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縛現在要求的真的不錯,就是希望蘇妙兒可以老老實實,安安分分的呆在自己身邊就行。

這次官縛是和秦凌予請長假出來的。

這些年官縛矜矜業業,從沒請過假,加上現在秦凌予已經可以正常行走,考慮到家庭氛圍的重要性,秦凌予二話不說就准這個假。

假期總共是二十天,這些事情處理完已經過去十六天。

剩下的四天時間,官縛到底是在乎奶奶的,所以前往官家老宅,陪著奶奶念經祈福,同時和奶奶說說蘇妙兒的好話。

蘇妙兒在家中的某天,正在客廳看電視,明月從外面進來。

「明月,急匆匆的,是有什麼事情,這次總不至於再是老太太過來抓我吧?」

「不是的,不是的,不是老太太,可是差不多。」

「這次來的是杜家的司機,說是杜家夫人想要和夫人喝喝下午茶。」

「那誰不知道杜恬靜喜歡軍長,這段時間,軍長和夫人的關係越是融洽,杜恬靜的心中越是嫉妒。」

「那杜家夫人,現在這個時候,請夫人過去喝下午茶,擺明就是鴻門宴。」

「夫人可絕對不能過去,要不打個電話給軍長,讓軍長過來處理,這件事情吧?」明月建議道。

蘇妙兒沉默片刻,就在明月準備撥打軍長電話時候,蘇妙兒將明月攔下來。

「夫人,這是做什麼?」

「不用和官縛說,杜家夫人再凶能怎樣,總不能直接殺人拋屍。」

「官縛這段時間已經很忙,別再為一點事情,打擾到官縛。」

「去和門口的杜家司機說說,就說再等片刻,等換身衣服,馬上下去。」

蘇妙兒話音落,放下手中的書,就上樓開始梳妝起來。

片刻功夫,蘇妙兒穿著一身絳紅色的旗袍,身姿搖曳的走出莊園,坐在杜家司機汽車。

蘇妙兒倒是想要看看,那個杜家夫人,究竟是有什麼想要和自己說的。

杜家近些年仗著曾今和官家的關係,在雲城混的已經數一數二,是雲城商業的龍頭。

而杜家的別墅,自然是異常豪華,這點從裝修當中都能看出,古典歐式的裝修風格,裝修起來,簡直像是在燒錢。

蘇妙兒由管家帶領著,來到後花園,杜家女主人——呂鈺彤,正在後花園的湖心亭中煮茶。

呂鈺彤看到蘇妙兒,朝著蘇妙兒招招手。

蘇妙兒不緊不慢,朝著呂鈺彤走過去。

「原來恬靜說的半點不假,蘇姑娘果真生的傾國傾城,難怪軍長願意為你得罪官家叔父。」

「杜夫人,論名號,應該喚一聲軍長夫人。」

「外面都說杜夫人溫柔識體,可是今天一見,真是失望,原來表面功夫都懶得做。」蘇妙兒淡淡的說。

呂鈺彤挑挑眉,只覺得這個蘇妙兒是個狠角色,說話這樣潑辣,一來就是高高在上的模樣。

「蘇妙兒,我們實話實說吧。」

「軍長夫人這個位置,原來就是應該屬於我們杜家的。」

「從前恬靜的姐姐去世以後,就該是恬靜嫁給官縛的,只是恬靜那個時候年幼,現在可以結婚,那你這個位置,就該讓出來。」呂鈺彤幽幽的說。

「這麼想要,問我做什麼,去找官縛,讓官縛離婚就行。」

「蘇妙兒,你!」

「要是官縛說得通,那找你做什麼?」呂鈺彤氣急敗壞的說。 第1361章蘇河路,88號

「那就請搞清楚,不是不想讓出軍長夫人這個位置。」

「而是官縛看不上杜恬靜。」

「請夫人轉告杜恬靜一聲,用盡陰謀詭計,可是官縛愛著的依舊是我,一定讓她非常挫敗吧。」蘇妙兒淡淡的說。

杜恬靜一直都在這裡,就在後花園湖心亭的後面,只是讓一層白紗遮擋著,蘇妙兒不曾發現而已。

現在杜恬靜聽到蘇妙兒這樣說自己,氣的直接就從外面站出來。

「蘇妙兒,真是夠不要臉的!」

「成為狐狸精是不是特別驕傲!」杜恬靜氣極喊道。

「恬靜,給我閉嘴!」

「現在是我與軍長夫人談話,哪裡有你說話的地方,立刻回去!」

「媽媽。」杜恬靜央求道。

此刻杜恬靜真想直接把蘇妙兒推下湖中,或者狠狠打她一頓。

「怎麼,現在連我的話,都不管用嗎?難道讓你父親親自過來抓著回去嗎?」

「下去!」

見媽媽已經搬出爸爸,杜恬靜產生害怕情緒,父親是杜恬靜見過最最嚴厲的存在,杜恬靜根本不敢招惹。

等到杜恬靜離開以後,呂鈺彤居然向著蘇妙兒道歉,「軍長夫人,真是不好意思,讓你看笑話。」

「沒事,總之官縛是絕對不會讓給杜恬靜,要是你們這次找我,就為這件事情,讓我們已經沒有再聊的必要。」蘇妙兒說著就拿起包包,準備離開。

「等等,等等!」

「我們還有商量餘地!」

「據我說知,這段時間軍長夫人是遇到一些麻煩。」

「軍長夫人似乎是在利用賴力夫這個私家偵探調查什麼事情?」

「這件事情與你無關!」蘇妙兒語氣有些激動起來,似乎是在擔心呂鈺彤調查這件事情。

「放心吧,對你那點破事,完全沒想要知道的興趣。」

「就是因為這件事情,導致讓老夫人恨上你的,導致讓老夫人差點將你溺死,所以這件事情對你非常重要。」

「只是這件事情,非常可惜,最後應該沒完成。」

蘇妙兒沉默不語著,有些震驚呂鈺彤的思維能力。

呂鈺彤和杜恬靜完全是兩種性格,呂鈺彤想的更加透徹,想的更加複雜。

在呂鈺彤面前,蘇妙兒的一些微表情,完全無法隱藏下去。

「說這麼多,究竟想做什麼?」蘇妙兒不耐煩的說,非常討厭這種主動權是讓呂鈺彤掌握的感覺。

「可以幫你,而我可以幫你。」

「金錢,人脈等等等等,都可以給。」

「只有一個要求,那就是離開就官縛身邊。」

「這個要求,對你並不難吧,畢竟壓根沒真正愛過官縛。」

「留在官縛的身邊,只是想要去調查那件事情吧。」

要是呂鈺彤是在幾個月前和蘇妙兒說這件事情,蘇妙兒可能會動心,可能真的就這樣不顧一切,直接和官縛離開。

可是現在不一樣,蘇妙兒看得出來官縛對自己是有感情的。

而蘇妙兒自己,蘇妙兒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只是內心深處,蘇妙兒不想看到官縛受傷。

而且經歷過賴力夫騙走自己三百萬的事,蘇妙兒對於這件事情的狂熱程度已經開始減少。

瞧著呂鈺彤的思維,簡直比賴力夫更加狡詐,蘇妙兒很清楚自己不是呂鈺彤的對手。

更何況當時是在追殺的狀態,弟弟身為男丁,離開家的時候,只有十二歲,可能早就已經死亡。

蘇妙兒不想再將時間浪費到這裡,所以堅定的搖搖頭。

或許從蘇妙兒讓官縛從冰冷的池水當中救起的時候,蘇妙兒的這條命,就有一半是屬於官縛的吧。

「什麼意思?籌碼不夠?那你想要什麼?」呂鈺彤疑惑的問。

「什麼都不想要,不要以為很清楚每個人在想什麼。」

「官縛在我心中非常重要。」

「除非官縛讓我走,不然,休想將我從那個位置趕下去」蘇妙兒起身,朝著外面走去。

呂鈺彤的手緊緊握成拳,不愧是官縛看上的女人,倒是真的有些意思。

「媽媽,蘇妙兒都要離開,怎麼我們都不追上去,難道就這樣眼睜睜的看著蘇妙兒離開嗎?」杜恬靜在湖心亭外面,看到蘇妙兒暢通無阻的離開,立刻跑到呂鈺彤的面前,著急的問。

「不然呢?」

「難道殺死蘇妙兒嗎?」

「那官縛馬上要把我們整個杜家查封。」

「恬靜,不是媽媽說你,什麼時候,可以和你妹妹學學。」

「不過就是一個三十多歲的老男人,居然都勾不到手,真是沒用。」呂鈺彤按按太陽穴,不滿的說。

杜恬靜死死的咬著下嘴唇,滿滿都是挫敗感。

蘇妙兒從湖心亭離開,需要路過客廳。

剛喝過幾杯花茶,蘇妙兒問起女傭,洗手間在什麼地方。

女傭指一個方向,蘇妙兒朝著那個方向走去。

只是從洗手間出來,蘇妙兒竟然有些迷路。

順著自己記憶的方向朝前走去,這是蘇妙兒看到落地窗前,站著一個男人。

男人看著背影就是非常年輕,一米八幾的身上是行走的衣架。

「請問,出口是在哪裡?」

端木洛聽到一道清麗女聲,轉身看去。

在看到蘇妙兒長相時候,端木洛有些震驚,直接愣在原地。

「請問,知道出口是在哪裡嗎?」

端木洛一步一步朝著蘇妙兒走近,就在蘇妙兒奇怪時候,端木洛一把握住蘇妙兒的手,朝著二樓客房方向走去。

「喂,喂!」

「幹什麼!放手!」

「不要死,那就住嘴!」端木洛惡狠狠的說。

然後直接帶著蘇妙兒走進自己客房,一把將她壓在門上。

「叫什麼名字,家裡有什麼親戚,今年幾歲?」

「該死的,放手,知不知道我是誰呀?憑什麼這樣質問?」蘇妙兒同樣不甘示弱的問。

「蘇河路,88號,是什麼地方,知道嗎?」端木洛再次反問。

這個問題問出口,蘇妙兒愣在原地,連呼吸都是輕起來。

蘇妙兒有些分辨不清,眼前這個男人究竟是誰。

蘇河路,88號,這個地址,蘇妙兒永遠無法忘記,這是自己十五歲前的家呀。 第1362章端木洛

在那個家裡,有爸爸媽媽,有弟弟,到處都是充滿歡聲笑語。

可是現在那個地方早就夷為平地,早就成為一片廢墟。

那是蘇妙兒嚮往,卻再不敢過去的地方。

見蘇妙兒不說話,端木洛繼續說道,「那裡是天堂,那裡住著一對夫妻,生養一對姐弟。」

「他們善良,和諧,家的外面有遊樂園,有滑滑梯,家裡有隻金毛犬,憨憨的,特別可愛。」

「周末的時候,姐姐去學京劇,弟弟去學跆拳道。」

「弟弟說姐姐很漂亮,將來很多壞男生打姐姐的主意,所以弟弟一定要變強,將來保護姐姐。」

蘇妙兒在聽到端木洛這番話的時候,眼眶已經開始發紅。

不可能有人知道自己家裡這麼多事,唯一的解釋,就是眼前這個男人,就是和自己失去聯繫整整十年的弟弟。

端木洛看著蘇妙兒這個反應,就知道自己沒認錯。

「姐姐,是我,是我蘇蔚然。」

聽到這個名字,蘇妙兒直接緊緊抱住蘇蔚然。

「蔚然,蔚然,這些年在哪裡?為什麼姐姐不管怎麼找,都沒找到你呢?」蘇妙兒哭著問。

「姐姐別哭,這些年過的很好,現在已經改名叫做端木洛。」

「當年受到迫害,我們連住的地方都找不到,然後就想著去找份工作,結果讓人騙走。」

「可是幸好後面遇到一戶善良的家庭,是他們收養的我,讓我讀書,給我改名。」

「後來找過你們,可是怎麼都沒找到,最後他們帶我出國,直到最近剛剛回來。」

「姐姐,那你呢,媽媽現在好嗎?」端木洛詢問道,這些年,端木洛每每午夜夢回,最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媽媽和姐姐。

聽到端木洛提到媽媽,蘇妙兒的眼淚更加不要錢似的掉落下來,「媽媽早在八年前就已經去世,去世的時候媽媽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啊,死前,媽媽一再囑咐,讓我一定要找到你的,好在現在我們終於見到,看你過得這樣成功,那媽媽心中一定非常高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