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星海擺了擺手,“無爲道友有話但說無妨。”

無爲子猶豫了一下,說道:“之前有個清風山弟子找到我,給了我一件東西,讓我當着大家的面交給張道友。”

宋星海一愣,疑惑的問道:“哪個清風山弟子?什麼東西?”

無爲子從口袋裏掏出一個手指大小的東西,遞給了張誠,“貧道對清風山弟子也不熟悉,而且那人把東西給我之後就走了,喏……就是這個。”

張誠接過看了看,發現是個u盤,想了想擡手扔給了華龍。

“打開看看。”

酒店房間裏就有電腦,華龍開了機,將u盤插上去點開一看,發現裏面只有一個視頻文件。

衆人一見,都忍不住好奇圍了過去,宋星海也莫名其妙的站在旁邊。

點開視頻,一個二十多歲的男人出現在畫面上,清風山的弟子一見,立刻有人喊了出來。

“這不是廣運師兄嗎!”

宋星海的心裏咯噔一下,隱隱感覺到不對,擡頭四處一看,發現廣運並沒在人羣裏。

廣運的聲音從音響裏傳出,說的正是自己受宋星海指使,使用西洋法術迷惑林婉兒的事,還把宋星海打算利用採補之術奪取林婉兒靈根,藉此打擊張誠的事一件不落的說了出來。

廣運在視頻中說,他當時是被宋星海強逼着做下這些事的,並不是自願,事後因爲承受不住內心的煎熬,所以錄下這段視頻交給無爲子,然後又暗中通知了張誠,想以此來彌補自己的過錯,揭穿宋星海的真面目。

手機站: 在孟國慶看來,蕭晨無疑就是整個詛咒世界中最天才的人物!他知道這個評價很高,但是他認爲卻是很正常的!因爲起碼他知道,就算是三巨頭在初始進入詛咒世界的時候,也是不如蕭晨的!連三巨頭都不如蕭晨,那還有什麼人能比得上蕭晨?起碼他孟國慶想不出來。

而面前的這個借屍還魂的“王順宇”很顯然就被他當成了一個聽說了蕭晨的厲害之後,想要看看蕭晨樣子的強者,而強者當然就是想要將蕭晨收做小弟,或者是將蕭晨除去這兩個可能,小說中不都是這麼寫的嗎?

孟國慶皺着眉頭,不知道該怎麼做,他現在是非常猶豫,因爲他還搞不明白這個人的意圖。要是他想要詔安蕭晨,那就是一件好事。起碼東方小白的傷勢他應該會幫忙,每一個頂級執行者都是依附在三巨頭之下的,所以不管這個人是誰,都一定能夠聯繫到三巨頭來幫忙!

但是要是這個傢伙想要對蕭晨不利怎麼辦!?這種可能不是沒有,有人見到蕭晨崛起速度如此之快,然後對其心生忌憚,所以打算趁着他還弱小的時候除掉他,也算是除掉了一個後患!

要知道,在詛咒世界中,人類最大的威脅是鬼魂,但是其他人類對執行者的威脅一點也不小!不說執行同一個任務的執行者,就算是任務世界中的那些土著,對執行者來說威脅也不小。

什麼手槍炸彈。甚至導彈之類的,就算是執行者擁有不死之身,也不敢輕舉妄動。因爲使用不死之身恢復肉體也是需要詛咒之力的。更何況大多數的執行者是沒有不死之身的。

不過相比較起來。執行者對其他執行者的威脅更大!因爲執行者大多都有詛咒之物,使用詛咒之物殺人,那可是真正的神不知鬼不覺就能完成的。要是這樣一個頂級執行者想要除掉蕭晨,那麼簡直是太輕鬆了!

也正是因爲這樣,孟國慶纔不敢輕易的將蕭晨的情報說出來。孟國慶眉頭緊鎖,他現在很矛盾。因爲他害怕這個頂級執行者是那種脾氣暴躁的傢伙,一言不合就直接出手。自己要是隱瞞蕭晨的信息,會不會連累上自己!

不過出賣蕭晨。他孟國慶自問還是做不到的。不說蕭晨本身在三十三號島上的受到陳宏的看重,單單是蕭晨本身的實力就讓他不敢輕舉妄動。而且他也不想揹負上一個出賣隊友的罵名。否則就算是事後蕭晨和陳宏他們都不找孟國慶的麻煩,他在三十三號島上也呆不下去了。

“不行,我不能告訴你!”孟國慶想了一下。終於堅定的說道。他這樣說也是有理由的,首先,假如對方是來殺蕭晨的,那麼就算是他出賣了蕭晨,將蕭晨的消息告訴了對方,那麼對方也不一定會放過他,這樣的人殺人是不需要理由的。而假如對方是看重蕭晨的能力,那麼就是懷着善意來了,那麼就更不會對自己怎麼樣了!

果然。孟國慶從對面那個“屍體”的眼神中看到了讚許的神色,孟國慶已經確定了對方的確是懷着善意來的。不過他現在更加矛盾的是,王順宇死的不明不白。而這個傢伙更是借屍還魂,這樣的一幕被他們看見了,兩方可就是完全處於對立面了,對方現在可是被安上了一個鬼魂的身份,這樣一來他又要怎麼和蕭晨進行接觸呢?

“雖然我知道你是擔心那個小傢伙的安全才不想將他的消息告訴我的,但是我還是必須讓你說出來。因爲那個小傢伙現在所面臨的危險可不是他能夠應付得了的。”突然。孟國慶的意識中又一次響起了那個聲音,還是從那具“屍體”中傳來的。

“蕭晨處於危險之中?”孟國慶懷疑的看了一眼“王順宇”。他有些不能確定這個人的來意了。他是怎麼知道蕭晨處於危險之中的呢?要知道,就算是這一次任務是高級任務,但是蕭晨現在也已經成爲高級執行者了!

對於蕭晨這樣一個擁有蕭晨和寄生類詛咒之物的高級執行者來說,應該不會遇見什麼他應付不了的危險纔對啊!要知道,蕭晨的那個變態的血統,可是能夠讓他死而復生的。

“嗯,感應到了!”孟國慶還沒有想明白到底是怎麼回事,突然那具“屍體”突然小聲說道。雖然是小聲,但是孟國慶的身體可是經過血統改造的,比之很多年輕人的聽力還要好上不少,當然不會聽不見這句話。而“王順宇”在說過這句話之後,竟然直接就消失不見了。

孟國慶臉色一變,他趕緊通過意識傳導器將自己這邊的發現傳遞給了蕭晨,之前那個人在這裏的時候他不敢傳話,生怕被對方順藤摸瓜將蕭晨找出來,但是現在,很顯然對方已經發現蕭晨的蹤跡了,而且已經去找他了!他必須要讓蕭晨有個準備。

蕭晨在走過三樓的時候,並沒有什麼發現,倒是東方小白感覺到有些不對勁。但是她的血統卻並沒有發出警告,也就是說他們此時應沒有危險,所以東方小白也就沒有將自己的發現說出來,更沒有將其放在心上。

而當他們上到了五樓之後,一個人影突然從牆壁中鑽了出來!看他的樣子,正是已經死去的王順宇!

“嘿嘿,小傢伙還聽警惕啊,不過我的手中有那個東西,應該不需要靠近,不過爲了保險起見,還是應該接近那個小傢伙弄點東西。”說着,那個人影有閃回了牆壁之中小時不見了。

而過了兩分鐘之後,竟然從虛空之中又一次出現了一個人影,而這一次的人影赫然還是剛剛的那個“王順宇”!王順宇低頭感應了一下,然後眉頭似乎皺了一下,不過由於他是一具屍體,所以並不能看清楚他真正的表情。然後,“王順宇”又消失在了虛空之中,不知道去了哪裏。

蕭晨他們對此毫不知情,哪怕是血統已經經過異變進化的東方小白都沒有半點感應,他們只是一直向上走去,一直來到了那兩個裝神弄鬼的傢伙混到的地方,不過地面上卻只留下了一灘血跡,兩個人卻是不知所蹤。

肖磊深深的吸了一口氣,他現在非常的害怕,不過卻不敢表現出來。因爲他知道,一旦自己表現出絲毫害怕的意味,那麼他就會被蕭晨送回一樓孟國慶的家中。但是他不想回去,正像他所說的,他想要照顧蕭晨和東方小白他們!哪怕只能爲他們擋一下鬼魂的襲擊也值了。

東方小白蹲下身,用手指蘸了一下地面上的血跡,然後閉上眼睛仔細的感應了一下,說道:“那兩個人應該還沒有死!只是不知道被鬼魂拉倒哪裏去了。”東方小白的血統在進化之後就多出了一些功能,現在這種通過血液探查對方生死情況就是其中之一。

聽了東方小白的話之後,蕭晨將目光投向了六樓的那件鬧鬼的房間之中。這件房既然早就被認定爲鬧鬼的房價,那就不是一點道理都沒有的。雖然確定了是那兩個傢伙在裝神弄鬼,但是屋中有鬼的可能也是很大的!

這間屋子的門已經被東方小白和李澄婉給暴力破解了,此時正是敞開着。蕭晨沒有貿然進入,而是讓他們先在這裏待着不要動,他自己親身去探查一下。

之所以不用自己的殭屍分身,就是因爲他的意識只能在其中之一的身上,要是用殭屍分身去探查,那麼他的本體就必須要昏迷過去。這樣一來反而更加危險,還容易拖累東方小白他們。

蕭晨慢慢的走進了屋內,雖然沒有讓殭屍分身獨自去探索,但是他還是將殭屍分身帶在了身邊。此時的殭屍分身就在他身邊的虛空夾縫之中,隨時都可以出來支援他。而另一個殭屍分身則是和東方小白他們待在一起,假如蕭晨受到了不可承受的傷害,那麼就會立即通過另一個殭屍分身復活,東方小白他們也能爲他爭取一些時間,緩過那一段靈魂融合的痛苦。

這件房子並不小,大約有二百多平米,三室兩廳一廚兩衛。蕭晨剛一進門,就是一個小客廳。在客廳中,各種家電一應俱全,應該是那兩個傢伙買的,畢竟他們每天在這裏裝神弄鬼,不能出屋,只能在屋裏看看電視什麼的。

而就在蕭晨走到一個小沙發的前面之時,電視突然亮了起來!蕭晨嚇了一跳,趕緊做出防備,但是卻並沒有發生什麼。蕭晨知道,電視亮起一定不是偶然,於是他就開始看向了電視中的內容。

一看之下,才發現電視裏面竟然正在播出一部恐怖電影。而且還是蕭晨非常熟悉的一個電影,那就是《貞子》!這部電影他看過好幾遍,其中的每一個情節都很熟悉,而此時正在播的就是貞子從電視中爬出來的情景!()

ps:前段時間更新一直不穩定,這幾天也一直都沒有寫。主要是因爲應對考試。

現在已經考完一科了,剩下的考試最近的也要下下週才考,所以又能輕鬆一陣了。這幾天就會恢復更新,希望大家都回來訂閱吧。前幾章的訂閱已經直線下降到我都看不下去的地步了。 侯淨山不理他,目光轉到張誠身上,略帶不屑的說道:“張道友,先前看你與我華師兄交好,還以爲你是個有血性的人,沒想到居然如此膽小怕事,道侶差點受辱、鬼僕也險些被人折磨到魂飛魄散,你居然還無動於衷!”

侯淨山這一席話,說得在場所有人都變了臉色,華龍心中更是暗叫要壞事。

張誠依舊面無表情,只是淡淡的說道:“說完了嗎?說完了麻煩騰個地方。”

“等等……”華龍連忙拉住他,壓低聲音說道:“千萬別衝動啊,林老師和葉天師的事情咱們可以事後再報仇,現在這麼多法師,你一旦暴露身份會出大麻煩的!”

張誠看了華龍一眼,“我知道你爲難,這次不用你幫忙,你走吧……”

華龍一愣,知道張誠已經下定決心,只得嘆了口氣,拔出了背上的金劍,與他並肩站在了一起。

不需要多說,行動已經代表一切,就算真的跟青城山對上,他也選擇站在張誠這一邊。

“老弟,老哥也來幫你!”潘石手持鋼管,上前兩步,滿臉兇狠的對着地上喊道:“還特麼趴着幹什麼!我老弟要殺人!還不趕快清場!”

那些壯漢一愣,連忙從地上爬了起來,開始把四大山門的人往外趕。

四大山門的弟子面面相覷,心中都是一片駭然。

現在這社會,沒人敢隨便殺人,更何況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看張誠這架勢,擺明是要跟宋星海拼命了。

遺夢法師眼見事情要鬧大,大聲說道:“張道友,冷靜啊!”

無爲子也勸道:“眼下正事要緊,張道友還請暫且忍耐。”

“我有我的底線,動我可以,但是誰敢動我身邊的人,絕對只有一個下場,不管是誰都一樣!”

張誠的目光在人羣中緩緩掃過,冷聲說道:“而且在我的字典裏,沒有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一說,這種仇,老子一分鐘都等不了!這件事跟你們無關,誰都不準插手,否則別怪我翻臉不認人!”

衆人接觸到張誠的目光,同時感到心中一陣發寒,情不自禁的低下了頭。

張誠心裏清楚,要是現在動手,自己的身份肯定暴露無遺,到時候面對的不只是清風山,其他三派可能都會瞬間站在自己的對立面。

但是他卻沒有沒有絲毫猶豫,眼神中滿滿都是堅定。

就像剛纔說的一樣,他有自己的底線,只要沒有觸碰到,他可以暫時忍讓,但一旦觸及,那必將面對他瘋狂的報復。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猖狂!”宋星海被張誠這種態度激怒,大聲叫囂道:“區區一個散修而已,真當我怕了你嗎!”

“散修?”華龍冷笑着說道:“別以爲你有清風山撐腰就快要爲所欲爲爲!我不怕實話告訴你,別說是你了,就是你師父龍陽子敢做這種事,最後也逃不過一個死字!”

“大膽!”

“居然敢辱我掌門!”

清風山弟子一聽,頓時怒髮衝冠,忍不住就要衝上來,但是剛一動就被那些壯漢攔住。

眼下這麼多雙眼睛看着,這些弟子可不敢對普通人使用法術,最後只得站在原地叫罵。

潘石哼了一聲,盯着宋星海,陰冷的說道:“別以爲你會法術就了不起了,敢得罪我老弟,你今天別想活着離開這裏。”

宋星海黑着臉,沉聲說道:“我不是怕你們,但是現在是法治社會,我可不想惹麻煩,你要打,可以!咱們找個僻靜的地方,免得把警察招惹來了。”

他一邊說,一邊不動聲色的走到衣架邊,取下一件西裝穿上。

法師的衣服都是特製的,符咒和法藥都藏在袖口和內兜裏,要是現在光着身子打,他可沒信心能取勝。

“不用麻煩了。”潘石冷笑一聲,問手下要過一部電話,撥通之後說了兩句,守在錦城酒店外面的上百個黑衣大漢立刻開始封樓。

錦城酒店的經理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接到通知之後火燒屁股似的跑出來查看情況。

結果一聽是潘石辦事,立刻就不敢多說了,還讓工作人員安撫其他的房客,謊稱是反恐演習,讓他們關上門千萬不要出來。

四大山門也收到了消息,得知整個錦城酒店被封鎖,心裏都咯噔了一下,暗暗對潘石的勢力感到驚訝。

潘石畢竟是江城最大的地頭蛇,在這塊地方經營了幾十年,真要論起底蘊勢力,就是張誠都比不上。

張誠看着臉色連變的宋星海,絲毫不掩飾自己眼中的殺機,直接朝前衝去,右拳猛地一揮,帶着雷霆之勢砸向對方的面門。

宋星海一驚,連忙擡手一擋,但是剛一接觸,就感覺到一股無法抵抗的大力從張誠的拳頭上傳來,臂骨頓時一陣劇痛。

他嚇了一跳,連忙腳下一扭卸去衝勁,蹬蹬蹬往倒退了幾步,後背撞在牆上,滿臉都是駭然。

“怎麼可能!你的力量怎麼可能這麼大!”

張誠哼了一聲,壓根不答話,腳一擡就追了上去,拳頭如雨點般落下。

宋星海不敢硬接,連忙用身法躲避,抽出九陽拂塵跟張誠鬥在一起。

他畢竟是真人上品極限,現在手持六段光的法器,瞬間就恢復了信心,左手掐出一個手印,右手的拂塵頓時如靈蛇一般扭動起來,開始對張誠展開反攻。

塵尾打在張誠的身上,頓時騰起一道道黑煙,房間裏也瀰漫着一股燒焦的氣味。

宋星海一見,瞬間臉色大變,“屍氣!你……你……你不是法師!”

張誠冷哼一聲,不再保留,屍丹中的屍氣噴薄而出,整個身軀瞬間化爲一片純白的銀色,眼睛一閉,隨即睜開,兩點紅色的火焰猛地騰起,在瞳孔中熊熊燃燒。

龐大的屍氣從張誠的毛孔中逸出,匯合成一蓬巨大的黑色火焰,在他身後不斷升騰,宛如魔神降世。

“殭屍!”

“我的天!他……他是屍魔!”

“這怎麼可能!”

四大山門一片譁然,所有人都像被一道驚雷劈中,傻傻的看着全身銀白的張誠,呆立在原地。

感謝:kent、我知道你不知道我是誰的打賞。

щшш ●t tkan ●c o 蕭晨見到電視中播放出貞子從電視機中爬出的一幕,渾身立刻開始顫抖起來!然後,他的左眼毫不猶豫的放出金紅色的光芒!

光芒一閃而逝,而電視機也恢復了正常。不過電視節目還是依舊在播放之中,不過電視節目卻是變了,變成了一檔綜藝節目。蕭晨剛剛之所以出手,就是因爲在剛剛的電視之中,並不是一個電影,而是真的有鬼魂想要從其中爬出來!

但是當電視中出現綜藝節目之後,蕭晨卻並沒有放輕鬆,反而是大叫了一聲“不好!”然後馬上喚出跟在自己身邊的殭屍分身,殭屍分身左手一揮,立刻打開了一條空間裂縫,然後蕭晨就鑽了進去,而裂縫則是自動合上了。

門外,東方小白,李澄婉還有肖磊則是等待着蕭晨的信息。東方小白突然臉色一變,察覺到了鬼魂的氣息。不過馬上這股氣息就消失了,就在東方小白松了一口氣的時候,蕭晨的氣息又突然消失不見了!

這一下可是將東方小白嚇了一跳,她雖然不相信蕭晨會這樣就死去,但是任務之中危機重重,一旦和大部隊脫離,那麼執行者是很難回來的,多數都會直接死在某個不知名的角落之中。蕭晨此時突然消失,東方小白怎麼能不擔心呢?

於是,東方小白不顧李澄婉的勸告,毅然衝進了屋子之中。但是東方小白衝進屋子之後遇見的情況卻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東方小白並沒有遇見什麼打開的電視。甚至就連蕭晨出現過的痕跡都沒有發現,東方小白髮現自己的血統儘管已經進化了,但是此時此刻卻是派不上絲毫用場!

而此時的蕭晨。卻是遇上了他進入詛咒世界一來最大的一次危機,哪怕是進入高位空間,哪怕是和那個神祕的小男孩對峙,哪怕對方拿出了針對他的詛咒之物,他也從來沒有感應過如此危機!因爲他能感覺到,對方就是對着他來的,而且是有備而來!

此時的蕭晨。面前站着的是一個男子。這個男人蕭晨還真認識,就是那被他暗算從樓上摔下來的王順宇!不過他可不會天真的認爲這個人就真是王順宇,王順宇不可能帶給他這樣強大的壓力。 我為國家修文物 讓他感覺自己似乎正在和死神跳舞!

眼前的這個不知是認識鬼的傢伙盯着自己,似乎對自己非常感興趣

。不過蕭晨可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地方能夠讓這樣一個大人物看得上眼,還特意做套將自己騙進這片空間之中。

蕭晨本來以爲電視中的貞子應該是任務世界中的鬼魂,被自己驅散了。但是驅散之後纔想起來。那兩個裝神弄鬼的傢伙不是失蹤了嗎。而貞子的出現也證明了這件房子鬧鬼,所以蕭晨猜測或許是貞子將那兩個傢伙拉入到了另一個空間之中,也就是貞子爬出來的那個空間。

有了這樣的猜測,蕭晨才通過殭屍分身的左手死開空間追蹤。根據貞子爬過來時留下的痕跡,蕭晨很簡單的就追蹤了過去,只是結果卻讓他大吃一驚。

另一個空間之中,確實就是貞子爬出來的地方,而那兩個傢伙也確實是被拉入了這裏現在他們還就在那邊躺着呢。想來是暈過去之後還沒有醒過來吧,李澄婉和東方小白也真是夠暴力的。

但是有一點卻是他猜錯了。貞子並不是任務世界中的鬼魂!所謂的貞子,不過是一件詛咒之物而已,而真正將自己引過來的傢伙,就是站在自己面前的這個傢伙,而他引自己過來,一定有他的目的,而蕭晨首先要做的,就是猜出他的目的,這樣才能掌握一定程度上的主動!

蕭晨的猜測其實和孟國慶差不多,這個傢伙或許就是看上了自己的潛力,然後想要招攬自己。當然還有另一種可能,那就是覺得自己的存在是個威脅,想要將自己除去,這樣的可能性也不小,甚至還要超過之前的那個猜想!

蕭晨之所以這麼認爲,其實就是因爲這個傢伙和自己見面的方式。他不知道對方有沒有辦法矇蔽詛咒世界,就好像那個小男孩做的那樣,但是他以這樣的方式和自己見面,那麼在任務中兩者就處於對立面。既然處於對立面,那麼他們就很難好好的談了。不過蕭晨覺得,這個人應該也有小男孩那種能夠矇蔽詛咒世界的東西,否則他也不能肆無忌憚的出現在這裏。

果不其然,面前的那個人張口的第一句話就是:“你就是蕭晨?”然而,這樣的一句話卻並沒有引發最強詛咒,很顯然他矇蔽了詛咒世界。蕭晨皺着眉頭看着對面的那個人,這個人雖然是用了疑問的語氣,但是看他的樣子,明顯也不是由疑問的,而是明確的知道他就是蕭晨!

“我是蕭晨,你是誰?”蕭晨對王順宇說道,他知道這個人不是王順宇的,但是他以王順宇的面目出現,那麼也一定與王順宇有一定的關係,不過他還不知道到底是爲什麼。

“我?我都快忘記我叫什麼名字了,你可以叫我楊龍!”王順宇的眼中閃過一絲好似追憶的神色,然後對着蕭晨說道,“我知道你是蕭晨,而且我來找你的目的也可以告訴你,希望你能配合我。”

“什麼目的?”蕭晨不解的問道,他不知道自己有什麼地方能夠和這樣的強者聯繫在一起,要知道,他進入詛咒世界纔不過短短的幾個月而已,高級任務也只執行過這一次,怎麼可能和這樣的強者聯繫在一起呢?

“我要,你的心!”王順宇一字一頓的說道!但是就是這短短的五個字,卻好似重錘一樣擊打在他的心上。他的心臟,是除了他未死而進入詛咒世界的最大的祕密,除了三十三號島上最親密的幾個人,沒有人知道這個



蕭晨的第一個反應就是陳宏泄密!陳宏爲了解救東方小白,故意向一個頂級執行者泄密,然後利用這顆心臟和頂級執行者做交易,幫助東方小白度過難關,將她體內的惡靈除去。

不過這樣的想法只在心中佔據了很短的一段時間就消散了,倒不是他有多麼的相信陳宏,而是因爲他知道,陳宏不會做沒有把握的事情。一件頂級詛咒之物對於頂級執行者來說也是不小的誘惑,但是卻不一定能夠請動一個巨頭級的人物。

而除非是巨頭級人物出手,否則很難徹底清除掉東方小白體內的惡靈,一個頂級執行者是做不到的。所以陳宏沒有必要這樣做,假如蕭晨能夠成爲頂級執行者,那麼籌碼則會更大,更有把握讓巨頭級的人物出手。

但是既然不是陳宏泄露出去的這個祕密,那是誰呢?蕭晨一個個的排除,除了陳宏之外,也就只有東方小白和孔凡才知道蕭晨擁有一件頂級詛咒之物,剩下的孟國慶或許有些猜測,但是相信他並不知道具體的情況,而蕭晨也相信這兩個知道的人不會出賣他,那麼面前的這個人是怎麼知道自己擁有一件頂級詛咒之物的呢?

“如果我不答應呢?”蕭晨皺着眉頭對面前的傢伙說道,詛咒心臟是他拯救東方小白最大的倚仗,不管是等到自己強大了,還是依靠這件詛咒之物去向巨頭級的人物投靠,都是這就東方小白的辦法,所以他是絕對不能失去這件詛咒之物的。

“唉,你還年輕,還有大把的時間去揮霍。這件詛咒之物放在你的手上是不會給你帶來好處的,交給我吧!”面前的人喃喃的說道,但是這聲音傳到了蕭晨的耳邊,卻好似成了催眠魔音,讓他感覺昏昏欲睡的同時,更是從心底生出一股對方是可以依賴這樣一種感覺,對方所說的一切都是對的,哪怕是讓自己去自殺。

蕭晨知道這樣的情況是非常不正常的,但是這種感覺好像是從靈魂深處發出來的,根本不受他思想的控制!而此時,對面的那個男子也有了新的動向。

只見他伸出一根手指,然後咬破舌尖,一道血箭射出,覆蓋在了手指上。然後,他又不知從哪裏取出一個小瓶,打開瓶蓋,裏面是紅色的粘稠的液體,正是一瓶血液!

而在他取出血液的時候,蕭晨從靈魂深處發出一股顫慄,就好像自己的靈魂都要被對方剝奪一般,偏偏他還覺得這樣的事情非常的舒服,對方做的一切都是對的。

而要是管家還活着,一定能夠察覺到,男子手中的那個小瓶中裝的,正是他從蕭晨的屍體上取出的心頭血!

對面的男子將蕭晨的心頭血全部澆在了自己那已經被自身血液覆蓋的手指上,兩種血液剛一接觸,就爆發出驚天動地的詛咒力量!甚至就連那個男子的身體都已經開始破損,要是放在正常人的身上早就已經死了!