一千,自損八百的後遺症,使得時萬代現在都感覺不到知覺,勉強的站立已經讓他費盡了力氣。

“這種不要命的招數,也只有你這樣的蠢材才幹得出來?”馬德天自然是看得出時萬代的異樣,大笑一聲,勝券在握的神情在臉上誕生,腳下一蹬,就向着時萬代衝來。

“給我動起來!”時萬代深吸一口氣,仰天怒吼,感覺自己的右臂像泰山一樣笨重,僅僅是一擡手都顯得那麼艱難。

“給我去死吧!”馬德天猙獰大笑,萬千雷電聚集在身上,整個人彷彿是一條雷龍,張牙舞爪而去。

衆人都有一種窒息的感覺,如果時萬代就這麼站着被打得話,毫無疑問,馬德天的這一招足以讓時萬代殘廢。

貴賓席上,錢振華想要出手,卻被況一世冷一眼瞥打斷:“如果你出手的話,隱藏在暗處的那羣人不會默默無聞了哦!”

砰!

兩人說話,戰局中已經爆發出了轟鳴聲。

衆人的視線都彙集在了一點,視線匯集點,並沒有想象中的血肉模糊,不過,場面依舊令人感嘆。

馬德天的一拳轟出,卻被硬生生的擋了下來,在馬德天的面前,一個漆黑的人影擋住了視線。

一拳,僅僅是一拳,讓馬德天這全力爆發的攻擊盡數無效。

秦楓的一條左臂,盤旋着漆黑的無妄真氣,彷彿擁有生命一般的氣息在整條手臂上和紫色雷電纏繞。

隱藏在無妄真氣之後的秦楓喘着粗氣,身上不下七八個窟窿,每一個窟窿裏面都流淌出鮮紅的血液,看上去分外刺眼。

微微擡起頭,秦楓的眸子瞬間變成了灰色,而在秦楓的身後,秦楓的身影更是霸氣,威風凜凜的虛空站立在十八根青銅石柱行程的異象之中。

死藏,二重天!


騰在半空的另一條手臂一抖,混世戟憑空出現,猶如擎天巨柱一般立在秦楓的身旁。

無論是實力,還是氣勢,秦楓的達到了鼎盛的狀態。

看到這一幕,馬德天的額頭竟然滲出了冷汗,這是一種對於同類王者的畏懼。

“兇道、魔道,還有一絲隱藏的霸道……”貴賓席的況一世眉目一挑,臉上出現了莞爾的笑容,“這小子,成長的空間似乎很大啊,有無妄真氣的融合屬性,只怕小六道全部融合也不是什麼難題!”

不僅是況一世,就連錢振華等人也是滿臉震驚,自從新生大比之後,這滿打滿算也才一個月,秦楓的成長速度,完全是用光速來飈的啊。

“跟你說過……跟着臧雲的決定,纔是明智的選擇!”秦楓的呢喃像是來自九幽地獄的魔音。

“哼,虛張聲勢!”馬德天痛斥一聲,雖然心中對此刻的秦楓多少有點忌憚,但是不得不戰。

連退幾步,馬德天深吸一口氣,一聲斷喝,祭出了道器。

也是一杆長槍,但是跟秦楓的混世戟比起來,倒是顯得平凡了很多。

雷神槍!

名字算是很霸氣,但是……

馬德天橫槍一指,對上了秦楓的混世戟,幾乎沒有任何用武之地便折斷了。

“怎麼可能!”直到此刻,馬德天才真正意識到自己跟秦楓的差距,不說秦楓現在帶來的威脅,就算馬德天剛纔面對時萬代沒有消耗這麼多體力,跟現在的秦楓比起來,還是稍顯不足。

死藏第二重天,那是開玩笑的麼?


當初跟臧雲一戰,秦楓冒險想要突破第二重都險些喪命,如今成功突破,實力當然是要成正比的。

秦楓的一槍,不僅折斷了馬德天的雷神槍,而且一槍深深的扎進了他的胸膛。

一指白日昇天!

沒入馬德天胸膛的混世戟戟尖,猛然爆裂開來,那威力,絲毫不弱於愛國者**。

總是馬德天的身體強度也能算是半聖,但是在身體裏面爆裂,即使是聖境的身體,也經不住這一擊。

這一聲爆裂下來,整個宴會都已經是一片廢墟了,當然馬德天的身體全都化成了煙塵。

只有宴會中心的那張貴賓長桌完好無損,在秦楓混世戟爆裂的一瞬間,況一世展開了罡氣護罩,將周圍十米的東西全都包裹在內,這才躲過了秦楓的這一擊。

但是,這也說明了況一世的實力遠遠在秦楓之上,而且不止高處一個檔次。

“秦楓,你……”

時萬代經過一段時間的恢復,身體也算是能夠行動了,即使現在戰鬥不了,但是簡單的身體機能還是可以運用了。

“你退開,戰鬥這纔開始!”

秦楓低聲說道,此刻的他臉上盡是蒼白,被水仙捅了七刀,秦楓幾乎沒有還手,只是簡單的將她禁錮,限制了她的行動。

但是水仙掙開束縛是遲早的事情,所以秦楓纔會選擇實力爆發,瞬間秒殺馬德天。

如此一來,現在秦楓只要將水仙制服,戰鬥就能告一段落。

“不愧是傭兵少主,我稍稍不留神,就幹了這麼多事。”水仙的臉上依舊帶着陰狠毒辣的神色,手中的三棱匕首猛然一戳,變成了一柄三尺長劍。

“你到底是誰?”秦楓含着聲音說道,在水仙的眸子中,秦楓看到了一絲陌生的感覺。

“我就是水仙啊,難道你質疑白天跟你魚水之歡的我麼?”水仙嬌笑的說道。

“我自然不會質疑水仙姨,但是我知道,你並不是水仙姨!” 權少奪情:落跑冷妻太難追 ,比之剛纔要冷靜了許多,“既然你們是七星時代候選人,那麼相對應的能力,跟七星時代成員差不了多少。”

易容!

被秦楓這麼一說,時萬代也反應過來了。

天雪星,龍傲雪就是易容高手,負責【七星時代】的暗殺和間諜。

如果一切如秦楓猜測的這般,那麼,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人就是天雪星的候選人。

“哎呀,你怎麼能這麼說人家呢!”

秦楓看着眼前這人長着水仙的容貌,卻擺出這麼風sao的動作,心神一定呢喃道:“現在,我更確定你不是水仙姨了,因爲……”

秦楓的話還沒有說完,手中的混世戟已經突飛出去,真是不用秦楓用手控制,在死藏模式第二重的狀態下,意念已經是以往的數以萬計倍,就算說是秦楓人體極限的一年爆發也不爲過。

“水仙”臉色一變,也怎麼會料到秦楓會突然出手,眼看着混世戟帶着濃烈的殺意向自己突飛而來,“水仙”花容失色,就像秦楓說的那樣,她擅長易容,但是本身實力卻不是很強,剛纔馬德天都被秦楓一擊斃命,“水仙”自然是不在話下的。

“希洛,回來吧,要是你出了什麼事,我可不好想燕子老弟交代啊!”

就在混世戟就要戳到那女人的嬌秀容顏上的時候,況一世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擋在了她的身前,雲淡風輕的一揮手,就把秦楓的混世戟擋了回去。

“一世哥哥,你別老把我當小孩子好不好?”那個被稱呼爲“希洛”的女人在臉上一抹,露出了一副少女容顏,長相可人,單單是論相貌,幾乎跟秦夢可一個級別了。

秦楓對少女的嬌嗔絲毫不在意,因爲……

況一世出手了! 見到況一世竟然出手相助,秦楓的心裏突然襲上了一陣濃濃的不安。

“你似乎……對你自己的實力很自信?”況一世臉上的笑容淡雅而清高,偏帶着一點點的輕蔑,略有一點俯視秦楓的意思。

“臭小子,我們見好就收,就算是開啓了死藏的第二重,面對況家人,你還是不夠看!” 蜜愛暖婚,總裁霸道成癮

貴賓席上的錢振華等人,也是替秦楓按捏一把冷汗,就算錢振華和冰凌、梅劍英同時面對況一世,也沒有必勝的把握,相反,輸的局面比較大。

“不過我並不討厭自信的人,畢竟,我們是同類!”沒等秦楓開口說話,況一世將臉上的笑容收斂,淡淡的說道,“你來這次宴會,想必是也是想知道壕城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吧?”

聽到況一世這麼一說,在場所有人都豎起了耳朵,錢振華等人亦是如此。

“帝墓即將開啓!”

短短六個字,讓在場的人紛紛倒吸一口涼氣,除了秦楓這個“外來人口”,所有熟悉壕城的人,都知道這意味着什麼。

帝墓!

壕城邊郊不足百里,就有一座曠世奇墓,相傳是某位帝境高手在閉關中渡劫未成,當場斃命,死後強大的道息四散,使得方圓百里都成了一座大墓。

而沒隔十年,帝墓都會開啓一次,凡進入帝墓能夠活着出來的,實力飛躍性的突飛猛進這是最基本的,還有少許運氣還好的,更是能得到曠世道器,絕世道丸。


“秦楓,別聽他瞎說,帝墓十年開啓一次,距離上一次帝墓大開,這才過了九年而已!”身後,時萬代是第一個反應過來的。

況一世轉身帶着希洛緩緩退開,淡淡的說道:“信不信自然是由你們自己決定,我能告訴你的是,我況家先祖以大神通將帝墓開啓的時間提前了,目的就是……報仇。”

“報仇”兩字在況一世的口中蹦出,卻在秦楓的耳中炸開,並不是秦楓自視甚高,但是秦楓的直覺告訴自己,這一次的帝墓大開,就是因爲自己,而況一世口中所謂的“報仇對象”,就是自己!

“我要去!”

沉思片刻,秦楓呢喃道:“萬代,你就不用去了,安心養傷就是了。”

“可是……”

“不用可是了,我這點實力,也許不是最強的,但是能夠勝過我的,絕對只有兩三個,就算髮生什麼危險,我自保還是不成問題的!”

看着秦楓和時萬代,況一世的嘴角重新泛起了輕蔑的笑容,打了一個響指,說道:“不想去的,請在三分鐘內離開,因爲……整個玩世天下已經開始向帝墓前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