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章恭敬的將林宗送到住處.拍著胸脯保證安撫鐵峽城動蕩的任務交給他了!

其實鐵峽城還有幾個當家的主薄,但宋章為了在林宗面前表現一番,將幾個主薄呵斥一通趕出去,廢寢忘食的將所有事情大攬特攬,工作的熱情度,讓幾個主薄為之汗顏。

房間內。林宗將申屠監軍的屍體放在地上。

「宗。你要這屍體.是不是有什麼古怪?」蔣雲眨著美目,奇怪道。因為要突破仙武級的關係,她身上也多了分普通武者沒有的飄渺味道。

一旦踏入仙武境界,便能脫胎換骨,壽元增至三四百年。超過天級大圓滿一半壽命。

林宗溫柔的看了蔣雲一眼。蔣雲這些日子的努力他都看在眼裡。只要沒人的時候,一定躲在隱龍空間中修鍊。為何如此,他心知肚明。

蔣雲看似溫良與世無爭,實則內心堅毅之極。為了不使容顏枯老,為了更久一些與自己待在一起,為了與時間掙命,她幾乎想每時每刻用在修鍊上。

以她的資質,原本是不可能突破仙武級的,可她要保持年輕容顏又必須在近幾年內突破,壓力之大.比自己更甚。

好在.林宗將能用的靈藥都放在了她身上,以及隱龍空間的五倍時間作用,終於可以保證她近幾年領悟.道,力,一舉突破到仙武級境界。介時再要突破.就要看蔣雲的機緣。

「你自己努力就好.不要太苦了自己。,.林宗輕輕撫著蔣雲的髮絲,暗道:「希望彼岸之花能夠覺醒她的本源之力吧。」雖然他一直這麼安慰蔣雲,實則心中也沒把握。仙武級之上的境界,一步一登天,不是靈藥好了就能突破的。

要突破,機緣.資質,悟性,一樣不可或缺。

心中想的林宗自然不會說出來,看著申屠監軍的屍體笑道:「不錯。這具屍身不是有古怪,而是大有古怪!你看!,.

林宗手指輕輕向著屍身一劃,撲哧一聲,屍身上一根手指斷掉。佃徊m一道詭藍色液體流出。濃烈刺鼻的味道頓時瀰漫整個房間。

「啊!」蔣雲捂住嘴鼻。

林宗蹲下身子,目光淡淡的落在屍身上:「他體內能量波動不僅詭異,而且堅韌。這麼有力度的能量波動,我只知道一種能量比得上它。」

「宗。你說這屍體中的能量能比上本源之力?」蔣雲會意道。

林宗點點頭:「和本源之力相差無幾。哪怕是變異真元也比之不上。」

頓時蔣雲明白了林宗的擔心:「你是說,申屠世家的弟子都有這種力量?可是,如果他們有這麼可怕的力量,為什麼南唐帝國的人都沒發現?」

「不錯……

林宗也有些奇怪。沉思了一會兒,緩緩道:「或許我們猜測是錯誤的。不過也不排除我們猜測的可能。外界空間突然發生變化,有的物種進化,有的物種被削弱,申屠世家或許就屬於進化一類。」

「那,那申屠世家豈不撞大運了?可是,為什麼所有人類力量被削弱,反而他們申屠世家的人卻得到進化呢?」

林宗皺皺眉,緩緩搖了搖頭。這些詭異的事情從沒有遇到過,僅憑猜測是無法判定的。

「放心吧。就算他們申屠世家全是這種力量,我也不怕。再強他們還能強過菲爾德親王?..雲姐,你進入隱龍空間直接閉關吧,這一段時間就不要出來了。」林宗笑著安慰道。

提到菲爾德親王,林宗心中冥冥有種感應,這個所有事情的罪魁禍首,或許再出現在世人眼前時,恐怕要讓大陸為之震驚了。

搖搖頭,安慰蔣雲進了隱龍空間,林宗拿出為數不多的幾顆星辰石煉化起來。

經過這些天查探各種資料,都沒有查到有關於星辰石的信息。包括一些其餘仙晶礦脈的信息,似乎都沒有這種星辰石出現。

「煉化完這些星辰石,我的法則力量比原來強大近十倍,應該心滿意足了。煉化完這些星辰石后,就著手提升法則力量境界吧。等進入法則四重浪境界,那才是法則之力的根本強大。」

「還有,那些鬼影幽魅資源也要利用。強大靈識,加快法則的煙花速度。」

「原本需要幾年乃至數十年才能突破,有子強大的靈識,應該大大縮短。」

想著,林宗眼內泛過一絲笑意。若論天下間誰最幸運,恐怕非自己莫屬了。自己在資質.自己的能力,自己的機緣,全是這塊隱龍玉牌帶來的。

誰能想到,當初分外不起眼的傻小子如今已成長到大陸最頂尖之列的人物呢。

一抹淡淡的笑意閃過,林宗漸漸沉浸在法則之力增長的快感之中

兩天後,在宋章的帶領下,林宗帶著東方拓,柳大海兩人通過鐵峽城短距傳送站,直接傳送到北疆行省省府北疆城。

這次沒有帶來洛雲夫婦等人,全部被留在鐵峽城。一是照顧古河村眾人,二是他們先探探路。

等柳大海授完軍銜,他們要幫助東方拓奪取東方家族的家主之位。待東方拓掌握了大權,再將古河村眾人接過來.介時會成為東方拓掌控家族力量的一股助力。

來到北疆城,要等柳大海授銜的原因,所以還要在這裡待兩天。

被宋章安排住下后,宋章馬不停蹄的跑出去。一臉亢奮.更新手打一溜煙腿腳打擺的跑進省招待府邸。「功勞,功勞啊口全是我的功勞!」

自從找到林宗后,他就沒告訴過第二人。他可不傻,找到連皇家老祖宗都要招待的客人,這是多大的功勞?

宋章瘋癲跑進來的時候,顏總管正神情泰然的躺在仰椅上,五六個侍女各端著一些食物慢慢伺候,微眯著眼睛,輕嚼慢咽,愜意之極。

因每不能人道,他這一生的樂趣不多。

若是喜歡什麼,除了權力也就是天下美食了。

在皇宮的時候因為要伺候各個主子,還要應付來自各方的明爭暗鬥,極少有安逸享用美食的時候。這次來北疆行省.沒別的目的就是準備享受一段時間。

至於什麼尋找畫中的人,他認為是一個笑話。南唐帝國那麼大地方,人家幹嘛來北疆行省。而且聽上面傳聞,人家來沒來南唐帝國都不知道呢。

因此這些天他很安逸,連飲食也上升到一種藝術文化的地步,不僅要求色香,味,器具等,還特別要求著裝和周邊環境問題。這幾天服侍他的丫鬟都知道,這個老太監要求極為苛刻,特別是用餐的時候最不喜歡受人打擾。犯戒的基本被送到城外了。

大家都知道外面是怎樣一個世界,人類僅能和鬼魅在城內相持,外面都是鬼魅和動物的世界,出去后再回來的希望渺茫。

不僅是對下人,老太監誰的賬也不買。上次府主等人前來拜訪,正趕上老太監用餐的時候,當井老太監陰著臉把人請進來,曰,咱家飲食從未為外物所動「細嚼慢咽吃完后。又讓人備了數桌豐盛酒食,嚴厲辭色要.請.一行人用餐,結果事兒沒談成,府主等人墊著肚子讓下人抬回去了。據說好幾天都沒下床。

這事兒之後,一聽到.咱家飲食.幾字,北疆城俱是一片不寒而慄。

而今天,宋章似乎高興過頭了,嘭的椎開門闖進來。幾個侍候的丫鬟紛紛捂住嘴巴,露出無比恐懼的眼神。

顏總管一張老臉青黑,啪將一塊美味糕點拍在桌子上:「看在你有恩咱家份上,咱家不想多難為你.以後這深庭府院你就不用再來了!」

「顏,顏總管,我還沒給您說事兒咖...」宋章僵著臉。媽一的,老太監,總要等老子把話說完吧。

「出去!出去!」老太監臉色發青,氣機不穩,有發功的跡象。「咱家飲食從未為外物所動!」

宋章撇撇嘴。「好.顏總管您忙,我出去了。那個啥,告訴您一件事情,您那張畫上的人下官不久前看到一個很相像的。」

說罷,抬腳晃著走出去。哼哼著小曲眯眼瞥著街外一個樓閣。嘿嘿一聲冷笑。你看我笑話,本人又何嘗不是拿這件事立威?

街外閣樓上。

「府主大人,他進去了,又出來了。好像顏總管沒有像您似的整治他?」一個軍裝革皮的黑臉漢子看著省府府主不解道。

府主神態自若斟上茶道:「呵呵。我竭力掩蓋顏總管這一習慣,就是賭宋府尹或許不知道闖進去。現在看來很成功。不需要罰他,只需要顏總管對他印象大壞就已經足夠了。」

黑臉漢子一臉欽佩:「府主大人您神機妙算,下官佩服!那省府將軍名額因您這一計又有懸念了啊。下官佩服府主大人您的崇高智慧.下官敬您一杯!」

「哈哈,好說,好說!」

兩杯一碰,黑臉漢子表示尊敬一杯喝滿,隨即黑臉漢子彷彿見了鬼般表情,大眼瞪著外面,喉嚨一口酒咯咯噗噴了府主一臉。忙給懵了的府主擦拭了一下,驚叫的指著宋章方向:「大人,您看!」

府主有些不信的向外一看,頓時眼睛瞪圓。只見顏總管已從宋章後面追了出來.勾肩搭膀,兩人搖搖晃晃向外走去。

「這老傢伙不是說.飲食從未為外物所動.嗎,我沒眼花吧?」府主臉上十分精彩道。

住進北疆城后,林宗的生活很精彩,也很無奈。他不想插足到任何權力爭鬥中去。可惜他這一動身便身不由己了,彷彿整個天下都跟著動起來。

先是一個老太監喜極而泣的拜訪,隨後一個個自稱是某某府官某某將軍前來,這一省府官員可比一城官員多多了,林宗那有時間應付。最後全交給柳大海處理了,反正有助於柳大海站穩腳跟。一舉兩得。

可是最後的事情的發展有些出乎林宗所料,第二天所來的客人一個比一個規格高,竟不是北疆行省的官員了。那什麼行省什麼家族的,林宗聽不明白,可是東方拓聽后一個個恭敬接待。據東方拓所說,這些家族很多都申屠世家弱。林宗也不好都得罪,讓東方拓負責接待。

最後顏總管歸來后一通解釋才明白,原來找到自己的消息稟報至皇宮后,頓時在皇宮引起了劇烈的轟動。那些大家族有在皇宮任職的官員,因此很多都得到了消息匕

「林宗大人。老祖宗和皇帝陛下都吩咐下話來.唐龍太子殿下將會親自過來接您。」顏總管最後恭敬道。

林宗皺皺眉。去皇宮之前他必須把東方拓在東方家族的地位確立了,然後讓古河村眾人傳送過來才行。「顏總管,去皇宮之前,我還有一件事情要辦。」

「大人您放心。」顏總管邀功般一笑:「為了您方便行事,皇帝陛下特賜了柳大海將軍.二監軍將軍.爵位。」

林宗有些不解的看向東方拓。東方拓瞪了瞪眼睛,苦笑著羨慕道:「殊榮啊,殊榮。先生,省府最高的.監軍將軍,按皇室的品次來算只是三級監軍將軍,有調動全國任何一個城池的軍權。而二級監軍將軍則有能力號召一行省所有家族的權力,等於間接的調動了一行省的軍權。由統領提升上來的.這是全國首次一例。」

[記住網址.三五中文網] ?這幾天東方拓高興壞了。.比柳大海拿到『二級監軍將軍』官銜還高興。

經過大喜大悲,沒人絲明白他的心情。當初被二伯表弟出賣,如奴隸一樣被販賣到北夜帝國,兩年折磨讓他生不如死。很多次他都想過自殺。

但最後他仍堅持了下來。他活至今,便是期望有誰稍一則信息回東方家族,不為誰搭救自己,只求揭露某些人的卑鄙和無恥。他已是無用之身,只求心愿已了,便可死亦可瞑目了。

回到南唐帝國對於他來說只是奢求。所以他從未想過。當初全身經脈粉碎,功力全無,僅吊著一口氣,回天乏術。哪怕北夜帝國放他,他還能走幾里路?

或許他二伯等人就是明白他的情況,所以才安心讓他在這裡受盡屈辱和折磨吧。

真是好狠毒的心腸啊。

想想,東方拓不僅迎天大笑。

「誰又能想到.恐怕你們永遠也想不到我東方拓有朝一日竟會碰到先生,最後為先生所救吧!」

「現在我東方拓不僅回到南唐帝國,更是突破了帝級境界,覺醒了舉世罕見的本源之力!你們,又可曾想到?恐怕永遠也猜測不到吧!」

「三天!三天後,家族之位之爭,我東方拓就會歸來!介時我的好二伯,我的好表弟,你們就能見著我了!哈哈哈哈!,.東方拓眼內閃著瘋狂的笑意。

林宗本想馬上前往東方行省。

不過聽東方拓要.一舉驚人」便耐下心思又在北疆城小住幾天。總要看到東方拓拿下家主之位才可安心去皇宮一趟。

不過這幾日他也沒閑著。

每一天總會抽不少時間去城外,接連抹殺一些鬼影幽魅來壯大他的靈識。外界的變化,總隱隱讓他感到潛在危機,唯有提升自己實力才可平復心中的那絲悸動。

不過連他都沒想到,他這幾天的行動被好事者看在眼裡,頓時讓諸多人會錯了意。

身為皇室貴賓,他一舉一動受北疆行省上上下下官員關注。原本林宗閉門謝客.諸多官員嘴上不敢說什麼,心裡總會發些牢騷的。但偶爾一次,一個小隊在城外發現了林宗抹殺鬼影幽魅的影姿,頓時引起了北疆城的轟動。

府主大人等上上下下的官員們俱是感到羞愧。原來這位大人竟有著如此正義之感。

許多人思索開來。這位皇室的貴賓大人不見自己有沒有這方面原因?

於是接下來反擊幽靈一族的行動在北疆行省展開了。浩浩蕩蕩。一時間鬼影幽魅肆虐的氣焰被打擊下去。雖然付出不小代價,但總抑制了鬼影幽魅的成長。

接下來不少行省得知了北疆行省的壯舉,紛紛打探。最後自然查探到林宗身上。經過層層分析,這些行省紛紛驚出一身冷汗。

此人是皇室的貴賓,然每每戰在第一線,這表示了什麼?會不會是皇室的態度?會不會是皇室對他們畏首畏尾不滿了。

越想越怕,頓時不少行省都展開了行動。悍不畏死之下總有收穫,一系列行動不僅讓各個行省收回不少地盤,更是大大阻擊了幽靈一族的進攻速度。

皇室得知這一消息瞪目結舌。查清原因之後,對林宗感激更甚。

林宗自然不知道自己引起的一系列事情。每一天,隨著不斷掠奪資源,他都感到自己靈識的瘋狂增長。現在,他不像以往吸收鬼影幽魅超過自己的靈識極限。每次吸收保證當天可以消化即可。

來北疆城五天.第一天吸納六隻先天級鬼影幽魅,第二天吸納八隻,第三天吸納十一隻,第四天吸納十五隻,到今天,已可吸納二十隻!

隨著靈識的壯大,每一天吸納鬼影幽魅的數量都在增長。林宗越發感到對法則之力的推演越加容易了。

有了動力,林宗自是不敢懈怠。星辰石已經用完了,他只有依靠強大的靈識推演法則境界。如此壯大靈識,他相信進入法則四重浪境界指日可待!一旦他突破四重浪境界,那麼菲爾德親王再不是威脅。將來大陸出現什麼變故也有一分自保之力了。

沉浸在修鍊中很容易忘卻時間,當東方拓找上來的時候才知道,明天便是東方家族爭位大比之日了。

第二天,林宗帶著東方拓和柳大海準備前往東方行省。不過半途顏總管追了上來,笑眯眯道要出一份力。別看顏總管是一個太監,修為上絕對逼近了聖君那一層次,否則也不會被皇室委任總管。

有這麼好的打手,林宗當然不會拒絕。於是在府主大人等人的恭送下,一行人通過傳送陣來到東方行省的申天城。

申天城是東安行省的省城。各大家族都在這裡建造了府邸。東方家族總部便在這裡。不過與其它行省內並立不同,這裡出現一個一家獨大的超然世家申屠家族。

特別是這次抵禦鬼魅一族有功受到皇室褒獎,申屠家族更是如日中天。申天城只要一提,申屠,二字,所有家族變色。人人慎言。

今天申天城很熱鬧。林宗等人走在路上,發現很多衣裝華貴之人三三兩兩向東方家族府邸行去



「東安大哥。

看樣芋有不少人去給你們東方家族捧場啊。」柳大海看著人來織往的人群笑道。

東方拓收起緬懷神色:「東方行省,東方行省。這裡之所以叫東方行省,全是因為我們東方家族曾是這裡的最大家族。而現在,昔日繁榮已經不在了,上任家主,也就是我的父親再怎麼努力也只能讓東方家族保持一流家族地位而已。」

「哦?」柳大海安慰道:「東方手機整理~大哥放心,東方家族遲早會崛起的!」

顏總管不緊不慢跟在林宗身後笑道:「你們東方家族不是已開始崛起了嗎?」瞄了瞄眼睛看向走在前方的林宗。

東方拓眼睛一亮。神色隱隱有些興奮。是啊,這次我回來不是報一箭之仇重振東方家族的么。有先生幫助,東方家族復興指日可待啊。甚至申屠世家都別想阻擋!

林宗淡淡一笑口「你們可發現這申天城與別的地方有什麼不同?」

「不同?」幾人詫異的感應了!會兒。柳大海驚呼道:「這裡的靈氣都在向一個方向匯聚!」

顏總管點頭:「不錯。我感應到一處地方靈力很濃很濃,其餘地方靈氣密度一般。」

東方拓沉著臉道:「那個方向是申屠世家的府邸。」

「很有意思啊口看來申屠世家不是一般的超過你們。」林宗笑道。「申屠家族能布得起超型聚靈陣,而其餘家族僅能布下一般聚靈陣。嘿嘿口你們的修鍊差距將是數倍之差了。從這仙晶數量上,你們就遠遠落後了。」

東方拓沉默下來。忽地抬頭渴望的看了林宗一眼。他希望先生真能撤倒申屠世家,否則他們東方家族永遠不會發展起來。

「到了!」東方拓一抬頭看到了熟悉的府邸。幾人淡淡一笑,也沒理會查探請帖的幾個下人,輕輕一閃在下人眼前一花的時候便走了進去。

「東方家族,我東方拓又回來了!」

看著熟悉的廣場,東方拓神色激動。

此刻賓客差不多到齊,圍著廣場坐了一圈,紛紛議論著今天家主之位爭奪的事情。有人嘆息,有人幸災樂禍。

「我就說吧,今天哪裡是爭奪家主之位?恐怕是東方綠水和東方諾他們父子自說自演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